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炫好书]温暖陆霆禹小说大结局免费 顾少情深不晚全文阅读

时间:2018-03-13 18:14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点击:

顾少,情深不晚温暖陆霆禹小说全文目录阅读
 
一年前,她携一纸百亿合作案,嫁入名门陆家。本以为是青梅竹马终成眷属的美谈,却不料,昔日情郎瞬间翻脸,制造丑闻让她净身出户...离婚后,她紧闭心门,发誓不再让任何人走进。哪知,另一个男人却以雷霆之势,用一张不得已去领的结婚证,绑牢了她的一年。这个男人竟然还是她前夫的亲舅舅!明明说好了是三无婚姻,彼此不能干涉对方的私生活,然而,婚后的相处却让她瞠目结舌!“大外甥,谢谢你,把温暖的第一次留给了我。”家庭聚会上,她的现任夫PK她的前夫,脸上尽是挑衅淡笑,而她,已经无语凝噎。
关注章节:第11章:你对我们夫妻的事,好上心
目录(共692章)
 
顾少,情深不晚 米小白 女频 都市言情

关注“酷炫好书”微信公众号:kuxuanhaoshu,微信回复书号:2076,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入夜,帝江国际大酒店的旋转餐厅内,靠窗的位置坐着一对年轻的夫妇,男俊女俏,很是般配。
 
“温暖,我们再干一杯……”俊男陆霆禹将两人的杯子重新满上,一双好看的黑眸,望向对面的美丽女人。
 
秀眉杏眸,原本雪白的肌肤,在酒精的作用下显得粉嫩嫩的,更衬出她的靓丽。
 
这是他们结婚一年以来,最和谐最温馨的一晚,即使已经喝得头昏脑胀,温暖还是不忍拂了他的意,和他碰了碰杯:“结婚一周年快乐。”
 
“一周年快乐。”
 
陆霆禹的话一出,温暖愣了下,主动约她庆祝结婚纪念日,还说出这样的话,难道陆霆禹终于想开了,想要和她好好过日子?
 
鼻子一下酸酸涩涩的,她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甜蜜的笑着,一仰头,杯子很快见了底。
 
等吃完这顿饭,温暖已经醉的不省人事,满足的歪靠在陆霆禹的胸膛上,睡颜安静柔美。
 
陆霆禹定定的凝视着她,眼中闪过犹豫和挣扎,最后还是将她带到楼上早就预定好的房间。
 
门一开,一个年龄和他们差不多的青年走过来,语气透着不耐烦:“怎么这么慢?”
 
陆霆禹没有回答,轻轻的把怀里的女人放到大床上,看了最后一眼才转过身:“黎飞,记住你说过的话。”
 
“行了,行了,你别啰嗦了,我办事什么时候让你不放心过!你不是和温晴约好要帮她庆生吗,赶紧去吧!”
 
黎飞挥手赶人,陆霆禹有些精神恍惚的走出酒店房间,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正盯着他。
 
……
 
酒店房间内。
 
黎飞轻蔑的俯视着床上醉死的女人,嘴角噙着一抹冷意。
 
“温暖,只有你真的出轨了,霆禹和你离婚的事才不会被他爸爸阻挠。要怪就怪你自己太下贱,非要破坏温晴的幸福!”
 
温暖真的喝得太多了,睡得很沉,完全没听到他在说什么。
 
黎飞刚把针孔摄像头藏好,敲门声就响了起来。他打开门,跟门口的彪形大汉小声的交代了句:“人在里面。”
 
“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彪形大汉的眼里精光闪闪,表情猥琐到极致。
 
“当然越激烈越好。”黎飞得逞的轻笑,一切都很顺利,现在只需坐等着看好戏喽!
 
