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资料 > TAG标签 | RSS订阅

[凡人书城]《我的怒放人生》作者八爪 主人公叫罗志的小说

时间:2017-09-24 22:11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点击:

我的怒放人生

 

作者: 八爪

字数: 685397

小农民逆势崛起,美艳村花,娇俏班花,步步花开,一路横推。是我的终究是我的,不是我的最后也还会是我的!这是属于我的故事,一切,都从那块疯狂摇曳的玉米地开始!

 

我的怒放人生》书号:22068

 

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 fanrenshucheng ,发送书号可获取本书


 
第1章 觉醒
        故事要从2000年的夏天说起。我叫罗志,村里人都叫我骡子,2000年时,那年我正好十八岁。那一年,也是我在农村里头种地的最后一年。
        父母死的早,只留下两亩薄田和一间在村外偏僻地方的老房子。我十三岁多一点就自己出来种地,是个庄稼老把式,没少在地里吃苦。
        十八岁的我,因为常年种地,加上我长得老成,黑黝黝的面相,日晒雨淋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就是我自己看了都嫌丑。
        但我丑归丑,体格却是全村最壮实的一个,能挑能抗,在地里比头牛都不差多少,这也是他们叫我骡子的由来,还有人暗地里叫我牲口,一个人能吃三人份的饭。
        十八郎当岁,又是壮如牛犊,我他妈的也不想啊,但精力实在太旺盛,憋得狠了,一天到晚的总是要在那琢磨女人的那点事。
        我那时还是个处,老实巴交的就想早点找个媳妇,每天往死里怼。农村里结婚早,照理说我那时也早该结了,可谁叫我父母死的早,加上又没兄弟姐妹,在村子里又是外姓,就那么间破房子也没人看得上。
        不过这一切,都在那个夏天变了。
        村子里常给人做媒的春花嫂给我说了门亲事,听到对象是谁的那会,我当时整个人都傻了,只知道咧着嘴傻笑。
        她叫梅香,比我大三岁,但比起我这又黑又丑的家伙,她却是又白又嫩,很是丰满,那身段,那眉眼小嘴,光是看看都能让人眼睛都陷下去。
        而且她还懂文化,读过高中,不像我似的大老粗一个。这种好事本也轮不到我,不过梅香以前嫁过一次,但还没过门,她夫家便死了,这是望门寡啊,克夫。所以虽然梅香长得好看,却也没人敢要他。
        我那时却是憋得急了,再说村子里也没其他女人要嫁我。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当时知道对象是她,而且她还同意了,把我美的一晚上没睡着。
        就这样,我跟她开始处起对象。
        要我说,就该直接结婚的,但她死活不同意,说要先谈恋爱再结婚什么的。我大老粗一个,哪里懂这些,不过她坚持要这样,我虽然憋得厉害,但那时还是个特单纯的老实人,她哄了我两句,又给摸了小手,我便傻乎乎的答应了下来。
        这一处就处了半个多月,平时说说话,偶尔摸摸小手什么的便已经让我美得冒泡。直到那天,她说想把我们的关系再进一步。
        “你看村子里,那东子家可都是他媳妇做主。他家那辆摩托车,就是写的他媳妇的名字。”记得,她当时是这么说的。我还傻乎乎的回她,说我家里穷,又没有摩托车,要不也写你的名字。
        她当时便说:“你不还有房子吗,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嫁给你当媳妇,你要万一以后对我不好不怎么办?你要真想跟我结婚,你就先把房子写我名下。再说了,你那么丑,也就我看得上你,整个村子里你去打听打听,我梅香要是愿意,多少好房子和摩托车任我选?”
        我那时虽然憨厚实诚,却也不是傻子,那房子虽破烂,位置也偏,但我也就这么点值钱的东西,自然不会张口就给了她。
        但她有的是手段,只是牵着我的手,隔着衣服放在她的奶子上,当时我的脑子便一片空白。
