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炫好书]凤羽珩玄天冥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神医嫡女全文阅读

时间:2018-03-13 20:33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点击:

神医嫡女凤羽珩玄天冥小说全文目录
 
21世纪中西医双料圣手、陆战部队特级医官凤羽珩,duang 的一声穿越成大顺朝凤家嫡女。
 奈何爹爹不亲,祖母不爱,娘亲懦弱,弟弟年幼,姐妹一个比一个狠辣,穿越重生,绝不能再像原主那般窝囊!
 跟我斗?老子一鞭子抽得你满地找牙!
 跟我打?老子一手术刀把你千刀万剐!
 玩阴的?老子一针下去扎你个半身不遂!
 杀我灭口?一爪子挠开你的心窝!
 人人可欺的柔弱女子摇身一变成为大顺朝的香饽饽,跟皇帝开医院,揽尽天下人心天下财,但是那个见鬼皇子的婚约是怎么回事儿?
 还有这位毁了容的瘸子你说什么?壁咚了劳资还要我助你得天下?
 得了天下谁还送给你!流氓王爷你si不si傻?
 
 
关注章节:第8章 凤府来人
目录(共1263章)
 
神医嫡女 杨十六 女频 穿越架空

关注“酷炫好书”微信公众号:kuxuanhaoshu,微信回复书号:3523,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大顺朝,天武,二十一年。
 
月朗星晴的夜晚,突然一声惊雷当空炸响,震得皇宫大内的屋脊都跟着颤了几颤,却不见雨。
 
钦天监监正匆匆赶往乾坤殿,扑通一声跪在天武帝面前:“皇上,天相异动,西北方向……凤星临世!”
 
天武帝端着茶盏的手微微一颤:“西北……”目光顺着半开的窗子就送了出去,“说起来,冥儿也该回来了。”
 
……
 
晴天惊雷在大顺西北边境的一个山坳子里也炸了一下,直接将乱葬坑里的一具女尸给炸了起来。
 
凤羽珩在一堆尸体中间挣扎坐起,脑袋嗡嗡一阵乱响之后,总算是清醒过来。可一睁眼,满目的死尸又把她吓了一跳。
 
“我靠。”她眨眨眼,把腿上搁着的一个人头移开,再瞅瞅四周环境,“我到底死了没?”
 
她明明记得自己坐着的那架直升飞机爆了炸,绝对的高度下不可能有生还机会,她身为一名陆战部队高级医官,在死亡的那一刻依然保持着足够清醒的头脑,所以凤羽珩十分确定自己已经死过了。
 
没错,是死过了,死过又活了。
 
她在死人堆里站起来,动动胳膊腿,下一瞬间,一段陌生的记忆突然涌进脑中——凤羽珩,12岁,大顺朝左相大人凤瑾元嫡女。三年前外祖一家获罪被贬荒州,父亲怕受牵连,联合祖母将母亲姚氏贬下堂,再把府中姨娘沈氏扶正。
 
就这还不算完,紧接着,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算命的王八蛋,指着凤羽珩说:“这丫头命里带煞,若继续留在府中,早晚有一天会克得凤府家破人亡啊。”
 
于是,祖母老手一挥,将凤羽珩、姚氏,还有刚满三岁的弟弟凤子睿送往偏远的西北山村,自生自灭。
 
“我累个去。”一如看电影回放一样回顾完原主的一生,凤羽珩这才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穿越了!”
 
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年纪、不同的身世、不同的样貌,唯一相同的,只有一个名字。
 
“放心!”她用左手拍拍右手,安慰地说:“你的委屈我都明白,既然我来了,必不会让那些欺负过你的人好过了去。凤府对吧,这笔帐我会替你好好清算!”
 
忽然脑中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然后一个女孩的声音飘起,只一句:“谢谢。”她的神经轻颤了一下,好像有东西渐渐远去。
 
凤羽珩挑唇轻笑,看来这身体的原主死得很不甘心呢,听到她的承诺才肯离去。不过……有那样一个爹,有那样一家子所谓的亲人,是该恨的吧!
 
