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炫好书]陈江南桃花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逆袭我的老婆是村花全

时间:2018-02-07 21:32 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逆袭:我的老婆是村花陈江南桃花小说
 
农村小子陈江南,误入山林习得无上神功,从而开始了他灿烂而辉煌的人生……
关注章节:9、送礼
目录(共788章)
 
逆袭:我的老婆是村花 冰淇淋 男频 都市生活

关注“酷炫好书”微信公众号:kuxuanhaoshu,微信回复书号:3298,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陈江南今年17岁了,按照什兴村的说法,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陈江南人长得高大结实,英俊帅气,按理照这相貌,应该是众多思春少女咽口水的对象,但因为他自幼失去双亲,家里没钱就不说了,房子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这让许多人望而却步。眼看着跟自己同龄的人都娶上媳妇了,陈江南还是单身一人。每次看到别家两口子亲热或者嗅到女人身上传来的味道,已经处在青春期的陈江南就口干舌燥,全身难受。
 
“唉,小老弟,委屈你了!”陈江南自言自语道。
 
每次到了夜深人静,月亮出来之时,便是陈江南最兴奋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他又可以去听房了。今早的时候他就想好了,今晚要去铁头家。一想到铁头,陈江南马上想到他的媳妇桃花,那是前几天才从隔壁村嫁过来的姑娘,听说今年才二十,陈江南自打第一天见到桃花一面,就被这个姑娘迷住了。她或许不算美女但长的很是可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粉红色的脸蛋逢人都是带着笑脸,让人感觉非常舒服。而且她的身材修长高挑,白里透红的肌肤,高耸的xiong部,陈江南每次都见到她担心她的衣服被顶破。
 
陈江南其实早就想去了,但凭他对铁头的了解,他知道铁头娶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媳妇,肯定对来听房的人严加防范,去可就讨不了好。果然不信邪的人去了,不但什么都没听到,反而被打得断手断脚,本来听房是当地的一种不成文的习俗,谁家没有娶媳妇的时候,你听我,我听你,大家也就扯平了。如果你真的不喜欢被人听,把人赶走也就是了,可这铁头却较起真来,每抓到一个都往死里打,被打的人惧于铁头家的势力,也就哑巴吃黄连,作不得声,毕竟听房这事上不得台面!
 
陈江南忍了五天,这会实在忍不住了,心想这么多天过去了,铁头也该放松警惕了吧?再忍五天,他俩新婚的热乎劲过去,可就只能听呼噜声了。这么想着,于是晚饭匆匆吃了个玉米,便躺在那家破的不能再破的床,透过到处是漏洞的屋顶数星星,当数到一万个时,他一跃而起,抄小路向铁头家摸去。他轻手轻脚走近铁头的新房,把耳朵贴到墙壁,就听到有人在轻轻的有个女人叫唤“啊……啊……”的声音,接着有个男的说话:“桃花,叫什么叫?”
 
随后有个女的叫道:“恩……你轻点啊……”,接着是女的拖长的细声“啊……”
 
铁头说道:“你啊什么呀……碰到老鼠了吗?”
 
“我是碰到一只老鼠了……一个大大的坏老鼠!”
 
“你敢骂我是老鼠?我弄死你!”
 
“你这个坏蛋!是你教我叫的!”
 
接着就是铁头哈哈的笑声和桃花急促的尖叫声。
 
陈江南明白自己赶上好时候了,是铁头和桃子干那事儿!他把耳朵贴到墙角边,一边听里面的尖叫声一边快速lu着,正准备进入高chao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大喝:“谁?”
 
陈江南脑子一个灵光闪过:“不好,被发现了!”赶紧转身向后跑,才几秒钟,铁柱家的灯全亮了,他家几个兄弟手拿棍棒追出来,陈江南眼看后面的人越追越近,一紧张起来,也不走大道了,专挑偏僻的地方走,没想到后面追的人似乎有一种不放弃的精神,无论他往多么难走的小路,多脏的水田跑,他们总如影随形。陈江南觉得已经快跑不动了,脚步渐缓,后面的人似乎也已经发现到陈江南脚步有些蹒跚,不如开始那么轻快,不由精神一振,大声叫道:“小子,跑不动了吧!等老子抓到你,砍下你的小弟弟剁成肉沫喂狗!”
 
