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炫好书]林静言沈末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禽惑婚骨全文阅读

时间:2018-03-13 19:12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点击:

禽惑婚骨林静言沈末小说全文目录阅读
 
出差回来,老公把我当成别人,一年多的婚姻就此结束。
 
 夫妻翻脸堪比世界大战,他为了得到我的财产,不惜毁我声誉,刨出我曾给人代孕的黑历史。
 
 在他新欢的帮忙下,他把我踩到最底层,当个小妹都没饭吃。
 
 势均力敌的爱情又怎么样,当他有资格站在金子塔的顶端时,他翻脸不认人。
 
 我被逼入死路时,神秘家族抛出橄榄枝,土豪沈末也机缘巧合之下出现,何去何从一时无从决择。
 
 养文中的亲可以去看斑斑的完结文:
 
关注章节:009 小如病了
目录(共265章)
 
禽惑婚骨 蓝斑 女频 都市言情

关注“酷炫好书”微信公众号:kuxuanhaoshu,微信回复书号:2502,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大家都说小别胜新婚,我深以为然。
 
出差一个多月,飞机未落地我的心就飞到了家里,想着方建国现在正在干什么,一定一个人孤枕难眠吧。想到这里,下了飞机我连水都没喝一口直接打了辆出租往家里奔去。
 
单位安排的是考察结束以后有三天的自由活动时间,我因为两天前与老公视频时发现他重感冒,所以提前回来了。
 
现在是夜里一点半,路上小区都安静极了。
 
我出了电梯,手里拿着刚才在楼下二十四小时粥店打包的皮蛋瘦肉粥,摸出钥匙打开房门。
 
门才打开一条缝,我就被一个炙热的身体抱住,他的嘴唇在我耳边迫不急待地亲吻着说:“亲爱的,怎么才来?”
 
我被突然袭击惊叫了一声,对面的人听出我的声音,不安分的手停了下来,然后啪的一声灯开了,屋子里一片明亮。
 
我微微眯了眯眼睛,看着对面的方建国:“搞什么呢?吓死人了!”
 
他有些惊讶地看着我问:“啊,怎么……太惊喜了!”
 
我觉出不对劲儿来,他刚才的表现分明就是知道我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他也看出我脸色不对,笑了笑解释说:“我给你同事打了电话,知道你在今天回来,所以等到现在不睡,给你制造一个小惊喜。”
 
我释然了,方建国一向老实木讷,不会说谎,他的样子又诚恳异常,我不疑有它。
 
他接过我手里的粥,放下行李箱,然后反身锁门。
 
“感冒好了?”我扑到他怀里轻声问。
 
“一见到你什么都好了。”他轻轻笑着,一打横把我抱了起来,大步走向卧室。
 
还没进卧室,我们就亲成了一团。
 
思念了这么久,此刻抱个满怀,心里的感觉无法言说。三两步来到床边,鞋袜没脱就滚成一团,用事实证明了“小别胜新婚”这句话。
 
一个多月未见,我觉得方建国热情了很多。
 
这是我们结婚以来分别时间最长的一次,所有的话都成了多余的,剩下的只有动作。
 
情到浓时,我隐约听到有敲门声,一把拉住方建国的手问:“有人敲门?”他马上在我手上亲了一口说:“半夜三更的,哪有什么人!”说着又吻了下来。我不及细想沉溺到他的吻里。
 
忽然感觉到今天的方建国很不一样,跟变了一个似的,动作不复以前的木讷刻板,几乎可以说是热情似火,都让我有点招架不住了。
 
事后,他抱着我直接送到浴室门口说:“你先洗洗。”
 
等到花洒的水冲到脑袋上,我才觉察异样,方才他的表现太出人意料了,难道是开窍了?不过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又经历了一场剧烈运动,我累得不行,匆忙冲了一下就准备出去休息。
 
关了淋浴走出来,在卧室门口看了一眼,里面居然没有人。我刚才洗澡只用了五六分钟,平常至少要十五六分钟,估计方建国在抽烟。
 
我想着就往客厅找他,隐约看到阳台上有他的身影,悄悄走了这去,才靠近玻璃门就听到里面传出说话声。
 
“你想让我怎么办?明天再和你联系。”他说完似乎觉察到我的靠近,马上挂了电话回头看我。
 
“这么晚,谁来的电话?”女人的直觉让我多问了一句。
 
“公司的事。”他简短说着,“怎么洗的这么快?”
 
