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语书坊]乔圆圆秦子琛小说免费阅读 与你深情到白头完整版

时间:2018-05-28 17:40 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微信公众号【花语书坊】好书推荐:《与你深情到白头》是一本精品热推神书级小说,小说男女主角叫乔圆圆秦子琛。与你深情到白头小说主要讲述“秦先生,别……”
 
一推开酒店的房门,乔圆圆就被重重地压在门上,男人精壮的身体,紧紧地贴着她的肌肤,骨节分明的大手,粗暴地在她身上游移,那样的力道,几乎要将她的身体捏碎。
 
胸前的柔软,被男人揉捏成羞耻的形状,乔圆圆下意识地弓起身子,精致挺翘的臀,却是直接被那个男人托了起来。
 
酒店房间里面,昏暗一片,那样浓重的黑,仿佛无边的地狱深渊,一点点将乔圆圆吞噬。
 
身上传来的凉意,让乔圆圆心中不安到了极致,她想要结束这场交易,但想到那五万块钱的酬劳,乔圆圆还是咬着牙承受着男人的索取。………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花语书坊”小编为大家带来《与你深情到白头》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与你深情到白头》花语书坊书号:6229
 
微信搜索公众号: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6229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与你深情到白头 [连载]
频道:[女]
作者:秀儿
章节数:186
上架时间:2018-05-18
更新时间:2018-05-28

 
第1章 还是那么贱!
“秦先生,别……”
 
一推开酒店的房门,乔圆圆就被重重地压在门上,男人精壮的身体,紧紧地贴着她的肌肤,骨节分明的大手,粗暴地在她身上游移,那样的力道,几乎要将她的身体捏碎。
 
胸前的柔软,被男人揉捏成羞耻的形状,乔圆圆下意识地弓起身子,精致挺翘的臀,却是直接被那个男人托了起来。
 
酒店房间里面,昏暗一片,那样浓重的黑,仿佛无边的地狱深渊,一点点将乔圆圆吞噬。
 
身上传来的凉意,让乔圆圆心中不安到了极致,她想要结束这场交易,但想到那五万块钱的酬劳,乔圆圆还是咬着牙承受着男人的索取。
 
她现在,很需要钱,如果,没有那五万块钱,只怕,嘟嘟撑不过半月。
 
“秦先生,我们,我们能不能开灯?唔……”
 
乔圆圆话音刚落,身体,就被狠狠地贯穿,与此同时,房间里面的灯,也被打开。
 
房间的一侧,是一面巨大的落地镜,从那面镜子里面,乔圆圆能够清晰地看到,自己的身体,被摆弄得多么的不堪入目,她也,看到了,不停地在自己的身后进进出出的男人。
 
当看清楚那个男人的脸,乔圆圆的呼吸,刹那停滞,狼狈与痛意,瞬间在她的四肢百骸蔓延开来。
 
秦子琛。
 
那个,她倾尽了半生爱恋的男人。
 
她今晚会来这里,源于一款叫做“美空”的援交软件,她也有自己的骄傲与底线,但凡她还能有别的选择,她不会出卖自己的肉体。
 
她需要钱,要是她再不给嘟嘟交住院费,医院就会把嘟嘟赶出来,与嘟嘟的命相比,她的尊严不值一提。
 
她只知道,今晚交易的人,是一位秦先生,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位秦先生,就是秦子琛!
 
“放开我!唔……”
 
怕被秦子琛认出来,乔圆圆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脸,但是很快,她又缓缓地将自己的脸放开。
 
五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就好像,她早就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个明媚阳光的胖姑娘了,秦子琛没那么容易认出她。
 
身子,猛地被秦子琛翻转,他开张嘴,惩罚般狠狠咬在乔圆圆肩上,疼得她止不住地痛呼出声。
 
乔圆圆怕多发出声音会被秦子琛认出,她咬着唇,不让自己再发出任何声音。
 
秦子琛死死地盯着乔圆圆,眸中燃烧着刺骨恨意,想到五年前她为了荣华富贵打掉了他们的孩子,他身上的力道蓦地加重,几乎要折磨掉她的半条命。
 
她不是喜欢钱么?好,那他就给她钱!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
 
发泄完毕,秦子琛将厚厚的一摞钱砸在乔圆圆脸上,“乔圆圆,你还是和五年前一样贱!怎么,你的富豪老公满足不了你,还要你出来偷人?!”
 
“还是,你根本就是水性杨花,人尽可夫?!”
 
