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资料 > TAG标签 | RSS订阅

[凡人书城]女神的私房保镖小说 张五金秋雨小说全文阅读

时间:2017-09-24 22:56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点击:

女神的私房保镖

 

作者: 推窗望岳

字数: 2802968

温柔大方的美女校长,星光四射的玉女明星,冷艳骄傲的美女特工,一个二个,全都跑来,撒娇撒赖的要他做她们的私房保镖,这是为什么呢?

 

女神的私房保镖》书号:15364

 

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 fanrenshucheng ,发送书号可获取本书


第1章 小木匠的独特癖好(一)
        小木匠张五金有个奇特的僻好,偷窥。
        每天下午,他会早早收工,到附近溜一转,看看地形,也看看人,盯着那些下班的男男女女,当然主要是女人。
        挑年轻漂亮的,或者是那些有气质有韵味的少妇,那也不错。
        看好了,差不多近天黑的时候就回来,先吃了饭,歇一会儿,然后做活,把傍黑时分那个多小时的工夫给补上。
        也因为,一般人睡觉,至少要到九点以后,早早出去,没戏看,白喂了蚊子,划不来。
        所以说啊,什么都要讲技术,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话说死了的。
        九点钟后,溜溜达达的,他就出来了,到早就看好的偷窥点,他一般把这个叫某某无名高地,悄无声息的蹲下来,然后就可以看戏了。
        往往要等,不是马上有戏看,而最好的偷窥季节,一般也就是春夏秋三季,这三季,也是蚊子最肆虐的季节,人只要一停下,都疯了一样,不要命的扑过来,所以要做好准备。
        先是手脚,长筒靴加皮手套,长衬衫长裤,上下扎进去,风雨不漏,再是头脸,这个也有办法,准备一个略有些硬度的朔料袋子,前面撕两个孔,留下眼晴和鼻子,然后往脑袋上一套,即透气,蚊子又咬不到。
        还有一个好处,偷窥嘛,偶尔会给人发现,张五金就碰到过几次,碰到了得溜啊,黑灯瞎火的,他头上却戴着个白朔料袋,别人不但看不清他的脸,而且黑夜里看上去白乎乎的一个东西,居然跑得飞快。
        这是人还是鬼啊,就不敢来追,甚至有吓得请神进医院的,让张五金偷偷笑死,近两年来,他从来没给人抓住过,还是那句话,科学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
        这一次,却出了点意外。
        这次做活的地点,是张五金最满意的,拐角出去不远,就是一个新的小区,都是些年轻夫妻。
        而在这个小区的后面,还有一栋在建的大楼,却因为缺少资金,建一半停工了。
        这就方便了张五金偷窥,溜进停工的大楼,对面小区的一切,尽收眼底,而且刚好就是卧室,因为是停工的大楼,没住人的,就根本没人防备,连窗帘都懒得拉一下,没必要不是,却没想到,全便宜了张五金。
        真的是爽啊,最多的时候,张五金一晚上看了十七对,那真是恨不得化身千眼观音,一双眼晴,看不过来啊。
        张五金相信,还能冲高,因为小区这栋楼有四个单元,板式结构,十一楼的小高层,一梯两户,一个单元二十四户,四个单元近百户,十七对,远远没有达到投票率,象张五金他们村里选举唱戏,这样的投票率,过不了关的。
        记录果然一直在刷新,而意外,就出在记录最高的那一个晚上。
        那天晚上,张五金数出了惊人的五十四对,张五金喜出望外,跑上跑下,跑前跑后,左右对比,筛选排除,忙得啊,就跟村头发春的老狗一样。
        结果一个没注意,一脚踩空,扑,摔了个大跟头,脑袋撞在墙上,晕了过去,好一会儿才醒过神来,摸一下,还好没出血,不过手也扭了,膝盖也撞伤了,悲摧啊。
        不过我们张五金同学,有着强烈的敬业精神,半扭着身子,还是伏在窗台上,坚持到对面大部份灯光熄灭,这才一瘸一拐的回来。