 
 
2
 
黎飞离开后,猥琐男走进卧房。
 
他望着睡得迷迷糊糊的美女,吞了吞口水,猴急的扑了上去。
 
可还没啃上二口,就被人一把扯开并抛了出去,近二百斤的身子撞到墙上,发出重重的一声响。
 
“妈的,谁坏劳资的好事!”猥琐男疼的直骂娘,抬头看清面前的男人,整张脸霎那间失去了血色,再也骂不出一个字来。
 
高大的身形略显清瘦,棱角分明的五官,完美的360度无死角。看起来明明是一个清雅俊逸的男人,气势却是极其冰冷骇人的。
 
那双深邃的黑眸,射出二道凌厉的视线,仿佛比上好的宝刀还要锋利,紧抿的唇瓣,无形中给人以冷感。
 
“你……你……你不要过来……啊……”
 
随着一声惨叫,猥琐男的脸瞬间变了形。短短的几分钟后,他就被男人揍的连他亲娘都认不出来了,倒在地上痛苦的哼哼。
 
不知男人从哪找出一根绳子,将满脸开花的猥琐男五花大绑,这才款步走向一边的大床。
 
温暖真的醉死了过去,这么大的动静,都没能把她吵醒,紧闭着双眸,嘟着红唇,喃喃的嚷热。
 
男人一眼就看到了她脖子上那个刺目的红色吻痕,瞳孔瞬间收紧,身上散发出浓浓杀意,吓得猥琐男冷汗直流,像球一样滚到角落里。
 
男人俯下身子,轻轻的推了推床上的女人:“温暖……温暖……醒一醒……”
 
声音低沉柔和。与刚才的凶狠毒辣,完全判若两人。
 
温暖被吵的不耐烦,终于睁开了眼,望着跟前的男人,半晌后,她突然扑进他怀里。
 
男人垂头,盯着怀里作怪的女人,身形僵硬,眸底更是盈满复杂的情愫。
 
“温暖……”声音不自觉的又柔和了几分。他伸手想把她推开,她却抱得更紧,整个人赖在他身上。
 
温暖娇笑:“我热……抱着你就不热了,嘻嘻……”
 
热?
 
男人这时才注意到她的小脸红的异常。
 
 
 
3
 
她喝得太多了,惹火的缠着他,这样下去绝对危险。
 
男人一个用力将她推开,她跌坐在大床上,美丽的脸上露出受伤的表情。
 
“霆禹哥哥,你又推开我……我们结婚一年,你冷落我一年,我都默默的受了,这还不能让你消气吗……”
 
男人望着她红红的双眼,心头不由的一痛。
 
犹豫片刻,还是问了:“他……对你不好吗?”
 
“冷落我,漠视我,从不关心我,从不顾我的感受,公然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这也叫对我好吗?坏蛋,坏蛋,你哪里对我好了?……”温暖越说越激动,又扑上来,小小的粉拳一下下捶着他,宣泄满腔怨愤。
 
但又像是怕伤到他,拳上并没有用多少力。
 
她这样,只会让男人嘴里溢满苦涩,眸底涌起令人无法琢磨的暗沉。
 
温暖被他盯得浑身发烫,忽然挺身吻上了他。
 
娇艳欲滴的唇瓣,突如其来的香软,让他愣住,片刻,他又听到她的低语,“可是……你要是想和我好好的,我一定会忘记你的坏,谁让我这么爱你呢……”
 
这话,像一盆冷水直接倒下来,男人立即从热吻的绮丽中回过神,浓眉一紧,退离甜美的唇瓣,抱起她走进了浴室。
 
当冰冷的水从高高的花洒落下,温暖尖叫着要躲开。他紧紧地圈着她,不许她逃,冷水淋湿了她,同样没放过他。
 
在冷水的刺激下,温暖渐渐清醒过来,太阳穴的胀痛让她忍不住蹙起黛眉。
 
缓缓的睁开眼,入目的,竟然是男人宽阔的胸膛。
 
陆霆禹吗?
 
温暖下意识的抬起头,一张陌生的俊逸容颜,惊艳得让她甚至忘记呼吸。
 
“终于清醒了?”之前的温柔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他看她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啊……”温暖惊叫着猛地推开他,指着他磕磕巴巴的问:“你……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一边警惕的盯着他的行动,一边快速的打量周身的环境,这种装修,显然是酒店房间的风格。
 
她不是在餐厅里和陆霆禹庆祝结婚周年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而且二人浑身湿透,男人还紧抱着她……
 
一个接吻的画面突然从脑海里跳了出来,温暖倒抽一口气,脸色惨白的指着他喝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她一脸的羞愤,漂亮的水眸里,还有满满的叱责,早就没有了醉酒时的娇憨。
 
这幅把他当成坏蛋的样子,有点激怒了男人。
 
他冷哼一声,也不知是在嘲笑她还是在笑他自己,扯过一条大浴巾扔给她:“你还是先擦擦吧。”
 
温暖这才注意到,身上湿透的礼服紧密的贴着自己,将她纤细柔美的曲线,崭露无遗。
 
而他,半解开的白衬衣,因湿透而变得有些透明,隐隐约约现出完美的身材,厚实胸膛,肌肉线条优美,没有一点赘肉。
 
她怎么和他都湿淋淋的在浴室里?
 