“困了想早点休息。”我说着往卧室走去。他一看到我的动作有点惊慌,掩饰了一下才说,“我还说把床整理一下呢,你先在客厅歇一会儿。”说话的同时还拦住我的去路。
 
出于直觉,我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我家男人什么时候滚完床单会主动收拾床铺了?几步我就跨到了卧室,直接按开了大灯,房间里的一切都清晰地出现在眼前。
 
床上铺的是深紫色的天鹅绒床品,五六件xing感的睡衣胡乱地散落在床单上,红的是艳红,黑色的是蕾丝,光看这些睡衣的款式都会让人喷血。
 
这不是我的东西,也绝对不像方建国这种审美的人能买的东西。
 
我一下觉得恶心了,抬头看着他。
 
“我特意买的,准备……”他说话有点结巴了。
 
“刚才谁敲门?你要等的人不是我吧?家门钥匙都送人了,怪不得刚才特意反锁了大门?”我眼睛被烫得看不到东西,声音也有点哆嗦一语说出真相。
 
在这种时候女人并不傻,有时不过是在装傻,可惜我装不来。
 
-02-
 
我真恨不得给自己左右开弓来几个大嘴巴,一想到刚才和方建国滚了床单我就止不住的恶心。刚才一进门他就那样热情,分明就是有问题,偏偏我有点怀疑还没怀疑到底。
 
他站在我对面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我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恨意不打一处来,随手抓起身边的不知什么东西就摔了过去,他一偏头躲开。我看着他丑陋的样子,再也忍不住了,跑到卫生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我不知道自己吐了多久,只觉得五脏都吐得移了位才停了下来,满嘴的苦味儿。
 
他一直没跟进来,等我出去时他已经衣冠整齐的坐在沙发上等着我了,看到我出来低声说:“静言,我是准备等你回来以后和你谈谈的,没想到被你撞到了。”
 
“你想说什么?”我被他的话堵得差点昏厥过去。
 
他不应该声嘶力竭的求原谅,努力解释自己的无辜吗?他/妈的不按常理出牌,怎么看都像是蓄谋已久的。
 
“这件事是我对不起,咱们离婚吧。”他冷静地说。
 
“什么!”我这句话差不多是吼出来的,“凭什么?”
 
“发生这种事,你一定不会原谅我,与其两个人痛苦的在一起互相折磨,倒不如离婚来得痛快。在你回来之前我就想好了,等我把一切安排好了就和你摊牌,没想到……”他没继续说下去。
 
我理解了他的意思,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说得很有道理。可他这种表现让我心生寒意。他的表现就像是今天的场景他预演了无数次,今天终于实战练习了一回。
 
“你和她在一起多久了?”我努力深吸了一口气,把xiong口的腥甜咽了回去。
 
一个男人能在你发现出轨的第一时间冷静下来说明他对于出轨所带来的后果完全能接受,而且做过最坏的设想,甚至是设计。
 
“我认识她和认识你是同时,当时比较了一下我觉得你适合娶回来当老婆,所以选择了你。不久前我再遇到她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喜欢的是她这一类女人,而不是你这一类。”方建国有条不紊地和我说着。
 
“我们女人都是筐里的菜,由着你挑来捡去的,对吧!”我忍不住出言讽刺他。
 
“也不是这样,只不过我从小老实没谈过恋爱,根本不知道你们两个哪个是我想要的。现在既然我知道了,就不能再耽误你,咱们夫妻一场好和好散吧。”方建国说。
 
“行,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一开口就觉得xiong闷,喘得不行,拼命压了一下才继续说下去,“既然你都想好摊牌了,就应该在我进门就说,别这样恶心人行吗?”
 