她向来都是一个很重承诺的人,既然占了人家的身体,那这个仇,自然要报。
 
凤羽珩拍拍脏巴拉几的粗布衣,拿几个死人当掂脚利落地爬出乱葬坑,还没等观察地形,就听到有一阵人声传过来——
 
“那丫头卖到府城的醉花楼至少能得五十两银子,咱只要干成这一笔买卖,别说给狗娃子娶媳妇,就是我再讨两个小的都够了。”
 
“你想的美!敢讨小的,我拼了跟你一起下大牢也要把这事儿告到衙门去!”
 
“行了行了,我就随口一说,你这婆娘哪这么多废话!”
 
凤羽珩眉心打了个结,原主的记忆再度翻滚起来——娘亲重病,她到附近山上采草药,突然被人打晕。晕倒之前往后看了一眼,那举着棒子还没来得及放下的男人,是村东头王家的男人王树根。
 
身后八点钟方向,凤羽珩辨位能力精准,随着声音越来越近,她猫起腰,迅速环顾四周,瞅准一处枝叶茂密的山缝就钻了进去……
 
-02-
 
现在不是轻举妄动的时候,凤羽珩做事从不托大,如今刚来这个地方,除了原主断断续续冒出来的记忆之外,别的一概不知。再加上这一副12岁的小身材,瘦胳膊细腿,她可没傻到去跟两个有备而来的成年人拼命。
 
刚刚躲好,就见那对夫妻举着火把摸进了葬坑。凤羽珩盯着细看了一会儿,确定了对方身份,正是王树根和他的婆婚徐氏。
 
那二人四下翻找一通没有收获之后,徐氏先急了:“不对呀!明明就是扔在这个地方,人呢?”
 
王树根一跺脚:“该不是跑了吧?”
 
“不可能!那药的份量足够她睡两天两夜,怎么可能当晚就醒!”
 
王树根气急败坏:“那你说人哪去了?”
 
徐氏也急了眼:“你跟我吼有什么用!人打晕了之后咱俩一起给她灌的迷药,你自己眼瞅着的,怎么光懒我一个人!”
 
王树根没了话说,闷闷地低头不死心地搭拉尸体,徐氏也跟着继续找了起来。
 
凤羽珩联系着原主的记忆,总算是弄明白了这档子事。
 
敢情这两口子是把原主打晕再灌了迷药,然后寄存在这乱葬坑里,待夜深人静时再翻出来拉到州府去卖掉换钱?
 
凤羽珩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脸颊,如此说来,原主长得还不错?
 
伸手在地上划拉了一把碎石子,凤羽珩挑挑唇角挂起邪笑,突然手指一弹,一颗石子照着徐氏的手脑勺就飞了过去。
 
就听那女人“啊”地一声尖叫,紧接着就是一句:“谁?谁打我?”
 
王树根停下动作回头看她:“哪有人?”
 
“有!刚才有人打我脑袋。”
 
正说着,又是一枚石子飞来,这一次的目标是王树根的眉心。
 
“啊!”男人也是一声叫,可还没等他叫完,接二连三的痛感又从身体各处传了过来。
 
两人吓疯了,手中的火把早就掉到地上,燃了尸体,很快便焚烧起来。
 
“快走!”总算王树根还有些理智,一把拽起瘫坐在地上的徐氏就往坑外爬。
 
可惜,好不容易爬上去,腿上突然一痛,又滚落下来。徐氏肥胖的身体像个球一样在坑里翻滚,沾了火苗,很快就烧着了她的衣服。
 
王树根也没好到哪去,衣服被烧得七七八八,腿上见了血,左脸还被烧掉一大块肉。
 
凤羽珩扔出最后一颗石子,拍拍手上的灰,不再去理那已经挣扎着爬出坑的两人。
 
刚来第一天,还是不要惹出人命的好,不吉利。
 
眼见那二人跑远,乱葬坑里的火还在烧着。凤羽珩双手合十冲着那处拜了拜,“尘归尘,土归土,烧了总比抛尸荒野好。”
 
“哼。”突然身后不远处传来一下轻哼,凤羽珩惊得汗毛都竖了起来。到不是害怕,只是意外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她竟然没有发现。
 
想她21世纪中西医双料圣手,12岁起就跟着祖父混在军营,跟着部队一起特训,风里雨里从来就没退缩过,早就练出比普通人敏锐数倍的觉察力,还有一身硬功夫。18岁上手术台,25岁已经是陆战部队高级医官,如果28岁这年她不死……成就会更大吧。
 
