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资料 > TAG标签 | RSS订阅

[YY小说]明争暗斗赵得三小说 主角任兰赵德三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17-08-13 23:22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点击:
 
 

《明争暗斗》YY小说书号:365

 

微信搜索公众号:yyxscn,关注YY小说,回复365,阅读《明争暗斗》全本小说
 

第一章美女哇!

美女哇!

视频一接通,赵德三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英俊邪气的脸庞上立刻透出震惊的表情。

心里狂喜不已。

视频中的女人,有着一张圆润的瓜子脸,肤色极其雪白滑嫩,五官精致绝伦。

一头微卷的长发,用水晶发卡松松挽起,发丝自然垂落下来,划过耳际,平添了一丝妩媚。

从视频中看上去,她约莫三十出头,身着一件黑色丝绸质地的吊带睡衣,一种少妇特有的素雅风韵在她身上演绎的淋漓尽致。

那双动人的眸子,在视频接通的一瞬间,荡起一丝微笑的涟漪,在摄像头那头,冲赵德三挥了挥手。

那种眼神,透着一丝少妇独有的妩媚,有着勾魂摄魄的魅力。

摄像头的角度居高临下,赵德三的视线一下子就落在了她修长的天鹅颈下,那一道逐渐沈深邃的沟壑,夺人眼球。

好漂亮的少妇啊!

刹那间,赵德三心神一荡,喉结一滚,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唾沫。

视频中的女人,网络昵称蕙质兰心,是赵德三在一年前加的网友。

这一年来,两人每晚都会聊天,聊得很投机。

赵德三当初是本着在网上约个炮什么的,但这个女人貌似很有戒心。努力了一年,都没能约出来见个面,甚至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聊着聊着,每晚这个时候,两人坐在电脑前聊天,却成了一种生活习惯。

今天真是双喜临门,不但工作落实了,而且蕙质兰心竟然第一次主动和他视频聊天。

在没和她视频之前,赵德三对这个女人的长相,在心里有一千个样子。

甚至因为她不愿意视频,让他觉得,这个女人肯定长得很丑,不敢见人。

今日一见,赵德三所有的幻想在一瞬间打破了。

他根本没有想到,蕙质兰心竟然长得这么漂亮,那种少妇的美艳、韵味,如同一杯美酒,顷刻间就让他感到如痴如醉。

“嗨!怎么不说话呢?”蕙质兰心透出一抹令人沉醉的笑容,在摄像头前挥了挥手。

赵德三这才回过神来,连忙笑盈盈的挥手道,“我有点高血压,感觉有点晕。”

蕙质兰心连忙问道,“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吗?”

赵德三嘿嘿一笑,道,“没想到你这么漂亮,为什么以前一直不愿意和我视频呀?”

“呵呵,我觉得网友只是虚幻中的人物,心里枯燥乏味,或者是有心事的时候,和陌生人聊天发泄的一种途径,并不需要见面,一旦见面,那种神秘感和幻想会破灭。”视频中的少妇嘴角一勾,露出一抹令人心神不宁的笑容,音响里传来了悦耳动听的笑声。

不但长得很漂亮,充满那种极其高贵典雅,又透着一丝妩媚的气息,而且连声音也这么悦耳,真是美艳不可方物啊!

赵德三嘿嘿一笑,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一见到你,我才发现我之前所有的幻想,都不为过,因为和现实中的你相比,你太漂亮了,不夸张的说,你是我到目前为止见到过的最有气质、最漂亮的女人。”

“谢谢夸奖,不过你也不赖,没让我失望。”少妇莞尔一笑,随意撩了一下眼角的发丝,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种浓浓的独特韵味。

“那你今晚为什么突然会主动和我视频聊天?”赵德三的眼睛仿佛被一根无形的身子牵着,直勾勾落在睡衣前的两团高耸上,抛出了一个很不解的问题。

“我的心情不好,一想咱们也在网上聊了一年多了,突然就想看看你是什么样子,没让我失望,和我想象中差不多。”女人轻轻一笑,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虽然自从家族衰败,父亲坐牢后,生活很落魄,但赵德三对自己的外形很自信。身高一米八三的他,长得浓眉大眼,性格开朗,能言会道,在大学时深的女生厚爱。

