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资料 > TAG标签 | RSS订阅

[凡人书城]傲娇总裁俏萌妻小说 唐小宴傅云谦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17-09-13 23:52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点击:

傲娇总裁俏萌妻

 

作者: 榆斐斐

 

他是市里有名的富豪子弟,风流成性。天不遂人愿,她却被迫嫁给他。 新婚之夜,她亲眼目睹了老公跟他的小后妈滚在了一起,缠绵悱恻。 恨过之后,她选择继续做个有名无实的少奶奶。 一个月后,她却意外怀孕, 她老公暴跳如雷,逼问:“唐小宴,我从没碰过你,这个孩子到底是哪来的?” “是我的。”从没想过,会有这样一个人,从天而降,救她与水火之中。 

 

傲娇总裁俏萌妻》书号:21999

 

微信搜索公众号: fanrenshucheng 关注凡人书城,发送书号可获取本书


第1章 新婚夜
        五星级酒店门口,豪车逐渐散去。
        新娘唐小宴穿着红色修身旗袍,发饰精美,妆容精致,配着大红色的高跟鞋,身段高挑,小腿纤细匀称,累了一天,早上顾盼神采的眸子略带疲惫,可无疑,她仍是今晚最美的女人。
        送走最后一名宾客,她锤了锤发酸的胳膊和小腿,轻吐出一口气,朝酒店楼上的蜜月套房走去。
        套房门没锁,轻轻一推就开了,她星眸微挑,先见一件女性黑色性感的蕾丝内衣映入眼帘,然后是销魂的靡靡之声,再定睛一看,女人葱白的手指穿梭在男人浓密的黑发间,对着她笑。
        那么洋洋得意。
        震惊过后,愤怒如火山岩浆在心底陡然爆发。
        她站在门口,像是被人狠扇了两巴掌,涂着艳丽丹寇的指甲掐入白嫩掌心。
        怒火攻心,脑子一片发白,但电光火石间她还是拿出手机连续按快门,拍下了这不雅的一幕。
        闪光灯亮起,床上那对男女的身体微顿,她终于勾起了清冷绝美的笑容:“你们继续。这照片,我拿走了。”
        尽管走的潇洒,可到底,还是生气的。
        她不是气傅子豪的出轨,也不是气唐宛如的下贱,只是气他们给了她这样的羞辱。
        高跟鞋被丢弃在路边,头上昂贵的凤凰于飞金饰被她整个儿拆了下来,尖锐的蝴蝶簪子在路灯下被她划拉出森冷寒光,就像是划在傅子豪那唐宛如那对贱人身上!
        她为了保全继父的生意,在母亲的威逼利诱下,被迫嫁给根本没见过面的全城最有名的花花公子傅子豪,可是他却与他的后婆婆,自己法律上的姐姐,在她的婚床上翻云覆雨。
        这是多么可笑又响亮的一巴掌!
        她不过二十二岁,还没大学毕业,才初出茅庐,对婚姻原本抱有美好的幻想,想在新婚之夜把完璧之身献给最亲爱的丈夫。
        虽然傅子豪不是良人,可她也没想到竟然这么无耻混账!他们联手幻灭了她所有的痴想。
        如果早知道这样,她说什么也不会答应嫁啊。
        一口气跑到护城河边,唐小宴的眼泪还是不争气的往下落,越擦,就掉的越凶。越忍,就流的越快。
        她告诉自己不要低头不要哭,但没有用。
        如果他们都是跟她无关紧要的人,她本可以完全不在乎,可为什么偏偏是唐宛如,就算她们毫无血缘关系,她们依然是法律上的姐妹啊。
        唐宛如从小抢她的东西难道还不够,非得不顾礼义廉耻不顾伦理连她的老公都要染指吗?
        难道她就不能有一样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吗?
        傅子豪也是恶心,他爸爸的女人,也下得去嘴……一想到这里,她就恶心的想吐。
        但,这样的屈辱她却无处诉说。她憋屈的在唐家生活了十五年,以为终于可以开始新生活,结果唐宛如还是给了她一刀,将她推入了万丈深渊。
        深夜的护城河边,寒风萧瑟,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拿着金簪,不知跟谁拼命。
        而护城河对面,是本市有名的红灯区。河上船灯旖旎,红舫轻摆,夜夜笙歌,颇有几分当年秦淮河岸的风流韵味。灯红酒绿的男女毫无顾忌的穿梭其中。
        婚都结了,过了今夜,她还是处女,这像话吗?
        这时她的后背突然被人一撞,她往前一冲,差点摔下河去,好不容易抓住栏杆,又被人从后面拉了一把,才危险的退回岸边,唐小宴的怒气彻底爆发了:“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长眼?”