陈江南一听声音就知道那是铁头的哥哥,远近闻名的恶霸铁蛋!在他手上都不知道染上多少什兴村民的鲜血了,当下吓得魂飞魄散,本来渐跑渐慢的脚步一下像充足力气一样向前狂奔,也不管前面是万丈深渊还是龙潭虎穴了。说也奇怪,当他穿过一道篱笆建成的墙,跑到山谷里面时,铁蛋他们停住了脚步,陈江南一口气跑了二百多米后,听不到后面有脚步声了,转头看去时,见铁蛋等人在外边没进来,陈江南还以为他们有什么阴谋,一个劲地就往里面钻,那里容易躲人就往哪里跑。眼看着陈江南渐渐跑的没了影子,一个年轻人叫道:“铁蛋哥,那家伙跑没了。”
 
铁蛋冲他大喝道:“跑什么跑?这里面就是恶人谷了,你不想要命了是不?”那个说话的人一听恶人谷三个字,面露惊惧之色,向后退几步,不说话了。
 
什兴村的几乎每个人都知道这儿原来不叫恶人谷,只是什兴村普通的一个森林,但偏偏这里又是什兴村野生动物资源最丰富的地方,因此也成了众多村民外出打猎的宝地!但自从三年前进入这里的人往往出来不到半年就会死于非命后!什兴村人一传十,十传百,于是大伙都把这起名“恶人谷”,并用篱笆拦住,并立牌警示,初始还有人不信邪,都纷纷以身试法,但结果都难逃一死。这样一来,更没人敢进去了!眼下见陈江南跑进去了,铁蛋哪里敢进去追,反正他进去了出来也是一死,所以他挥挥手,大声说道:“不用追了,都回去抱婆娘睡吧!”
 
众人一听,都哈哈大笑,三三两两回去了。
 
话说陈江南实在跑的没力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他虽然听村里说过恶人谷,但恶人谷在哪里他却不知道,所以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大难临头,反而因为逃过了铁蛋等人的追捕而沾沾自喜。等了好久,没看到铁蛋等人进来,他想可能他们已经回去了,于是沿着来路慢慢向前走,才走的几米,就听到一个声音说道:“来了不打声招呼就想走吗?”
 
2
 
陈江南吓了一跳,顺着声音看去,见一个光头的男人,全身一丝不挂地盘坐在旁边的路上。陈江南心想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个人坐在这里,不会是疯子吧?带着这些疑问,他慢慢走近前去,这时他才看清楚,这个人看起来年纪四十上下,看起来也不像疯子,他不由放下心来,陈江南虽然从小没受过教育,但身上还是有着乡里人那种淳朴的品质,于是好心地问道:“大伯,这么晚了,你坐在这里做什么,迷路了吗?要不要我带你出去?”
 
那人暗想这小伙子性格倒是不错,于是说道:“我双腿瘫痪走不动了。”
 
陈江南说:“那我背你回村吧?好不好?”
 
那人似乎感到有些意外,说道:“好是好啊,不过我没钱给你啊!”
 
“呵,你都伤成这样了,给不给钱有什么要紧。”陈江南说道。说完他蹲下身,背起那人,没想到那个人看起来身子结实,背起来却感觉不到重量,陈江南暗暗称奇!一路背着那人走到路口,看到铁蛋等人不在了,这才放心地将他背回家,路上,陈江南问那人,瘫痪在那里有多久了?那人要陈江南叫他光叔就行,并说他是从外面来到村里采药的,前些天不小心被一条毒蛇咬到了,这才导致瘫痪。
 
光叔也时不时问他几个问题,陈江南自然是如实回答了。
 
陈江南将光叔背回家,光叔看了看屋里的情况,问他道:“你就住这里?”
 
陈江南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是啊,没钱盖新的,只好住在这里。”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会赚不到钱呢?恐怕是你好吃懒做不想干活吧?”光叔问道。
 
“哪有,我天天帮人家做工,不过人家都不给钱的。”陈江南一脸委屈。
 
“哈哈,帮人家做工,什么时候才是尽头,要想发财就得自己当老板。”
 
“你不懂,老板哪有那么容易当的?我又不识字,又没钱当本钱。唉,如果我变成神仙就好了。”陈江南叹气道。
 
“就你这样还想当神仙啊?”光叔笑道。
 
“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啦。”陈江南一脸沮丧,说道:“我要睡觉了,咱们一起睡吧?”
 