        回来看了一下,头上有个包,膝盖手肘破了点皮,脚环处好象扭着了,隐隐的痛,其它还好,小意思,他也不当回事。
        但第二天早上醒来就悲摧了,头上还好,只一块青,左脚脚环却肿大了,象连夜发了酵的面团,几乎不能点地,一碰就痛。
        “倒霉,倒霉。”
        这是学成龙的,张五金觉得很带感,成了口头禅。
        活计是做不成了,还好也差不多收尾了,吃了个早点,到街头的小诊所,不用说,吊起。
        其实象这样的摔扭伤,外面上点药再内服点儿跌打丸什么的就行了,要打什么吊针?可不打吊针,人家怎么赚钱,五毛一枝的青霉素,开四支掺点水,八十,杀猪呢。
        吊就吊罗,张五金也没办法,只小声嘟囔了一声,引得打针的小妹转头来看他,眼里笑眯眯的。
        张五金长得一表人材,拿他过世的师父的话来说就是:“好皮相。”
        每每到人家做活,女主人都要多看他一眼,这小妹长得还不错,尤其眼晴带笑的时候,蛮清秀的,张五金便回个笑脸,小妹脸蛋上居然微微有了点儿红意。
        张五金突然想起,今天是周六。
        “难怪,五十四对,嘿嘿。”
        他想着就兴奋,今晚上是不行了,得休息一晚,但打一针,吃点药,明天应该差不多了,明天晚上,还可以继续,明天是星期天,也许能打破昨天的纪录。
        但事与愿违,第二天,脚不但没好,反而更痛了,肿也没消,张五金几乎要破口大骂了,这什么狗屁诊所,扭个脚打青霉素,素你娘哦,心痛钱是一回事,耽搁了晚上的偷窥大业,才是让他肝火上升的主要原因。
        “不行。”他摇头,得想个法子,记起厂里有个退休老工人,治跌打损伤是一绝,随便扯点草药,捣成一团青草糊糊,敷上去,一般的扭挫伤,绝对第二天就能消肿,不用三敷,满地飞跑。
        虽然舍不得走,这地儿太好了,而且中间好几个是美女呢,但到底腿要得紧,万一耽搁了,弄成个瘸子,那就真的悲摧了。
        刚好这一家的活计也收了尾,结算了工钱,当天下午,他就打了回程。
        张五金家在城关镇下面的青山机械厂,算是厂子弟吧,可惜厂子倒毙了,张五金顶职的希望也泡汤了。
        还好学了门木匠学艺,在外面东跑西荡的奔人做家俱,虽然辛苦点,收入也还不错。
        去年的时候,他相了门亲,女方也是青山厂的子弟,读了个卫校,不想出去打工,就说在镇上开个诊所。
        这个钱,就要张五金帮着凑,张五金在外面熬了大半年,总算是差不多了。
        所以说,这么急着回去,脚是一个原因,想文妹子了,也是另外一个原因
        存的钱,差不多够文妹子开店了,想着把卡递到文妹子面前,文妹子惊喜的脸,他心里就美滋滋的。
        而意外的是,一路火车汽车的坐回来,脚居然好了,只一点点痛,基本不碍事了。
        “这难道就是爱情的魔力吗?”他一时就有些手舞足蹈了。
        先回家,他家姐弟五个,他是老五,不过四个姐姐都在外面,家里就爹娘在。
        张五金老爹话不多,看见他回去,也就笑了一下,自顾捉了只鸡杀去了,每次都这样,只要他回家,一定杀只鸡。
        他娘话就多了,一面收拾着饭菜,一面絮絮叼叼,张五金也习惯了,自顾自打开电视,有一嘴没一嘴的应着。
        后来他娘好象突然想起了什么,到里屋拿了个东西出来,是一个包,女式的,递给张五金。
        “文妹子还给你的。”
        “什么?”张五金愣了一下。
        这包是他给文妹子买的,他认识。
        “文妹子飞了高枝了。”
        他老娘的话里,有一种尖辣的酸气:“她家跟张院长家里正式订了亲,说是年底结婚吧,张院长给她搞了个指标,进了中医院,正式当大夫了。”
        他娘念叼着,张五金脑子里嗡嗡的,后面的话,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吃了饭,拿了那个包,就往他师父这边来。
        他师父张虎眼死了快两年了,但每次只要回来,张五金都习惯性的去他师父屋里打一转。
第2章 小木匠的独特癖好(二)
        说起来,他师父还是他远房的一个堂伯,祖传的木匠手艺,据说后来又跟一个外地的老木匠出去闯荡了七八年,手艺就此大成。
