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资料 > TAG标签 | RSS订阅

[凡人书城]这就是青春吴志小说 男主叫吴志的小说全文阅读

时间:2017-09-24 22:36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点击:

这就是青春

 

作者: 开始方了

字数: 675771

我有个认的小姨,年轻时结过一次婚,因为不能生育,还没一年就离婚了。自此,她一个人过了多年,也就是最近,她又找了个男人新姨夫叫陈见,似乎比小姨年龄还小,那天回家,我居然看见表妹和姨夫在....这简直太疯狂了。

 

这就是青春》书号:22069

 

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 fanrenshucheng ,发送书号可获取本书


第1章 我讨厌他
        我有个认的小姨,年轻时结过一次婚,因为不能生育,还没一年就离婚了。自此,她一个人过了多年,也就是最近,她又找了个男人。
        新姨夫叫陈见,似乎比小姨年龄还小,不过相貌端正,仪表堂堂,给人第一印象蛮不错的。
        小姨在没和小姨夫结婚前,收养过一个女儿,名叫刘依,也就是我名义上的表妹。
        虽说刘依和小姨没有血缘关系,但样貌却和小姨一样漂亮,无论谁见到她都说是小美人胚子。
        刘依小的时候我经常和她一起玩儿,甚至一起洗澡、睡觉。当时单纯的我们并不懂男女身体差异,刘依羡慕我有小丁丁,问我为什么她没有,那会儿我傻傻说了一句:“你还小,以后会长出来的。”
        随着逐渐长大,刘依开始发育了。我们知道了男孩子和女孩子是有所差别的,所以刘依不嚷嚷着要小丁丁了。
        这些都是在懵懂无知时做的傻事,后来刘依上了初中,我们就再也没一起洗过澡了。正是从那儿之后,我和刘依来往逐渐少了,关系也开始变淡了。
        不仅如此,暑假借宿她家,刘依完全不待见我,甚至根本不用正眼看我。
        她变得冷傲,总是高高在上的模样令我不爽,我知道,那个童年跟在我屁股后面嗲嗲叫表哥的女孩儿,可能已经消失,再也回不来了。
        初二下学期那年,家里迎来一场噩耗,母亲被查出来癌症晚期,随即没过多久撒手留下我一人。那段时间,我一度认为是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小姨生怕我想不开,所以经常跑来照顾我开导我。
        大概是小姨对我太关心导致冷落了刘依,所以刘依对我的态度也越来越冷淡,即使我处于最伤心最绝望的阶段,她都没有给过我一次好脸色。
        因为母亲治病花光了所有积蓄,包括房子都抵押出去,小姨顶着刘依的反对,硬是让我住进了她家,也恰恰因此,刘依对我的态度由冷淡转为了恶劣。
        记得刚搬进去她家第一天,刘依就当着小姨的面对我说:“吴志,你自己没有家是不是,凭什么住在我家啊?”
        我听了这句话,心特别酸,但也只能咬紧牙关,因为我明白自己已经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如果不厚着脸皮住下去,我以后的生活都是个问题。
        搬进去还没一个星期,小姨因为有事不回来,她就把房门和窗户紧锁,将我关在门口整整一夜。
        当晚还下着暴雨,我坐在台阶下瑟瑟发抖,翌日我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她却趾高气扬的说:“怎么了,这是我家,你要是看不惯我的做法,就从这里赶紧滚出去啊!”
        还有一次刘依不在家,小姨让我去她房间拿东西,我凑巧看见一个胸罩,于是从床头捡了起来,发现上面有一小块湿痕,我就以为是脏的准备拿出去放到洗衣机里去。
        没想到刘依刚好回来了,看见手里抓着她的胸罩,立马冲上来抢过胸罩,还打了我一巴掌。我反应过来,费尽口舌和她解释,可是她非但不听,还向小姨诬陷我,说我想要偷她内衣。
        小姨没有相信刘依,借机还数落了她几句,于是恼羞成怒的刘依,在背着小姨的时候,把所有的愤怒又都发泄在我身上。
        这种日子一直持续着,我很是痛苦,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也不敢得罪她,还要经常陪着笑。
        大约住了半个月时,有一天我从网吧回来,正巧路过刘依房门,听见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我好奇刘依在里面干什么,于是蹑手蹑脚的趴在门缝处偷看。