“秦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乔圆圆,别装了!”秦子琛暴虐地捏住乔圆圆胸前的柔软,被他这样捏弄,她胸前的那块蝴蝶胎记,越发的明艳撩人。
 
“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的确是很多,但我不相信,会有两个乔圆圆在同样的地方,有着相同的胎记!”
 
乔圆圆无话可说。
 
只是对上秦子琛眸中的厌恶与不屑,她心中痛意依旧泛滥成灾。
 
她比谁,都想要和他白头偕老,可她心中,藏着一个秘密,见不得光,她只能,将所有的爱恋,冷冻成冰。
 
缓缓地半蹲下身子,乔圆圆心中凄然一片,背脊却挺得笔直,她一点点将地上的钱捡起,“秦先生,今晚,你出钱,我卖身,我们,两清了。”
 
“清不了!”秦子琛再次将乔圆圆抵在门上,漆黑的眸,如同寒夜中最冷的那颗星。“乔圆圆,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秦子琛的视线如同利刃一般从乔圆圆小脸上滑过,乔圆圆从来都是好看的,就算是五年前,因为眉眼精致,肤白胜雪,她看上去也甚是讨喜。
 
现在,她瘦了下来,如同被精工雕琢出的五官,更是美得惊心动魄,人间极品,也不过如此。可是,这么美的女人,却有一颗最丑恶的心!
 
想到玻璃瓶中的那一块模糊的血肉,那一条失去温度的生命,秦子琛眸中红得几乎要凝出血来,“乔圆圆,你这样恶毒的女人,就该下地狱!”
 
灼热的坚挺,再次将乔圆圆攻占,猛烈的撞击,让乔圆圆的身子,控制不住地倚靠在门上。
 
滚烫的泪滴,从乔圆圆眼角滚落,她来不及擦干眼角,敲门声就急促地响了起来。
 
“开门!”
 
乔圆圆心中猛一咯噔,这是她老公凌奕辰的声音,如果让他知道她在这里,她和嘟嘟,都活不了!
 
“秦先生,请你放开我!”
 
乔圆圆压低声音,对着秦子琛说道。想到凌奕辰折磨她和嘟嘟的那些手段,乔圆圆的身子,控制不住地颤栗。
 
“怎么,怕被人看到?”秦子琛的动作,愈加的狂野凶狠,“有胆出来偷人,就该做好被人看到的准备!”
 
说着,秦子琛就伸出手,作势要把门打开。
 
乔圆圆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她趁着秦子琛开门的空档,飞快地冲进浴室。她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凌奕辰会来这里,她只知道,她绝对不能被凌奕辰看到。
 
“三哥,你回来怎么都不说一声!”一进门,凌奕辰就给了秦子琛一锤,“要不是顾老大查到了你的开房记录,我们都不知道你回来了。”
 
“告诉你们做什么?让你们来打搅我的好事?”秦子琛看了凌奕辰一眼,不咸不淡地说道。
 
“三哥,看不出来啊,你竟然也会找女人,我一直以为你性无能。”凌奕辰扫视了房间一眼,“人呢?我倒想看看,谁能让我们三哥兽性大发。”
 
“被你吓得躲到洗手间了,要看去洗手间看。”
 
听到秦子琛这话,乔圆圆小脸瞬间惨白如纸,她用力锁住洗手间的大门,如同濒死的鱼绝望挣扎。
 
 
 
第2章 乔圆圆,你真脏!
“不了,我可不敢破坏三哥的好事。”看到秦子琛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凌奕辰识趣一笑,“三哥,慢慢享用,改日我们兄弟好好聚聚。”
 
凌奕辰离开后,乔圆圆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她发现,因为刚才太紧张,她的双腿都已经站不起来。
 
凌奕辰跟她结婚,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报复。
 
以婚姻之名,将她绑在身边,让她求生无门,一生一世,只能承受他无休止的折磨。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凌奕辰就认定是她爸爸强暴了他最爱的女人苏澜,害得苏澜含恨自杀,她只知道,爸爸深爱妈妈,他不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之事。
 
她为爸爸辩解,得到的却是凌奕辰加倍的羞辱,他说,父债子偿,她爸爸已死,他造的孽,就该由他的女儿来偿还。
 
乔圆圆觉得凌奕辰不可理喻,可他用嘟嘟的命威胁她,她斗不过他,只能与他开始了这场荒唐无望、有名无实的婚姻。
 
还未从思绪中抽离,秦子琛就寒着一张脸站在了乔圆圆面前,“还不出去?怎么,想要我在这里上你?”
 