        “只要你肯写了给我,我以后就是你的人。”
        她是这么说的,我气血方刚,又是精力极度旺盛,哪里受得了这个,当时便把她一把搂在怀里,什么都不懂的只是朝她乱亲乱摸。
        那一天,她让我占了些便宜,不过也就只是些便宜而已,隔着衣服也不能真的把她怎么样。不过那时的我已经很满足了,甚至还昏了头答应了她的要求。
        农村的房子同样也有地契,没过几天,她便找来了中人,我也当真傻乎乎的把房子地契写了给她。
        写完地契,等过户什么的也还要几天时间。那几天我还有够傻.逼的去镇上帮她跑了几趟手续,直到有一天我想去镇上补交些资料,却没赶上汽车,这才被我发现了事情的真相。
        夏日烈焰如火,我错过了汽车,无奈下只能回村子里去。
        走到一半,却是热得受不了,又是大中午的,有些困乏。便随便找了个玉米地一躺,有高高的玉米杆子遮着阳光,倒也睡了个安稳觉。
        正睡得舒爽,却不想听到了玉米地另一头传来奇怪的响动。
        我被吵醒之后侧耳倾听,很快嘴巴都快咧到耳朵上,你当怎么回事,这是有人在玉米地里玩妖精打架啊!男人和女人的喘息和呻吟,便是隔着大半块玉米地,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听到那女人的喘息,我也是激动的不行。
        这种大白天的想看场免费真人秀的机会可不多,我那时对这事饥渴的要命,便轻手轻脚偷偷的摸了上去。
        只是当我小心的扒开玉米叶子,看到那正在交欢的两个人时,我的脑子一下子轰的一声炸开了!
        是梅香!那女人竟然是梅香!
        而那个男的我也认识,叫徐浩,小白脸一个,还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不仅如此,他还是村长的儿子,传闻中村子里有好多女人都想爬他床上去。
        当时我五雷轰顶,万万没想到,我未来的媳妇,竟会跟徐浩搞在一起。他们当时纠缠在一起的用力耸动,以及她脸上的绯红,我这一辈子都忘不掉。
        我傻了似的趴在那里,甚至眼睁睁看着他们一直到结束。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太快的缘故,徐浩这小白脸银样镴枪头,没几下就交代了,就这他还不忘埋怨梅香。
        “你什么时候可以真的给我啊,每次都用你的腿和手夹着,也难怪我次次都这么快。”
        “你急什么,我这清清白白的身子,以后还不是都要给你糟蹋。你有空想这个,还不如想想怎么快点把房子拿到手,骡子那蠢货,我是受够了。”
        听到梅香提到我,我精神一震,然后就听到了他们,让我改变一生的对话。
        “那个傻子没怎么你吧?要不是他那破房子正好在要拆迁的规划上,卖了的话少说也能赚个十五六万,我还真舍不得让你去勾引他。等到房子到手,就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骡子那家伙倒是不傻,只是太老实,我随便编了瞎话都能骗过他,嘻嘻,他还去镇里帮我跑关系,想着能早两天过户呢。”
        “哈哈,他怕是想早两天跟你好。他那么壮,那玩意……”
        “呸!他摸我的手,我都感到恶心。要不是为了你和那房子,那丑货我才懒得看他一眼。等房子过完户,我就把他赶出去,管他去死!还有,等房子卖了钱,你说好要带我走的。我早不想在这村里待下去了,外面的花花世界比这破村子可要好多了。”
        “放心好了,我答应过的事什么时候不算数,来,我想你了,再给我亲亲。”
        连我自己都忘了当时是怎么回的家里,等我昏昏沉沉的回到家,躺在自己的床上时,我的眼泪才从麻木的双眼中滑落下来。我像是一头受伤的孤狼,躲在被窝里面哭泣哀嚎。
        那一晚,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的心里觉醒。
第2章 棒喝
        我要把房子夺回来。
        第二天醒来,我的脑子里便只剩下了这么一个念头。
        没了房子,我连最后一块栖身的地方都没了。我以后住哪里?
        只剩下两亩薄田,我以后在村子里,又怎么活下去?