        不看还好,一看把我吓了一大跳,刘依房间有人,似乎是她男朋友。刘依被她男友压在身下,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在晃动,像是挣扎,又像是因为禁不住撩拨不由自主在颤动。
        当时我眼神火热,胸口却抑制不住的泛痛,想不到刘依这么大胆,居然光明正大把男友带回家亲热。越看越难受,可是当我离开时,突然听见刘依模糊不清的喊了句:“放开我!”
        我愣了大约一秒钟,等反应过来立马踹门闯进去,大骂了一声,直接挥拳向压在刘依身上的男人冲去。那男人反射性回头,当看到他面貌的刹那儿,我深深地错愕,以至于到现在想起这件事儿,我都忍不住想骂他一句禽兽。
        因为猥亵刘依的不是他人,正是陈见。
        我一拳打在陈见眼睛上,他懵了一下,抡起胳膊就想反击,我连忙抓起床头柜的剪刀,威胁着骂了他一句,这禽兽才没敢轻举妄动。
        陈见解释说是误会,让我不要冲动。我眼睁睁看见他试图侵犯刘依,这除非是傻子才会相信是误会。我真就想一剪刀扎他胸口,恨不得把他心给掏出来看看是什么颜色的。
        在我的逼迫下,陈见举着手从刘依身上下来了,我拿剪刀指着他,问他还不是人。陈见看向我背后,忽然说:“老婆你可回来了啊,快过来劝劝小志啊!”
        我不自觉回头看了一眼,可是哪里有小姨的身影啊,我意识中了陈见的奸计,但为时已晚。他轻而易举夺过我手里的剪刀,把我压在地板上,用刺骨冰凉的刀尖抵着我的脖子,说我跟他斗还他妈太嫩。
        我在心里骂了他千百遍,但不敢瞎闹,因为那剑拔弩张的场景,陈见只要一用力我顿时就一命呜呼了。
        陈见回了我眼睛一拳,我痛的几乎要昏厥过去,他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跑了。那一刻,我无比痛恨自己,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窝囊。
        而遭受猥亵的刘依还一直呆呆躺在床铺,眼神空洞,心如死灰的模样让我心都碎了。然而当我想拉她起来时,刘依竟然给了我一巴掌,大声咆哮着让我滚……
第2章 诬陷
        那一刻我捂着脸心生郁闷,我明明救了刘依,她不说声谢谢就算了,居然还反手给了我一巴掌?但一想到刘依情绪激动,我就没和她计较了,准备再去扶她。
        可是她又一次打向我,还好我及时抓住了她的手腕。她的手腕很纤细,柔若无骨,隐约带着一股儿颤意。
        我问她是不是疯了,刘依默不作声,怒视着我,眼泪开始在她的眼眶里打转。
        一时间我不知所错,我一直嘴都很笨,从来就不会安慰人,不然也不会在上高中之前,连小女友都没处过,更别提上床什么的了。
        刘依哭了很久,我硬着头皮想安慰她,却赫然发现她的文胸下滑了一截。
        我呆立、我咂舌。
        “看够了吗?”
        刘依冷冷蹦出这么句话,却没有用手遮挡,我知道,她是因为陈见的兽行而破罐子破摔了。
        我强迫自己移开目光,说了对不起,刘依并没有接受我的道歉,猛然间抓起床头柜的金猪存钱罐,用力的砸在我的脑袋上。
        一时间,地板洒满了硬币,刘依冲我怒吼:“吴志,你给我滚!”
        我郁闷,虽说自己有错,但好歹帮了她,将功补过,刘依这样对我可不妥吧!
        但刘依并不领情,又抓起枕头砸过来。我恼了,一把打开枕头,冲刘依发怒,说猥亵她的是陈见,又不是我,凭什么要这样对我?
        刘依恶狠狠的瞪着我,好似把对陈见的仇恨全部撒在了我身上,她又让我滚,说我和陈见一样,同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说着,她又拿东西使劲砸我,活脱脱就是个疯婆子。
        我虽然对刘依有感情,但并不是她养的一只狗,更不是她的撒气筒,想到一直以来受到的屈辱,我同样有火了,说刘依你他妈下次就是真被人侵犯我也只会拍手叫好。
        丢下这句赌气话,我怒气冲冲摔门走了。等冷静下来,我生怕陈见再回来对刘依不轨,又犯贱的折了回去。
        等到傍晚小姨一回来,我立马把事情都告诉了她。小姨不敢相信,我想报警,小姨拦住我,让我不要冲动,说兴许是个误会!
        我又急又气,说误会个毛,我亲眼看见那禽兽要对刘依不轨。
        后来,小姨进了刘依房间,可等她一出来,仿佛就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对我的态度忽然转变了。她让我收拾东西立马走,还说刘依的事情看在亲戚的面子上就不计较了,再有下次就会不顾亲情直接报警。
        小姨一番话把我搞懵了,我说小姨你哪里搞错了吧!小姨不和我多言,又沉着脸催促我走,还说下次不准再来了。
        我费解,可再次开口时,小姨猝不及防甩了我一巴掌,极为愤怒的问明明是我试图侵犯刘依,为什么要把脏水泼给陈见。
