[YY小说]爱若临渊知情深小说全文阅读 莫向晚宋景淮免费阅读

时间:2018-07-10 19:13 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今天非常不错的现言短篇《爱若临渊知情深》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女频现代言情小说,女主角叫莫向晚,男主角叫宋景淮,最新章节: 第048章 大结局。爱若临渊知情深小说主要讲述“我不签!”莫向晚把心脏捐赠协议撕的粉碎,瘦弱的身形因为震惊而不停地颤抖。”等我们的孩子出生,就把他的心脏捐给林知暖的女儿?”有那么一瞬间,她怀疑自己看错了、“景淮,你真的就那么爱她,爱到要为她杀死自己的骨肉?!”宋景淮睥睨着她,冷漠的声音透着霸道:“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商量?”………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YY小说yyxscn.com”小编为大家带来《爱若临渊知情深》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爱若临渊知情深

 

《爱若临渊知情深》YY小说书号:4682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4682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001章 是你欠她的
“我不签!”
 
莫向晚把心脏捐赠协议撕的粉碎,瘦弱的身形因为震惊而不停地颤抖。
 
“等我们的孩子出生,就把他的心脏捐给林知暖的女儿?”有那么一瞬间,她怀疑自己看错了,“景淮,你真的就那么爱她,爱到要为她杀死自己的骨肉?!”
 
宋景淮睥睨着她,冷漠的声音透着霸道:“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商量?”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莫向晚不敢相信这一切,“他也是你的孩子,他也是一条命啊!”
 
“我的孩子?”
 
宋景淮冰冷的目光没有一丝感情,“是我的孩子又怎么样?投胎到你这种恶心的女人的肚子里面,是他瞎了眼。”
 
轰——
 
莫向晚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她迷恋了八年的男人,只觉得彻头彻尾的心痛,她恐惧地捂着高高隆起的肚子,喉头尝到腥甜的血气。
 
“原来……你真的丝毫没有爱过我。”她感到锥心蚀骨的悲哀。
 
八年了。
 
从15岁的暗恋到23岁的绝望,八年青春岁月只换来一句瞎了眼。
 
可笑吗?莫向晚却无法承受地哭了。
 
“我死都不会签的!”她突然爆发起来,奋力推打着宋景淮,撕心裂肺地哭,“林知暖的女儿和我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要我的孩子去给她填命?!你为什么要做出这么残忍的决定?他也是你的孩子啊!你有没有心,你到底有没有心……”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突然沉寂下来的房间里,被无限扩大。莫向晚被打得偏过头去,脸上的火辣辣的疼痛足以锥心蚀骨。
 
“你发什么疯?”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莫向晚,觉得十分陌生,陌生到让他连最后一丁点儿的耐心也消耗殆尽,强行抓着她的手在捐赠协议的右下角签了名……
 
“你还敢问为什么?”宋景淮的语气充满了厌恶,“如果不是你当年纵火行凶,将知暖严重烧伤,小芮会患上先天性心脏病?”
 
“这一切,都是你欠她的!”
 
欠她的?
 
莫向晚惨笑,全身的力气好像被抽空,像个傀儡一样任由他摆布,似乎刚才那一巴掌把她的魂魄都给打散了。
 
“这个孩子本来就是给知暖准备的,如果不是为了救她的孩子,你以为我会愿意睡你?”
 
男人的话像一根根针,扎进了莫向晚不堪一击的心里。
 
原来他已经厌恶自己到这种地步了啊……
 
宋景淮见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心里更加烦躁不堪。
 
事情已经办成,自然就更不想多待,他大步离开了莫向晚的房间,眼不见心不烦。
 
“就这么恨我吗?”望着他的背影,莫向晚神色哀戚地道,“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后悔今天这么对我?”
第002章 你少装死
莫向晚擦干眼泪,只身来到别墅的阁楼里,反锁了门。
 
这里是她的秘密基地。
 
——阁楼的正中央有个画架,她经常一个人偷偷地画宋景淮,画完贴在墙上,就好像有无数个宋景淮在陪着她。
 
今天她又一个人来了,却没有了画他的心情。
 
她真的活不下去了……
 
与其让宋景淮把孩子拿去给林知暖,还不如现在就一尸两命,她绝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孤孤单单的去送死!
 
“对不起。是妈妈没用,是妈妈不好……”莫向晚手里拿着美工刀,愧疚地道,“但妈妈会永远陪着你,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你别怕。”
 
说完,她对着自己的动脉处狠狠地划了下去!
 
