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资料 > TAG标签 | RSS订阅

[凡人书城]我在爱情里等风也等你小说 林荼蘼裴墨小说全文阅读

时间:2017-10-03 16:17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点击:

我在爱情里,等风也等你

 

作者: 墨清歌

字数: 722152

我在床底下,亲耳听到性冷淡的老公和小三厮混。 为了报复,我爬上了裴墨的床。 他有女性接触障碍,我是他唯一不过敏的女人。 他助我复仇,许我一场盛世婚礼,让我陷入他的蚀骨柔情。 前夫纠缠不休,公公心怀叵测,裴墨的后母视我为眼中钉,叔嫂更是夺走了我的眼角膜…… 我满身伤痕地离去,五年后再回来时,我重见光明。身边还带着一个萌宝。 他冷冷逼问:“林荼蘼,孩子是谁的?” 我嘲讽一笑:“问的好,我也想知道。” 五年前的那一晚,是我终身的噩梦……

 

我在爱情里,等风也等你》书号:17726

 

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 fanrenshucheng ,发送书号可获取本书


第1章 床底下捉奸
        
        我做梦也没想到,我钻到床底下找身份证时,会在性冷淡的老公床底下,发现一枚用过的保险套。
        油乎乎的保险套里,还残留着一些白色的浊物。
        我当时有点儿懵,性冷淡的老公,怎么会用保险套?
        结婚两年多了,何子辰一直说那种事儿特别恶心,跨不过那道坎儿,到现在都没碰过我一次。
        我安慰自己,就算是性冷淡,偶尔也会有欲望是不是?自己动手解决也没啥的……
        我哆嗦着,正要从床底下爬出去,这时却听见何子辰和他秘书陈敏敏的声音,宛如一记平地惊雷,将我彻底击懵。
        “老公,你好讨厌~”
        “宝贝儿,今天林荼蘼出差去了,我们想玩儿什么花样都成……”
        两个人仿佛干柴烈火,从门口一路脱到床边,我只觉眼前一暗,一个东西晃悠悠飘到我跟前,我一看,差点没喷火。
        尼玛,竟然是陈敏敏的情趣内衣!还是绑带的!
        头顶的床重重一陷,床板开始咯吱作响,头顶的床垫呈现出匪夷所思的起伏,我真担心会拍在我的脸上。
        “老公,再快一点……”
        “呵呵,小妖精,你这是要把我榨干呢……”
        我只觉胸口遭到一记重击,痛的呼吸都难受。
        何子辰,你丫在老娘面前装的好像个清心寡欲的和尚,丫的背地里竟然这么骚浪贱!
        陈敏敏发出一声低吟,让我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亲爱的,你说我跟你老婆林荼蘼谁更好啊~”
        “那个黄脸哪能和你比?我看着她就反胃,当初要不是为了她家的成衣厂,我能看得上她?”何子辰鄙夷地冷哼。
        我只觉一股滔天的怒意直钻心肺,仅剩的一点理智,也被燃烧成灰烬。原来何子辰和我结婚,只是为了我们林家的家业么?
        我再也控制不住,从床底下冲了出去,操起一旁的椅子就朝何子辰抡了过去!
        “何子辰,你个王八蛋,你对得起我吗?”
        木制的椅子砸在床头,哐当一声,把何子辰和陈敏敏两人都吓懵了。
        陈敏敏吓得失声尖叫,跟见了光的老鼠似的钻进何子辰的怀中,何子辰心疼地搂住陈敏敏,一个劲儿地哄着,小兄弟也以肉眼可见的憋了下去,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后续使用。
        “林荼蘼,你发生么疯?”何子辰满眼厌恶的看着我。
        看着何子辰对陈敏敏关怀备至的模样,我的心更是痛的几乎痉挛抽搐,这就是我千挑万选的男人么?
        “我发疯?何子辰你还要脸么?”我身体发着抖,“性冷淡,这就是你特么的性冷淡?结婚两年了,你特么碰我跟手指头都嫌脏,却跟这个狐狸精干这种龌龊事儿?”
        这时,陈敏敏突然光溜溜地从何子辰怀里钻出来,爬到我脚边痛哭流涕:“荼蘼你不要怪子辰,子辰他性冷淡,只对我的身子有感觉。他和我做也是迫不得已的啊,他平时工作那么辛苦,你这个做妻子的又没办法帮他……你一定要体谅子辰啊。”
        我肺都快气炸了。
        她什么意思?何子辰出轨,还成了我的不是了?都到这个份儿上了,还想让我忍气吞声,来个浪漫三人行?
        “滚。”
        “荼蘼你怎么能这样……”陈敏敏忽然眼里蓄满了委屈的泪珠,活像我欺负了她似的。
        何子辰顿时火冒三丈,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我跟前,抬手就给了我一耳光。
        这一耳刮子力气极大,我只觉眼冒金星,脑子里嗡嗡作响,我感觉鼻子下面有些湿热,用手一摸,竟然是鼻血。
        “林荼蘼,我警告你,我见你欺负敏敏一次,就揍你一次。她是无辜的,你特么有什么就冲我来,别在敏敏身上撒泼。”
        无辜?
        呵。
        我冷冷的牵起唇角,扯到红肿的脸颊,疼的我龇牙咧嘴。我对何子辰、对这段婚姻最后一丝幻想,也被这一巴掌给生生打灭了。
        “何子辰,我们离婚吧。你是婚姻过错方,准备着净身出户吧。”
        我拿着从床底下捡起的身份证,出门。
        若不是我出差忘带证件折返,还没有机会目睹这一场好戏。
        离开时,我听见何子辰特别阴狠的威胁:“林荼蘼,识相点就给我装聋作哑,否则我叫你身败名裂。”
第2章 撩了就想跑?
        