难道,他想趁她喝醉,占她便宜?
 
 
 
4
 
温暖满眼警惕的盯着面前的男人,自己怎么和他都湿淋淋的在浴室里?
 
难道……
 
“你……你……趁我喝醉占我便宜?”
 
男人黑眸凝着她,平淡的语气听不出他的情绪:“这就要问问你的好老公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温暖猛然愣住,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我说,是你老公……”
 
“你少污蔑人!”温暖根本听不下去,本能的厉声打断他:“是不是你给我下药,被发现了,你就赖到我老公身上?” 
 
一定是他想占她便宜,一定是这样!这件事怎么可能和陆霆禹有关?
 
温暖气得浑身发抖,随手一抓,也没注意抓到的是什么,就朝男人狠狠的砸了过去。
 
男人可能没料到她会这么失态,躲闪不及,白瓷杯子砸在右额头上,又反弹到地上,碎成几块。
 
一个又红又肿的大包,在光洁的额头上冒了出来。
 
好心相救却换来这样的污蔑和伤害,换做别人,他早就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偏偏是她。
 
视线带着微愠,他冷嗤一声:“你别以为你是什么绝世美女吗,是个男人见到你就想上?还下药?”
 
“你……”温暖一开口,就哽咽的说不出话来。难过、愤怒、烦躁,委屈……各种情绪顾积在心底。
 
男人将她难看的表情、红红的眼睛,尽收眼底,神情不自知的柔了几分。
 
虽然是她偏要喜欢陆霆禹,偏要嫁给陆霆禹,如今遭遇这一切,也都是她咎由自取,但他终究不忍。
 
思虑了下,才缓缓的道:“这房间可是用你的名字定的。”
 
简简单单一句话,给予了温暖最有力的一击,她绝望的像跌入了地狱,面色死灰。
 
是陆霆禹选的就餐酒店,是陆霆禹让她定了酒店的一个房间,陆霆禹明知道她不太会喝酒,却还不断的让她喝。
 
这一切,难道真的都是陆霆禹一手策划的?
 
温暖怔忡的看着这个陌生男人,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团,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她突然转身拼命朝外跑去,也不顾自己有多狼狈,逃出了这间充满不堪回忆的酒店。
 
……
 
出租车在一栋别墅门前停下。
 
钱包钥匙都不在身上,幸运的是,别墅可以用密码开锁,门口柜子上有个零钱盒,温暖付了钱,缓步走进客厅。
 
静,很安静,好像家里没有人。
 
然而,几件不属于她的女人衣物散落在地上,如此明显,深深的刺痛了她的眼。
 
一件件,引领着脑海已经空白的温暖一步步走到楼上,最后停在了一扇门扉前。
 
门内,女人欢愉的声音,似乎要刺破别人的耳膜。
 
这是她和陆霆禹的卧房。不过,自结婚以来,只有她住在这个房间里,陆霆禹不屑于和她同房,甚至觉得踏入这个房间,对他来说都是莫大的侮辱。
 
而此时此刻,他竟然和别的女人,在那张她亲自为他们选的新婚大床上,她孤独的躺了一整年的大床上,颠鸾倒凤!
 
僵硬的伸出手,温暖拧了下门把,竟是锁上的。
 
心剧烈的痛,仿佛被人用利刃活生生的切开,鲜血淋漓。 
 
结婚以来,不管陆霆禹怎么冷落她,怎么在外风流快活,她从未锁过卧房的门,安静的等待他回头。
 
到头来,他第一次踏入他们的房间,第一次锁上房间的门,都不是为她!
 
这一刻,她这一年的苦苦坚持和等待,成了今夜,不,乃至她整个人生的最大讽刺。
 
满腔的愤怒再也无法压抑,温暖举拳,狠狠的砸向厚重的门扉。
 
 
 
5
 
满腔的愤怒再也无法压抑,温暖举起拳头,狠狠的砸向厚重的门扉。
 
一下下,砸得大门咣咣直响,更砸疼了拳头,可这疼,不及心里的万分之一。
 
“陆霆禹,陆霆禹……”情绪失控的温暖,声嘶力竭的喊着陆霆禹的名字,活像一头被惹毛了的小兽。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欺骗她陷害她,还把别的女人领到家里来,带进他们的卧室!他怎么可以这么过分!
 