但大学一毕业,没钱没势,所有人曾经对他投怀送抱的美女们,立即抛他而去,投入了高富帅的怀抱。

少妇的夸奖,让赵德三很是得意,嘿嘿一笑,道,“不失望就好,嘿嘿。”

少妇看见赵德三笑的合不拢嘴的样子,莞尔一笑,问道,“什么事这么开心啊?说出来也让我高兴一下,我今天心情不好,我们平衡一下。”

赵德三嘿嘿笑道,“双喜临门,这第一喜呢,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的工作落实了。第二喜呢,终于见到了你的庐山真面目。”

“那恭喜你啊。”少妇微微一笑,调整了一下坐姿,丝绸质地的睡衣轻轻一晃,一抹耀眼的雪白一闪而过。

天哪,好白啊!

赵德三的眼睛一愣,投出了一丝热切贪婪的目光,喉咙里突然像是冒火一样干燥,喉结快速滚动了两下,吞了几下口水。

少妇一抬头,看见赵德三那直勾勾的眼神,低头一看,立即意识到了什么,俏脸一红,将身子靠在了老板椅上。

赵德三尴尬一笑,连忙打岔道,“那个……可以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吗?”

少妇正要说话,突然音响里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有空再聊。”少妇顿时一脸惊慌,冲视频里挥了挥手,关掉了视频。

赵德三郁闷极了,还没聊几分钟呢。

这个女人真是漂亮,让人有种过目不忘的感觉。从视频中看,她不但人长得漂亮,身材也很曼妙,尤其是那一晃而过的雪白,让他的心砰砰直跳。

除此以外,从视频背景中的家具和房间的装修档次来看,这少妇的家里肯定很有钱。

赵德三由此推断,这女人平时一定不受老公疼爱。男人一旦有钱,肯定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今天她能与自己视频,下次就能……嘿嘿。

明天要去单位报道,赵德三躺下来,回味了一会儿视频中的女人,早早就睡了。

迷迷糊糊中,赵德三找了一个梦。

视频中的少妇,出现在自己家里,一声撩人的水声一停,她光着脚,迈着轻盈的步伐向自己走了过来。

刚刚洗过澡的身子,如同雨后的荷花,透着清新的芳香,清透红润的脸颊上,透着一丝妩媚。

一件乳白色的真丝睡袍,勾勒出一个撩人的曲线,曼妙高挑的身材,袅袅的向自己走来。

那一双清透的美眸,含情脉脉的盯着自己。

一头微微卷曲的秀发,随意的披散在雪白细腻的香肩上,精致绝伦的脸颊,在朦胧的灯光下,透出一丝浓烈的妩媚。

“怎么是你?”赵德三嗖一下坐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吞了下口水。

少妇的美眸轻轻一颤,嘴角勾出一丝迷人的媚笑,“你不是想见我吗?”

赵德三顿时热血翻滚,再也忍不住那种躁动的情绪,疯狂的扑上去,一把搂住她曼妙燥热的身躯,疯狂的亲吻起来。

女人发出一声闷哼,弹性的身躯柔柔倒了下去……

“二零零二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得更晚一些……”一阵刺耳的闹铃声,在赵德三耳边猛然炸向。

赵德三闪电般的窜了起来,一看房间,空空如也。

靠!原来是个春天的梦,还以为是真的呢,出了一身冷汗。

赵德三抓起手机一看,清晨六点半。

今天去上班,必须收拾一下才行。

花了一个小时,洗澡、洗漱、换衣服。

打扮的人模狗样后,赵德三匆匆的出门了。

赵德三的工作单位是榆阳市煤炭局,榆阳市的煤炭行业在华夏闻名遐迩。煤炭局自然是榆阳市的油水部门,很多人争破了头想进去的单位。

托了很多人,费了不少功夫,这个工作才落实下来,不容他有任何闪失。

虽说只是去给煤资局的副局长王纯清委身做男秘书,但这活其实也是个好差事。

早早赶到单位,赵得三先去人事部报了到,交了体检证毕业证之类的归档资料。人事部让他直接去王副局长的办公室报个到。

赵得三经过走廊的时候,站在宣传栏上找了一下副局长王纯清,照片上的王纯清圆脸背头,颇有领导派头。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王纯清从另一端楼梯口出来了,满脸通红,走路有点摇摇晃晃,估计刚是喝过酒,手里握着电话满脸堆笑和那头的人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赵得三一眼就认出了他,立刻就满脸笑容,小跑过去扶住了王纯清的胳膊,嘱咐说:“王局,您慢点,小心。”