不等乔圆圆说话,秦子琛就粗暴地将她压在墙上,狠狠折磨。
 
乔圆圆没有反抗,她怔怔地凝视着秦子琛的眸,如同着了魔。
 
她不懂什么叫做一眼万年,她只知道,从看到这双眸的第一眼起,她就控制不住地沦陷。
 
爱他,卑微到了尘埃里,只要他好好的,哪怕他会鄙视她、怨恨她,她依旧愿意守着那个秘密,一个人在地狱中沉沦,无怨无悔……
 
一直折腾到早晨,秦子琛才放过乔圆圆,他暴躁地点了一根烟,吞云吐雾。
 
五年前的七夕,他在餐馆等了她一整夜,可是后来,他等到了什么?
 
秦子琛寒寂的眸中,冷得寸草不生。
 
乔圆圆,游戏,才刚刚开始,你欠我一条命,就该,用命偿,我们,不死不休!
 
乔圆圆回到凌家的时候,婆婆姚曼丽和小姑子凌依依都在客厅里面。
 
凌依依眼神犀利,她一眼就瞥到了乔圆圆脖子上有一个红印,她意识到了什么,连忙上前扯开乔圆圆的衣领,果真,在她的胸前发现了一大片明显的吻痕。
 
“乔圆圆,你竟然敢出去偷人!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哥,看他不弄死你!”说着,凌依依就拨通了凌奕辰的电话。
 
乔圆圆想要制止,姚曼丽一巴掌甩过来,打得她头昏脑涨,她那伸出去的手,也瞬间没了力气。
 
“乔圆圆,你带着一个野种嫁进我们凌家也就算了,现在还敢夜不归宿出去偷人!我们凌家容不下你这种不检点的女人!”姚曼丽趾高气扬地指着乔圆圆的鼻子骂,“我今天就让小辰跟你离婚!”
 
乔圆圆心中惨然而笑。
 
离婚?
 
若是她能跟凌奕辰离婚就好了,可悲的是,凌奕辰不会跟她离婚。
 
乔圆圆不说话,姚曼丽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中的感觉,她气呼呼地瞪了乔圆圆一眼,说话愈加的尖酸刻薄,“真不知道怎样下贱的父母才会教育出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淫娃生荡妇,乔圆圆,你该不会是妓女生的吧?”
 
“啪!”
 
乔圆圆一巴掌重重甩在姚曼丽的脸上,她那张美得惊心动魄的小脸,冷若冰霜,“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你不可以侮辱我爸妈!”
 
“你,你敢,你敢打我?!”没想到向来逆来顺受的乔圆圆竟然敢打她,姚曼丽捂着脸,许久才缓和过来,她随手抓起一旁的烟灰缸就往乔圆圆头上砸,“贱人!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你!”
 
“乔圆圆,你竟然敢打我妈,你真是活腻了!”
 
凌依依上前,对着乔圆圆也是一通拳打脚踢,她们教训乔圆圆,凌奕辰向来支持,她们有恃无恐。
 
凌奕辰回来后,斜倚着门,凉凉地看着姚曼丽和凌依依的巴掌拳脚招呼在乔圆圆身上。
 
阳光,洒落在乔圆圆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金黄,那一身伤痕狼狈不堪,可她那微微昂起的下巴,那一脸的倔强,让她看上去,倒像是风雪中不屈的寒梅。
 
头一次,凌奕辰没有等到姚曼丽和凌依依发泄完毕。
 
他抓住乔圆圆的胳膊,就快步向门外走去。
 
视线无意中触碰到她掌心的刹那,他微微有些恍神,明明,看上去,是一双葱白水嫩的小手,掌心,却长了一层厚厚的茧,而这一切,都是这些年他的杰作。
 
压下这些莫名其妙的念头,凌奕辰重重地将乔圆圆塞进后备箱,猛踩油门,疾驰而去。
 
“你要带我去哪里?”面对凌奕辰,乔圆圆心中总会有说不出的恐惧,声音之中,带着明显的颤意。
 
狭长的眼梢不悦地上挑,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来越讨厌她对他这般恐惧。不耐地蹙了蹙眉,凌奕辰阴鸷地扫了乔圆圆一眼,“乔圆圆,你还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不等乔圆圆回答,他又恨恨说道,“今天是澜澜的忌日!”
 
听到凌奕辰这么说,乔圆圆没有再说话,因为,她已经知道,他要带她去什么地方。
 
“跪下!”将乔圆圆拖到苏澜的墓前,凌奕辰冷声命令道。
 
没有丝毫的反抗,乔圆圆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样,麻木地跪在苏澜的墓碑前面,静静地听着凌奕辰对苏澜倾诉衷肠。
 
“乔圆圆,给我乖乖跪在这里,凌晨之前,你若是敢起来,这辈子,你都别想再见到乔念琛!”
 
