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书阁]你的笑容如繁花小说 傅念琛顾盛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18-04-12 22:18 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小说《你的笑容如繁花》是一本好看的女频都市言情类热门小说,男女主角叫顾盛夏傅念琛,你的笑容如繁花小说主要讲述傅念琛对她说,“顾盛夏,我告诉你,我就是要折磨你一辈子!我要你永永远远,都活在悔恨里!这是你应该的,这是你欠我的!”..……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文心书阁”小编为大家带来《你的笑容如繁花》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你的笑容如繁花

 

《你的笑容如繁花》文心书阁书号:3657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365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1章 求你,结束吧……
 
“……疼……”
 
顾盛夏被男人压在身下,狠狠进入。
 
她的指甲用力揪住床单,用尽全力忍着男人粗暴动作,所带来的疼痛。
 
“顾盛夏,疼就叫大声点!”傅念琛按着她的后颈,贴在她耳后,字字恶毒,“你真是越来越无趣,也越来越,让我恶心了。”
 
顾盛夏闭紧眼睑,眼泪还是没忍住,从她眼角落下,濡湿睫毛。
 
傅念琛动作更加用力,他在故意弄疼她,折磨她。
 
“顾盛夏,给我出声,别这样,像具尸体,让我反胃!”
 
“听见没有!”
 
他掐着她后颈的手指,渐渐收拢用力,好似要这样活活掐死她。
 
“痛——”顾盛夏终究还是没能忍住,痛苦的低吟出来。
 
傅念琛好似满意了,终于放开了顾盛夏的后颈,但进出的动作,却仍旧凶猛用力。
 
顾盛夏几乎要晕死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床头柜上的电话,突然响起。
 
傅念琛的动作一顿,就那么压在顾盛夏的身上,接起了电话。
 
“若溪,怎么了?”不同于刚刚的冷酷恶毒,他现在的声音,温柔而缱绻,叫人沉醉。
 
顾盛夏紧闭的眼睛,缓缓睁开了,心脏弥漫出涩疼,她抓紧了被单。
 
“别害怕,我马上就过来……好,我会尽快的……”他温声细语,挂了电话。
 
身体,随即贴上了顾盛夏的后背,加快了发泄的动作。
 
“若溪那里停电了,她害怕,我马上要去找她。你快点取悦我!”
 
白若溪要见他,所以他就毫无顾忌的要求她下贱的取悦,好让他马上结束这场事情,然后飞奔过去找她。
 
多么可笑的事情。
 
“傅念琛,你既然这么急着见白若溪,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抽身离开?”顾盛夏冷言嘲讽,心脏却疼得发紧。
 
在他眼里,她是垃圾,而白若溪,是捧在手心里,至高无上的宝贝。
 
“顾盛夏,你就是个卖的,有什么资格管我怎么做?”傅念琛将她翻了一个身,俯身逼近,盯着她的眼睛,狠声道,“我花钱买了你,你就应该取悦我!妓.女不就是这样用的吗?”
 
顾盛夏痛苦的闭上眼睛。
 
是啊,她拿了他的钱,现在的结果,都是她活该的……
 
几秒钟之后,顾盛夏才艰难的张开湿润的眼睛,涩声道:“结束吧,傅念琛。我不想跟你继续这样的事情了,你不是要跟白若溪结婚了吗?正好,我离开,你好好的跟她厮守一生。”
 
傅念琛好一阵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尖锐的,充满了压迫力的视线,狠狠盯着顾盛夏。
 
“结束?”他手指抚上了顾盛夏纤细的脖子,随即狠狠用力掐住,“顾盛夏,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结束?你不仅欠我钱,你还欠我一条命!”
 
他眼眸充血,狰狞的发红。
 
“我妹妹被你害得,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可你现在竟然说你想走,你凭什么?顾盛夏,你这辈子,都应该用来恕罪!”
 
“那场车祸,真的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害……”
 
“你闭嘴,顾盛夏!”傅念琛猛然收紧手指,掐得顾盛夏面红耳赤,再不能言语,“当初那场车祸,我亲眼所见。是你开车,撞翻了我的妹妹的车,让她沉入深海……我亲眼所见,可你还想骗我,你到底是多不要脸?”
 