王纯清喝的一脸通红,脸色油光泛亮,正讲着电话,笑呵呵的也没管扶他的人是谁。

王纯清被赵德三扶着,有点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办公室门前,对着电话笑眯眯的说:“那待会来我办公室啊,我等你。”

王纯清挂了电话,一手握门把手的时候才斜眼望着他,闭了一眼眼睛,让自己清醒了一下,一脸醉态地问道:“小伙子,你是哪个部门的呀?”

赵得三满脸堆笑,毕恭毕敬地答道:“王局,我是赵得三,今天刚来报到,您的秘书。”

王纯清扬起脑袋摇了摇,闭了下眼睛,想了一下,看着他,笑呵呵说:“噢,小赵啊,我想起来了,你是今天来报到上班呀。”

 

第二章网友相见

赵得三毕恭毕敬的笑着点点头:“是,王局” 王纯清拧开门,说:“那行,进来吧,对了,以后叫王总就行。”

王纯清的职务前面挂着个副字,让他觉得别扭,习惯让别人叫自己王总。

赵德三挠了挠头,连忙笑着点头,“好的,王总。”

赵得三挽着王纯清的胳膊生怕他磕磕碰碰了,小心翼翼的把他扶进办公室来。

这是一间足足有五六十平方米大的办公室,外面放着宽大的黑色真皮沙发,实木大办公桌,黒木文件柜。

里面还有一件摆着席梦思的套间。

这让赵德三不由得有些遐思起来。

王纯清说:“小赵啊,你以后就在这里办公。”

赵得三一看这环境,心里乐开了坏,好家伙,这么宽敞,对王纯清满脸微笑,点着头。

王纯清揉了揉鬓角,闭了闭眼睛,说:“小赵,我进去休息一下,你就在外面先熟悉一下环境,没我允许,不准任何人来敲我房门。”

赵得三点头哈腰的说:“王总,我知道了,您好好休息一下吧。”将王纯清扶到了套间门口,拧开了门,不忘记关心道:“王总,您好好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事您吩咐我就是了。”

王纯清进了套间,关了上门。

赵得三站在外面宽大的办公室里环视了一圈儿,心里乐滋滋的,这环境也太好了吧,这么大的空间,难道就我一人呆在这办公?他站了站,就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坐下去,陷进了半个屁股,真他妈软!

王总在休息,他不敢作声,随手拿了茶几上的报纸翻阅起来。

有点百无聊赖,赵德三掏出了手机玩。

“砰砰砰……”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赵德三怕吵着王纯清,忙轻手轻脚过去拉开门出去,一出去在走廊里就迎面撞见了一个漂亮女人。

靠!不会吧?

她竟然是……是视频中的那个少妇?

两人都有点惊讶,面面相觑的盯着对方看了几秒。

女人有点花容失色,随即又恢复到那妩媚的神情,轻声问:“怎么是你?你在总办公室干什么呢?”

赵得三说:“我是王总的秘书,在这上班啊。”

女人莞尔一笑,说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赵德三笑眯眯说,“我也没想到,这应该是缘分吧。”

女人温柔的笑了笑,说,“算是吧,你在这里上班,很不错,这个单位,很多大学生挤破了头都进不来。”

女人的话,让赵德三更加深信不疑这份工作对自己的重要信。

“你来这里做什么?”赵德三好奇地问道。

她会不会是王总的妻子或者?要是这样的话,绝对不能让王总知道他们是网友,否则王总在以后的工作中,绝对会给自己穿小鞋。

女人微微一笑,道,“我公司里和你们煤炭局有交集,来找王总办点事。”

这女人家里是搞煤炭生意的?难怪从视频中看去,家里的装修和家具那么高档呢。

赵德三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这样啊.”