在这之前,她人生的全部都是宋景淮,可宋景淮何止不爱她,简直希望她去死。
 
那她干脆就选择成全,用她的命,偿还他觉得亏欠的一切!
 
闭上眼睛,任眼泪滑落,十几分钟后,莫向晚开始觉得身体越来越重,她知道自己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宋景淮,再见!”
 
哀戚的尾音在空中久久盘亘,不曾散去。
 
可是,就在莫向晚要安心睡过去的时候,突然听见“砰”的一声巨响——有人在踹门。
 
“开门!”宋景淮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可怕,“莫向晚,别让我说第二次。”
 
莫向晚模糊间听到有人叫她,可她失血过多,别说开口了,根本连动一下手指都难。
 
她就那样躺在地上,听着宋景淮暴怒的声音,如释重负地想:就这样吧,反正她极力维护的体面,在对方眼里根本一文不值,还挣扎什么呢?反正都快死了。
 
可是,宋景淮却不知道发了什么疯,连让佣人拿钥匙的时间都等不及,几下就把门给踹开了。
 
不得不承认,在那一刻,莫向晚心里是有一点儿期待的。
 
期待看到他惊诧的反应,期待他害怕失去她的眼神,期待他表现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在乎。
 
可是,她却只听到宋景淮愤怒而冷漠的声音,他说:
 
“莫向晚,你少装死!”
 
短短的七个字,却利过任何武器,顷刻间摧毁了莫向晚的意志,真正的杀人不见血。
 
这个女人又在玩什么把戏?
 
宋景淮不相信莫向晚会自杀——她不一直是这样吗?用尽各种手段想要博得他的关注,现在知道孩子这个筹码不能用了,就拿自己的性命来威胁他,以为他真的会上当?
 
“你以为这样就能改变什么吗?如果不是为了给小芮换心,我根本不可能让这个孽种活到现在。”
 
莫向晚不说话,她惨白着脸,发丝被血糊在一起,眼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浑身上下充满了死亡的悲伤,就像是……一个死不瞑目的人。
 
宋景淮一愣。
 
不可能的,莫向晚这样贪慕虚荣、心狠手辣的女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去死?她一定是在演戏,一定是!
 
“你别以为自己死了就没事。”宋景淮捏着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威胁道,“信不信你前一秒刚咽气,下一秒我就能让人把你肚子里的东西剖出来,反正他已经八个月了,保温室里养两天就照样能用!”
 
可莫向晚只是安详地躺在那儿,脸色蜡白,好像碰一下都会碎掉——她是真的要死了。
第003章 我爱你也有错吗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莫向晚还有些诧异,像是没想到宋景淮会救她。
 
他应该是为了孩子吧?
 
如果这个孩子没了,林知暖的女儿也会没救,他那么爱那个女人,一定不忍心看她难过。
 
可是她的孩子呢?她的孩子就得死!
 
不行,她绝对不可能让他们得逞的!
 
莫向晚想趁现在没人看着她,偷偷地溜走,但她失血过多,别说站起来了,气喘大一点儿都有可能会背过去。
 
“你干什么?!”
 
宋景淮一进病房,就看到莫向晚挣扎着要起来,她的脸色依旧没有好转,白的像纸扎的假人,没动几下,裹在手腕上的纱布就渗出了点点红色。
 
这个女人,难道就这么想死吗?
 
“莫向晚你真是活腻了!”宋景淮黑着脸走进去,“你要是真的那么想死,我可以成全你,省得你一天到晚地作。”
 
莫向晚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漠然地说了两个字。
 
“出去。”
 
“你再说一遍?”宋景淮狭长的双眸一眯,就大步地朝她走了过去,全身散发着怒火。
 
但他没走几步,就被身后一双素手温柔地拦住了。
 
“景淮,小晚是病人,你可不能这样。”柔柔弱弱的语气,让人听了就有去保护她的想法,“有什么话好好说,嗯?”
 
莫向晚一听这声音就炸了,她刚刚还毫无焦距的视线顿时变得仇恨起来,不由偏头对上她,质问道:“谁让你进来的?出去,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林知暖听到这话反而笑的更加温柔,“听说你不舒服,我来看看你。”
 
“滚,装这么久你不累么?你之前害了我姐姐不够,现在要来害我的孩子,你怎么不去死?”莫向晚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林知暖一听这话,表情立刻泫然欲泣起来,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小晚,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跟雨熹是那么好的朋友,怎么可能害她?至于你的孩子,我这次正想来和你说呢,这份捐赠协议我很感激,但我不可能要的,我知道孩子生病时做母亲的痛苦,怎么还会把这份痛苦转给你呢?”
 