亲眼所见?
 
顾盛夏撑大了眼睛,她根本没有开那一辆车,他哪里来的亲眼所见?
 
“顾盛夏,我告诉你,我就是要折磨你一辈子!我要你永永远远,都活在悔恨里!这是你应该的,这是你欠我的!”
 
第2章 你来做什么
 
欠他的……
 
她到底欠他什么了?
 
从她暗恋上他开始,她就对他百般讨好,处处顺从,只要是他不喜欢的,她通通改掉,只要是他喜欢的,自己就拼命去学习,去变成他喜欢的那个模样。
 
这么多年,她从没有辜负过他……
 
还有两年前的那个车祸,也根本跟她没有丝毫关系!
 
她是被人栽赃陷害,她根本不是凶手。
 
只是傅念琛不信她,他铁了心的认定,就是她策划了一切。
 
悔恨?
 
她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当初不顾一切的爱上了他。
 
傅念琛并没有继续,他直接抽身离开,嗓音的冰冷的扔下两个字:“扫兴!”
 
转身,他很快进了浴室,漱漱水声之后,他衣着整齐的出来。
 
一个余光也没有看看顾盛夏,就那么直接摔门而走。
 
顾盛夏颓然的闭上眼睛,听着窗外哗啦的雷雨声,压抑的呜咽哭了起来。
 
她不知最后自己是正面睡过去的,昏昏沉沉醒来时,已经是半上午,公司打了两个电话过来,问她怎么还不去上班。
 
顾盛夏连忙道:“不好意思,我马上过来!”
 
她慌张冲进浴室里,洗漱。
 
满嘴泡沫的低头刷牙时,一缕鲜红,忽然落了下来,啪嗒啪嗒……血色越流越多。
 
顾盛夏愣了一秒,随即习惯的抽出纸巾,急急忙忙的捂住鼻子。
 
纸巾很快被鲜血染红,她换了几张,反复了好几次之后,鼻血才终于停住。
 
镜子里,平静的倒影着顾盛夏苍白的脸,她看着那样虚弱消瘦的自己,苦涩一笑。
 
她的时间,不多了……
 
最后两个月,她只求最后还能在傅念琛的身边,待两个月,然后就离开,找一个宁静的地方,渡过自己所剩不多的余下生命。
 
这是她的最终计划。
 
换上衣服,顾盛夏刻意画了一个浓妆,遮挡自己苍白的面容。
 
匆匆赶到公司,已经是下午。
 
顾盛夏被总管狗血淋头的骂了一顿,最后扔给她一份合同:“跟傅氏国际的合同,你今天去谈,只要你签下来,就在过去提成的基础上,翻三分之一倍。”
 
翻倍的提成,顾盛夏心动了。
 
她之前从傅念琛那里拿的钱,已经全用在了医疗费上,前几天,那些钱刚用完。
 
现在她又需要一笔钱,继续治疗以及后续的隐居……
 
接过合同,顾盛夏开车,抵达了傅念琛的公司。
 
或许是运气好,她竟然就在门口,遇见了傅念琛。
 
“念琛……”
 
“你来干什么?”他皱眉,厌恶的盯着她。
 
“我……”顾盛夏看了一眼手里的合同,艰难道,“我来……”
 
“来卖身?”傅念琛不耐烦的直接打断她的话,笑容冰冷而又残忍,“怎么,你又缺钱了?”
 
顾盛夏说不出话,但傅念琛没给她时间让她说,他直接抓着她的手腕,将她拖进了一旁的轿车里。
 
车门还未关上,他的手,就已经探入了她的裙底里。
 
“不要……”顾盛夏羞白了脸,拼命合拢双腿。
 
傅念琛的秘书这时急忙上前来,关上车门,挡住外人的视线。
 
“装什么?”傅念琛压住了她的手臂,手指已经粗暴的进入了她,大力弄疼,“你今天拿着合同来找我,不就是这个意思吗?想要我签字,就得拿东西来换!”
 