“有机会再聊,我去找王总,王总在吗?”女人一双美眸随着轻轻一笑,透出一丝很妩媚的眼神。

赵得三心神一荡,嘘了一声,小声说:“王总喝酒了,正在休息,不让任何人进去,你找王总有什么事?等他睡醒了我转告他吧。”

“不用了。”女人轻轻一笑,扫了他一眼,拉开门就径直走了进去。

赵得三赶忙跟在身后去拦,但她已经走到王纯清的休息室门口,拉开了门。

赵得三心想这下完了,上班第一天就没办好王总交代的事情,不责备自己才怪呢。

谁知这个这漂亮女人拉开休息室的门进去以后,王纯清并没发火,从里面传来了一阵窃窃私语声。

片刻门打开了,王纯清满脸通红的探出头来交代说:“小赵,这样吧,你今天刚来,还不熟悉环境,下午就先不用上班了,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再开始上班吧。”

赵得三有敏锐的洞察能力,很能察言观色,明白自己在外面有点不方便,随即点头说:“好的,王总。”

转身准备出去的时候王纯清交代他:“小赵,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上,我谈点事情。”

赵得三心领神会,点点头,从门口把手上取下请勿打扰的牌子,拉开门出去挂在门把手上,拍了拍手,就走下了楼。

赵得三心想,那个漂亮的女人肯定和王纯清的关系不一般,要不然一般人怎么敢不经王纯清同意,连门敲都不敲一声就拉开休息室门进去了呢。

赵得三是个聪明小伙子,一想就知道王纯清和那个女人有非同寻常的关系。

一想到那女人那一双能放电的眼睛,那高挑曼妙的身材,他的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感觉,既感到心惊肉跳,又有些同情她。

赵德三心里想着那个身材很好的漂亮少妇,有点浑身不得劲儿了,工作也搞定了,二十四岁的大小伙子,正当血气方刚之年。他今儿也想给自己一份礼物犒劳犒劳——去喝个大酒,找个乐子什么的。

这个女人叫任兰,在榆阳市商场,有煤炭女皇之称。

三十五岁的女富豪任兰有着少妇独有的成熟妩媚的韵味,在整个河西省是出了名的徐老板娘风韵犹存。外人第一次见到她,定会被她高挑身材和漂亮的长相所折服。加上女人到了三十多岁年纪时身上那股高贵典雅的气质,相信功能正常的男人们,没有几个不会心生爱慕之情,就连那些鞠躬尽瘁的人们也不例外。

在这十多年来,倒在任兰石榴裙下的男人不在少数,因此心甘情愿为她在政策上进行暗中扶持。

但多年来,任兰却没有对任何一个男人有过心动的感觉,她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这些男人想要的又是什么。

可是在刚才与赵德三开门后相见的一刹那,她的心里有一种很莫名其妙的感觉。

从二十八岁到三十五岁,七年时间,在各路神仙鼎力帮助下,任兰从一介小小的市委办公室秘书,迅速成为手握数亿资产的美女富豪。

初秋季节,任兰穿着一件米黄色长上衣,里面套着见件黑色打底衫,皮肤还如少女一般,脖子上带着一条闪烁着璀璨光泽的钻石项链,那是她去年去香港扫货时花了十八万元买的酸酯吊坠链子,像这样的链子她在首饰盒里放了不下十条。

三十五岁的任兰是任何到了这个年纪的女人都无法企及的极品,天生姿色不凡加上有雄厚的经济后盾,各种保养品护肤品加上一周一次的美容,偶尔拉皮抽脂,让她的皮肤和身材依然保持的非常完美。脚蹬长筒黑皮靴,打扮的花枝招展如少女一般,时髦又典雅。

任兰打开休息室的门时 王纯清正躺在休息室里休息。

王纯清中午出去和林氏矿业的老总林大发,还有单位一把手张淑芬他们吃了顿饭,给林大发一番甜言蜜语的恭维,灌了他一瓶白酒,喝的有点红毛绿眼,脸色红润。

听见办公室门响,王纯清迷迷糊糊的斜过脸去看,以为是赵得三这初来咋到的小子不听话,阴了脸想批评。

一看是任兰,立马脸上堆起坏笑,眯着一双三角眼,嘴角微微上扬,醉态朦胧地说:“任总啊,怎么今天还有时间来看你王哥呀?是不是又有啥事儿让王哥给你办呀?”