        我好像在做梦一样,捂着脸,感觉到满满的不可思议。明明是我撞见陈见的兽行,奋不顾身拯救了刘依,刘依不领情就算了,到头来为什么把这口黑锅推给我了?
        刹那间,我犹如钻进了牛角尖,想不明白的我推开小姨,硬是闯进了刘依房间。
        刘依的房间还没来得及收拾,地板撒满了硬币,一片狼藉。她虽说已经换了衣服,但遭受那样的事情,一时半会儿肯定是调整不好心态的,她依旧眼神呆滞,脸颊还留着清晰的一条泪痕。
        但我已然顾不得刘依的感受,只想一心给自己找个说法。于是,我大骂刘依,问她为什么要诬陷我,明明是陈见那个畜生想要对她不轨!
        刘依咬牙切齿,她骂我,问我还不肯承认吗?还说为什么要把污水泼给陈见,要不是看在小姨的份上,她一定要告我什么的。
        我他妈的,我反正忘了自己是哭还是笑,大声冲刘依喊,说刘依你他妈告我?你能告我什么罪?难不成告我试图上你?
        刘依被我直言不讳的话深深激怒了,她怒吼着让我滚,立马从她家滚。我让她把事情讲清楚,凭什么莫名其妙脏水就泼到老子身上了,刘依忽然开始喊小姨,她让小姨把我赶走,不然立马报警。
        我说你报啊,看看老子能他妈判几年刑!刘依沉默了,巴掌大的俏脸占满了泪,通红的眸子满是怨恨,死死地瞪着我,仿佛我就是陈见,仿佛我就是猥亵她的那个禽兽!
        我和刘依就这样互相怒视着,小姨使劲拽我,见拽不动,她竟然拿了把水果刀进来,冷声让我出去。
        小姨的行为让我尤为痛心,没想到十几年深厚的情感,还抵不过一次过错,而且这过错还是强加在我身上的。我呢喃,哀怨地喊了声小姨。
        小姨不为所动,呵斥让我滚出去,说没有我这样的外甥。这无比痛心的话让我自嘲的笑了,果然比起老公、女儿,外甥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如果小姨真的把我当回事,她怎么可能轻易就相信了刘依的话呢?很明显,我只是一个不重要的亲戚,只是一个不重要的外甥罢了,怎么可以试图和人家的女儿相比较呢?!
        那时,我感觉自己特别蠢,蠢到极致,恨自己为什么要多管闲事,不被领情就算了,到头来还被泼了一身污水。
        离开的时候,我看了刘依最后一眼,似乎是产生了错觉,她眼底竟泛起一丝愧疚。错觉终究是错觉,刘依简直让我失望至极,她险些被陈见侵犯,最后居然还包庇那个死禽兽。
        说实话,我产生了后悔的念头,我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帮刘依,我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贱,我后悔为什么要阻止陈见猥亵刘依!
        正是从那过后,我萌生了一个离谱的猜测,刘依难不成是和陈见两情相悦,所以才会在被我发现后,气急败坏把污水全部泼给了我?
第3章 爆发
        后来,小姨把面目全非的“事实”告诉了奶奶。在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就因为车祸去世了。
        这么多年以来,我几乎是和奶奶相依为命熬过来的。我无论再怎么胡闹,一直以来在奶奶面前都是很乖的,因为生怕奶奶对我失望,所以那一刻我奋力解释,拼了命的想为自己澄清。
        但奶奶还是选择信了小姨,当晚,她拿擀面杖把我鼻子都打出血了,甚至还扬言要和我断绝关系。
        我明明没有做,肯定不会犯傻承认自己猥亵表妹,然而奶奶却认定了我是知错不改,气的闷在屋子里直哭,一连好几天都没吃饭。我特别害怕这样下去奶奶身子会出问题,最后不得不跪下来向奶奶道歉承认错误,将这哑巴亏硬咽到了肚子里去。
        本以为背了黑锅后,奶奶会原谅我,可这只是我想多了。从那之后,奶奶非但没原谅我不说,反而开始疏远我了,她再也不像从前总是关心我、叮嘱我、唠叨我了。
        瞧见奶奶日渐消瘦的样子,我忽然恨起了刘依,那个原本离谱的猜测,开始逐渐生根发芽,随着对刘依一天天怨恨的积累,慢慢根深蒂固了。
        半个月后的一天,刘依突然造访,而我莫名的兴奋,因为终于逮到了报复的时机。那天,我趁刘依要上茅房的时候,猛地冲上前捂住她的嘴巴,硬是把她给拖到了谷堆旁。
        刘依唔唔唔的挣扎着,她越是挣扎,我越是烦躁。我用力将她推倒在地,那个地方可偏僻了,平时根本没人经过,所以我一点儿都不怕她喊。
        刘依一开始并没有喊,她从地上爬起来,皱眉冲我说:“吴志,你发什么疯?”
        我说我就是在发疯,活活被你逼疯的。
        刘依感觉我莫名其妙,拍拍屁股的灰尘,骂了句“神经病”就要走。