她越表现的情真意切,莫向晚就越是觉得愤怒,因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林知暖是一个怎么样狠毒而又善于伪装的女人!
 
“令人作呕!”
 
莫向晚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她林知暖功不可没,现在过来,也不过是变相的耀武扬威而已。
 
“够了!”宋景淮被莫向晚的态度彻底激怒,“莫向晚,到这一刻你还死不悔改!”
 
莫向晚没有想要解释——她早就解释过无数次了,可宋景淮不信,那她就是把心剖出来给他看也没用。
 
“我看你也不想顺利地生下这个孩子,那好,下个星期安排你剖腹产,我不管你到时候是活蹦乱跳还是死在手术台上,我只要这个孩子的心脏,你给我做好准备。”
 
一句话,彻底摧毁了莫向晚的理智。
 
“就因为我爱过你,所以不得不承受这些?”心痛的几乎窒息,“宋景淮,我爱你也有错吗?”
第004章 孩子流掉了
爱他?可笑!
 
为了能和他在一起,她一把火烧死了自己的亲姐姐,又害的知暖严重烧伤、孩子早产,那么血淋淋的爱,他根本不屑!
 
“令人作呕。”
 
宋景淮把她的话原数奉还,再也懒得看到她,转身便走了。
 
转身的一瞬间,那个女人的眼神竟然让他觉得有一丝可怜,好像她追寻了多年的梦,顷刻间破灭了似的。
 
一定又是演的。
 
“景淮。”林知暖突然开口,“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心脏源虽然难找,但小晚肚子里怀着的,可是你的孩子啊!”
 
别到时候又舍不得了。
 
“傻瓜,小芮才是我的孩子,那个女人生的……”隔着未关的门,宋景淮的声音传到莫向晚的耳朵里,缥缈到失真,“……不算。”
 
寥寥数语,却让莫向晚犹如遭了晴天霹雳一般,脑子里轰然作响。
 
原来心痛到极致,是真的会失去反应的。
 
“小芮是他的孩子,他跟那个女人居然有孩子!”莫向晚痛极反笑,她心口像是插着一把锋利的刀,笑的眼泪都出来了,“那我可真是个……绝顶的傻子啊!”
 
噗……
 
莫向晚伤心过度,竟猝不及防地吐出一大口血来!
 
血液染红了她苍白的嘴角,和笑出来的眼泪混在一起,简直触目惊心,下一秒,她更是眼前一黑,气的晕了过去。
 
等值班护士发现她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快一个小时。
 
院方立马对她进行了急救,然而在抢救的过程中,他们发现导致她昏厥的主要原因,是她颅腔内的一颗肿瘤。
 
换句话说,莫向晚得了脑癌!
 
她才23岁,面对这样可怕的病,她却只问了两个问题:“我……还有多少时间?这个孩子还能不能顺利出生?”
 
那冷静坚强的样子实在太让人心疼。
 
其实医院之前联系过宋景淮,但对方一听是关于莫向晚的,理都不理,直接让助理回绝了,莫向晚又没有其他的家属,医院只好破例询问莫向晚本人的意见。
 
“目前还没有展开治疗,一切都是未知的,而治疗的前提是让孩子脱离母体,你仔细考虑一下,流产或者提前剖腹产都行。”
 
作为莫向晚的主治医生,周一凡肯定会为她本身做考虑,所以建议她选择流产。
 
“我明白了。”莫向晚沉吟了几秒钟,突然抓住了周一凡的手,殷切地说道,“周医生,我、我有个心愿,看在我可能时日无多的份上,你能不能帮我?”
 
周一凡看她可怜,便道:“你说。”
 
……
 
五天后,宋景淮来到了莫向晚的病房,打眼就发现病房里多了个吊瓶架,顿时觉得不对劲,因为孕妇通常不会使用药物,怕影响胎儿。
 
“你不是一直想死吗?用什么药?”宋景淮的语气满是嘲弄。
 
莫向晚虚弱地躺着,原本就十分苍白的脸又瘦了一些,瓷娃娃似的,好像一碰就会碎。
 
“孩子被我流掉了。”迎上他的视线,莫向晚挑衅道,“昨天做的手术,手术之前我让医院联系你了,但你忙,没空。”
第005章 宋先生是我什么人
“是吗?谁给你做的手术?我去谢谢他。”
 
轻描淡写的语气,根本就不相信她会这么做——她爱那个孩子胜过爱自己,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主动流掉?
 