        我没理会何子辰的威胁,当晚就乘上飞机,去了邻市。
        客户姓赵,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谈话的时候,我总觉得赵经理似乎有些不怀好意,眼睛老是贼溜溜在我身上打转。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刚才酒喝的有点多了,总感觉脑袋昏昏沉沉,这时赵经理走了过来,状似亲密地扶起我。
        “林小姐,你醉了,我扶你回房去。”
        男人的手握在我的腰上,让我一阵恶心,我下意识想要拍开男人的手,却发现自己的手,跟没了骨头似的,身子里窜着股火,每个毛孔都冒着腾腾热气。
        我立刻意识到,刚才我喝的酒有问题。
        可是这个客户为什么要给我下药?
        脑中忽然想起何子辰阴狠的威胁……
        我结结实实打了一个冷颤,背心里冷汗涔涔。
        何子辰要我身败名裂……
        我使劲儿挣扎着,可是绵软无力的身子,无论我做什么都像是欲拒还迎,反而弄得赵经理一肚子邪火,粗哑的气儿喷在我耳根:“小妖精,你急啥,一会儿慢慢收拾你。”
        我被赵经理的口气熏的想吐,眼看着老男人已经把我带进酒店,我狠狠咬了一下舌尖,尖锐的刺痛,让我微微清醒,我用尽全身力气推开赵经理,朝前面走廊逃去。
        身后是赵经理紧追不舍得脚步声,我当时心里特别焦急害怕,见前面站着个男人,立刻跑上去捉住他的袖子。
        “救救我。”我乞求的看着男人。
        男人回头看着我,我这才发现,男人个子很高,将近一米九,穿着严谨笔直的西装,面容冷峻,整个人透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男人冷冷拨开我的手,像拂去尘土般,又掸了掸西装衣袖。
        我听见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心中一急,见男人抬脚就要走,赶紧追了上去,一个不慎竟然撞进了男人的怀中。
        男人皱着眉,满脸不悦,我也管不得那么多了,紧紧捉住男人的手:“给你五百块,帮我,求你了!”
        男人忽然一怔,低头紧紧盯着我的手,像是要在我手上,看出两个洞来。
        “你能碰我?”
        男人这么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我怎么也听不懂,正要加价,这时赵经理也跟着追了上来。
        赵经理看到我身边的男人,不由脸色一沉,皮肉松弛的脸,有些皮笑肉不笑。
        “你是裴墨……裴总?呵呵,真是巧啊。”
        我一听,赵经理和这个叫裴墨的男人认识,心顿时凉了半截儿,生怕这个男人会把我推给赵经理。
        我下意识松开裴墨的手往后退,手腕却被男人敏捷地捉住了。男人轻轻一带,我便跌入了他的怀中。
        “撩了就想跑?”裴墨低声在我耳边说着。
        我全身每一个毛孔里面窜着火,裴墨忽然这么揽着我,我只感觉一股男性的气息,侵入我每一个毛孔,犹如猛火浇油,烧的我难受极了,下意识地往裴墨怀里更靠了几分。
        我感觉裴墨的身体忽然僵了僵,却并没有推开我。
        “裴总,你和林小姐认识?”赵总古怪的看着我和裴墨。
        “与你何干?”裴墨一副看不起人的模样,让赵经理吃了一憋,脸色有些难看,但却丝毫没有想要走的意思。
        裴墨也不搭理赵经理,裴墨一手扶着我,一手掏出房卡中,漫不经心的开着房门。
        直到亲眼看到裴墨将我扶进房间后,赵经理才丢下一句不打扰裴总了,悻悻离去。
        没了赵经理在一旁虎视眈眈,我的神经顿时放松下来。身边男人的怀抱,让我最后一丝理智也被身体里的欲望燃烧殆尽。
第3章 五百块一晚
        