任兰笑着走过去坐在王纯清边,关心的说:“王总啊,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啊?难怪不知道我为什么来呢。”

王纯清挣扎着爬起来,直直的看着她,满脸堆笑,说:“任总啊,怎么啦?有什么事啦?王哥能帮你处理的,放心吧!”

王纯清对任兰的任何事情都是鼎力相助,只要在他这个煤资局副局长权利之内的事情,他从来没食言过。当然,在华夏,尤其是华夏官场,讲究人情世故和面子的基础上,托人办事,肯定少不了人民币。

任兰努嘴看起来有点生气的样子,一生气,就显得娇滴滴的,一张丰润的朱唇微微撅着,让王纯情看了,不仅想去嘬一口。“王哥,是您打电话叫人家来的,你忘了啦?”

任兰的贸然来访,让半醉的王纯清醒了点酒,一拍脑袋,才想起来是他进了煤资局大楼里给她打电话叫下午来一趟的。

他有件重要事儿要给她说一下,中午林大发邀请了他和证据张淑芬一起去海天大酒店吃饭的事儿。

在河西省,约王纯清和张淑芬这两位煤资局正副两把手的老板不在少数,但能有幸邀请到他们的就只有林氏矿业集团的老总林大发、神府石矿老板高虎虎和眼前这位徐老板娘风韵不减当年的任兰了。

这三位但凡要请局里一二把手吃饭,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对啦,是王哥打电话叫你来的。”王纯清一脸鬼笑,凝视着任兰的粉腮白颈。

“王哥啊,打电话叫我来不会只是想这样看我一下吧?”任兰故意挑着眉头,一脸妩媚的看着他,与他的视线交织在一起,让醒了酒的王纯清又有点醉倒了。

“王哥肯定是有事给你说的嘛。”王纯清的手不安分的放在了任兰黑色连裤袜包裹下的大腿上,“一件对你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想任总,你肯定感兴趣这件事。”

王纯清一副迷醉的样子,嘴角带着邪笑,盯着任兰故弄玄虚卖关子。

官商之间的交往只有一种——利益,互相利用,彼此为伍。

任兰见王纯清一副吃人的样子,知道他又想要干什么。王纯清混迹官场多年,最大的缺点就是钱财和女人,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任兰曾在市委办公室做过几年小秘书,对商场之道早已熟透于心,善于察言观色,好于抓住王纯清的弱点,从中谋取自己所需的利益。每次的委身与他,都是一次暗中交易而已。

任兰故意把王纯清的手拨开了,笑道,说:“王总啊,我可听说您今天中午和林氏矿业的老板还有张总一起吃饭了啊?”

她明知王纯清叫来她就是因为这事,却还故意套话,为的就是让王纯清知道自己也消息灵通。

王纯清怔了一下,满脸堆笑说:“任总还真是神通广大呀,王哥今天叫你来就是想给你透露一下消息嘛。”说着话,一张咸猪手又放在了她的大腿上,不怀好意起来。

“那您就给妹妹说说,林大发请您和张总长吃饭,不可能只是吃饭吧。”

“任总,你心急什么呢。”

王纯清的手游走到了她的棉质短裙里,抹着光滑白嫩的大腿,一脸坏笑,说:“张总向市委交了一份提案,是关于开发蒲村镇矿的事。”

任兰被王纯清揽住腰,慢慢拉着躺了下去,斜着脸妩媚地说:“王哥,这件事大家不是都知道吗?”

“知道是知道,但是现在市委市政府已经同意开发那一块啦,林大发早已经瞅中了,他想搞到开采权。”

王纯清的手肆无忌惮,一脸猥琐,“任总就没有对那个矿有什么想法嘛?”

“王哥,您说呢?”