“你睡床上吧,你随便坐坐就行了。”
 
陈江南折腾了这么一夜,也实在够累了,想到明天还要去帮玉婶做工,所以也不说什么,爬上了自己的床,不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江南还在床上,就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江南,起床没有,要干工了。”话音没落,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陈江南嗯了一声,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没来得及说话,便听到进来的那个人尖叫一声,如同遇见毒蛇一般仓惶向外退出,退到外面后扬声骂道:“死江南,屋里有个光身男人也不吱个声,你要害死婶啊!”
 
陈江南嘿嘿笑道:“我正想跟你说呢,谁让你进来那么快。”
 
“你还有理啦,快点,我还等着柴煮饭呢。”说话的人叫洪金玉,由于她男人经常外出,因此有时候一些苦力活她都爱找陈江南。
 
“行啦,行啦,这就来。”陈江南跳下床,看到光叔眼睛还没开,估计还在睡觉呢,也没吵醒他,轻手轻脚走了出去然后合上了房门。
 
洪金玉问道:“江南,那个男人是谁啊?”
 
“是我一个远房亲戚,过来投靠我的。”陈江南胡绉道,他不敢说这个男人是他在恶人谷捡来的,不然传出去让铁头知道了,他非死不可!
 
“切,你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还想养人呢,而且还是个男人,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洪金玉笑骂道,不过她却没继续追问下去了。
 
陈江南苦着脸道:“玉婶,我也想养个女人来着,可是哪个女人肯让我养呢?”
 
“得了,得了,你别跟我叫苦啦,我也帮不了你。”洪金玉说道。
 
两个人一路说着,很快就到了洪金玉家。洪金玉指着放在地上的木桩对陈江南说道:“诺,帮我把这些给我劈了。”
 
“好咧。”陈江南轻巧地答道,然后抡起斧头就开始干了起来。洪金玉就喜欢陈江南这种干活不说累不说苦,而且工钱低廉的人儿,其实村里的人都喜欢找陈江南干活儿,有时候陈江南一天都忙不过来,不过虽然他这么忙,身上却没几个钱,原因很简单——他的工钱实在太廉价了,只要一顿饭就可以打发他了。
 
这不,柴很快就劈好了,洪金玉很满意:“年轻就是好,干活也快。今早在我这里吃早饭吧?”
 
陈江南昨天下地里帮人锄草得了十多个玉米,结果一天都吃着玉米填肚子,搞得现在听到洪金玉说到大米饭就馋,不过他想到光叔还在家里,看他的情况估计在山里都呆很久,饿坏了,如果再等到洪金玉煮好饭,恐怕来不及,于是他说道:“我肚子饿,等不及了,你家里有什么吃的,给我一点吧。”
洪金玉笑道:“既然如此,我给你几个地瓜,你拿回去吃。”
 
陈江南点点头,接过洪金玉递过来的地瓜,赶紧往外走,他怕再停留一下,他就会改变主意。
 
他捧着地瓜回去给光叔吃,虽然才和光叔认识不久,不过自小失去亲人,平日受尽冷言冷语地陈江南难得遇到一个跟他说上话的人,所以在心里已经将光叔当作是最亲的人。远远地,他突然看到有一大群人围住他的家,对着里面指指点点,他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加快脚步,走到附近,便听到有人说:“看,他的身子好结实!”
 
“是啊,江南这小子有眼光!”
 
“江南这小子这下有得爽了!”众人哄然大笑,越说越来劲,陈江南见他们这样侮辱光叔,一下子气炸了,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把地瓜往地里一扔,顺手捡起一把大棒,冲上前去,大声叫道:“谁再敢说,我打死他!”
 
陈江南其实人长得高大健壮,只是平时不大爱说话,家中又是一个人,加上穷得丁当响,所以大家也对他没放在眼里,现在见他身子挺直,手持着木棍,眼睛凌厉地像一把刀,大有拼命之势,也心生寒意,不知道谁说了一声:“走吧,乡亲们,留给他们一个相处的空间!”
 
3
 
陈江南看到他们走了,这才走进屋里,看到光叔盘坐在床上闭目养神,表情很淡定,显然刚才那些人的议论没有影响到他。陈江南还没出声,他便问道:“江南,干完活了吗?”陈江南吓一跳,暗想他闭着眼睛怎么能知道是自己来了?忙说道:“是的。”说到这,突然想起方才自己扔掉的地瓜,赶紧冲出去捡,不料都已经被人捡走了。不由灰心丧气地回来,光叔看着他一脸失望地表情,问道:“怎么了?”
 