“我没有那个意思!”顾盛夏绷紧了身体,手指紧紧拽着他的衬衣,“我是来谈公事的,合同只是工作……”
 
傅念琛懒得听她的话,就那么掀开她的裙子,长驱直入。
 
“的确是你的工作。下贱的妓.女工作,不就是明码标价的卖身吗!”傅念琛狠狠盯着她,“顾盛夏,你很有自知之明啊。”
 
第3章 随便的贱人
 
傅念琛根本就是在恶意的歪曲她的意思,他就是认定了,顾盛夏就是个给钱就可以随便上的贱人。
 
顾盛夏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解释,车子就在公司的门口,来来往往全都是人。
 
她羞耻不堪,恨不得原地消失。
 
“傅念琛,不要在这里……我求你了……”
 
可身上的男人,根本不听她的话,反而抓住了她的腿,分得更开。
 
顾盛夏被逼出了眼泪,眼眸湿润,无助又可怜:“不要……傅念琛,我们换一个地方,到时候,你要我怎样,我都答应你,取悦你,讨好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傅念琛一把捏住了脸颊,迫使她微微张开唇,停下了后面的话。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你不是要钱吗?想要我签了这份合同,那就在这里讨好我。”
 
顾盛夏撑大了眼睛,泪水无助滑落,打湿了鬓角。
 
她摇了摇头,想要解释,但傅念琛根本不松开手,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不要愿意,那就现在从车子里滚出去!”
 
他说着,果真抓着她的手臂,要将她推下车。
 
顾盛夏吓了一大跳,她现在这个样子,从车里出去,别人看见,会怎么看她?
 
“不要……”她急忙抱住了傅念琛的后背,手脚并用,拼命不放手,“不要,傅念琛。”
 
傅念琛抓着她的胳膊,将她从怀里拽出去,摁在椅子上。
 
“别抱我,你不配碰我!”
 
她在他眼里,只是发泄用的东西而已,他从来不让她碰他半下。
 
顾盛夏失控的哭了出来:“我不要那个合同了,行吗?你让我穿好衣服,我马上就滚。”
 
“滚不滚,可不是你说了算。”傅念琛按住她的腰,缓缓动作起来,嗓音有些低哑,“该你滚的时候,我自然会叫你滚。现在,我只想听你叫……床。”
 
顾盛夏屈辱的咬紧了唇,逃不走,但她绝对不会,在这样的场合里,做那样不要脸的事情。
 
她僵着身体,傅念琛也觉得无趣,忽然伸手,升起了车子前后座的隔板。
 
几秒钟后,司机开门进来,发动了汽车。
 
车子,从公司大门开走。
 
顾盛夏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软了一点身体。
 
但傅念琛却突然抽离,一把将她丢开,坐回了另一边的位置。
 
顾盛夏急忙整理好裙子,慌张的并拢了双腿。
 
傅念琛没说话,他降下了车窗,开始抽烟。
 
烟雾与寂静在一起弥漫。
 
顾盛夏垂下睫毛,好一阵之后,还是轻轻开口:“谢谢你,念琛……”
 
谢谢他,没在车里,做到最后。
 
就是这么一点点施舍的温柔,顾盛夏也接受得甘之如饴。
 
她爱他,就卑微到了这样的地步。
 
傅念琛冷笑了一声,根本没看她。
 
顾盛夏咬紧了下唇,也没再说话。
 
那份合同,就掉在她脚边,她弯腰,将合同捡起,正要收进包里,车子,忽然停下了。
 
顾盛夏抬眸一看,车子外面,就是一家酒店。
 
捏着文件的手指,不由攥紧。
 
“滚下车,把房间开好。”
 
顾盛夏低垂着脑袋,眼圈发红,一时未动。
 
傅念琛嘲讽开口:“怎么,合同不想签了,那些提成的钱,你不想要了?”
 
顾盛夏凄楚的笑了一下。
 
怎么不要?
 