        我绞尽脑汁,但我之前就一老实巴交的农民,即便我那时红着眼,在家里揪着头发想了一整天,却依旧没有想出办法来。
        房子已经写了梅香的名字,白纸黑字,我赖不掉。等着过户也只是个时间问题,我就算再拖,也拖不了几天。
        临到傍晚,我依旧也没个头绪。
        咬了咬牙,终归还有些天真的我,脑子里竟是冒出了一个侥幸的想法。
        或许,村长还不知道他儿子干的那些事?那个总是笑眯眯的叫徐松林的老头,不是总把为村民们着想放在嘴边吗,要是我把事情告诉他,他说不定真的会帮我出头?
        我们总是习惯了依赖他人,而把自己当成鸵鸟把头藏起来。
        那时的我还存着最后的幻象,想要让村长帮我出头。
        为此,我简单的扒了几口泡水的米饭,便借着夜色匆匆的往村长家里赶。
        天色已经擦黑,村子里没有路灯,我深一脚浅一脚,临到村长家前,心急加上精神恍惚,脚下一个趔蹶,差点没一脚踩翻在田里。
        “哈哈哈,驴逼!”
        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我吃了一惊,是铁柱,村里一个游手好闲的混子。
        我低下了头没有理他,我的容忍却让他愈发嚣张起来:“喂,驴逼,跟我说说,梅香那婆娘怎么样,她的奶.子香不香?”
        他猥琐的哈哈大笑起来:“你个驴逼,等你以后娶了她,有机会借你铁哥也玩玩。”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如果是早两天,或许我还会羞怒的跟他打起来,但这会我却懒得为了那个姓梅的女人与他争吵。我在他旁边擦身而过,我们两个人块头一般大,但真要斗起来,外强中干的铁柱我一只手就能撕了他,只是那会我的忍让和老实,常常让人以为我好欺负,所以铁柱非但没有收敛,还朝我的背影吐了口唾沫:“孬子,驴逼。”
        他骂我是孬种,并发出得意的笑声。我指甲都掐进了肉里去,但最终我还是忍了下来,就这样一步步走远。
        村长家就在前面,趁着没人看到,我放轻了脚步,走进了村长家的院子。
        村长家很大,院子外面都建了几间砖瓦房,我以前来过这里一次,便直奔村长的主屋而去。
        主屋的房子里灯光明亮,房门虚掩着,离得近了甚至能听到村长说话的声音。
        太好了,村长刚好在家。
        我心里一喜,刚要推门进去,但伸出的手猛地僵在了空中,因为我听到了村长儿子,徐浩的声音。
        我咬了咬牙,又缩回了手,目光在旁边游移了下,便垫着脚走到了屋檐下一处不起眼的地方,缩着身子藏了起来。
        徐浩在场的话,肯定会反咬我一口,我必须等到徐浩离开,再让村长为我出头做主。
        天真的我还没放弃这最后一丝幻想,但现实总是会无情的让人感到窒息。
        “爹,你说那徐馨能愿意嫁我吗。”这是徐浩的声音,听他提起徐馨,虽是恨极了徐浩,我也是不由得一愣神。
        他嘴里的徐馨是村里数得上号的美人,在年轻一辈中更是艳压群芳,一直便是村子里一众年轻人的幻想对象,连我都曾经半夜时意淫过她几次,为了她还湿了好几回裤子。
        “我知道你这小崽子在想什么,哈,就凭你爹是村长,这村子里你想日什么女人没有?”村长徐松林似乎喝了些酒,说话有些大舌头:“你爹我都跟她们家说好了,五万块的彩礼钱,嘿,拿了钱,她们家闺女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保证是黄花大闺女。”
        村长徐松林嘿嘿的笑了起来,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我可跟你说好了啊,五万块,你爹我是一毛也不想出,你要自己想办法,对了,那件事办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骡子那蠢货被梅香迷得忘了自己姓什么,过几天房子一过户,我就把它给卖了。”徐浩的声音透着得意:“你儿子我好歹也是大学生,那梅香还巴巴的想让我带她走,心里头可就装着我了。”
        “你自己脑子放清楚点,梅香那种女人望门寡,邪乎的很,你玩玩也就算了,可不能当真了。”