        城关镇十里八乡,说到木匠,一定是张虎眼挑旗。
        张虎眼娶了两个老婆,都没有生下一男半女,前个老婆死了,后个老婆离了,留下一栋四扇大屋,说好就是张五金的。
        张五金记着师父,到不是为师父留给他的这栋屋子。
        他心是野的,喜欢城里,喜欢城里闪烁的灯光,整齐的马路,还有马路上灯光下包裙黑丝紧紧裹着臀部的妹子。
        而青山厂在青山冲,周围都是农村。
        张虎眼也是农民,当年招工,张五金他爹当了工人,张虎眼不愿意,所以房子虽然建在青山厂边上,却是农村的宅基地。
        农村里的屋子?别墅张五金都不稀罕。
        张五金记着师父,是师父真的对他好。
        到底哪里好,他也说不上来。
        很多人都说他师父神,农村里,说一个人神,是带有一种特别的祟敬的意思,就好象说那些神婆神汉。
        张五金并没有见过他师父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他也觉得,他师父是有些神。
        当然,要他说,到底哪里神,他又说不上来,反正他就是忘不了。
        说来也是个缘份,张五金从小就喜欢木匠活计,张虎眼若是来厂区帮人做活,他总会跑去玩儿。
        张虎眼也喜欢他,给他做小玩具,手枪啊什么的,稍大点儿,他要摸摸木匠家什,张虎眼也不反对。
        还开玩笑说就收他做徒弟,教他一些小手法,弹木线,推刨子,凿眼,张五金蛮聪明的,几年下来,还真学了几手。
        后来高中没考上大学,索性就正式拜了师,只可惜,张虎眼只带了他三年就死了,但他教得细心,张五金的手艺,比一般的木匠,只强不差。
        打开门,厅屋里神梁上,就挂着张虎眼的遗像,眼光虎虎的看着张五金。
        说张虎眼神,神就神在这双眼晴,不但能看木,还能看人。
        木匠能看木料,那不稀奇,熟了嘛,哪里有眼哪里有节,一根大木能出几件家具,当然一眼就能看出来。
        但说能看人,一般人不理解,也不相信。
        但张五金信,因为他亲眼见过,张虎眼也教过他,怎么看人,面象,骨象,气色。
        不过这方面,张虎眼教得不怎么用心,有一嘴没一嘴的,张五金学得更不上心。
        他就想不清楚,又不是学中医,望闻问切,看人面相做什么,要不改行当八字先生?他又不是瞎子,瞎子也用不着看相啊。
        只有一回,他惊了一下,他师父接桩活,本来应下女主人了,结果男主人一回来,他师父就退了。
        张五金不明白,问为什么,张五金说了一嘴,说这家男主人没几天活头了,活计做不下去的。
        张五金不信,结果没过三天,那家的男主人就死了,惊得张五金目瞪口呆。
        后来问张虎眼,张虎眼只说那男主人眉间有死气,其它的就不肯多说了。
        张五金到是来了劲,有一段时间,天天盯着人看,然后把自己的心得说给张虎眼听。
        中间看死了好几个人,嗯,其实人家没死,不过张五金觉得人家要死了。
        张虎眼只是笑笑,有时插一嘴,大多数时候不吱声,要不是没多久张虎眼死了,张五金真有向神棍发展的势头。
        “师父。”一看到张虎眼的遗像,张五金眼泪无由的就落了下来,止也止不住,到后来索性号淘大哭。
        不仅是女朋友给人抢走了,也是心里委屈。
        小木匠在城市里打混,各种为难,各种克扣,各种白眼,说起来有一箩筐。
        以前跟着师父,一切都是师父出面,这一年多自己在外面闯荡,才真正知道了内里的酸甜苦辣。
        哭了一场,心里到好象是痛快了,再看师父的遗像,还是那么亲切。
        “师父,我给你叩头吧,算起来,该有两百多个了呢。”
        张五金这话,有典故。
        张虎眼快死了的时候,问张五金:“师父要是死了,你想不想师父。”
        “想啊。”
        张五金当时并不认为师父会死,才五十岁不到,正当壮年,平时感冒都没有一个,那手劲儿,老虎都捏得死。
        而且现在医术又发达,就算有点小病,总会好的,怎么会死,所以回答得轻松。