        脑子里浮现出何子辰和陈敏敏疯狂纠缠的身影,两年了,我特么到现在还是个处。既然何子辰那个渣男都出轨了,我何必还要为他守身如玉?
        我看着眼前的男人,眉目英俊冷漠,个子挺拔,卖相挺不错的,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一个完美的床伴。
        好吧,就他了。
        我就势勾着裴墨的脖子,喘着火热的粗气儿:“要不要来一次?”
        我的身体在裴墨精壮的身子上摩挲,感觉到男人身体的温度渐渐被我点燃,身体也开始有了反应。
        我心中忽然有一种可笑的自豪感。
        何子辰不是说我是黄脸婆吗,可我照样能让这样的男人有反应。
        “你碰了我,我为什么没反应?”裴墨皱着眉,等我稍稍推离,从上而下的打量着我。
        “这还叫没反应?”我挑眉若有所指地看向男人的下半身。有些唾弃这个男人的矫情,明明身体都有了反应,还要这般姿态。
        “我不是指这个反应……”裴墨看着我的目光,若有所思。
        “给你五百块,做吧。”我也懒得和这个男人废话了,既然最开始他就是为了钱才帮我,那么,现在也用钱帮到底吧。
        裴墨脸色一沉,眸子里流动着一丝危险的暗光:“五百块?”
        “怎么着,让你白上你还嫌少?”我也有些不太高兴了,这个男人不过是卖相好那么一点点罢了,竟然趁火打劫,坐地起价。
        我竖起一根指头:“一千块,没有更多了。老娘还是处呢,如果不是看你顺眼,才不会白白便宜了你。”
        裴墨眯着眼看了我好一会儿,忽然将我整个人都抱起来,大步走向浴室。
        “你干什么?”身体忽然凌空,我有些猝不及防。
        还没等我想明白,我整个人就被狠狠地扔进了浴缸里面,冰冷刺骨的冷水,从我的头上一头浇下。
        一股寒意游遍周身,我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连带着身体里的欲望也渐渐冷却。
        裴墨举着莲蓬头冷冷的看着我。
        “清醒了没?”
        我茫然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色坨红,眼睛里还残留着未退的情绪,衣服几乎给脱的七七八八了。
        我这是在做什么?
        就是因为何子辰背叛了我,我就要这样糟践自己吗?
        甚至还想随便找个男人破处?
        我就这么一直躺在浴缸中,靠着那股冰冰凉的冷意,驱散身体中的余热。
        不知何时,竟然沉沉的睡了过去,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裴墨已经离开,房卡就放在我的床头。
        想起昨天晚上差点和一个陌生人滚了床单,我多少有点后怕,不敢多想,立刻就去退了房。
        因为和何子辰已经闹掰,我又不想回我爸那儿,被我爸念叨,只能暂时在我闺蜜郭雪家住。
        我积极准备着各种离婚的材料,准备让何子辰净身出户,没想到,我却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何子辰向法院起诉我解除婚姻关系,他在法院上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污蔑我两年来不提供任何夫妻服务,甚至还婚内出轨。
        他那义愤填膺的模样,只恨不得把我送去浸猪笼。
        我气得浑身发抖,这招恶人先告状,实在是太毒了。
        可当何子辰的律师把证据拿出来的时候,我如被雷劈,惊恐的说不出话来。
        照片上,我亲昵的靠在裴墨的怀里,面色潮红,两人还一起走进酒店房间!
        一股凉意直钻心肺,怎么也没想到,我躲过了赵经理,却仍然没能逃出何子辰的圈套!
        我百口莫辩。
        谁会相信,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什么都没发生?

未完待续...
 
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fanrenshucheng,微信回复书号:17726,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凡人书城,海量热门小说在线阅读,手机微信看小说首选凡人书城。
 
每天凡人书城微信阅读,送3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凡人书城小说电脑官网:http://www.fanrenshucheng.com
 
凡人书城小说手机官网:http://m.fanrenshucheng.com



Tag: 我在爱情里 等风也等你小说 林荼蘼裴墨小说
(责任编辑:monsoo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