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资料 > TAG标签 | RSS订阅

[文心书阁]《财迷宠妃》主角叫钟离溪澈和御奕魂的小说

时间:2017-08-11 13:09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点击:

 

财迷宠妃

作者: 清魂

字数: 905236

  “皇上,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哦?”某男挑眉,放下手里的事情,“谈什么?”某女死死盯着某男:“为什么我爹是宰相但是俸禄那么少?为什么我身为皇妃,俸禄连你那些小三的一半都没有?”“什么意思?”某男挑眉。“你懂得!”

 

《财迷宠妃》文心书阁书号:375

 

微信搜索公众号:wenxinshuge,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书号获取全部章节

 

 

 

 

第1章 穿越

 

天永王朝宰相府

“恭喜宰相,贺喜宰相啊!”

“是啊,恭喜宰相喜得千金!”

“宰相真是好福气啊!大小姐二小姐都不是凡人,想必这位千金必是人中龙凤啊!”

“是啊是啊!宰相真是好福气啊!”

“哪里哪里,各位大人请,请。”

天永王朝十二年,宰相府迎来第三位千金小姐——钟离溪澈。门庭若市,前来道贺之人络绎不绝。

后院,桃花盛开。微风拂过,片片花瓣纷纷落下。

房间内,一个奶娃娃好奇的看着窗外。是好奇吗?不!是无聊!

钟离溪澈看着外面的花瓣,无聊的数着片数,一瓣、两瓣、三瓣。。。。

哎。钟离溪澈再次叹了一口气,看着缩小版的自己,无奈的摇摇头。还记得她在家睡的好好的,不知道怎么的就被勾进阎王殿了。好吧,进去进去吧,没想到阎王说什么勾错了魂,为了表达歉意,让她带着自己的记忆赶了一个新潮——穿越!

如今的王朝,她也听阎王说了下。反正自己是穿成了一个不愁吃喝的宰相府三小姐。这个让她非常满意。为什么呢?不用上那些补习班,不用谈那些乏味的琴,不用学那些该死的书画。怎一个舒服了得啊!

“哎。”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钟离溪澈看了看周围,想必今天那些丫鬟都去前厅帮忙了,守着自己的只有一个老妈子。哎,这小孩子的身体好是好,可是啊,就是不太方便,还不能说话,为什么啊?怕吓到别人呗!哪有刚出生的小孩子就能说话的呢?

话说,这副躯体的老爸老妈长得还真不赖,想必自己长大了应该也是貌似天仙,沉鱼落雁了!哈哈!

正想着,一阵阵脚步声传了过来。溪澈连忙收起自己的思想,闭上了眼睛。

“见过大小姐、二小姐。”门口的老妈子毕恭毕敬的福了福身。

“嗯,我们来看看三妹。”如黄鹂般的声音响了起来。

紧接着,两人便来到了钟离溪澈的床前。

钟离溪澈看了看两人,都是四五岁的小屁孩,没杀伤力。

穿红衣的应该是本体的大姐了,好像叫什么钟离溪林。穿黄衣服的便是二小姐了,叫钟离溪雨。

“大姐,你看,三妹还在睡觉了!你看你看,好可爱啊!”钟离溪雨摸了摸溪澈的小脚,大叫道,脸上绽放出奇异的色彩。

“嘘。二妹,小声点,别把三妹吵醒了。”钟离溪林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看着床上的溪澈,也眯起了眼睛。

“嗯,大姐,你说,什么时候三妹才能跟我们一起玩啊?”

“娘说,快了。”

快了?有没有搞错!姐姐我哦才刚出生好不好!哎。。。不都说官宦人家是非多吗?不是说古代有很多为了争宠都不放过小孩子的戏码吗?为什么自己所在的这个家就没出现呢?这让人很无聊的啊!

钟离溪澈翻了一个白眼,记得自己第一次醒来时,看到这两位大小姐还以为是来害她的,哪只却是跟她带好吃的来的,虽然她现在吃不了。不过说真的,在这个家里已经有几天了,好像就她现在的爹就只有一位夫人。哎,真是好男人啊!溪澈不禁在心底赞叹着。

看着两人还在不亦乐乎的玩着自己缩小版的身体,钟离溪澈睁大了眼睛。再玩,再玩,再玩就把你们全部吃掉!