甩下这句话,凌奕辰嫌恶地看了乔圆圆一眼,扬长而去。
 
乔念琛……
 
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乔圆圆眸中晶莹一片。
 
乔念琛是嘟嘟的大名,多可笑,经历了那件事后,秦子琛对她,弃之如敝屣,而她,却还用这样的方式,卑微地怀念着他……
 
乔圆圆走出墓园的时候,已经是漆黑一片,跪了十几个小时,她走路都摇摇晃晃,一道强光扫来,她差点儿倒在地上。
 
黑色的科尼赛克停在乔圆圆面前,秦子琛推开车门走下,瞥到乔圆圆膝盖上那一片明显的青紫,他眼底森寒一片。
 
“乔圆圆,你口味真重,偷人偷到墓园来了!”
 
秦子琛的声音之中带着明显的嘲讽,“被人从后面上的滋味很爽吧?你是有多饥渴,才跪成这样!”
 
乔圆圆扫了一眼自己的膝盖,她知道秦子琛是误会了,不过,他们之间,都已经这样了,他误不误会,并不重要。
 
她生嘟嘟的时候,没有人照顾她,她月子没坐好,身体毁得厉害,今天挨了那么一顿揍,又跪了这么久,她几乎撑不住。
 
不想在秦子琛面前展示出软弱的一面,她垂眸,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乔圆圆,你怎么就这么贱!没有男人,你活不下去是不是!”
 
秦子琛用力将乔圆圆摔在车门上,修长的手指,掐住她纤细的脖子,几乎要将她的脖子捏断。
 
“对,我就是这么贱,没有男人,我活不下去!”乔圆圆努力压下心头的苦涩,“秦先生,请你放开我,别影响我去找男人!”
 
秦子琛狂怒如兽,他狠狠将她甩开,“乔圆圆,你真脏!滚!”
 
乔圆圆不会留在这里自取其辱,她稳住身子,近乎仓皇地往前走去,只是,她还没走几步,一阵晕眩袭来,她就轰然倒地。
 
 
 
第3章 今晚造人
“乔圆圆,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秦子琛粗暴地托起乔圆圆的后脑勺,感觉掌心黏糊糊的,抬手一看,竟然是一大片血。
 
“乔圆圆!”
 
秦子琛胸口一窒,他抱起乔圆圆就快步往跑车上冲去。
 
秦子琛带着乔圆圆回到别墅的时候,他的私人医生钱医生早就已经赶了过来。
 
钱医生认识秦子琛多年,是为数不多的能跟他说上话的人。胖乎乎的中年女医生,一边处理乔圆圆身上的伤口,一边念叨,“秦三,认识你这么多年,我怎么不知道你还喜欢性虐待?”
 
“你看这白白嫩嫩的小姑娘,都被你折磨成什么样了!男人啊,穿上衣服,是衣冠禽兽,脱了衣服,直接就是禽兽!”
 
禽兽……
 
秦子琛唇角使劲抽搐了几下,把乔圆圆折磨成这样的那个男人,的确是禽兽!
 
房间里面的灯,很亮,秦子琛能够清晰地看到,乔圆圆的小脸,被人揍得高高肿起,她的肩膀上、胳膊上甚至大腿上,都是明显的伤痕。
 
秦子琛的眼神,一寸寸冷了下来,她当初,就是为了嫁给这么个男人残忍地杀死了他们的孩子?!
 
她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就算是被折磨死,也是活该!
 
“钱医生,你先回去!”
 
秦子琛将西服外套重重甩在床上,那一身的冷凝,吓得钱医生的小心脏忍不住跳了跳。
 
钱医生动了动唇,她还想要说些什么,只是对上秦子琛那双阴寒如同来自地狱的眸,她硬是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她是挺同情躺在床上的小女人的,但她更爱惜自己的小命!她可不想殃及池鱼,被心理扭曲的男人虐死!
 
乔圆圆是被疼醒的,她觉得,自己的脖子,都快要断了,一睁开眼,发现秦子琛正死死地掐着她的脖子。
 
乔圆圆真挺无语的,她和秦子琛重逢还不到两天,他就已经掐了她的脖子好几次。
 
见乔圆圆醒来,秦子琛眸中暴虐的光愈加明显,“乔圆圆,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可曾为五年前的事后悔过?!”
 
后悔么?
 