不愿多想从前的事,凤羽珩转过身,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就瞅了去。
 
一个男人,或者只能说是青年人,20岁左右,暗紫锦袍,长发束起,面如刀削,一双眼光射寒星,锐利得一如捕食的猎鹰。眉心处一个小指甲大小的紫色莲花图案,更是给这张原本就俊美异常的脸凭添了几许妖异。
 
只是……
 
-03-
 
凤羽珩皱皱眉,用力吸了两下鼻子,一股子血腥的味道充斥而来。她下意识的低头看去,只见那男人坐在草席子上,一双腿平伸着,膝盖自处开始染满了血。
 
“你是谁?”她警惕地开口询问。依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男人对她还构不成威胁。她是医生,这双腿的情况不用细看也知伤得厉害,至少眼下根本不可能站得起来。
 
听她发问,那男子又是一声冷哼,却没回答。只是冷哼时,轻轻勾起的唇角又让这脸魅惑了几分。
 
凤羽珩凭空打了个冷颤,这男人贵气和妖冶同样与生俱来,哪怕面色泛白,额上湛着汗,两条腿狼狈至此,也丝毫不影响气场,简直祸国殃民哪!
 
“看够了就出去。”男子靠在山石壁上,冷冷的开口。他可没忽略刚才这山野丫头一脸花痴吞口水的样子。
 
凤羽珩顶烦这样说话的人,凭什么他让出去就出去?
 
干脆又往里走了两步,也寻了处草垛子坐下来,“山是你家开的?缝是你家挖的?我偏不走,你能把我怎么地?”
 
说完,似乎想到什么,偏头往外看了一眼,顿时大乐:“嘿!现在要走的不只是我了,你也得走!”她指指乱葬坑里烧起来的大火,“照这个烧法,这地方很快就要被燎原了。”
 
那人也扭过头去,一看之下,面色又白了白,眉心也拧成结,那朵紫莲被攒得紧促起来,让人看着心慌。
 
“算了。”凤羽珩觉得自己对长成这样的男人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她起身上前,走到男子身边,“我扶你一把,你能勉强走动么?”
 
那人上下打量她,这姑娘最多十岁出头,身体瘦弱得几乎一掰就折,虽然刚才那一手石子打得漂亮,但那也是取巧的手法,要真让她撑得起他的重量,还是有难度啊。
 
“你到是说话啊!”凤羽珩用手在鼻子边扇了扇,“火到是烧不大,可你不觉得味道越来越重吗?这山缝子正好迎着风,我们是在闻烤尸体的味儿啊!烤人肉啊!烤……”
 
“别说了。”他实在听不下去,越说越恶心,“你试试拉动草席子,看能不能把我拽出去。”
 
“这么严重?”凤羽珩愣了下,让她这小身板拽草席子,上头还坐着一个大男人,这不开玩笑么。“我看看。”她伸手就去碰他的腿。
 
“别动。”男子突然怒喝,同时猛一挥手,一下就把她的小身子推倒在地上。
 
凤羽珩摔得生疼,怒目圆瞪,“你有病啊!”
 
“没病会在这坐着?”男子到是答得理所当然,“我不是有意推你,力气使得大了些。”
 
“好心当成驴肝肺。”凤羽珩决定不管他了,“不愿走就继续在这里闻烤肉味儿,本姑娘不奉陪了。”
 
她转身要走,身后人挫败地低吼了一声,然后叫住她:“你等等。”
 
终于连拖带拽地把人从山缝里弄出来,凤羽珩都快累死了。她没想到这男人的腿伤得如此重,竟然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她半拖半抱,有时候不小心磕到石头上,那人也只是一声闷哼,并不叫疼。
 
渐渐地,她心里升起佩服,就想到前世部队里的兄弟,一样的铁血硬汉,哪怕在任务里炸没了半条腿,也没喊过一声疼。
 
“往这边走。”男子指了一个方向,“不远就有条小溪,风向也相背,吹不过来。”
 
“好。”凤羽珩咬咬牙,又加了一把力,“草席子都磨破了,你再忍忍。”
 
“没事。”他答得冷静,就像伤不在他身上一样。
 
凤羽珩有些气闷,赌气地说:“我要把你摔狠点儿,你就不说没事了。”
 
“小小年纪如此狠辣。”他回头看看那火坑,“适才你手里的石头子再多些,只怕那二人也得被烧死吧?”
 