        张虎眼问:“怎么个想法儿?”
        这问题就刁钻了,但张五金是个聪明的,嘿嘿笑,眼珠子一转,说:“到时我给师父叩头,一天叩三个,要是在外面做活来不及,那就记着,回来一总叩,少一个,你从棺材里爬出来敲我。”
        张虎眼就笑:“那好,我可记下了。”
        过了两天,张虎眼拿了个蒲团给张五金,说:“一天三个啊,一年下来可不少,尾数我给你抹掉,也有一千个,一次叩下来头痛,拿着这个蒲团,垫着叩。”
        张五金当时还是没当回事,到觉得好笑,后来师父突然就死了,他才记起了师父的话。
        这一年多近两年来,每次回来,就拿蒲团叩头,他面像是个机灵的,心其实有些实,尤其答应了师父的,所以每一次都数着,只多,不少。
        这次也一样,上了香,摆了茶,他一五一十,一个个的数着,恭恭敬敬的叩下头去。
        不过心里有点乱,也没仔细去算,到底要叩多少,于是就一直叩,反正只多不少就行了。
        心里其实还苦,边叩就边叫:“师父啊,我女朋友给人抢走了,我苦呢师父。”
        张虎眼当然不会应他,张五金叩得有些头晕了,不叩了,就那么趴在蒲团上。
        突然好象觉得有些不对,把蒲团拿起来,捏一捏,揉一下,里面好象不完全是软的,中间还夹着一个硬东西,好象一本书的样子。
        张虎眼死,只给张五金留下这栋屋子,其它什么都没有。
        别人都说不可能,张虎眼好手艺呢,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没空过,这些年,工钱又高,多了不说,十几二十万要给张五金留下来。
        都说张五金发了财,可张五金真的没有,他娘也问过,是不是藏起来了,没来得及说,要不找一下。
        张五金没找,对着师父的遗像,就觉得师父还在,翻师父的东西,他不愿意。
        但这会儿就起了心,也觉得怪,师父要他叩头,还巴巴的拿个蒲团给他,当时就觉得蛮好笑的。
        莫非是师父考验他的一个小手法,其实师父的存款折子什么的,就藏在这蒲团里?
        想到这里,张五金又觉得有趣,又有些苦笑了:“师父啊,你要有钱给我,明说啊,你早知我跟文妹子好的,要是有钱,我帮她买个指标,她也就不会给人拐走了,现在都给别人弄了,我拿着钱又还有什么用?”
        说是这么说,到底心里好奇,折了线,打开蒲团。
        并没有看到什么存款折子,里面是一本线装的旧书,繁体字的。
        不过张五金认得繁体字,是张虎眼教他认的,不认还不行,这会儿起作用了。
        封面上一行字:鲁班龙凤床谱。
        张五金一时间有些傻眼。
第3章 游龙戏凤
        木匠行当中,一直有一个传说,先师鲁班,曾传下一种床,名为龙凤床。
        这床有秘法,能挑动阴阳,使男女好合,阴阳和顺,子孙繁衍,还能长命百岁。
        不过龙凤床流传极为隐密,传承极严,几乎每代都是单独相传。
        最后的一脉传承,据说是在民国,袁世凯要当皇帝,找到了龙凤床的传人,做了一张龙床。
        但这位传人却弄了点手法,结果袁世凯只睡了八十三天就死了,只不过临死之前,枪毙了那个传人,也有传说,那个传人逃跑了的,龙凤床还有传人。
        这个传说,张五金老早以前就听说过,神乎其神的,不过他问张虎眼,张虎眼却只说是个故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鲁班龙凤床谱竟然在张虎眼手里,张虎眼,就是龙凤床的传人。
        张五金翻了一下,床谱不是很厚,有图有字,一时也来不及细看,因为书中还夹着一封信,是张虎眼写的。
        张五金看了信,才明白了这中间的根由。
        张虎眼告诉他,没给他留钱,而是捐给了慈善机构,因为张虎眼给他留下了鲁班龙凤床谱,这比留多少钱都强。
        但为什么又要藏起来,不早早交给他,甚至手把手教他呢,因为张五金聪明外露,性子轻浮,早早把龙凤床教给他,恰如让一个小孩手棒黄金去闹市中招摇,是祸非福。
        所以张虎眼把床谱藏在了蒲团里,又巧设话锋让他叩头。