乔圆圆眼眶酸涩,眸中的眼泪差点儿滚落下来。
 
五年前的七夕,她满心欢喜地去赴秦子琛的约,没想到在半路上遇到一群小混混,他们强行将她拖到一个废弃的工厂,对她拳打脚踢,那样的力道,几乎要把她的五脏六腑给捣碎。
 
她怀孕了,怕会伤害到肚子里的孩子,她不停地向他们求饶,可他们依旧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直到,大片的鲜红,在她的身下蔓延开来,那些小混混才住了手。
 
他们将她关在那间废弃的工厂两天两夜,第二天的时候,他们给她看了一张照片。
 
他们用那张照片逼着她跟秦子琛分手,否则,他们就将那张照片曝光。
 
乔圆圆不想跟秦子琛分手,可若是那张照片被曝光,秦子琛这辈子,都毁了。她宁愿自己受委屈,也舍不得,秦子琛万劫不复。
 
也是嘟嘟命大,她流了那么多的血,嘟嘟竟然活了下来,只是,她父母在赶去医院的路上,出了车祸,她没有爸爸妈妈了……
 
想到太平间中爸爸妈妈那冰冷的身体,乔圆圆的心疼得止不住地颤栗。爸爸给她取名乔圆圆,寓意她能够一生圆满,她的人生,没能圆满,倒是把自己吃成了个圆的。
 
“说!”
 
秦子琛手上用力,乔圆圆疼得喘不过气来,她咬着牙颤抖,“没有!我从来没有后悔过!秦子琛,你不过就是一个没权没势的穷小子,你根本就不配我给你生孩子!”
 
“我乔圆圆,是要嫁给富豪的,你秦子琛的孩子,活该被我打掉!”
 
“啪!”
 
秦子琛一巴掌狠狠甩在乔圆圆脸上,幽邃若寒星的眸,翻涌起浓墨般的恨意,“乔圆圆,你真该死!”
 
“不过,我秦子琛可不是你以为的穷小子!盛世风华的总裁,如果还是穷小子,那你,算个屁?!”
 
是啊,她算个屁!
 
这一巴掌打在脸上,乔圆圆不觉得疼,只是心中苦涩泛滥成灾,她傻乎乎地爱了他这么多年,最终在他的心中,连个屁都算不上!
 
不过,这样也好,这样,那些人,就不会曝光那张照片了。
 
乔圆圆倔强地昂起下巴,她似笑非笑勾唇,“五年前,秦先生好像,很喜欢我这个屁呢!”
 
秦子琛眸中阴鸷愈发浓重,“你不配!”
 
“乔圆圆,我这辈子,最恶心的事情,就是爱过你!滚!”
 
乔圆圆心中笑得越发凄楚,可是她这辈子,最温暖的事情,就是爱过他呢,此生不悔。
 
扶着床沿缓缓下床,乔圆圆还没有滚出秦子琛的房间,沐羽晴就推开门走了进来。
 
“子琛……”
 
沐羽晴没想到秦子琛的房间会有女人,登时僵在了原地。
 
乔圆圆也没想到会在这里撞到沐羽晴,她曾经的舍友,不由得有些尴尬。
 
仓皇地将脸转向一边,刚好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一本时尚杂志。
 
杂志封面,是秦子琛和沐羽晴,他们看上去,郎才女貌,天生一对,他们,是被所有人祝福的未婚夫妻。
 
看着杂志封面上沐羽晴干净灿烂的笑脸,乔圆圆心中的狼狈顿时无所遁形,她愈发的觉得自己脏污不堪,见不得光。
 
“子琛,她是?”沐羽晴的小脸上写满了受伤,她努力将自己的眼泪憋回去,“算了,我先出去,我不打扰你们……”
 
秦子琛一把攥住沐羽晴的小手,“羽晴,她是乔圆圆。”
 
“圆圆?!”沐羽晴愣了愣,随机笑得一脸阳光明媚地攥住了乔圆圆的手,“圆圆,真的是你吗?你瘦了好多啊!”
 
“圆圆,这些年,你都去哪儿了?你怎么都不跟我联系?对了,听说你生孩子了,男孩女孩?多大了?有没有照片?你瘦下来这么漂亮,孩子也一定特别好看。”
 
“他四岁了,是男孩。”乔圆圆垂眸,“我先回去了,家里还有事。”
 
沐羽晴却是丝毫没有要放开乔圆圆的意思,她转过脸,巧笑倩兮地看着秦子琛说道,“子琛,圆圆的孩子都已经四岁了,我们也该加把劲了。妈前几天还催我了,希望我们能够奉子成婚。子琛,今晚我们开始造人好不好?”
 