都已经八个月了,生下来是完全可以活的。
 
“知道你肯定会找他麻烦,所以我给了他一笔钱,做完手术他就出国了。”莫向晚的眼神冷静的可怕,“我之前蠢,是因为我爱你,现在我不爱你了,当然什么都做得出来!”
 
宋景淮被她眼里的绝狠刺到了。
 
“你最好祈祷这一切只是谎言。”宋景淮的气场陡然变得无比可怕,“否则我一定让你陪葬!”
 
宋景淮不相信,把主任、院长都拎出来训了一遍,却得知莫向晚所说的居然是真的!
 
——莫向晚居然偷偷流掉了他的孩子?!
 
这怎么可能?
 
“谁允许你们做的手术,谁允许的!”宋景淮简直想要杀人,但孩子流产已经成了事实,即使他把天都给翻一遍,也改变不了这一切。
 
他不懂莫向晚怎么这么心狠,因为她这样一个决定,不仅这个孩子没了,小芮也即将因为先天性心脏病而死去。
 
这个女人果然是蛇蝎心肠!
 
“我还没有结婚,法律上不允许我生孩子,做流产手术不是很正常的吗?”莫向晚好像怕他不够生气似的,故意拿话刺他,“需要谁来允许?你吗?呵,请问宋先生是我什么人,我流产还需要你的同意?”
 
即使他特意跟院长交代过,也难免会有疏忽的时候,毕竟偌大个医院,每天那么多场手术,院长也不可能24小时盯着她一个人,更何况,手术之前他们确实联系过宋景淮,是他自己没有理会……
 
“我是你什么人?”宋景淮恨不得掐死她,“以前你求着我上你的时候、偷了我的种的时候、怀了孩子来要挟我的时候,怎么不问问我是你什么人?”
 
莫向晚脸色一白,没想到他一直是这么看待她的。
 
“我能让你生第一个,就能让你生第二个、第三个。”宋景淮双手拢着她的脖子,见她因为恐惧而变得浑身僵硬,更犹如一只诱哄别人献祭灵魂的恶魔一样,危险而充满蛊惑地说道,“你不嫌麻烦,我自然也可以忍着恶心多操-你几次。”
 
莫向晚慌了,僵在那里动也不敢动一下。
 
伤口传来尖锐的阵痛,使她能更加清晰地感受到宋景淮的体温,那原本令她十分向往的热度,此刻只让她觉得恐惧。
 
她疼怕了,一时只想退缩。
 
“不要……”
 
明明是拒绝的话,却让宋景淮不自觉地腹下一紧,望着她的眼神里染上深不见底的占有和欲-望。
 
莫向晚怎么可能会拒绝他?呵,一定又是她欲迎还拒的手段。
 
宋景淮眸色渐深,大手不容拒绝地扣住她纤弱的腰肢,严丝合缝地靠近她,那凶悍的力道,仿佛要将她揉进血肉里似的,充满了灼热的情色气息。
 
浓烈、汹涌,让人无法逃离……
第006章 不要,我疼
“啊!”莫向晚本能地向后躲,像只可怜兮兮的猫崽儿。
 
疼,锥心蚀骨的疼,好像用一把钝刀将她的肚子剖开了一样,每一个毛孔都叫嚣着不得安宁。
 
“不要,宋景淮,我疼。”
 
“你还知道疼?”宋景淮发觉她在抖,手上更是用力,将她翻过身按在床上,“你害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们会不会疼?”
 
莫向晚像是被按在砧板上的肉,无论怎么挣扎都逃不出他的手心。
 
“求求你……”
 
如果让他看到自己的伤口,后果不堪设想,莫向晚双手死死抓住自己的衣服下摆,浑身抑制不住地颤抖。
 
手背上的吊针早已经弯折在血管里,莫向晚却像是不知道疼似的。
 
宋景淮明显感受到了她的抗拒,但这样的莫向晚反而更让他有征服的想法,气氛暧昧而胶着。
 
“不行,起码现在不行,”莫向晚几乎要崩溃,“你不是一直想让我从你眼前消失吗?为什么还要强迫我!”
 
宋景淮拽着她的脚踝把她扯回来:“你欠下的债,恐怕这辈子都还不清!如果你把孩子生下来,我根本看都懒得看你,可你偏偏不安分。”
 
不安分?
 