“砰!”她松手,直接把人给扔地上了。
 
-04-
 
“你……”
 
“你什么你!”她不乐意了,指着那两条伤腿,“如果你没打算放过伤你这两条腿的人,那就没资格指责我。向来恶人有恶报,他们若不害我,哪来今日恶果?”
 
从未有人这样与他说过话,没有卑躬屈膝,没有趋炎附势,也没有礼待尊重,她有自己的想法,会对他的话大胆质疑,几乎是他说一句她就反呛一句。
 
看着她嘟着嘴气鼓鼓的样子,男人不怒反笑的勾了勾唇角,望向那条已经能看得见的小溪,问她:“还走不走?”
 
凤羽珩一屁股坐地上,“不走了,累。”
 
两人并坐在地上,看着那尸坑的火势渐渐收拢,想来尸体快烧没了。
 
这时,就在刚刚二人栖身的山缝处,出现了两个人影四下晃动,像是在找着什么。
 
凤羽珩站起身,水亮灵动的眼忽闪忽闪的看了一会儿,再瞅瞅身边人,“喂,是找你的吧?”
 
那人反问:“为什么就不能是找你的?”
 
“怎么可能。”凤羽珩的神态因思索而变得有些飘忽不定,“我娘重病起不来,我弟才六岁,村里其它人要么想着害我们,要么避之不及。”
 
她指指那两个身影,弯眉一挑,粉红的嘴唇轻轻一撅,就连小小的鼻子都微微向上翘着,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机灵,“奔着山缝去的,定是知道你落脚处。”
 
男子慵懒的抬了抬眼,看了看凤羽珩那副吊儿郎当又有些小聪明的模样,这丫头甚是有趣。恩,甚是有趣。
 
收回思绪,他轻轻抬起右手,将食指和拇指放到唇边做了个哨,用力一吹,那边二人奔着这头就来了。
 
是个年轻人和一个年过五十的老头儿,老头儿背着药箱,应该是大夫。
 
年轻人一袭黑衣,利落得不加一点修饰,腰间佩剑,明显的侍卫打扮。见了锦袍男子后明显松了口气,“属下适才寻不到主子,还以为出了事。”说完,伸手把旁边喘着粗气的老头儿往前一推:“这是属下从府城寻来的大夫,让他给主子看看伤吧。”
 
锦袍男子点了点头,看那大夫一眼:“有劳了。”
 
老头儿抹了一把汗,连说“不敢不敢”,急忙上前查看伤势。
 
那侍卫这才将目光投向凤羽珩,皱着眉问:“你是谁?”
 
“一个纵火犯。”这话是锦袍男子替她答的。
 
凤羽珩挑眉:“你哪只眼睛看到火是我放的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这位公子。”老头儿说话了,“你这膝盖骨都断了。”
 
一句话,吸引了几人都往那两条腿上看去。
 
锦袍男子点点头,“我知道,先生可会接骨?”
 
老头儿犹豫了下,随即答道:“会到是会,只是接骨产生的巨痛怕是常人受不得啊!老朽是……”他看了眼那侍卫,“是在出诊的路上被这位小哥抓来的,药箱里只有几种常用的药材,并没有备麻沸散啊!”
 
“没有麻药会疼死的。”凤羽珩冷冷说了一句。
 
老头儿到是很赞同:“而且不光是要接骨,这膝处的烂肉也得先刮去才行。老朽瞅着伤处都肿了,只怕……唉,这荒山野岭的,要不让这位小哥背上你,随老朽回府城医馆吧。”
 
“不行。”锦袍男子很干脆地拒绝,“就在这里治。”
 
老头儿连连摆手:“不行不行,没有麻沸散,这样的伤老朽可不敢治。”
 
凤羽珩不愿再听他们争扯,她两只手在松散的衣袖间交叉相握,只觉抚过右腕时有微微热度传来,一刹间,她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前世,她开在省城的私人药房。
 