陈江南说:“地瓜让人捡走了。”见光叔一脸茫然的样子,便把刚才的事情说了,光叔哈哈一笑:“傻小子,像你这样干活,要干到什么时候,才能有钱娶上媳妇?”
 
陈江南低头不语,光叔问他想不想学点本事,陈江南欣喜地点点头,光叔说我可以教你,陈江南高兴地跑到光叔旁边,问他要教什么本事。光叔不说话,只见他运气对着地上石头一出掌,地上的石头立马变成粉末,陈江南一张嘴长得大大的,盯着光叔问:“你是神仙?”
 
光叔说:“我如果是神仙,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吗?哼,如果刚才不是照着你的面子,外面那些人早死了。”
 
陈江南问:“你这么厉害,怎么会被蛇咬伤?”
 
“我哪是被蛇咬,我是不小心运功走火入魔了!”
 
陈江南也不知道走火入魔是什么意思,不过他最关心还是光叔刚才说要教他本事的话是不是真的,于是他问光叔,光叔说:“我说的话当然是真的!”他看着陈江南,心底在叹息:“上天在我将死之时,把他送到我身边,想必也是一种缘分!只是时日不多,不知道他能掌握到什么地步。”于是他说:“你现在背我回到昨晚那个地方吧。”
 
“为什么?”
 
“瞧你这个地方也不比那里好多少,再说了,外面还可以搞点东西吃,在这里有什么吃的?”
 
“我可以帮人家挑水、做饭啊,那样就可以有吃的了。”
 
“江南,咱们时间不多,我不想你把时间白白浪费在这上面,走吧,马上背我回去。”
 
陈江南一听,便把他背回去,一路上自是少不了又被人冷嘲热讽!
 
陈江南把光叔背回恶人谷,小心把他放坐到地上,光叔笑问:“想知道我是怎么弄吃的吗?”
 
陈江南说:“那当然!”
 
这时只见光叔虚空一抖,从旁边路过的一只兔子顿时被他吸引过来,随后他把兔子放到手中,暗中使劲,便嗅到一股焦味,然后兔子的毛全部被清理干净;光叔看着陈江南呆若木鸡的样子,微微一笑,手指在兔子肚子一划,把肚皮划开,把内脏清理干净后,就把兔子放在手掌,不多时,陈江南便看到兔子肉慢慢变了颜色,随后散发出阵阵香味,光叔笑着把兔子一分为二,把一半扔给陈江南,说道:“没有调料,味道也许不是太好,不过总比你平时吃的要好吧。”
 
陈江南一接到肉,立马到心中的惊讶丢到一旁,他从小就大记忆中就没吃过肉,是以,一看到肉,马上就大口大口吃着,边吃边叫道:“太好吃了!太好吃了!”光叔笑道:“吃慢点,别把舌头也吞进去了。”陈江南这时那还管什么舌头不舌头,才几分钟时间就把大半只兔子吃的干干净净,光叔问:“还要吗?”陈江南摇摇手,说:“不要了,唉呀,撑死我了!光叔,你可以教我这个本事吗?”“你总算记起这事了。好吧,咱们现在抓紧时间开始吧,”
 
光叔说:“我先教你认识人体的几个穴位吧。”
 
于是光叔就用手指着陈江南的身体告诉他人体的每个穴位,陈江南记性倒也不错,一个小时下来就把光叔讲的记住了,光叔满意地点点头,又对着说你跟着我念:“面北背南朝天盘,意随两掌行当中……”
 
陈江南也不明白光叔要他念这拗口的口诀有什么用,但他一心想学好本领杀兔子,所以练的还是挺认真的,就这样,陈江南跟着光叔两个人从早到晚,背诵口诀,期间杀杀路过的小动物来吃,倒也不亦乐乎!
 
大概过了十天的时间,陈江南可算把光叔教的口诀全部倒背如流了,可光叔还是没告诉他背这口诀有什么用。背了就能杀兔子了吗?陈江南有样学样地对着地上石头猛击,可没想到石头非但没事,就连尘土也没扬起来。想问问光叔怎么回事,可他这几天除了念口诀,就没跟他说过一句闲话。终于在今天陈江南把口诀倒背如流后,光叔说:“你记性不错啊!省了我不少事。这个口诀一共包含五重心法,你好好记住了,以后用得着。”
 
陈江南问:“什么叫五重心法?”
 