“我是想等你休息一下再说的,没想到你会突然提前回来。”他说。
 
我没理会他,认真地看着我住了一年多的卧室。
 
我才一个月不在,这房间就换了主人,虽然大的地方没变,但是小地方的摆设绝对不是我的风格。看样子,方建国是铁了心要换人了。
 
“你要是出差太累,休息几天咱们找个律师把手续办了。”方建国的话把我从跑神里拉出来。
 
我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差点没憋死。
 
方建国用老实人的方法把我所有的发泄渠道都堵得死死的,我竟然在这种时候无话可说。
 
“不用了,我没累,现在打电话找律师,我一天,一个小时,一秒都不想和你在一起。”我甩了一句狠话,手哆嗦着拿起手机翻里面的通讯录。
 
把通讯录从头翻到尾,我才发现我不认识律师,一个也不认识。
 
眼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流了出来,擦都擦不干,所有的声音被我自己死死压在嗓子眼里,憋到心口发疼!
 
手机屏幕突然一亮,来了一条微信信息,我下意识划开来看,然后看到了一段视频。
 
视频的内容简直辣眼睛,是那对狗男女鬼混的场景,拍摄地点在我家里,在睡了一年多的床上,男主角是方建国,女主角一个很年轻的女人。
 
视频里的小姑娘十分年轻,肤白腿长貌美,一对眼睛尤其勾人,身上穿着雷丝的女仆装,全身该露的不该露的都若隐若现……
 
我的眼睛疼得要命,不想看却不得不看到所有细节。方建国搂着那个女人,说着一些从来没对我说过的话,比如说心肝宝贝亲爱的之类……这些,他从没对我说过,我一直以为他语言木讷。
 
女人突然问:“我和你老婆比,谁做得更好,你喜欢那个?”
 
方建国想都没想:“当然是你了,那个老女人哪能和你比……”我听着差点一个跟头摔地上。
 
一直以来他都说我是标准的贤妻良母,现在一句“老女人”把我贬的一文不值。
 
方建国也听到了视频的声音,脸上尴尬的要命。
 
奇怪了,这男人难道还有脸皮吗!
 
-03-
 
我看着方建国的脸色,直接给那个微信号拨了视频电话过去。
 
那边倒是没犹豫,一下就接听了,视频里是一张年轻而张扬的脸。
 
“你还真有直面现实的勇气,我实话和你说,建国爱的不是你,你趁早和他离婚。”那边开门见山。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我直接问。
 
“我叫乔依,比你年轻七岁,认识建国比你还早几天,细算起来你才是小三儿。”她笑了笑,“你再仔细想想,咱们认识的。”
 
就在此时,方建国一把夺过我的手机对里面说:“乔依别闹,我正在和她谈,有结果了告诉你。”
 
听着方建国不由软下来的语气,我心口更疼了。
 
原来他不是不懂浪漫,也不是木讷死板,而是他面对我不想这么做而已。
 
“你们这样的视频还有多少,这些都是出轨的证据,你的小情人给你准备的材料真不少。”我瞄了一眼挂断的视频电话,看着方建国冷冷的说。
 
“既然已经决定离婚了,说这些狠话也没什么用,你在帝都没房子,先在这里休息一晚上吧,我去我妈那里,省得你看着我生气。”方建国说完,竟然不再解释了,拿起自己的大衣就要走。
 
“不用了,这房子我住着觉得恶心。”我说完不等他有所反应就拉门出去。
 
一口气跑到了清冷的大街上,我嗓子一紧嘴里甜腥一片,然后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儿,就这样一直走啊走的。
 
等到我听到刺耳的刹车声时,一切都晚上,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昏迷前一刻,我想的居然是能在这个时候昏过去真好,紧绷着的神经一松,我彻底昏死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我在医院,身边并没有陪床的人。护士小姐和我说送我来的是一个帅气的年轻男人,同时来的还有交警。据她介绍,我是半夜三更在高架桥上散步被这个男人撞倒了,然后怕被讹上和警察一起送我来的医院。
 
“你身体没什么问题,再住院观察两天就好了,也没有任何脑震荡的迹象,你放心。”护士见我跑神,安慰了我两句。
 
她大概不知道我想的是,我怎么没被撞死呢,要是撞死了就不用想是否离婚的破事儿了。
 
下午方建国来医院看我,同时带来的还有离婚协议书。
 
他看到我的样子有些犹豫地说:“离婚的事等你身体好了再说吧,这个先看看有什么遗漏没有。”
 
我拿过协议书翻了两页,一把甩到他脸上:“你是想让我早点死,然后你就不用离婚,直接丧偶多省事,对吧!”
 