        张虎眼的想法,等张五金叩得几年头,年岁长了,在外面闯荡,吃的苦头多了,心性沉静下来。
        那个时候,蒲团也该旧了破了,床谱露出来了,张五金也就能学了。
        只是他无论如何想不到,因为失恋,受了剌激,张五金叩得昏头,竟在无意中提前发现了床谱。
        解释了床谱藏蒲团中的原因,张虎眼在后面,就大致介绍了龙凤床的做法和功用。
        与外界传说的不同,龙凤床其实有三十六种做法,每一种做法,又还有三种变式,合计是一百零八式,等于就是一百零八种床。
        为什么这么复杂呢?因为人是活的,千人千面,万人万心,一张床,是睡不了所有的人的,就如同人参虽好,并不能包治百病,治病,得对症下药,龙凤床也一样,要看人做床。
        做张床,还跟医生看病一样,先要望闻问切,才能下药?
        换以前,张五金是不信的,这会儿才信了。
        也猛然就明白了,张虎眼以前为什么老是要他看人,他还以为是看人接生意呢,却原来张虎眼老早就在训练他。
        不过要真正的辨别各种人的阴阳虚实,光用眼晴看不行,得用心看,要用心看,先要静心,怎么静心?张虎眼在信中告诉了他方法。
        在厅屋里,有两截大木,都是合抱粗的白杏,两米长。
        最初张五金只以为张虎眼是买下来给自己打棺材的,可张虎眼临死前却告诉他,这两截大木不能动,要收十年。
        当时张五金不明白,现在明白了,因为张虎眼告诉他,用刨子,把这两截大木,出成一双筷子。
        这双筷子,只能一气呵成,筷子不成,不能出屋,而且只能用刨子,其它一切家什不能用。
        当木成筷时,心也就沉下来了,也就静了,也就能看人了,也就能做床了。
        “师父,我明白了。”
        张五金收了信和书,回家里来,打了个包,说要到师父这边住一段时间,有桩手艺要摸精熟一点。
        饭也不回来吃,就在那边自己煮着吃,他娘一听就急了:“煮什么煮,我每天给你送。”
        他爹也在一边点头。
        张五金也不坚持,张虎眼说大木收十年,其实就是让他沉十年,但他,沉不下去了。
        他娘跟着过来了,收拾床铺屋子,张五金也就不管,拿了床谱出来看,先还不觉,细一看,才真有些头晕。
        龙凤床不是一般的床,龙凤床是活的,每一式变化,先看天,看四季的交替,再看地,看屋子的风水宅向,最后才是看人,三式变化,就是天地人的主式,其实内里又还要微调,而最关健的,还是看人。
        人活一口气,道家叫真气,中医叫卫气,鲁班则把这个叫春气,因为龙凤床,调的就是肾,而肾为先天之本,肾调好了,整个人就好了。
        具体怎么看春气,床谱上有说明,不过张五金暂时真的看不懂,只回想师父以前零零碎碎的一些话,当时又没注意听,有些也不记得了,大致能摸到一点点风。
        不过他也不急,他现在更相信师父了,师父即然说心静自然可见,那就先静心罗。
        当天什么也没做,他娘晚上果然就送了饭来,他爹也来了。
        快入夏了,蚊子多,他爹把屋子前后都清理了一遍。
        所有杂草瓦砾都清干净了,阴湿的地方撒上石灰,再又四面点起艾草,厅屋里也点了一堆,熏腊肉一样,把一座大屋,整个儿熏了一气。
        烟雾缭绕中,张五金看着师父,好象飘飘欲仙的样子。
        “师父真的很神。”他想。
        第二天一早起来,他开始出刨。
        怎么推刨,床谱上也有说明,张五金有些看不懂,不过一看姿式,突然就明白了。
        脚踏禹步,就是双脚分开,一前一后,不丁不八,然后腰如弓,手如箭。
        看起来玄,其实就是师父教过的,不过当时自己没觉得,这会儿再看床谱,就觉得神气飘逸。
        “难怪先半年,师父老是给我纠正姿势,说什么姿势最重要,原来是这样,步子对了,才好提气,劲才能顺,气才能沉。”
        前后霍然贯通,张五金突然哑然失笑:“师父,这好象是武林秘籍呢,刚好张无忌也姓张,哈哈。”
        笑了一气,收拢心神,照着师父平日的要求,提气凝神,推了一刨。
        这一刨推出来,就再没停下。
        随后的几个月里,他再没出过屋子。