光叔说:“现在我教你练的是六合运气心法,所谓五重就包括第一重引气,第二重聚气、第三重重采气、第四重炼气、第五重化气。”
 
陈江南暗暗记住光叔说的,然后又问:“练这个有什么好处?”
 
光叔说:“其实人体内蕴藏着神秘而强大的力量,但因为它们散落于人体各个穴位、经脉,所以普通的人很难运用!”见陈江南有点不明白,他又接着说道:“为什么我们生活中有的人跑的快、跳的高、游的快、耳力好、听力好?因为他们平时经常通过不间断地、特殊的训练使自己某一条经脉得到强化,从而提高各项机能,但训练方法距离六合运气心法最基础的入门功夫还差了十万八千里不止。也就是说六合运气心法可以通过调整经脉、聚集能量,让人类的各项技能发挥到极致!达到所谓耳听八方、眼观六路、力辟华山、身轻如燕、御风而行的境界!”
 
4
 
陈江南听得如痴如醉,对光叔佩服得五体投地,问:“光叔,你达到这些境界了吗?”
 
光叔摇摇头,说:“自我往上数已有六代未曾达到这种境界了。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做到。”
 
陈江南笑道:“那么多人不可以,我估计也不行。”
 
光叔叹一口气,心想你就算不行现在也没有办法了,急切之间又到哪里去找一个年龄佳、资质好的人?但他还是安慰陈江南道:“我看你很有天分,最后可以到达这个境界也未可知!希望你要好好努力!”
 
陈江南说:“我会的!”
 
光叔说:“你坐好,我会把身上的气传给你!”
 
陈江南一下闪开,叫道:“我不要你的!”
 
光叔说道:“傻瓜,我传气给你,不单是为了你光叔说道:“傻瓜,我传气给你,不单是为了你也是为了这一方百姓好!”
 
陈江南说道:“这怎么说?”
 
光叔道:“你可知道这个恶人谷的由来?”
 
陈江南脸色大变:“这就是恶人谷?我听村里人说,进来的人出去后活不到半年!”
 
光叔道:“此事都怨我啊!三年多前,我看中这里阴气旺盛,实在是练功的好地方,所以就来到这里,哪想到一时不慎,竟然走火入魔导致下身经脉破裂,精气外泄,散发出去的精气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在空气中产生了有毒气体,所以进来的人都是中了这毒!所幸我及时收回一些,否则散发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陈江南道:“我们所练的气有毒?”
 
光叔点点头道:“没错,所以咱们临死前必须寻找一个合适的人,把身上之气传给他,以后死后遗害人间!”
 
陈江南说:“那这毒没办法解掉吗?”光叔道:“当你炼到第三重时,就可以了!我虽然已经炼到第三重,但由于下身经脉不通,难以贮存更多精气,所以这个任务只能交给你来完成了。”
 
陈江南这才深感任务艰巨,当光叔再提出把气传给他时,他也无法拒绝了,只好面对他,四掌相对,光叔默念:“引丹田之气沿督脉上行,任脉下归丹田。如此待小周天三十六圈……”陈江南跟着光叔念,不一会,便感到手掌有一股温热之气顺着手脉来到丹田,随后在体内到处巡走,身体感到阵阵炙热,陈江南大惊失色,睁开眼看着光叔。光叔喝道:“闭上眼,用口诀感受体内的气!我现在是以我体内之气带你领悟气是怎么行走的!”
 
陈江南听话地闭上眼睛,照着光叔教的口诀,慢慢去控制这股来自外面的气!两个人就这样又坐了四天四夜。光叔说道:“好了!”声音变得有气无力,陈江南睁开眼一看,眼前的光叔头发发白,脸上满是皱纹,看上去就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明白这都是因为他失去精气的关系,不由地又是难过又是感动,眼泪夺眶而出,哽咽道:“光叔!”光叔睁开眼,挤出一丝笑容,说:“你难过什么?你应该为我感到高兴啊!三年多了,我苦等了三年多,终于等来一个能接收我气的人!”
 
陈江南说道:“你在这里三年多难道就没碰到一个人?”
 