        可一回头,看到那一张让月华黯然失色的冷峻面容,她哑然。
        这男人清绝无双的面容跟她平日里所见的那些男人,有着天壤之别。
        她发呆,身体又被人往旁边嫌恶的一推,差点摔倒在地,美丽的画面再次幻灭。
        “喂,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她疾步上前理论。
        “滚开!”男人再一厉吼,犀利的双眸蹦出厉芒,嗓音压抑低沉的可怕。毫不掩饰对唐小宴的厌恶。
        看他急促的呼吸,潮红的面色,唐小宴一时间有些不确定,然而,从他虚浮的脚步以及那几乎爆裂的血管来看,她心下了然。
        上前,拦住他的去路,迎着他嫌弃的目光,她努力撑起自己算不上多饱满的身材:“我可以帮你。”
        男人再次重重的推了她一把,咬牙:“我、不、需、要!”如果需要,他何必还要从对面一路逃走呢。
        唐小宴也咬牙,看着他跌撞的身影,一跃而起,不由分说拖着他往停在路边的二手现代车走去:“可是,我、很、需、要!”
第2章 有名无实的少奶奶
        如果说,她的新婚夜必须要献出第一次的话,那么她情愿找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来一场露水姻缘,更何况这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大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其实她的脑子里还是不期然的闪过一个长身玉立的身影,只是那人,远在天边,与她早就再无瓜葛。
        傅云谦过去的三十年里,美女在他身边白驹过隙,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路上被一个姿色一般身材平平的女人霸王硬上弓,还在一辆破的拿不出手的二手车里!
        可他能从对面一路强撑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他虽然讨厌女人近身,但到了这个时候,似乎已经别无选择。
        如果可以在一个男人与女人之间选择,其实,他更愿意选择男人。
        然而车内空间狭窄,这个女人身上淡雅的馨香已经在车内漫无止境的挥发,不断被放大,刺激着他脆弱的防线。
        她又很笨,连个连衣裙都脱不掉,不停的反手去拉,在他身上磨蹭着,来回转身,急的满头大汗,还没开始呢,车子已经被她弄出了极大的动静。
        他敢肯定,从外面看,里面的战况一定激烈的不得了。
        她按捺住狂跳的心脏,动手去撕扯他的衣服,嘴里还不停抱怨他动作太慢,不用他负责云云。
        他勉强撑起燎原的身体,给她最后一次机会:“你确定?”
        “确定,还有,谢谢。”
        当她颤抖着说出这两个字时,傅云谦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然而看到她半闭着眼,美丽的眼角流出两行清泪时,他便知道,献身也许是她心甘情愿,可她心甘情愿的对象绝不是自己。
        他只是运气好,趁人之危顺便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
        可,是因为药效的缘故吗?为什么这个女人近他的身他那么没有强烈的反感呢?
        一车旖旎,满目流光。
        他将她从少女变成了女人。
        然后,她将他踹下车,迅速逃离。
        回去继续做她有名无实的傅家少奶奶。
        她裹着男人身上脱来的外套,狼狈逃回傅宅。
        夜深人静,整个傅家都还在深沉的睡眠中,推开新房门,床上大红的被褥整整齐齐,昨晚傅子豪和唐宛如应该在酒店翻云覆雨了一整夜吧。
        也幸好他没有回来,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他睡了女人,她也睡了男人,这样一想,心里又平衡许多。拿了衣服进浴室洗漱。
        站在花洒下,任凭温热的水不断冲刷身上暧昧的痕迹,她闭上眼,耳边似乎还残留着他炙热的呼吸,一想,耳根子就红了,身体更是不断持续发热。
        下半身的酸楚在时刻不停提醒她车上的疯狂。
        他那么热,那么霸道,那么勇猛,简直让初尝人事的她招架不住。