 
 
第4章 给他生个孩子
“好。”
 
秦子琛定定地看着乔圆圆,眸光莫测。她的孩子四岁,也就是说,她打掉他的孩子没多久,就又跟别的男人怀孕了。
 
她不愿意给他生孩子,却为别人生儿育女,他的孩子死了,凭什么她的孩子还活着?!
 
浓重的恨意,几乎要让秦子琛疯癫成魔,他用力攥紧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他不会让她好过!绝不!
 
乔圆圆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去到医院的,一路上,她满脑子都是他们今晚造人这句话。
 
乔圆圆真觉得自己挺贱的,明明,都已经下定决心要跟他划清界限了,一想到他们今天晚上,要以各种疯狂的姿势造人,她的心里,还是会歇斯底里的疼。
 
嘟嘟的情况,很不好,医生说,要是再找不到合适的骨髓,只怕,嘟嘟撑不了三个月。
 
乔圆圆用力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嘟嘟,还只是一个孩子啊,他那么懂事,为什么,老天要让他受这么多的罪!
 
夜色,一点点降临,如同乔圆圆的心,昏暗无边。
 
来不及擦干眼角的泪水,乔圆圆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秦子琛。
 
秦子琛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凝,“来别墅!”
 
乔圆圆一怔,今晚他不是要跟沐羽晴造人么,让她去他别墅做什么?欣赏他和沐羽晴造人?她可不喜欢没事找虐!
 
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淡漠冷静,“秦先生,我们之间的交易,已经结束了,请你以后别再打扰我!”
 
“如果你不想救你儿子,你就别过来!”秦子琛不慌不忙,声音之中的凉薄,听得人痛彻骨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儿子需要配型的骨髓救命对不对?”秦子琛微微一顿,接着说道,“我有与你儿子配型的骨髓。”
 
“二十分钟。二十分钟你要是赶不过来,这辈子你都别想救你儿子!”
 
“你等着,我这就过去!”生怕秦子琛会改变主意,乔圆圆挂断电话,就往秦子琛的别墅赶去。
 
她的确是不想再和秦子琛纠缠不清,可若是能够让嘟嘟活下去,今天晚上,不管是地狱无间还是恶魔深渊,她都义无反顾。
 
沐羽晴并没有在别墅。
 
一看到乔圆圆,秦子琛就冷声命令道,“脱!”
 
大家都是成年男女,乔圆圆当然知道秦子琛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咬了咬唇,“是不是我陪你一次,你就愿意救嘟嘟?”
 
“一次?”秦子琛不屑冷笑,“乔圆圆,你还没这么值钱!”
 
“让我玩个够!我不喊停,谁都别想结束!”
 
见乔圆圆咬着唇不说话,秦子琛心中愈加愤怒,和他上床,就让她这么为难?!
 
“乔圆圆,你不想救那个孽种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想让他活!”
 
“只要我让你玩个够你就救嘟嘟?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乔圆圆抬起脸,一字一句说道,“赔本的买卖,我可不做!”
 
“啪!”
 
秦子琛将一张纸摔在乔圆圆脸上,乔圆圆捡起来一看,是一份骨髓配型报告,只是她没有想到,与嘟嘟配型成功的人,会是秦子琛。
 
如果是别人跟嘟嘟配型成功,乔圆圆或许还会怀疑,可那个人是秦子琛,嘟嘟的亲生父亲,她深信不疑。
 
只是,秦子琛怎么会去跟嘟嘟配型?乔圆圆的心突突直跳,他该不会知道嘟嘟的身世了吧?嘟嘟和他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发现嘟嘟是他儿子很容易。
 
很快,乔圆圆就冷静下来,秦子琛应该没有见过嘟嘟,若是他知道了嘟嘟的身世,又怎会说嘟嘟是孽种!
 
“好,我答应你!”
 
乔圆圆一点点解开身上的衣服,“请你速战速决!我回去太晚,我老公会不开心!”
 
秦子琛重重将乔圆圆按在地上,“这么在乎你那个富豪老公,还出来偷人?乔圆圆,你怎么这么贱!”
 
“我的能力你应该知道,今晚你别想回去!”
 
乔圆圆抬起脸,她想说,我不回去,你怎么跟沐羽晴造人,只是,她这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到秦子琛说道,“给我生个孩子!”
 
“不!”乔圆圆下意识拒绝,“我已经结婚了,我不能给你生孩子!”
 
“不能给我生孩子?这可由不得你!”
 