方建国的创业基金是我出的,我所有的积畜一共一百二十万全部投到了公司里,现在公司运营良好,已经开始盈利了。在离婚协议书里,方建国准备还我一百二十万的现金,然后把我一脚踢出来。
 
我在研究所上班,不能注册公司。当时想着是夫妻,公司写成谁的不都一样,就把方建国注册成了法人。
 
如今,一切步入正轨了,这一切也都成了他的了,而我只是向他借钱的人!
 
呵呵,男人翻起脸,真他/妈比女人厉害多了。
 
“现在过错方净身出户,我手机里还有你出轨的证据。”我扬了扬手机对他说,“咱们现在去公司把事情说清楚吧。”
 
说完我站了起来,还没穿上鞋一阵头昏,身子一晃几乎又要摔下去。
 
“你既然这么着急,明天早上去公司商量吧。”方建国似乎不想再和我说话,急匆匆地拿着被我扔在地上的离婚协议书就离开了。
 
我本来准备下午就去公司的,但耐不住身体不好,一个劲儿的恶心想吐头昏眼花,只得在床上又躺了一个下午。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了公司。
 
在十六楼的电梯间,冤家路窄我遇到了视频里的那一对男女。方建国没想到我能这么早来公司,神情一慌。
 
他身边那女人化着浓妆,踩着一双绑带高跟鞋,看到我以后几乎把身子塞到了方建国的西服里。
 
我看着连体婴儿一样的两人不由冷笑一声问:“这么巧啊。”
 
方建国尴尬的笑了笑说:“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我的公司,我怎么就不能来?”我反问。
 
方建国还没说话,他身边的女人就先开了口:“你的公司?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谁不知道这是建国的公司。”
 
听着她的话,我不由冷笑了一声,也不说话看向方建国。
 
他到是表情自若的样子,往我身边走了两步说:“你既然提出离婚了,公司与你也没什么关系,不过是欠你一点钱,回头我就让财务给你打过去。”
 
他这种一贯的语气气得我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眼睛几乎都红了,压了半天才压住自己的怒气,不停提醒自己要冷静,同时看向那个十八九岁的女孩说:“现在流行上班的时候带着pao友了?真是世风日下哈!”
 
方建国脸色一变,对我说:“乔依是个好女孩,你别乱讲。”
 
我气得差点笑出来,好女孩会勾引别人家老公,好女孩会录那种情ai视频给别人家老婆看?!
 
“昨天你的离婚协议书我看了,有一些问题,改好了咱们就办手续。现在就那份协议书,咱们需要谈一谈。”我对方建国说。
 
方建国叹了一口气,一脸诚恳地说:“静言,和你结婚那天我是没想过要离婚的,事情闹到这一步也非我所愿。既然现在咱们都说开了,就好好谈一谈吧。财务那边我找人列了一本帐出来,是开公司以来我从你那边借的钱,虽然没打借条,但是我这人老实讲信誉,不会亏你钱的。”
 
“话说得真好听。”我差点气笑。
 
从来不知道,方建国说话这么漂亮。这一番话说得天衣无缝,自己又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真是好手段。
 
现在正是上班高峰,电梯间来来去去的都是人,有不少我们公司的员工,看到我们两个站在这里,不由多看了几眼。
 
方建国笑着和大家打了招呼,再对我说:“去办公室说吧。”
 
我看着眼前男人的样子,听着他说的话气不打一处来。
 
原来的方建国不是这个样子,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底气了?是谁给他的底气?他一穷二白的时候是谁嫁给了他,是谁用尽自己的人脉和金钱一步一步把他推到今天这个位置的?
 