        “可是爹,梅香她把什么都给了我,我们事成后把她撇一旁去,她会不会闹起来?还有,罗志那小子……”
        “你怕个球!”村长徐松林骂道:“梅香一女的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再说你老子我还没死呢,在村子的一亩三分地里,谁敢闹,我就弄死谁。至于那骡子,呸,不过是个外姓人,他没了房子,我以后再找借口把分给他的地也给收了,到时候村里人人都给点好处,你看有谁帮他说话。”
        徐松林的话透着如狐狼般的阴狠,让缩在外面偷听的我毛骨悚然,一张脸刹那间变得煞白煞白。
        当头棒喝,亏我还想找他帮忙出头,简直就是与虎谋皮!
        我气得手都哆嗦起来,我老老实实的种我的田,我招谁惹谁了,这村长父子两人一人谋我的房子,一人连我的田也不放过,这是要我的命啊!
        强忍着要冲进去跟他们拼命的想法,我握紧了拳头,指甲掐到了肉里流出血来,却依旧一声不吭的狠狠咬着牙关。
        不行,我要回去再想想其他办法,天无绝人之路,为了房子,为了活命,一定还有办法的!
        我蹑手蹑脚,想要悄无声息的先离开这里,他们都以为我还被蒙在鼓里,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我正要趁夜离开,却不想刚刚走出没几步,便听得黑暗中前方传来两个异样的脚步声。
        我脚步一顿,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要是我在这里被他们知道了,以村长父子的狠辣,我怕是连最后一丝翻身的机会都没了!
第3章 躲藏
        我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将身子紧贴着屋檐下的阴影处。
        这个时候,前方的脚步停了下来,很快便传来悉悉索索的异响以及男女的急促喘息声。
        “柱子哥,啊,柱子哥你别这样,我老头还在家里,别被人看到了。”
        “燕子,我太想你了,要不你跟我走,你只要跟我好,柱子哥以后保证对你千依百顺。”
        “柱子哥你别急啊,燕子我就是你的人,以后总是会给你的,啊,别这样!”
        两人的喘息声,隔着五六米都能听到,倒是把黑暗中的我听得面红耳赤,不能自己。
        村长徐松林有一子一女,儿子就是徐浩,女儿名叫徐燕。这叫燕子的女人,显然就是村长的女儿徐燕,而那个柱子哥,要是没听错的话,就是之前对我肆意侮辱的那个铁柱。
        好逼都让猪拱了!
        我有些眼红的咬了咬牙,那徐燕长得可比梅香还要美,又是村长家好饭好菜的养着,细皮嫩肉的,光是看着都让人眼馋,恨不能把她掐出水来。那铁柱粗黑鄙陋的家伙,又是村里出了名的游手好闲,连他这样的逼货都有女人给弄,偏偏老实巴交的我只想找个婆娘好好过日子,却落得这般下场,真是想想就让人心中窝火。
        正这时,一个女人的破锣嗓子,陡然响起。
        “谁?是谁在那里!”
        刹那间,我整个人都差点傻了,因为那个声音响起的同时,她已经朝我这方向走了过来,一旦被她看到,我怕是连躲都没地方躲!
        “妈,是我呢。”关键时刻,还好徐燕回答了一声,把她妈的注意力给引了过去,我心脏“砰砰”乱跳,趁着这会功夫,忙随便在外院寻了间屋子,便一头躲了进去,我才刚刚躲进去,身后徐燕他妈便走了过来,大着嗓门道:“大晚上的,你搁外面干嘛,黑咕隆咚的,也不怕让狼把你叼了去!”
        徐燕娇声道:“妈你尽吓唬我,村子里哪来的狼啊。我收件衣服呢,等会要去洗澡。”
        “收件衣服都慢吞吞的,快些个去。”
        两人的说话声,似变得轻了些,我偷偷喘了口气,正想趁机逃出去,忽然脚步声响起,还是往我这边来的。
        我吓了一跳,刚才躲得急,都没看到底躲进了哪里,这时借着依稀的亮光,等我看清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时,不由得暗暗叫苦连天。