半晌,门终于开了。
 
陆霆禹脸色铁青的走出来,在温暖还没来得及做出更多反映前,顺手把身后的门关上了。
 
虽然有些凌乱,但他的穿戴还算完整,深蓝色的真丝衬衫和黑色的手工西裤。
 
这身衣服是她精心挑选的结婚纪念日礼物,今晚在餐厅看到他穿着来赴约,当时她还差点无法掩饰心里的狂喜。
 
而现在,不知道刚才是哪个女人帮他脱下,又帮他穿上,从他身上散发的酒气里掺杂着香水味,如此明显,令她道尽胃口。
 
“你怎么回来了?”陆霆禹一开口,尽是冰凉刺骨的语气,微眯的丹凤眼也散发出冷峻的气息,完全没有被妻子抓到出轨的害怕和羞愧。
 
更确切的说,他根本不在乎被她抓到。
 
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握紧,指尖深深的掐进肉里,温暖努力压制着心底的愤兽,只为求一个答案。
 
“酒店的事……是你安排的……?”她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陆霆禹毫不犹豫的一口认下:“是。”
 
“为什么……”温暖脸色惨白,鼻尖酸胀得连心都在痛。
 
“你这么有心机的人,难道忘记了,结婚前我是怎么警告你的?”陆霆禹冷冷的盯着她,残酷无情的话随之而出:“我说过,你胆敢嫁进陆家,我就敢让你一无所有的滚出陆家!”
 
温暖满脸震惊,现在的她,真的在往无尽的地狱之中跌去。
 
陆霆禹,她爱了十多年的男人,她的初恋,她的丈夫,不仅想一脚踹开她,还想让她变成这场婚姻里的过错方!
 
所以他骗她,给她下药,陷害她出轨!
 
回来的路上,她还不断的对自己说,就算陆霆禹再厌恶她,也会看在二人多年青梅竹马的情分上,不会做出陷害她的事,她只不过是上了坏男人的当而已。
 
她甚至还因自己被那个男人占了些便宜,心底充满了羞耻和内疚。现在看来,她是多么的可笑。
 
呵呵呵,温暖忍不住的轻笑,人生多讽刺……她最爱的男人设计她出轨的时候,自己也在出轨。
 
在他无情的答案下,她想继续骗自己,都骗不了了……
 
温暖浑然不知自己笑得有多凄惨:“陆霆禹,你就这么厌恶我吗?结婚这一年来,我是不是让你膈应极了?”
 
 
 
6
 
温暖浑然不知自己笑得有多凄惨:“陆霆禹,你就这么厌恶我吗?结婚这一年来,我是不是让你膈应极了?”
 
陆霆禹皱起剑眉,一脸不悦,紧抿薄唇没有回答她。
 
他这样,温暖倒是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冷笑一声,语气平淡,却也掷地有声:“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
 
陆霆禹眸光一沉,好嘛,她还进入备战状态了!
 
生意场上无人不知,温暖越是冷静,越是难对付。
 
这让他想起一个人,那个家伙和温暖正好相反,不轻易动怒,温和的笑容下,耍得是比谁都狠的手段,笑得越温柔,也是越危险的时候。
 
不过,他们俩倒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让他陆霆禹厌恶至极!
 
许是此时的温暖让他想起那个人,引出了他更多的戾气。他突然上前一步,大掌擒住她的脖子,力气大得好像恨不得将她捏碎。
 
他恨得咬牙切齿:“姓温的,陆太太的位置从来就不是属于你的!你要是长了脑子,就趁早给我让位,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温暖被掐的,原本惨白如纸的小脸,一下就憋红了。
 
然而,陆霆禹无比绝情的话,比直接掐死她还要令人悲痛。
 
这二年来,她觉得他越来越陌生,却没有像此刻这样,陌生的令她心如刀绞。
 
他让她让位?让位给谁?
 
不客气?他今夜所做的一切,已经够不客气了,还想怎么不客气?
 