“有什么不能在这里说的,敢做就得敢当。”我怒道。
 
他越是这样,我越是不想和他好好说话。在上楼前想好的冷静一点一点被击溃,真的恨不得脱下高跟鞋在他脸上砸两个大洞。
 
我的话音一落,方建国还没开口,乔依抢先说:“这话说得真好听,也不知道是谁敢做不敢当了。不要以为原先做了什么事没人知道,等玩够了,找个老实人嫁了,建国要不是遇到了我,恐怕得让你瞒在鼓里一辈子。”
 
-04-
 
她的话让我眼皮一跳,不由认真看了看乔依。
 
浓妆下的眉眼让我觉得有几分眼熟,然后又想到她自己说过我们认识,慢慢把她和记忆里的人对上了号。
 
乔依是我带过的学生,实习生。
 
当时一共分到我手下三个实习生,乔依是其中之一。我的顶头上司把乔依安排到我手下的,当时嘱咐我多照顾一下,话里话外都暗示她很有后台,让我对她睁只眼闭只眼,实习评估写得漂亮一点儿。
 
后来她基本上没怎么来过单位,所以我对她印象不深。
 
 “你不要以为你代孕的事能瞒一辈子。”乔依又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
 
我眼皮一跳,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子,整个人一晃差点摔倒。乔依怎么知道这件事的,现在看来方建国也知道了吧。
 
人都有黑历史,我的黑历史就是这个,这是我不想给任何人知道的硬伤。
 
 “不敢说话了吧。”乔依冷笑。
 
 “小依,不要说了,我们到底夫妻一场,好和好散。”方建男制止了乔依的话,回头又对我说,“咱们去办公室说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着他进了办公室,直到他把一杯热茶塞到我手里,我才明白怎么回来。努力稳了稳心神问:“那件事我也不想多解释,你同意离婚,咱们就过一过手续吧。”
 
 “乔依说的是真的吗?”他坐在我对面问。
 
此刻的方建国与往常不同,得体的西服,精神的发型,眼神里也有了一种以前我在家里没看到过的自信。
 
眼前的男人变了,在公司经营步入正轨以后他一点一点变成了别人眼里的成功男人,而我没看到这一点。
 
“你们两个的关系,她应该什么都告诉你了,何必问我?”我说。
 
“我想听你说。”方建国说。
 
“我不想说,我只想问一句,和你在一起以后,我对你如何?有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我此刻稍稍有点冷静,看着他的眼睛问,“你记得结婚时,我们两个说过什么吗?对于过去的事谁也不追究,认真过好以后的每一天。”
 
他沉默了一会低声说:“结婚以后,你对我是很好,可是自从知道这件事,我嗓子里就像梗了一根刺,想咽却咽不下去。”
 
我扬脸笑了:“事情已经走到今天这一步,没必要继续说原来的感受吧,我昨天晚上也写了一份离婚协议书,你看一下没问题就签字。”
 
方建国还想说什么,我却再也听不下去。
 
放下打印好的协议书,我转身出了他的办公室,几步之遥来到自己的办公室,用门卡刷了几下发现门打不开。
 
这时有个员工路过,低声说:“肖总,办公室的门禁换了,公司来了一位新的财务总监。”
 
她说完匆忙走开,装作去前边接水的样子。
 
我全身都发起抖来,这就是传说当中的老实男人,这就是曾经承诺要爱我一辈子,照顾我一辈子,从不计较以前发生过什么的男人。如今,他却在我出差期间悄悄换了办公室的钥匙。
 
我转身冲进方建国的办公室,一推门就看到了乔依正坐在方建国的办公桌上,手里拿着那份离婚协议书,斜着身子和方建国说着什么。
 
“方建国,你做得也太绝了吧,趁我不在换办公室钥匙,架空我的位置,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的话冲口而出。
 
-05-
 
“呵,这会装得自己跟受害人一样,建国才是受害人好不好?婚姻里过错方要净身出户的,你知道不知道。”乔依拿着那份协议书抖得哗哗直响,“你竟然在这里面列了这么多的条件,可耻不可耻?”
 
“请你先搞清楚,谁是婚姻里的过错方。”我把“婚姻里”三个字说得格外清楚。
 
“静言,我真的想给你留面子的,可是你非要自己没脸,我也没办法。”提到钱,方建国一下就变了脸。他瞄了一眼协议书继续说,“公司法人是我,一直在经营的人也是我,你想要公司,怎么可能!虽然我经营过程当中确实用过你的钱,但是我已经准备还给你了,还要怎么样?”
 