 

 

 

 

 

 

第2章 父母

 

喧闹声一直持续到晚上才消失。

钟离溪林与钟离溪雨玩了一会溪澈的小身体也走了。

溪澈看着外面的天空,漫天繁星,时不时传来几声蛙鸣之声,为这个安静的夜晚增添了几分色彩。

溪澈看着自己的小手小脚,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夫君,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风环儿看着忙了一天的钟离杰,心疼的说道。只见,风环儿一转头。乌黑如泉的长发在雪白的指尖滑动,一摞摞的盘成发髻,玉钗松松簪起,再插入一致金步摇,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在鬓间摇曳,眉不描而黛,肤无需敷粉便白腻如脂,唇绛一抿,嫣如丹果。珊瑚链与红玉镯在腕间比划着,最后绯红的珠链戴上皓腕,白的如雪,红的如火,摄入目的鲜艳,明黄色的罗裙着身,翠色的丝带腰间一系,顿显那袅娜的身段。那姣好的面容并没有因为岁月而留下痕迹。丝毫看不出是三个孩子的娘亲,依旧是那样的美丽。

钟离杰回头,轻轻握住风环儿的手,柔声道:“夫人,为夫没事,一天没看到溪澈了,我们先去看看吧。”

宰相不愧为宰相,器宇轩昂,俊美的脸庞上镶嵌着柔和的五官,让人看起来严厉却不失亲切。

两人执手向溪澈房间走去。

钟离溪澈正看着窗外的景色之时,钟离杰与风环儿走了过来。

“澈儿。”风环儿连走几步,来到溪澈身边,脸上慈爱的笑容让溪澈心里一暖。这样一个温柔似水的女子,便是她今生的娘亲了。

“澈儿。”钟离杰也轻声唤了一声,脸上的宠溺之色丝毫不减。

钟离溪澈不能讲话,只有裂开嘴,“哈哈”笑了起来。那小胳膊小腿还不时的挥舞着,好不可爱。

“夫君,你看,澈儿在笑呢!”风环儿高兴的将钟离溪澈抱在怀里,逗弄着。

钟离杰摸着自己的胡子,也大笑起来:“好,好,来,让爹爹抱抱!”

钟离溪澈听此,张开双臂朝钟离杰扑去。

“夫君,你看,澈儿能听懂你说的诶!”风环儿将怀里的溪澈递给钟离杰,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钟离杰小心的抱着怀里的人儿,道:“是啊,我们这个孩子必定不凡啊!”

风环儿笑了,随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黯淡下来:“夫君,你可怪我,没跟钟离家生一个男丁?”

钟离杰一怔,看着身边的娇妻一脸的沮丧,连忙将钟离溪澈放到床上,将风环儿搂在怀里:“夫人,又说什么傻话!我们现在不是很好嘛?三个女儿都那么可爱。这就足够了!”

嗯,不错,在这个重男轻女的社会,她老爹还能这样想,果然是个好男人!钟离溪澈在心里想着,对这个老爹的印象又好了几分。想必老妈必定会感动不已吧。微微侧过头,果不其然,看到风环儿已经感动的哭了。

钟离杰在旁边体贴的为风环儿擦拭着泪水,眼里,却是充满了幸福。

天啊!钟离溪澈在心里小小的鄙视了一下。当着自家女儿的面这样秀恩爱,会教坏小孩子的!不知道少儿不宜啊!哎。。。

风环儿似乎是感应到了钟离溪澈的心声,不好意思的扬起头:“夫君,我们走吧,让澈儿好好休息。”

钟离溪澈见自家娘子已经没有大碍,点了点头,与风环儿相拥离开。

钟离溪澈无奈的摇摇头。天啊!什么时候才能走路啊!这样会憋死的啊!

 

 

 

 

 

 

第3章 五年后

 

春夏秋冬,一年一度。就这样,钟离溪澈已经在这个异世过了五个春夏秋冬了。

“小桃姐姐,你好漂亮哦,我可不可以抱抱你。”

“小绿姐姐,你的脸蛋好红哦!好像一个红苹果,我可不可以亲亲你。。。”

“小兰姐姐,你的小蛮腰好细啊,让我摸摸吧。”

“三小姐!”小桃、小绿、小兰无奈的望着宰相府的三千金,摇了摇头。这三年来,她们已经习惯了三小姐的调戏,从三小姐会说话后,总是冒出一些有违常理的话。已经见惯不怪了。

钟离溪澈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翻了翻白眼。古代,真的,很无聊!

“夫君,怎么这么早就下朝了?”风环儿看着走过来的钟离杰,心里一阵温暖。将钟离杰扶上主位,倒好茶,笑吟吟的望着他。

钟离杰喝了一口茶,握着风环儿的手道:“小皇帝要选妃,这不,让我们早早下朝安排来了。”

“选妃?”风环儿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皇帝今年都二十了,也到了选妃的年龄了。”

“是啊,”钟离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我们家的女儿怕是逃不了这个厄运了!”

“这可怎么是好,”风环儿听到这句话,眼里的泪水打着转转,睫毛一眨,泪水就这样掉了下来,“夫君,可有别的办法?”

钟离杰缓缓的将风环儿拥入怀中,细心的替她擦干眼泪:“夫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两个女儿名声在外,皇帝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两个中必定有一个逃脱不了了。”

风环儿也理解,但是,要让自己的心头肉进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她怎么舍得?怎么舍得啊!