她还等着用那些钱,来吊着命,来给她买一处好墓地呢。
 
深吸了一口气,顾盛夏下车,进去酒店,开好房间。
 
刚进房里,傅念琛就在门边的墙壁上,狠狠要了她。
 
大概是因为昨晚没做完,他身体里憋着火,这一次,他动作又急又重。
 
顾盛夏被他弄得浑身发抖,站都站不住。
 
傅念琛抱着她的胸,将她按进怀里,嘴唇亲密的贴在她耳边,吐着热气说话:“你看看你自己的反应,真是个荡.妇。”
 
第4章 我要那些钱
 
顾盛夏颤抖的缩起身体,干脆破罐子破摔,一咬牙,反而抱住了傅念琛的脖子。
 
“满意,你就让我签个大合同。我需要……那些钱。”
 
“满意?”傅念琛好似听见了什么巨大笑话,他抱起顾盛夏,将她压倒在床上,“顾盛夏,你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工具。要不是因为你廉价,给钱就能上,我怎么可能碰你?”
 
顾盛夏眼瞳颤了颤,说不出话。
 
傅念琛也不想再听她废话,看着顾盛夏那张含着眼泪的,委屈而可怜的脸,他眉头一皱,心里没由来的涌上来一股厌恶。
 
将顾盛夏翻了个身,他不想看见这女人令人作呕的脸。
 
一场情事,在半夜时分才结束。
 
傅念琛洗了澡出来,捡起文件,大笔一挥,落下签字。
 
然后将那份文件,丢在顾盛夏的脸上。
 
“你卖身的钱,拿好。”
 
顾盛夏接住文件,指甲狠狠掐着冰冷的纸页,垂着睫毛,挡住眼底的黯淡。
 
傅念琛整理好袖口,头也不回,直接离开。
 
顾盛夏身体实在是没力气,迷迷糊糊的在酒店里睡了一觉。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她想起自己还没吃事后药,又连忙洗了澡下去买。
 
他刚跟傅念琛在一起的时候,那个男人每次都要求她吃药,说她不配给他生孩子,如果怀孕,也会直接打了那个贱种。
 
顾盛夏为此还难受了很久,后来,她被检查出了脑瘤,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后,她就打消了生孩子这个念头。
 
如果自己不在了,那谁来保护孩子呢?
 
傅念琛,只会厌恶孩子而已……
 
顾盛夏去公司交了合同后,打车去了一趟医院,做个身体检查。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现在去国外治疗,你这个病,是很有可能愈合的。”徐医生看着检查单子,仍旧试图劝服顾盛夏,“有什么比活着更加重要呢?”
 
半年多前,这个女人刚刚被检查出脑瘤的时候,她就劝顾盛夏去国外手术,尽管手术成功率只有百分五十,但试试总比这样拖着等死。
 
顾盛夏摇了摇头,唇边笑容清淡而又绝丽:“总有些东西,比生命更加重要。况且,只是百分五十的成功率,我不想一个人,死在国外的手术床上。”
 
她想一直在傅念琛的身边,待到生命枯竭,然后在寻一个安宁的地方,等待最后的时刻。
 
徐医生摇摇头,不再劝她了,只说:“你的脑瘤已经长得很大了,压迫到你的神经,这段时间,你不仅会随时大量流鼻血,身体消瘦,还可能出出现失明,失聪等症状,严重的时候,可能会突然昏厥。”
 
顾盛夏急忙问道:“有办法缓解吗?我不想被人看出来我生病了。”
 
徐医生苦笑:“你已经隐藏这么久了,现在……不可能藏得住了。”
 
“尽量隐藏,不管那些药多贵,都没关系。我可以支付!”
 
徐医生叹气说:“国外新出了一种治疗方式,可以让你的症状缓解一个月,周期七天,但费用……至少三十万。”
 
三十万,刚好掏光顾盛夏所有的存款。
 
“徐医生,麻烦你帮我安排,我要去做。”
 
一切安排好,顾盛夏第二天就跟公司请了一周的假,飞到了国外。
 
治疗的确很有效果,那几天顾盛夏食量都变好了,七天结束后,她整个人简直容光焕发,一点病容也没有。
 
从国外回去,顾盛夏刚打开别墅的大门,里面就响起了傅念琛冰冷的声音。
 
“这几天,你去哪儿了?”
 