-05-
 
凤羽珩不愿再听他们争扯,她两只手在松散的衣袖间交叉相握,只觉抚过右腕时有微微热度传来,一刹间,她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前世,她开在省城的私人药房。
 
两层的药房,中西药结合,还连带着出售拐杖、轮椅等简单的医疗器械。与21世纪街上随处可见的大药房看起来没什么区别,新药特药该卖的她都卖,只是更多加了一些部队里特供的药品,包括一些空胶囊之类的半成品。
 
凤羽珩试了试,竟然通过意念很容易就能把药房里的东西调出来握到手里。
 
她着实惊讶了一阵,下意识就迈开腿要离开。这样奇怪的发现,必须得找个安静无人的地方好好查看一下才行。
 
怎知她脚步刚动,突然脖颈就一凉,一柄寒剑直抵过来。
 
“别动。”是那侍卫的声音。
 
凤羽珩真的不敢动了。
 
正所谓阎王好斗小鬼难缠,她能跟他主子斗斗勇,可这种二愣子待卫的脑筋可从来都不怎么灵光,剑也绝对不会长眼睛。
 
她斜目看了一下那柄寒剑,锋芒逼人,吹毛断发。
 
“姑娘,对不住了。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只怪你今日不该在这里见到我家主子。”话音一落,剑尖处便传来晃动。
 
凤羽珩当然不会就这么等死,只是还不待她有所动作,那柄寒剑竟传来“叮”的一声,而后“咣啷”落地。
 
“主子!”侍卫迅速转身,冲着锦袍男子就跪了下去,“主子息怒。”
 
锦袍男子随意地挥挥手,“一个孩子而已,让她去吧。”
 
“可是如果走露了风声……”
 
“白泽。”锦袍男子的脸沉了下来,“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是。”叫白泽的侍卫低下头,默默地把佩剑捡起来,再不敢多言。
 
凤羽珩瞪了白泽一眼,再看看边上盯着伤患束手无策的老大夫,语重心长地开口道:“多跟你家主子学学吧,杀人灭口的事就算要做,也别当着还有用的人做。大夫这行业向来不公开不透明,人家若是心有计较,随便动动手脚,他这两条腿就可以彻底报废了。”
 
“你别得寸进尺!”白泽被气得跳脚。
 
锦袍男子却轻笑出声,“小小年纪道理还懂得不少。白泽你跟她学学,人家说得一点没错。”
 
“主子!”
 
“别说了。”他打断白泽的话,看向凤羽珩,“回家去吧,不是说娘亲还病着?”
 
凤羽珩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目光总舍不得从他眉心处的紫莲上移开。要不怎么说男人就不能长得太好看,这一好看,就容易让某些女人失去原则——
 
“那什么……我帮帮你吧。”这话一出口,凤羽珩就想抽自己一大嘴巴。独善其身懂不懂?哪儿都有你呢?
 
“你想怎么帮?”锦袍男子很是配合地没给她反悔的机会。
 
凤羽珩别过眼,不想再看他的眉心,伸手入袖,用意念调出一瓶止痛喷雾。这种东西当初并没有上市,是专门研制出来给部队做紧急处理时用的。她自己扣了一箱放在药店里,本是想着有机会卖个高价,谁成想还没等卖呢,就机毁人亡了。
 
“当然是先止痛。”凤羽珩摇摇手中的喷雾瓶子,看了老头儿一眼,“老先生,刚才你也看到了,他们为了保证行踪隐秘想杀了我灭口来着。”
 
老头儿早就被吓不轻,再听她这一说,当时就崩溃了,瘫坐在地上直打哆嗦。
 
凤羽珩看向锦袍男子,“你说句话,给个承诺什么的,不止要保证你的生命安全,我今天帮你的事也不能说出去。”
 
白泽一听这话心里又是一紧,跟着就又问了一次:“你到底是谁?”
 
凤羽珩特别无奈:“我就是一个山村里的孩子,早年间遇到过一位波斯奇人,给了我些好东西。今天我要用这些好东西救你家主子,但我不想被更多的人知道我手里有奇货。懂?”
 