莫向晚的心仿佛被冰锥猛地刺入那般,又疼又冷,她本以为,经过了那么多事情,她早已经无坚不摧了,可宋景淮就是那么的强大,轻而易举就能将她重伤。
 
“你想让我怎么还?陪你睡?几次?”莫向晚不躲了,只是眼神空洞地望着宋景淮,“只要你肯让我走,要睡几次,你说。”
 
宋景淮顿时拧眉。
 
莫向晚不应该是永远缠着他,幻想着和他永远在一起的吗?现在竟然抗拒他的靠近,难道真的如她所说的那样……不爱了?
 
这样陌生的感觉让他十分不满,他注视着莫向晚,明确地从她的严重看到了厌恶。
 
霎时间,暴虐的因子在他的血液里轰然引爆,催发了他看似愤怒的不安:“谁要睡你?莫向晚你果然是贱的不行。”
 
莫向晚被迫昂着头,只是倔强地重复:“等我还清了,你是不是就会让我走?”
 
宋景淮根本不相信她能还给知暖什么,知暖的女儿想要一个心脏,她却宁可杀死自己的骨肉也不让她如愿,这样的人,现在来说还债?
 
不过是虚与委蛇,惺惺作态而已。
 
“只可惜,你欠下的债,到死都还不清!”
 
宋景淮强势地趋近她,周身都是凛冽的气场,炙热的呼吸喷在莫向晚耳边,却令她感受到深不见底的恐惧。
 
伤口的疼痛不断的加剧,下一秒,空气中浮起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宋景淮也闻到了,立刻把她抓过来,想要把扎在她手背上的吊针拔掉,可伸出手去,却发现自己的手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染满了猩红的鲜血!
 
“不要碰我!”莫向晚紧紧抓着病号服的下摆。
 
宋景淮已经处在了爆发的边缘,不由强硬地掀开了她的病号服,顷刻间,一条血肉模糊的伤口闯进了他的视线,大概十厘米长,横在莫向晚的小腹处,像一条蛰伏着的血蜈蚣,令人头皮发麻。
 
而伤口的形状和位置,明显是做了剖腹产!
 
“好!莫向晚你真是好的很!”
第007章 别救我,也别恨我
莫向晚疼的要命,纸片人一样躺在病床上,剖腹产留下的伤口不停地流血,洇湿了洁白的床单。
 
“他死了。”
 
“真的已经死了——我的确想要偷偷生下他,但剖出来才发现是个死胎。”莫向晚的语气哀哀的,“是个男孩儿,都已经成型了,可惜,他没有那个命……”
 
“够了。”宋景淮冷冷地打断她,“我要的只是他的心脏,其余的不需要知道。”
 
尽管已经听过无数次,但莫向晚仍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利箭刺穿了一般,鲜血淋漓地痛着,好像下一秒就会死掉。
 
“给你做手术的医生是谁?”
 
莫向晚摇摇头,不肯说,她很疼,思绪像是凝固了一样,生怕自己一开口就会暴露什么。
 
其实她想让宋景淮帮她叫医生,可看宋景淮那愤怒的样子,又觉得说了也没用,便一直僵持着。
 
恰好护士在这个实话过来查房,被这个场面吓得愣在原地。
 
“宋先生……”好半晌,护士才反应过来,犹豫地开口,“这样下去病人会有生命危险的!”
 
沉默,使她善意的提醒变得像一个笑话。
 
“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就能还清?”莫向晚突然笑了一下,像做了一个缥缈的美梦,“那你别救我,以后,也不要恨我了……”
 
说完,她就缓缓地合上了双眼,也失去了意识。
 
那么多的血,像是把莫向晚抽干了似的,令宋景淮心口突然一跳,仿佛被温热的血液裹住了咽喉,有种无法用语言去形容的慌乱。
 
但同时,一股滔天的愤怒也席卷了他!
 
“你想用这种方式来逃过惩罚,简直休想。”宋景淮攥紧了拳头,命令地对一旁的护士说,“必须把她给我弄醒。”
 
护士被他这语气吓个半死,连忙去喊医生过来给莫向晚进行抢救。
 
她一出去,宋景淮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景淮……你在哪儿!”电话那边的林知暖不停地咳喘着,“我这里着火了,小芮被浓烟熏得晕了过去!景淮、景淮你救救我!”
 