“放心吧,王哥知道你心里有想法,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把开采权搞到手的。”

“还是王姐你明白我的心。”

 

第三章表现很好

任兰翻过身在王纯清脸上轻轻啵了一口以示感谢,当然仅仅亲一口连王纯清想要的诗人之一都满足不了。就算王纯清平时没有实质性的对她有啥帮助,只要王纯清一个电话,她还是回来煤资局王纯清的办公室送“货”上门,每次来之前她都要精心打扮一番,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高贵一点,气质一点,只有每次给他不同的感觉,这种依靠才能一直持续下去。毕竟王纯清做官到这份上了,什么样的口味没吃过,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何况她都已三十五岁了。 “大妹子,什么话也别说了,你的事哥给你操心着呢。”王纯清借着酒劲,笑嘿嘿的将任兰推倒,满身肥膘的身子就压了上去。

王纯清全身热血翻滚,喉结一滚,大嘴就吞了过去。

任兰雪白的天鹅颈往后一扬,紧紧抱住了王纯清的脖子。

每次和王纯清这样,任兰心里也都很纠结的,关键是这男人肥头大耳,一口黄牙,看着有点恶心,要不是有利用价值,她才不会这样躺在他休息室,被他压在身上肆意发泄兽欲。

还好一点的是王纯清已经快五十岁的人了,那方便的能力不比年轻小伙子。

每次明明和他在一起时,她会恶心,但还得装出一副享受的样子,提起王纯清的念头,让他玩的高兴一点。

这当领导的男人,最好的就是面子,她深知这一点。

一场狂风暴雨,在几分钟后就云开雾散。

王纯清年事偏高,在这事儿上的能力有限。

“王哥,你是不是吃药了,怎么这么厉害?”任兰娇滴滴的抹着他的脸蛋,用指甲轻轻划拉着他的鼻子。

她深知,必须取悦好这个肥头大耳的男人,自己的生意才会越做越大。尽管正处于女人如狼似虎年纪的她,并没有感到满足,还必须表现出一副满足的样子。

趴在任兰背上,王纯清喘着粗气,肥肉堆满的脸上挂满汗水,心满意足的笑着。

“王总,您可记得答应我的事情啊,一有什么消息就给妹妹说一声,我这边就准备资料。”

“任总你放心啦,还不信任你王哥啊,这几年王哥答应你的事还没有说办不到的吧。”

王纯清自以为是的笑着,从她背上爬起来,套上了衬衫,扣着扣子。任兰伸手从桌上拿了纸卷,撕了一段纸,心细的给他擦了擦。

穿戴整齐,王纯清下来,在办公沙发上坐下来,点了支烟快活的抽起来。任兰跟着过来,在他大腿上坐下来,拦着他的脖子,娇滴滴的看着他。三十五岁的女人了,身上散发的那种成熟的韵味不是小姑娘能比的了的。

“王局,您说您怎么放着那么多漂亮小姑娘不感兴趣,对人老珠黄的我感兴趣呀?”

王纯清咂了一口烟,悠然自得的吐了一个烟圈,眯着眼笑呵呵说:“任总,你这是三十多岁的人啦,很有魅力,很有气质,不光人长得漂亮,还这么能干,在咱们榆阳市,哪个女人能有你这么能在商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呢?我很欣赏你。”

任兰妩媚的眨了一下电眼,那一抹风情无比醉人,似乎比王纯清中午喝的茅台还劲儿大,让他有点意乱神迷,有点迷醉。一双肥大的手掌随即又放在了她的大腿上。

任兰知道如果还呆在他这,后果会更严重。于是她适时的从他腿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裙子和上衣,捋了几把有点凌乱的卷发,笑了一下,说:“王局,我还有点事儿,那就不多留了,妹子的事你可要操点心啊。”

王纯清摆着兄膛义薄云天的保证说:“放心吧,你王哥办事,你还不放心!”

任兰从皮包里拿出两扎红票子,拉着他的手掌,轻轻一拍,笑道:“王总,那我走了。”

王纯清笑呵呵说:“去吧,有什么消息王哥给你打招呼。”

任兰从王纯清办公室拉开门走出来,门上还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

任兰走后,王纯清悠闲的抽着烟,靠在沙发上眯着眼,还回味着刚才的事情,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想到今天来报到的赵得三,王纯清感觉很满意小伙子的表现的,第一天来上班就这么能察言观色。他说不让放任何人进来,但偏偏就是让任兰进来了。