        因为太深刻,所以以至于他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感觉都还是那么熟悉吗?
        手?游走?
        唐小宴一低头,当真看到了一只手在她身上游走,吓的立刻尖叫出声,往旁边的角落跑去。
        可是那双手如一条藤蔓,缠住了她纤细的腰身,她根本挣脱不开。
        傅子豪赤膊着上身,贴着她的耳垂浅笑:“我的妻子,这么大早的就洗澡,怎么也不叫为夫一声呢,要不要我帮你?”
        他居然回来了!而且还未经允许擅自进了浴室来,真是不要脸的男人!
        唐小宴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再也半分热感,只觉得厌恶不已:“够了,傅子豪,放手!你想发泄你的兽欲就去找唐宛如,别叫我妻子这么恶心的称呼,我不是你的妻子,你也不是我的丈夫,我听了只会想吐!”
        她牙尖嘴利的回击,傅子豪微微挑眉,欣赏着她跟外表截然相反的内在:“看不出,你身材还不错嘛。”
        唐小宴感谢洗手间的灯光幽暗,感谢热水洒的一室氤氲,不至于让他发现她身上的那些秘密,可是,这么近的距离,他对她而言就像一条吐着红信子的蛇,太危险,也太憎恶。
        “想吐?该不会是怀孕了吧。”他邪恶的将她逼到了墙角,唐小宴再次尖叫,敏感让她更加疼痛。
        傅子豪笑的那么可恶:“你叫吧,恐怕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我们是夫妻啊,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你害羞?”
        唐小宴气白了脸:“傅子豪,你真是不要脸!”她真的无法继续这么与他说话,尤其他的眼神,让人招架不住。
        她看到了放在旁边的一块光滑的肥皂,计上心头,于是,悄悄将肥皂拿了下来丢在地上,顺势往前一走,引导着他也上前走一步,正好一脚踩在那肥皂上。
        他脚下一滑,眼一瞪,整个人朝地上摔去,唐小宴却死命抓住了一边的扶手,她身上光滑,傅子豪就这样重重摔在地上,尾骨着地,发出一声惨叫。
        唐小宴一惊,可是等平静下来后,也就恢复了从容,拉过一边的浴巾穿在身上,然后冷眼旁观:“你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第3章 帮帮这位小姐
        “该死的唐小宴,你这个蛇蝎女人!擦……”傅子豪连连爆粗,却无法阻止唐小宴离去的脚步。
        只是这一次没有好运,刚开门,就撞见了唐宛如。
        唐宛如蹙眉看着她。
        她裹紧了身上的浴袍,赤着脚,手上拿着干净的衣物,样子十分滑稽,四目相对,也很是尴尬。
        唐小宴最终呵呵笑了笑:“妈。”然后擦肩而过。
        唐宛如怔然,听着浴室里传来的低声咆哮,走近,看到躺在那里呻吟不止只穿了一条内裤的傅子豪,以及唐小宴离去时的模样,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傅子豪什么人,做的什么事,她再清楚不过。不过,她却不能哭不能闹,因为在两年前,她就已经失去了资格。
        她俯身,将傅子豪扶了起来。
        傅子豪面有难色,哼唧两声,只说:“我没事,你不用管我了,你去休息吧。”
        “子豪。”唐宛如开口,声音婉转如黄莺鸣翠柳,带着悠悠的美感,“昨晚,你应该很累吧,我今天叫人给你炖点骨头汤补一补吧。”
        “随你。”傅子豪按着受伤的屁股,一瘸一拐的走了。
        唐宛如站在原地,指甲深深的掐进掌心。
        她眯起了细长的丹凤眼,眼中满是仇恨算计与怨恼的精光。
        她本来可以凭一己之力游刃有余的游走在傅家父子两之间,可唐小宴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呢,真是让人不喜欢呢。
        傅家的餐桌,有些奇怪。
        因为不见傅成光,这样三足鼎立的局面让人半点胃口都没有。
        唐小宴心不在焉的喝着牛奶,唐宛如却开口问:“小宴,是不是该解释下,昨晚去哪里了?还以为你走了不打算回来了呢。”
        唐小宴回神,放下手中的杯子,呵呵一笑,也看了傅子豪一眼:“难道你还欢迎我留下来看戏?走了不回来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唐宛如面色未变:“哦,我还以为你跑去找男人了呢。”