呵呵,我真的彻底无语了。
 
夫妻两年,到了离婚的时候一提及钱就马上翻脸。这一刻我忽然后悔自己所做的决定。我当时脑袋是被驴踢了吧,怎么会百分百相信这个男人,把自己拼了命挣下来的本钱投资到他的身上。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都做好准备了,只等着钱是我代孕挣来的,我把全部钱拿出来是为了让我能托付终生的男人用的。”我一字一字清楚的说着,心里的失望却越来越多。
 
我万万想不到,我和他会走到这一步。现在如果回想曾经的事,那就是方建国这个老实男人的外表蒙蔽了我。
 
“建国,依我说根本不用还这个女人钱,你才是受害方。你当年的婚姻根本就是个错误,假如她把一切都告诉你,你还会要这个别人用过的二手女人吗?”乔依居高临下看着我,嘴里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充满了恶意。
 
我从来不知道,几句话就能这样伤人,一时竟被堵得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看着方建国,想看看他什么反应。
 
“乔依别闹,我用过她的钱是肯定要还的,不然我良心不安。”方建国伸手把乔依从桌子上拉下来,很认真的说。
 
“良心!方建国,你他/妈还有良心!”我再也忍不住了,声音一下就拨高了。
 
“啧啧,真是粗鲁。”乔依看着我轻笑道。
 
方建国咳了一声对我说:“你是公务员不能参与经营和不能享有分红或者获得投资报酬的权利,如果再在我这里挂一个职传出去,那边的工作也保不住。我为了帮你,所以把你的位置换了人。再者,咱们以后也没什么关系了,我另外聘请他人也是无可厚非的。”
 
“当初怎么说的你忘记了?”我看着他,手抖得不成样子,“这家公司就像咱们两个的孩子,每个人付出来的心血都不少,你还说过什么你应该记得。”
 
我xiong口的气压不住,每说一个字都在喘。
 
当时我们说得好好的,我是公务员靠自己这些年维护下的人脉帮他找项目,他在这边主管公司业务。
 
今年年初公司终于开始盈利了,然后这才十个月未到,他就要把我踢出局了。嘴里的苦说不出来,都怪我自己看错了人,自作自受。
 
方建国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现在处于劣势,如果靠强硬姿态,我根本拿不回属于我的东西。我只能寄希望于方建国能顾念旧情。
 
“建国,跟她废什么话呢。”乔依看出方建国脸上的犹豫,“公司经营得这么好靠的是你的聪明才智,业务多的做不过来也是你自己的实力,和这个女人有什么关系,你难道想把自己辛苦挣来的东西分给这个女人一半儿?”
 
方建国听到她的话,脸色变了几变终于回归平静,看着我露出了厌烦:“静言,别闹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乖乖签字对谁对好。”说着把他起草的那份协议书递了过来,然后拿起电话对他的秘书说,“你带林静言到会议室坐一会儿,等一下让律师直接过去找她。”
 
我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一种快要被水溺死的无力感。
 
方建国今天所做的事是蓄谋已久的,每一步他都想好了,做得滴水不漏,我似乎真的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了。
 
/ 未完待续/
 
林静言在这场婚姻战中能得到自己应得的吗?
 ▼戳【阅读全文】查看精彩后续!


未完待续...
 
关注“酷炫好书”微信公众号:kuxuanhaoshu,微信回复书号:2502,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酷炫好书(kuxuanhaoshu),优选酷炫书城热门出版小说、女生小说、男生小说,畅销原创好书在线阅读,微信关注我们,为您节省大量找书的时间,每天首次阅读送50书币红包!
 
酷炫好书官网:http://www.kuxuanhaoshu.com

酷炫好书手机站:http://m.kuxuanhaoshu.com


Tag: 禽惑婚骨百度云 禽惑婚骨完整版 禽惑婚骨大结局 林静言沈末完整版 林静言沈末百度云 林静言沈末免费读 林静言沈末大结局 禽惑婚骨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monsoo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