王纯清便觉得赵得三以后留在身边是个有用之才。一直以来他都想找个女秘书玩玩,但政府直属部门的各级领导一般情况为了避讳,男领导不许找女秘书,女领导不许找男秘书。

任兰从煤资局出来,开车一回到位于市郊的别墅里,就钻进卫生间洗了几遍澡。身上那股酒味让她有点作呕的感觉。三十五岁的女人,如狼似虎的年纪,加上她又没老公,遭受干旱煎熬,应该是很渴望被男人滋润的。

但在她从政法大学毕业进市委办公室,再到如今从商,这十几年时间里,她为了生活,为了生意,一遍一遍出卖着自己的尊严,到现在几乎已经麻木,陪他们也只是逢场作戏,各取所需。

她这一辈子记忆最深刻的生活有两次。一次是和她最深爱过的男人,她的大学初恋男友林建阳。那时十七年前的一个夜晚,林建阳在大学外面包了一间录像厅,以给她过生日的名义将她带进去,放了一部香港电影。她是她第一次看到那些让她感动肮脏的电影,情窦初开的女孩,看到那些画面时满脸通红,闭了会眼睛不看,但好奇心又趋势她睁开了眼睛,和林建阳一起看起了那部港片。很快在好奇之下,她被林建阳按到在了录像厅里的破烂沙发上。

那是她的第一次,为了美好的爱情,憧憬着将来的美好生活,她哭了。指甲把林建阳的胳膊抓出了一道道血痕,但林建阳始终没有停下来。

完事后看见沙发上那一滩艳红的散发着腥味的玫瑰花,任兰吓得大声哭了出来。而林建阳显然是老手,从脱衣到完成,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那夜后她怀孕了,但两人都还在上大二。林建阳让她将孩子打掉,她不肯,于是残忍与她分手。而她则休学一学期,回到老家生下了女儿任婷。

第二次是她参加工作踏入市委办公室后的第二个月,那天是礼拜六,不上班。她将出租屋的钥匙遗在了市委的办公室里,跑回去拿钥匙,正巧碰见了办公室主任刘建国也回来取东西。

那天的刘建国,刚喝完一场酒,耳红脖粗,红毛绿眼,脸色红润,看见在办公室里找东西的任兰,穿着牛仔裤的屁股绷得紧紧的,丰腴高翘的臀部蹶起来对着她。在酒精作用下,不禁兽性大发,两眼冒光,色眉谗眼的走过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

任兰被凌辱后,刘建国兽欲发泄,但作为市委办公室主任,强迫下属就范,他是第一次,以往都是那些小文员之类投怀送抱,所以刘建国还是有点忐忑不安,发泄完后就也醒了。

刘建国怕任兰检举告发他,答应她会在以后的工作中对她关怀备至,保证她在市委的前途会一帆风顺。在勾心斗角明争暗斗的官场,即便是最底层的人物,也避免不了这些。起初她一直对刘建国耿耿于怀,不过刘建国的确在日后她的市委办公室工作生涯中对她照顾有加。五年的市委工作生涯,她硬是从一个小小的秘书随着刘建国的升迁而一路高升,成为市委资源产业科副科长。

在赵得三的父亲刘发矿业偷税漏税案中,她打通各种渠道然后从市委辞职,接手刘发矿业,经过改制和重组,组建了新的新茂矿业集团公司,自任董事长。

十年从商生活,让任兰从大学毕业时被人抛弃独自抚养女儿的弱女子,到现在手握数亿资产,并且野心还在膨胀,垄断河西省矿产行业,是她的终极目标。但要想挫败有二十多年开矿经历并且和市委各主要领导关系非同一般的林大发,她还要很长的路走,毕竟她现在的靠山只是市煤炭资源管理局副局王纯清和市委办公室主任刘建国。

赵得三从煤资局出来,想为自己庆祝一番。打了出租车到了榆阳市有名的红灯区一条街,朝里面鬼鬼碎碎瞅了瞅,来回徘徊,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一泄气,离开了这里。


未完待续...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微信回复书号或书名,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YY小说-用微信看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每天YY小说微信签到,送50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YY小说官网:http://www.yyxscn.com/


Tag: 赵得三任兰小说 明争暗斗赵德三 明争暗斗赵得三
(责任编辑:monsoo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