光叔说:“天道昭昭,人心不古,我在这里开始前几个月光叔说:“天道昭昭,人心不古,我在这里开始前几个月碰到的何止十人,然这些人看到我不是冷嘲热讽就是不闻不问,这样心肠之人试问我哪敢将运气大法相送;到了后来,随着恶人谷恶名越来越厉害,竟然是没一个人进来了,本来我已经心灰意冷了,没想到碰见了你!如果没有你,不仅六合运气大法将绝传于世,我将成为我门罪人,而且身死之后,体内精气遗害人间,我也将成为世间罪人,将来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陈江南见他因瘫痪在此被困三年多,所想所思不是自己安危,而是师门声名和世上生灵的安全,不禁对他肃然起敬,对着他恭恭敬敬磕了几个响头,叫他道:“师父!徒儿给你磕头了!”光叔激动地连声说:“好……好……江南,我将不久于人世,现在你可记得了,一不可恃强凌弱,二不可行不义之事,三不非你遭遇不世之劫,不得再将此心法传于第二人。”陈江南磕头道:“我知道了!我一定谨记在心!”光叔露出微笑道:“万物皆不能圆美,练此心法固然能让你享受到普通人所羡慕的各项技能,但有一条你只能望洋兴叹了。”
 
陈江南问:“什么呀?”
 
光叔说:“练此心法,你必须得断绝男女之欲!”陈江南知道断绝男女之欲意味着什么,顿时面如土色,光叔看在眼里,眼神流露出悠然之情道:“自灵火祖师爷至我一代一共六代,为了达成最高境界,光耀我门,自出生到死莫不保持童子之身,可惜最后都是功亏一篑!”
 
陈江南有点不明白了:“师父,口诀中提到‘同为修罡气,阴阳互相克,阴合阴为生,阴中求真阳;阴阳互相克,阳合阳为生,以阴融阳法,阳中求真阴’正所谓女体为阴、男体为阳,所谓以阴融阳,阳中求真阴,说的应该是男女之间的事吧?”
 
光叔默念几遍,突然仰天狂笑,泪流满面,哭叫道:“祖师爷啊!我们都错了!错了!!”
 
原来,当年的祖师爷其实是从一处墓穴中找到《六合运气心法秘诀》,凭着他的天资竟然领悟到其中意思,不过受当时武风影响,认为男女合修是淫秽之法,而把口诀中阴理解为阴气重的地方,最后他认为自己没把此心法练到最高境界的原因是他练此功时已经不是童男,因此在传给徒弟时,还将他阉割,免得他受不住诱惑而影响心法的修练,自此非处男不练心法的思想根深蒂固存在于历代弟子之中!从没人有过怀疑!光叔自此才知道自灵火祖师父以来,为什么练到第三重时会出现经脉断裂之症,原来是体内随着修为渐深,阳气因而越积越重又无处排泄,终于挤爆经脉!而灵火祖师爷之所以达到第四重的高度,反而是因为他练功之时已非童男之身!
 
明白到其中关节,光叔连连点头道:“没错!你说的不错!”语气至此,眼睛一闭,气绝身亡!
 
陈江南眼看着光叔的眼睛就那么的闭上了,却什么也做不了,他的双手紧紧的捏成一团,指甲陷入肉里了都没发觉。父母死去时他还不懂事,然而现在他终于体会到了亲人离别的痛苦,虽然只和光叔相处那么十多天,然而光叔在他心中已经等同于亲人一般!他缓缓地闭上眼睛,泪水悄然滑落:“放心去吧,师父!我一定会遵照你的意思好好做人!会把咱们的功夫练到最高层!并将它发扬光大!”
 
    / 未完待续 /    
 
陈江南会因为要练习光叔教的功夫,而想办法破处吗?
▼戳【阅读原文】查看高潮后续!


未完待续...
 
关注“酷炫好书”微信公众号:kuxuanhaoshu,微信回复书号:3298,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酷炫好书(kuxuanhaoshu),优选酷炫书城热门出版小说、女生小说、男生小说,畅销原创好书在线阅读,微信关注我们,为您节省大量找书的时间,每天首次阅读送50书币红包!
 
酷炫好书官网:http://www.kuxuanhaoshu.com

酷炫好书手机站:http://m.kuxuanhaoshu.com


Tag:
上一篇:[酷炫好书]洛天容姐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逍遥兵王洛天全文阅读
下一篇:[酷炫好书]楚天麦苏小说大结局免费 斗破利欲场我和美女董事长

小说、漫画、游戏全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