秦子琛狠狠地挤入她的身体,那样迅猛的力道,直接让她跪倒在了地上。
 
他用力托住她纤细的腰肢,说的每一个字,都如同浸了毒,“乔圆圆,这些,都是你欠我的!你杀了我的孩子,这辈子,你都别想我放过你!”
 
“秦先生,让我给你生孩子,羽晴怎么办?她是你的未婚妻,难道你不该考虑她的感受么?”
 
“羽晴没那么小气!”
 
乔圆圆还想说些什么,但秦子琛撞击的力道越来越猛烈,她的声音不成调,她只能听到秦子琛恨恨嘶吼,“乔圆圆,你真该死!你怎么不去死!”
 
眼泪无声无息从乔圆圆眼角滑落,最绝望的时候,她也想过去死,死了,所有的痛苦与无奈,就都终结了,可是,她不能死。
 
她若是死了,嘟嘟该怎么办!
 
秦子琛带给她的疼痛,渐渐变为可耻的愉悦,乔圆圆的大脑,也恍恍惚惚。她觉得真挺可笑的,因为那一张照片,她和秦子琛的关系不能暴露在阳光下,只能以这种见不得光的方式,彼此纠缠。
 
乔圆圆一睁开眼,就接到了凌奕辰的电话,让她给他送避孕套。
 
和凌奕辰结婚这么多年,除了给苏澜下跪,她做的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给他送避孕套。
 
凌奕辰的声音很急,她不敢耽搁,见秦子琛还睡着,她蹑手蹑脚地下床,去24小时便利店买了两盒避孕套,就打算赶快送去他在外面的公寓,供他和各色女人翻云覆雨。
 
黑色的科尼赛克停在路边,乔圆圆刚出药店,就被猛地拽了进去。
 
秦子琛猛踩油门,“谁让你走的?!我说过,我不喊停,谁都别想停!”
 
秦子琛眼尖地瞥到乔圆圆刚刚塞进包里的两盒避孕套,那张如同精工雕琢的俊脸乌云密布,“乔圆圆,你又想去伺候谁?”
 
 
 
第5章 人尽可夫
“你管不着!”乔圆圆将脸别向窗外,“秦先生,请你停车,我该回去了。刚才我老公给我打电话了,我再不回去,他会不开心。”
 
跑车,忽然停下,乔圆圆差点儿被甩出去。她还没有来得及稳住身子,秦子琛那精壮的身子,就欺了上去。
 
感受到胸前骤然传来的冷意,乔圆圆心中不安到了极致,他该不会是想要在车里做那事吧?
 
慌忙将包挡在自己的胸前,秦子琛一挥手,包就滑落在地上,那两盒避孕套从包里滑出,落在车座上格外惹眼。
 
秦子琛的眼睛被刺得疼了疼,他厌恶地将乔圆圆推开,指着车门对她吼道,“滚!我嫌你脏!”
 
乔圆圆巴不得离秦子琛越远越好,她从地上捡起避孕套,提着包就逃也似地向外面跑去。
 
秦子琛把乔圆圆扔在了郊外,这深更半夜的,根本没有出租车经过。乔圆圆不想在这条黑乎乎的小路上过夜,打算去前面的十字路口碰碰运气。
 
“乔圆圆,好久不见。”
 
还未走到小路的尽头,一道阴冷的嗓音就在乔圆圆身后响起。乔圆圆一怔,五年前的那场噩梦又如同放电影一般在乔圆圆的脑海中浮现。
 
那打在她身上的拳头,那踢在她肚子上的脚,那一大片温热的血液,仿佛,她还能感受到下腹传来的疼痛,歇斯底里。
 
“你们,想要做什么?!”
 
乔圆圆僵硬地转身,这群恶魔,她做梦都想要将他们大卸八块,可是,秦子琛的把柄捏在他们手中,她只能是如同案板上的鱼肉一般,任他们宰割。
 
“乔圆圆,五年前你吃的苦头都忘了是不是?!”
 
为首的男人阴森森地对着乔圆圆说道,月光下,他那张刀疤遍布的脸看上去格外可怖。
 
“我已经和秦子琛分手了,我的孩子也死了,就连我爸妈,也因我而死,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乔圆圆近乎凄厉地吼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你们这么对我!”
 
“你犯的最大的错,就是不该和秦子琛在一起!”刀疤男微微一顿,接着说道,“乔圆圆,你又和秦子琛在一起了是不是?”
 