        我哪能让她这么轻易就离开?于是,我抓住刘依又是将她推倒在地。刘依有些怒了,她瞪着我,问我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看她这语气和表情就非常不爽,明明之前那样陷害我,倒头来居然还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我蹲下来,摁住刘依肩膀不让她起来,咬牙说,你觉得我找你还能干什么?
        刘依一把打开我的手,说:“吴志,你犯病找别人玩去,我可没空陪你,滚开!”
        刘依这一句话顿时把我火气勾了起来,我不再对她客气,冷笑着说:“让我滚我就滚?老子今天偏不滚看你能怎么着?”
        随后,我抓着刘依的手腕,硬是将她朝谷堆里扯。
        刘依吃痛,她俩只手用力的打我,嘴里喊着吴志你要干什么!我不跟刘依废话,将她摁到角落里,欺身而上,说干什么?你不是诬陷我要上你吗?老子今天就真上给你看!
        说着我直接动手解刘依的衣服,她怒斥让我住手,边说便剧烈挣扎着,虽说她力气比不过我,可总是乱动我根本就解不开扣子。
        刘依不可思议的俏脸爬上一抹羞愤,她使出浑身解数挣扎,并在口中边大肆辱骂着我,边大喊求救。
        一开始我就留意过了,这边偏僻的要死,怎么可能会有人?刘依发觉后也越来越恐慌了,然而她越是这样,我越是兴奋,像是终于找到了能发泄的源头而兴奋。
        我的一双手肆无忌惮在她衣内游走,但她顽强抗衡着,一时间根本找不到机会。
        我只好把注意力放在没有防备的小嘴,俯身吻住两片薄唇,顿时感到一股儿温热和芬香,正当我准备下一步动作时,嘴唇却突然被表妹死死的咬住。
        一瞬间,我的邪火全部熄灭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强烈的疼痛。我痛得不禁哼出声,俩只手停止了动作,可是刚得到反击机会的刘依哪里肯立马罢手,一直将我的嘴唇咬破皮,甚至溢出了腥甜的鲜血才就此罢休。
        不仅如此,刚逃脱的刘依又狠狠地抽了我一巴掌,眼眶一下子就蓄满了泪珠。她怒吼道:“吴志,你这样做跟陈见那个禽兽有什么区别!”
        当时我怔了一下,可反应过来的我抓住刘依胳膊,同样冲她吼:“你硬生生把我推入禽兽的行列,现在居然还有脸这样说我?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一句话,我在你妈还有我奶奶的眼里,形象一落千丈,你现在说区别,我就想问问你,现在我该怎么办?你倒是贼快活,和那个老男人偷情找老子当挡箭牌是不是很爽?你妈的男人你也喜欢,刘依,你他妈到底是有多贱?啊!”
        我喘着大气,恶狠狠的瞪着刘依,同样的,刘依也恶狠狠的瞪着我。她慢慢抬起了手,似乎又想打我,我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还能被打?因此,在刘依还没打下来前,我就已经握住了她无力的胳膊。
        刘依试着挣脱了一下,可随即她就明白和方才一样是徒劳的。她白净的小脸不知何时已经印下了清晰的泪痕,怒视我好一会儿过后,刘依突然不再反抗,神情一改柔弱,琼鼻微皱竟又啜泣起来,然后无助地抱住了我。
        我懵了一下,刘依就这样在我怀里肆无忌惮的嚎啕大哭起来。即使刘依先前那样对我,但那一刻,不得不否认我心已软了下来。
        后来,刘依把实情告诉了我,原来她并没有和陈见有关系,只是我单方面误解了。而且包庇陈见,也是因为隐情,刘依才之所以那样讲的。
        至于什么隐情,刘依却没有明确的告诉我。那天下午,刘依在我怀里哭诉了很久,所说的话都像是在心底埋藏了太久太久。
        而在当时,我仿佛产生了一股幻觉,好似时光倒退,我和刘依回到了那个一起睡觉,互相研究丁丁和洞洞的蠢萌童年。
        但是还没等我怀念一会儿,刘依赶忙让我松开她,我问她怎么了,刘依忸怩,说她茅房还没上呢。
        我连忙松开她,刘依着急朝茅房跑的动作甚是滑稽,只不过最终她还是晚了一步……

未完待续...
 
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fanrenshucheng,微信回复书号:22069,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凡人书城,海量热门小说在线阅读,手机微信看小说首选凡人书城。
 
每天凡人书城微信阅读,送3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凡人书城小说电脑官网:http://www.fanrenshucheng.com
 
凡人书城小说手机官网:http://m.fanrenshucheng.com



Tag: 男主角叫吴志小说 这就是青春吴志 这就是青春小说
(责任编辑:monsoo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