        背脊一僵,唐小宴清冷的眸色落在唐宛如那张精心妆容的脸上:“我不是你,没有那么饥不择食,吃饱了,去上班,你们慢吃。”
        不带任何留恋,她拎包走了。
        走的时候带起一阵迷人的馨香,那是安娜苏最新出的许愿精灵,味道清雅淡然,十分独特。
        她穿着白色套装,但依然难掩窈窕身段。年轻粉嫩的肌肤白里透红,只略施粉黛就艳冠群芳,黑色的长发束成高高的马尾,随着她的走动晃出美丽的弧度。
        傅子豪痴迷的盯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玄关处,又闭上眼闻了闻空气中残留的香水味,这才低头吃早饭。
        这一切都落在对面的唐宛如眼中。
        她嫁入傅家的这些两年,与傅子豪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对,却似乎,再也没有了从前的深刻爱恋。
        人前,她是高高在上气质出众的傅夫人,人后,她又与自己的继子傅子豪暗通曲款。
        不过更多的时候是她被困守在这座高墙内院里,他在外面追求海阔天空。
        外面女人何其多,她甚至觉得,他现在还跟她发生关系,只因为她是他众多女人中唯一得不到的一个,而且还是被他父亲抢走的那一个,他那么做,不过是为了报复他的父亲,如同他一开始决定娶唐小宴,是为了报复唐家一样。
        可是她也没把握傅子豪是不是真能把持住,不动唐小宴,她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侵犯的掠夺,那一种惊艳,是猎人捕捉猎物时独有的。
        “我也吃饱了,走了。”他甩下筷子,仍是一瘸一拐的走了。看来刚才那一下,摔的很重。
        真倒霉啊。车子才刚开出傅家别墅区,就爆胎了。
        唐小宴无力抚额,车子有备胎,但她不会换啊……
        今早上还有个重要的小组会议要开,她如果迟到了,陆立风会直接喊她滚蛋。好不容易得来的实习机会,岂能这样被耽误。
        正焦虑间,一辆红色的奥迪a7停在她旁边,车窗摇下,傅子豪带着黑色太阳眼镜的头探出来,朝她吹了声口哨:“需要帮忙吗?唐小姐。”
        唐小宴双手抱胸,斜睨了他一眼:“你会?”
        “当然,只要你开口,我就帮你换。”
        “哦。”眼见后面又有一辆黑色奔驰开上来,唐小宴朝他点了点头,然后往路边一站,稍稍一提裙摆,露出大半个美丽的侧腿,对着奔驰微微挥手。
        不费吹灰之力,奔驰车停了下来,前座司机打开车门问:“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唐小宴客气的甜笑:“不好意思,我的车子爆胎了,能不能帮我换下备胎?”
        “这个……”司机看了看前面傅子豪的车,又看看端庄秀丽的唐小宴,里面坐着的男子已然吩咐:“老张,就帮帮这位美丽的小姐吧。”
        “好的,先生。”
        于是老张跑过去帮唐小宴换备胎。
        隔着车窗,唐小宴看不清车内到底坐着何人,可是从听他的声音来看,应该相当年轻,她隔着车窗朝对方点了点头,她相信车内的人能看到。
        傅子豪从后视镜看到了唐小宴露大腿的风骚动作,在心底大骂她这个心机婊,结果看到那车子车牌,又从车上下来那司机后,眉头皱的死紧,然后嗫喏着下车,朝他车子走近,又钻入车内。
        唐小宴看着傅子豪的动作,猜想,车内之人应该是与傅子豪熟识的,也难怪,住在一个别墅区的,都是非富即贵,认识也不足为奇,只是对于自己刚才那动作,突然也觉得有些臊,希望对方没有看到才好。

未完待续...
 
关注“凡人书城”微信公众号:fanrenshucheng,微信回复书号:21999,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凡人书城,海量热门小说在线阅读,手机微信看小说首选凡人书城。
 
每天凡人书城微信阅读,送3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凡人书城小说电脑官网:http://www.fanrenshucheng.com
 
凡人书城小说手机官网:http://m.fanrenshucheng.com



Tag: 傲娇总裁俏萌妻 唐小宴傅云谦免费 傅云谦唐小宴小说
(责任编辑:monsoo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