客厅里没有开灯,只有窗外路灯光芒投进来,模糊了傅念琛挺拔高大的身影,看着反而更压迫力。
 
“有钱了,迫不及待的就出去鬼混吗?”他站起身,朝着顾盛夏走过来。
 
第5章 你这个贱人
 
“你怎么在这里?”顾盛夏着实意外,这个男人以前每次都是半夜的时候突然回来,一句话也不说,回来就是在她身上发泄。
 
“怎么,我打扰到了你了?”他高大的身影逼近在眼前,毫不客气,抓着顾盛夏的手腕,直接将她压在客厅的墙壁上。
 
顾盛夏后背撞到吊灯的开光,咔哒一声,客厅瞬间灯火通明,清晰照出了傅念琛那张阴沉的脸。
 
他锐利的眸子,紧紧盯着顾盛夏,眼底渐渐变得嘲讽和冰冷。
 
“几天不见,你可真是变得……姿容焕发啊。”他捏着她的下巴,仔细打量那张红润娇嫩的脸,“你消失的这一星期,过得很不错啊,跟谁在一起呢,嗯?”
 
他低声问,嗓音没带着明显的怒火,却让顾盛夏头皮发紧,心脏狂跳。
 
“没跟在谁在一起,我只是去出差了……”
 
下巴的手指,猛然捏紧,像是要直接捏碎那块细细的骨头。
 
“顾盛夏,你骗人的本领,真是一天比一天见长。满嘴谎言,你可真不怕嘴臭!”他微微眯起眼睛,眸底迸发出寒意,“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出差?如果只是工作,你怎么会一直关机?还有,工作会让你变这样……备受滋润的模样吗?拿着我给你的钱,跟你的情夫国外游,你可真够大胆的!”
 
顾盛夏不知道他怎么会有这样的误会。
 
以前她不是没有消失过,刚刚检查出生病的时候,她就消失过几天,可这个男人,没有过问过她半个字。
 
不知道这次是抽了什么风。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再说,我去哪儿,是我的自由。”
 
“顾盛夏,你不配说自由这两个字!你欠我一条命,没恕完罪之前,你不配说自由这两个字!”
 
“恕罪……你到底想要怎样?”到了现在,顾盛夏已经不想再去无用的解释那场车祸,“傅念琛,你是不是一定要我死了,你才会觉得开心?”
 
“怎么,我要是说你,你还真敢去死吗?”傅念琛满眼嘲讽,“顾盛夏,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你这种贪生怕死,又爱钱如命的贱女人,怎么可能真有胆量去死!”
 
顾盛夏抬眸看着他,忽然有种冲动,告诉他。
 
自己生病了,自己真的没多少时间可以活了。
 
可是,说了又怎么样?
 
说出真相,然后看这个男人拍手叫好,骂她活该吗?
 
“我不想跟你吵。”顾盛夏推开他想走,被傅念琛粗暴的按住。
 
“顾盛夏,是不是忘记你自己,是什么东西了?”
 
东西……他这样形容她。
 
顾盛夏心脏发疼,真的不明白,傅念琛今晚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是我花钱买的妓,你欠着我一条命!这辈子都是,没我的允许,你没资格跟其他男人在一起!”
 
“我没有……傅念琛,你到底在说什么?”
 
“还装傻?”傅念琛抓着她的手臂,将她拖到茶几边上,指着上面的一地照片,狠狠道,“你自己看!”
 
茶几上,全是她跟陆慕衍的照片。
 
陆慕衍算是她的青梅竹马,两人一起长大,关系及其好,后来他出国留学,她还特地出国去见过他,再后来……她成了傅念琛的人,每天被折磨得精疲力竭,就渐渐跟他淡了联系。
 
照片,就是顾盛夏几年前,出国去找他玩时候拍的。
 
里面,有两人逛街,吃饭,还有一起出入酒店的画面。
 
“这是……”
 
“他是不是碰你了?”傅念琛的一句话,直接打断她,“告诉我,顾盛夏,他碰过你几次?你在国外的时候,是不是每天,都免费让他上?”
 
未完待续...
 
关注“文心书阁”微信公众号:wenxinshuge,微信回复书号:3657,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文心书阁,原创精品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小说,即点即看。
 
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送3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文心书阁小说官网:http://www.wenxinshuge.com



Tag:
上一篇:[文心书阁]意兴阑珊遇见你小说 阿妙神星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下一篇:[文心书阁]此生因你空欢喜小说 严以白苏若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漫画、游戏全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