白泽分析了一会儿,点点头,“懂。”
 
锦袍男子盯着她手中的瓶子,眼中透着探究,但见凤羽珩并没有多说的意思,便转头冲着那老头儿道:“老先生只把我当做普通病人就好,做完你该做的,我自会让白泽送你出山,绝不会伤你性命。”
 
“当……当真?”老头儿不相信。
 
“只要你不将今夜之事说出,便当真。”
 
“今晚我什么也没干,我就出门看诊迷路了,迷路了。”
 
凤羽珩知道,所谓的保证谁也无法去验证真假,你只有选择相信或是不信。她也没心思猜测那叫白泽的侍卫是会将人安全送回去还是半路劫杀,总归是得先给这人治腿,治完了腿她还得回那个小村子里,原主的娘亲和弟弟还在等着她。
 
“来吧!”她不再多说,半跪到锦袍男子身边,干脆自己动手扯开伤处的衣料。
 
锦袍男子看着她的动作,只觉干净利落,下手毫不犹豫,就像平日里做惯了这样的事。可一个10岁出头的小孩,又怎么可能。
 
“有酒吗?”她一边看伤口一边发问。
 
老头儿赶紧打开药箱拿出一个小壶,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平时好喝两口,走哪都带着。”
 
“恩,这习惯不错。”凤羽珩把酒壶接过来,再不客气地开口吩咐:“白泽,去弄点清水来。”
 
白泽见锦袍男子点了点头,便返身往溪边跑去。再回来时,也不知从哪捡来个破罐子,盛着半罐水捧到几人面前。
 
凤羽珩把水接过来,头也不抬地说:“先用清水冲一下,然后再用酒消毒。会很疼,你忍着点。”
 
毫无意外的,锦袍男子又是一句:“没事。”
 
她挑挑眉,其实药房里有消毒酒精的,但她没办法再变出个瓶子来。小孩子的袖口没有那么大,东西掏太多会穿帮的。
 
“那开始了。”凤羽珩不再多说,仔细地处理起伤口来。
 
清水,烈酒,消毒完成。白泽找了根木榻给锦袍男子咬着,凤羽珩摆手,“不用,快拿走吧,咬在嘴里多脏。”
 
白泽没听她的,只道:“刮肉接骨不是说起来那么简单。”
 
“我知道。”她再次摇晃手中的瓶子,摇得差不多了,对着两只膝盖就喷了上去。
 
喷雾特有的声音和雾状药把几人都唬得一愣,锦袍男子算是好的,只双目透出好奇,其它二人都是一声惊呼。
 
“这是什么?”白泽警惕起来,一把抓住凤羽珩的手腕阻止她再喷。“你给我家主子用了什么药?”
 
“止痛的。”她实话实说,再对锦袍男子道:“你感觉一下,是不是开始麻了?”
 
这药见效奇快,最多三息间就能对患处起到局部镇痛和麻醉作用。
 
锦袍男子也觉惊奇,好像一瞬间双膝就开始泛麻,痛感也紧跟着就没了。而且这药用得怡到好处,有伤的地方全都覆盖到,没伤的地方依然感觉全在。
 
他又看向凤羽珩手里的瓶子,看得她直不好意思,“那个……等治完你这伤,如果还有剩的,就……就送给你了。”
 
他到也不客气,“如此,多谢。”
 
“该你了。”凤羽珩推了推身边的老头儿,“刮烂肉。”
 
/ 未完待续/
 
凤羽珩能治好男子的腿伤吗?
▼戳【阅读全文】查看精彩后续!


未完待续...
 
关注“酷炫好书”微信公众号:kuxuanhaoshu,微信回复书号:3523,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酷炫好书(kuxuanhaoshu),优选酷炫书城热门出版小说、女生小说、男生小说,畅销原创好书在线阅读,微信关注我们,为您节省大量找书的时间,每天首次阅读送50书币红包!
 
酷炫好书官网:http://www.kuxuanhaoshu.com

酷炫好书手机站:http://m.kuxuanhaoshu.com


Tag: 凤羽珩玄天冥目录 凤羽珩玄天冥全文 神医嫡女凤羽珩 凤羽珩玄天冥免费 神医嫡女免费阅读 凤羽珩玄天冥全本 神医嫡女大结局 神医嫡女玄天冥
(责任编辑:monsoo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