景淮,救救我……
 
宋景淮腾地一声站起来,五年前那场噩梦再次浮现,那个时候,林知暖没有受伤,他的未婚妻莫雨熹没有死,他跟莫向晚也没有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等我。”
 
他连忙赶了过去,配合着消防人员将林知暖和林蕊救了出来,带到医院进行抢救。
 
林知暖轻度烧伤,创口大部分在后背,没有生命危险。林蕊没有被烧到,但因为烟雾吸入过量,陷入了昏迷。
 
她本来心脏就有问题,即使这次能醒过来,也一定要尽快做手术!
 
那么就必须要尽快找到莫向晚的孩子。
 
——他敢断定,莫向晚的孩子根本没有死,甚至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是莫向晚把他藏起来了!因为只要拖延到林蕊夭折,那个孩子就不用做心脏移植手术。
 
说不定连这场火都是她找人放的!
 
她不就会这一套吗?
 
五年前,为了阻止他和莫雨熹结婚,一把火烧死了她,现在,为了阻止林蕊手术,故技重施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莫向晚,既然你这么恶毒,就不要怪别人心狠。
第008章 连条狗都不如
“向晚,你真的想好了吗?确定要这么做?”周一凡拿着她的诊断书,拧眉道,“如果你积极配合治疗,还是很有希望的。”
 
“除遗嘱上面的东西之外,我名下还有一套房,如果你答应帮我,这套房子……”
 
周一凡却打断她:“我不会要你任何东西,要么,你好好治病,要么,自己承担一切后果。”
 
莫向晚脸色一白,还要对他说些什么,病房的门却突然被人从外面踹开了,那嚣张的力道,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莫向晚,你怎么就这么恶毒,真要把所有人都害死你才满意吗?”
 
这动静差点儿吓掉莫向晚的魂,第一反应就是让周一凡离开。即使她知道周一凡不是一般的医生,甚至能瞒天过海地帮她安排流产手术,也不想他暴露在宋景淮的视线里。
 
——那个秘密,一定不能让宋景淮知道!
 
“周医生,今天麻烦你了,拜托你仔细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她话里话外都是在赶人,周一凡自然不会多留,交代了她一些注意事项就离开了。
 
“真是小看你了,这幅鬼样子都能勾引到男人。”
 
想到他们打哑谜似的交流,宋景淮就忍不住暴怒,却没有表现出来,只冷冷地睥睨着莫向晚,好像在看一个垃圾。
 
“为什么当初死的不是你?”
 
就算莫向晚已经将自己的心封裹了起来,听到这声万年寒冰似的质问,也依旧能感受到裂帛一般细密绵长的刺痛。
 
她也很想问,为什么死的不是自己,为什么要让她来承受这一切本不该存在的苦难?她也想要正常,可现在不放过她的人是谁?
 
“想怎么折磨我?直接说吧。”
 
结果都是要她生不如死罢了,她早就有心理准备。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孩子在哪?”
 
“死了。”
 
“好,你可以嘴硬。”宋景淮断定她在撒谎,眼神愈发地冷,“不过,既然孩子没了,那你是不是要换另一个方式去弥补?”
 
说着,直接就残忍地宣布道:“知暖被再次烧伤的皮肤已经坏死,无法自主修复,你去给她植皮。”
 
什么?
 
莫向晚差点儿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干脆杀了我吧!”莫向晚几乎是癫狂地说道,“八年了,整整八年时间,养条狗也有感情了!可你却为了一个善于伪装的女人,抽我的血,杀我的骨肉,现在还要剥我的皮!宋景淮,你不怕遭报应吗?”
 
她猩红着眼睛,泪水盈满了眼眶,任谁看了都要不忍心。
 
然而,宋景淮却只看都懒得看她一眼似的,漠然地道:“你在我心里,的确连条狗都不如,我以为你早就知道。”
 
为了一己私欲就杀害自己亲姐姐,毁了别人一生的人,有什么权利让别人把她当人看?
 
“我知道?哈哈,我知道就不会傻子似的爱你这么久!”莫向晚怀着满腔的恨意,挑衅地看着他,“要我给林知暖植皮是吗?可以——”
 
“——但我要你亲自剥!”
 
未完待续...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微信回复书号:4682,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YY小说-用微信看精品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每天YY小说微信签到,送50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YY小说官网:http://www.yyxscn.com/


Tag:
上一篇:[YY小说]总裁的野蛮小逃妻小说全文阅读 宋婉尹深免费阅读
下一篇:[YY小说]沐沐晚景小说全文阅读 苏晚沐琛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漫画、游戏全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