他一直挡在那扇门前,保护里面那个人的意图,昭然若揭。她心中所有的疑问,也都解开了。
 
求生的本能逼她使出浑身的力气挣脱他,因为用力过度整个人朝墙上撞去。
 
陆霆禹微微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上前拉她一下,一个闷声响起,她脸上的血色又瞬间褪去。
 
他冷漠的无动于衷,更是激得温暖胸臆间涌起一股恨意。
 
她冷冷的瞪着他,赌气的厉声喝道:“陆霆禹,我死也会以陆家媳妇的身份去死,要让你再娶的每一个女人,哪怕到了阴曹地府,还是要低我一头!”
 
温暖说着,就要越过陆霆禹,想打开他身后那扇门,看看里面那个能让他如此设计她,能让他带回家,能让他生出掐死她也要逼她让位的小三,到底是谁!
 
 
    / 未完待续 /    
 
 
温暖与陆霆禹到底什么关系呢?那个藏在背后的第三者,又是哪位?
▼戳【阅读原文】查看精彩后续
 
6
 
温暖浑然不知自己笑得有多凄惨:“陆霆禹,你就这么厌恶我吗?结婚这一年来,我是不是让你膈应极了?”
 
陆霆禹皱起剑眉,一脸不悦,紧抿薄唇没有回答她。
 
他这样,温暖倒是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冷笑一声,语气平淡,却也掷地有声:“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
 
陆霆禹眸光一沉,好嘛,她还进入备战状态了!
 
生意场上无人不知,温暖越是冷静,越是难对付。
 
这让他想起一个人,那个家伙和温暖正好相反,不轻易动怒,温和的笑容下,耍得是比谁都狠的手段,笑得越温柔,也是越危险的时候。
 
不过,他们俩倒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让他陆霆禹厌恶至极!
 
许是此时的温暖让他想起那个人,引出了他更多的戾气。他突然上前一步,大掌擒住她的脖子,力气大得好像恨不得将她捏碎。
 
他恨得咬牙切齿:“姓温的,陆太太的位置从来就不是属于你的!你要是长了脑子,就趁早给我让位,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温暖被掐的,原本惨白如纸的小脸,一下就憋红了。
 
然而,陆霆禹无比绝情的话,比直接掐死她还要令人悲痛。
 
这二年来,她觉得他越来越陌生,却没有像此刻这样,陌生的令她心如刀绞。
 
他让她让位?让位给谁?
 
不客气?他今夜所做的一切,已经够不客气了,还想怎么不客气?
 
他一直挡在那扇门前,保护里面那个人的意图,昭然若揭。她心中所有的疑问,也都解开了。
 
求生的本能逼她使出浑身的力气挣脱他,因为用力过度整个人朝墙上撞去。
 
陆霆禹微微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上前拉她一下,一个闷声响起,她脸上的血色又瞬间褪去。
 
他冷漠的无动于衷,更是激得温暖胸臆间涌起一股恨意。
 
她冷冷的瞪着他,赌气的厉声喝道:“陆霆禹,我死也会以陆家媳妇的身份去死,要让你再娶的每一个女人,哪怕到了阴曹地府,还是要低我一头!”
 
温暖说着,就要越过陆霆禹,想打开他身后那扇门,看看里面那个能让他如此设计她,能让他带回家,能让他生出掐死她也要逼她让位的小三,到底是谁!
 
 
    / 未完待续 /    
 
 
温暖与陆霆禹到底什么关系呢?那个藏在背后的第三者,又是哪位?
▼戳【阅读原文】查看精彩后续


未完待续...
 
关注“酷炫好书”微信公众号:kuxuanhaoshu,微信回复书号:2076,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酷炫好书(kuxuanhaoshu),优选酷炫书城热门出版小说、女生小说、男生小说,畅销原创好书在线阅读,微信关注我们,为您节省大量找书的时间,每天首次阅读送50书币红包!
 
酷炫好书官网:http://www.kuxuanhaoshu.com

酷炫好书手机站:http://m.kuxuanhaoshu.com


Tag: 顾少情深不晚温暖 温暖陆霆禹免费读 温暖陆霆禹完整版 温暖陆霆禹章节 温暖陆霆禹目录 温暖陆霆禹大结局 温暖陆霆禹全本 温暖陆霆禹百度云 温暖陆霆禹全文 顾少情深不晚小说
(责任编辑:monsoo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