        这里是冲凉房,农村里地方大,村长徐松林家便是把冲凉房和茅厕什么的都放在了主屋外。徐燕刚刚借口说要洗澡,岂不是马上就要到我藏身的地方来?
        这要躲在这里被徐燕看到,她铁定第一时间就会大叫起来,到时候更是让村长徐松林他们抓住把柄,只怕都用不了几天,就能让我一文不名的滚出村子。
        我心惊胆战,脑子里想的就是不要被徐燕发现,还好农村里冲凉房有用水泥砌的砖墙隔起来,等我手忙脚乱的爬过去,然后缩着身子蹲在水泥墙的角落里,徐燕刚好走了进来,然后顺手把灯给打开。
        陡然亮起的刺眼灯光,让我浑身都绷紧了,我的心脏在狂跳,整个人因为紧张而在微微颤抖。
        别看到我,千万别看到我!
        我心里在拼命祈祷,也或许是我的祈祷起了作用,马虎的徐燕并没有发现躲在角落中的我,她先是把门给锁上,然后自顾自的开始脱.衣服。
        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我明明知道徐燕正在脱.衣服,但这会吓得厉害,连头都不敢抬一下。等到身后半天没有声音时,我忍不住悄悄探头出去望了一眼,只是一眼,我便整个人都傻了似的楞在了那里。
        屁股大的娘们好生养。
        不知为何,我的脑子里就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徐燕没急着去洗澡,反而在对着墙上的镜子在看,一只手还把玩抚摸着自己左边的巨大,嘴里呢喃有声:“柱子哥,燕子这身体都是柱子哥一个人的,你别急,洗白白了,下次见你……”
        咬了咬嘴唇,她似羞红了脸,声音轻如蚊吟:“下次见了,我就把自己给了你。”
        她捂住了自己的滚烫的脸,又羞涩的笑了笑,这才返身过去准备冲凉。我吓了一跳,好在及时把头缩了回来,加上徐燕正娇羞难当,倒也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我。
        随后,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水流冲刷在身上,冲浴的徐燕嘴里发出舒服的呓语声,那娇滴滴的声音仿佛具有魔性,让躲在角落里的我浑身燥热,好几次都按捺不住想抬头去偷窥,却又生怕被她察觉,只能是死死的低着头一动不动。
        就在徐燕洗澡洗到一半时,忽然,电灯一闪,随即陡然熄灭,浴室里霎时陷入一片黑暗!
        “怎么又停电了,真讨厌。”徐燕嘟囔了一声,2000年的时候,为了供应给生产的厂子足额的电力,居民用电还经常有限电,尤其是农村里,隔三差五的,总是会停上几次电。
        我躲得位置其实并不好,如果不是徐燕心大,怕是早就被她发现了。要是继续等在这里,等会要是村里的临时电来了,怕是真有可能会被她给发现,到时候不是屎也是屎,等着我的,也只有死路一条。
        与其在这里等死,还不如趁着现在停电搏上一把,或许还能被我趁黑逃掉。
        我把心一横,趁着刚刚停电.眼睛还看不到的功夫,弓着腰,摸黑就往外走去。
        原本或许还真能被我给逃出去,但临到门前时,我的脚下猛地一滑,却是不小心踩到了一滩水渍。
        “谁在那!”
        徐燕陡然一声惊呼,刹那间,我浑身绷紧,脑子一片空白。

未完待续...
 
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fanrenshucheng,微信回复书号:22068,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凡人书城,海量热门小说在线阅读,手机微信看小说首选凡人书城。
 
每天凡人书城微信阅读,送3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凡人书城小说电脑官网:http://www.fanrenshucheng.com
 
凡人书城小说手机官网:http://m.fanrenshucheng.com



Tag: 我的怒放人生小说 我的怒放人生八爪 我的怒放人生罗志
(责任编辑:monsoo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