“我没有!”乔圆圆使劲摇头,她心中,是前所未有的恐慌。
 
他们,简直就是一群恶魔,无孔不入,她才刚刚和秦子琛重逢,他们怎么会就已经得到了消息?难道,他们一直在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乔圆圆,你说谎,你的一切,我们都了如指掌。”刀疤男那张狰狞的脸上写满了残忍,“离开秦子琛,否则,明天各大媒体的头条,就是那张照片!”
 
“我和秦子琛之间,早就已经结束了。我已经结婚了,他也有了未婚妻,我们,会各自安好。”
 
刀疤男仿佛没听到乔圆圆的话,他伸出手,托住她的下巴,暧昧摩挲,“乔圆圆,想不到你瘦下来竟然这么好看,难怪当年秦子琛会碰你这只肥猪!”
 
猛地甩开乔圆圆的下巴,刀疤男就开始脱衣服,五年前,老大让他们把她玩烂,他们对一个胖女人下不了口,现在,乔圆圆变得这么美,他们不会再放过!
 
“乔圆圆,今晚,哥几个让你好好爽爽!”
 
乔圆圆脸色大变,她当然不想让这群恶心的男人糟蹋,她抬脚就不管不顾地往前冲去。
 
刀疤男的速度,比她更快,他长臂一伸,就跟抓小鸡似地将她抓到了怀中。
 
“乔圆圆,别想跑!今晚,你跑不掉!”
 
刀疤男岑岑冷笑,他转过脸,对着身后的兄弟说道,“今晚我们一起上,还是一个个来?”
 
“你快点放开我!”乔圆圆用力挣开刀疤男的怀抱,他身子一倾,直接将她压在了身下,“还是一起来吧,这小娘们贼骚!”
 
看着周围一个个不怀好意的男人,乔圆圆恨得几乎要将满嘴的银牙咬烂,摸到一旁有一块石头,她真想与这些男人同归于尽。
 
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嘟嘟,想到嘟嘟纯真的笑颜,乔圆圆身子一颤,一点点将那块石头放开。
 
人,若是有了牵挂,死,便变成了最奢侈的事情,不确保嘟嘟安好无忧,她没有资格去死。
 
带着浓重的恶臭的唇重重地落在她的小脸上,乔圆圆恶心得想吐,她以为,今天晚上她注定要被这群男人糟蹋,一道强光扫来,刀疤男瞬间从她身上跳开。
 
几张红色大钞甩在她的脸上,锋利的边角,几乎要将她的脸划破。
 
刀疤男骂骂咧咧地提了提根本都没解开的裤子,“真是扫兴,本来想打个野战来,哪里冒出来的不长眼的,打搅老子的好事!”
 
“先给你这次的钱,下次好好伺候老子,给你双倍的钱!”
 
说完,刀疤男对着自己的兄弟挥了挥手,扬长而去。
 
秦子琛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乔圆圆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红色的钞票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再加上她那副衣衫不整的模样,看上去格外的纸醉金迷。
 
秦子琛自嘲一笑,可笑他还担心她的安危,半路驱车回来,没想到她和恩客野战正欢!
 
秦子琛掐着乔圆圆的脖子把她从地上拖起来,“乔圆圆,你就这么饥渴?!你怎么敢!”
 
乔圆圆没有立马说话,她抬了抬眼皮,一点点描摹着秦子琛的眉眼,她想从那双如同浓墨层层浸染开来的眸中,寻到一丝丝曾经的温柔,只是,她看到的,只有厌恶与不屑。
 
仓皇地拢了下自己身上的衣衫,这个时候的乔圆圆,特别想要一个拥抱,可拥抱啊,曾经那个炽烈而又深情的怀抱啊,成了永远的奢望。
 
“说话!”乔圆圆不说话,秦子琛心中怒气更重,他曾经捧在掌心的姑娘,怎么就变成了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
 
“秦子琛。”
 
乔圆圆重重跪在地上,曾经灵动无双的眸中,是生无可恋的沉寂。
 
“秦子琛,求求你救救嘟嘟,你恨的人是我,只要你愿意救嘟嘟,我愿意把命赔给你。嘟嘟没有多少时间了,救救他,好不好?”

未完待续...
 
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微信回复书号:6229,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花语书坊,女生精品原创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原创小说,女频新书一网打尽。
 
每天花语书坊微信签到阅读,送3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花语书坊小说官网:http://www.huayushufang.com



Tag:
上一篇:[花语书坊]盛夏冷肆小说免费阅读 水风空落眼前花完整版全文阅读
下一篇:[花语书坊]林染席铭小说免费阅读 爱你来日方长完整版全文阅读

小说、漫画、游戏全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