        饭都是他娘送过来,累了的时候,就在屋前的地坪上看看床谱,或者吹吹笛子。
        他娘说要把电视机搬过来,他说不要,最初一段时间还有些浮燥,慢慢的,整个人就沉了下去,气质上也慢慢的生出变化。
        他自己不觉得,他娘是个浮燥人,也没多少感觉,到是他爹,有一天跟他娘说了一句:“五金越来越神气了,跟虎眼一样。”
        这话张五金没听到,听到了也不在乎。
        几个月刨子推下来,他整个人仿佛都沉浸在了一种奇怪的氛围里。
        如果有人在外面看他推刨子,一定会惊讶的发现,他推刨子的姿势非常好看,就象跳舞一样,带着一种古怪的韵律。
        仿佛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朵白莲花,仿佛他不是在推刨子,而是白莲花浮在水面,风一吹,花叶翩翩。
        张五金在师父的木工箱里,还发现了一本笔记,他以前不愿翻师父的东西,现在却再没有什么心里障碍,真正的敬,是亲如一人。
        张虎眼这本笔记,记录了他这些年的心得,尤其是怎么看春气的.
        本来床谱上的话,张五金很多看不懂,随着体内气机的变化,再得了师父笔记上的提点,他终于也就慢慢的懂了。
        中医,书法,儒家,匠门,中华文化其实一脉相通,都要合于道。
        龙凤床是活的,只因为春气是活的,怎么才是活,天地人合而为一便是活,活才合于道,才能和顺,才可长久。
        这天晚上,张五金终于把两根大木出成了一双筷子。
        他放下刨子,站了一会儿,一束月光从窗棂中射进来,他拿起筷子,轻轻的夹住那缕月光,那一瞬间,天地人突然一体贯通。
        一双筷子,夹了阴阳。
        “师父,我成了。”
        他到师父遗像前叩头,再看师父,突然就明白了:“师父不是成神了,原来他有隐疾,眉心春宫空而燥,眼光却崩而锐,这是挣命啊,恰如琴弦,绷得太紧,终于要断,难怪他不到五十就过了。”
        别人看张虎眼的眼光,神,甚至有些不敢对视。
        张五金以前也是一样的看法,到今夜,他才能看出来,师父是在强撑着,这眼光,涸泽而渔罢了。
        他应该是先天就有隐疾,只不过得了床谱,推刨就是练气,才勉强撑到五十岁,否则活不过三十就会死,也难怪他没有子女,先天无水,岂有春流。
        第二天一早,张五金锁上门,回家里来,他娘一看欢喜:“回来了啊,我还想着给你送早饭了,对了,谭木匠昨夜里打电话来,说有一桩活,看你接不接?”
        “哦。”张五金应了一声,他先把手机也关了的,重新充上电,开机,打通了谭木匠的电话。
        谭木匠也是厂里的,不到退休年纪,只能自己到外面打拼,国企人,苦啊,还好有门手艺。
        年纪跟张五金师父张虎眼差不多,是个爽快人,一接到他电话就打哈哈:“你小子在家里修闺女呢,出来做活了,张院长家里,要做一套家具,我忙不过来,你去接一下吧。”
        “哪个张院长?”
        “还有哪个张院长,中医院的张院长啊,他家年底收媳妇,说买的家具不行,自己做,你接一下吧,我给你电话。”
        谭木匠报电话号码,张五金耳朵里却嗡嗡直叫。

未完待续...
 
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fanrenshucheng,微信回复书号:15364,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凡人书城,海量热门小说在线阅读,手机微信看小说首选凡人书城。
 
每天凡人书城微信阅读,送3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凡人书城小说电脑官网:http://www.fanrenshucheng.com
 
凡人书城小说手机官网:http://m.fanrenshucheng.com



Tag: 女神的私房保镖 张五金秋雨小说 张五金秋雨免费读
(责任编辑:monsoo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