“三小姐啊!您等等老奴!等等老奴!”

“哎呀!三小姐!这东西您可拿不得,小心点啊!”

“哎呀呀!三小姐!您小心点!您小心点!”

阵阵呼喊声打断了两人之间的愁绪。风环儿与钟离杰对望一眼,不解的朝外走去。这一看,可不打紧。宰相府的三小姐在小厮当中跑来跑去,手里的花瓶扔来扔去。也怪不得小厮大声叫喊了,这一个花瓶可价值千金啊!

“不要叫了!这都是本小姐家里的东西,又不是不能拿,而且,我们家里那么多,拿几个换成银票更保险!”钟离溪澈小小的身体立在中间,叉着腰,嘟着嘴,满脸的不屑。

“澈儿,又调皮了!”风环儿无奈的笑了笑,抱起钟离溪澈,埋怨的看着她,“家里的东西都要卖?”

钟离溪澈软软的趴在风环儿的怀里,嘟嘟粉红的小嘴,玩着手指头,弱弱的说道:“娘亲,你不觉得钱带在身上更方便嘛!”

“你这丫头啊!”风环儿无奈的看着钟离溪澈,挥了挥手让下人退下。

“爹爹!抱抱!”钟离溪澈看到钟离杰也在旁边,为了避免风环儿的碎碎念,连忙转移话题。

钟离杰又怎么不知道她打的什么鬼主意,但是看着她那可怜的眼神,只好顺从。

“澈儿,你什么时候才能像你的两个姐姐一样,学学琴棋书画。做做女红。”钟离杰抱着钟离溪澈柔柔的身体。说道。

“宰相府有姐姐们撑着就行了,澈儿只负责吃喝玩乐。”钟离溪澈丝毫不感觉愧疚,仰着头,得意的说着。看着她那小小的身子,钟离杰与风环儿忍俊不禁。

“爹爹,娘亲。”钟离溪林与钟离溪雨也走了过来。经过五年的洗礼,两人已经出落成十二三岁的大姑娘了。

钟离溪林秀美中透着一股高傲之气,光采照人,当真是丽若春梅绽雪,神如秋蕙披霜,两颊融融,霞映澄塘,双目晶晶,月射寒江.身着一袭蓝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的秀发挽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梅花白玉雁的宫装,头上斜簪一朵新摘的白梅,除此之外只挽一支碧玉玲珑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迈着莲步缓缓而来。

钟离溪雨细致乌黑的长发,常常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有时松散的数着长发,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采,突然由成熟变得可爱,让人新生喜爱怜惜之情,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可爱如天仙。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钟离溪澈呆看着两人,果真一个是天下第一才女,一个是天下第一美女啊!

“林儿、雨儿你们来了。”风环儿喜上眉梢,将两人拉进自己的怀里。

“大姐姐,抱,抱!”溪澈充分发挥她人小的功能,朝钟离溪林张着双臂,想从钟离杰身上跃到钟离溪林的怀里。

哪知,钟离溪林一听到这个声音,打了一个冷颤,迅速躲到风环儿的身后,撇撇嘴:“才不要抱你,抱你你就乱亲!”

“哪有。二姐姐,你抱。”钟离溪澈见老大不行,又转而老二。却见钟离溪雨也跑到钟离杰身后。

“就算让我抱阿猫阿狗,我也不抱你!”钟离溪雨愤愤的说道。想上次抱着她,觉得她可爱,哪知道,抱上了就开始亲,亲的她满脸都是口水,拉都拉不下来。

钟离溪澈哀怨的看着两人。那不是你们漂亮嘛,调戏调戏,解解闷嘛!

风环儿与钟离杰大笑起来:“哈哈哈,澈儿,你看,你的两个姐姐都怕了你了!”

钟离溪澈从钟离杰怀里溜了下来。看着几人,摇头晃脑的走了几圈,道:“我知道,人家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啦!你们不就是怕我把你们的光彩给比下去了嘛!我懂得啦!”说着翘着兰花指,摸了摸自己额前的头发。

几人的脸上迅速出现三条黑线。

“澈儿,这话,不要告诉为父是夫子教的。”

“不是,”钟离溪澈自我感觉良好的一甩头,“此乃钟离语录,天上人间仅此一本,欲购从速!”

“哈哈哈哈哈哈!”

风环儿几人再也忍不住,狂笑起来。这笑声,一直传到很远很远。。。

下人们听到这笑声,都默契的扬起了嘴角。准时小小姐又出什么怪语言了。。。


未完待续...
 
关注“文心书阁”微信公众号:wenxinshuge,微信回复书号或书名,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文心书阁,原创精品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小说,即点即看。
 
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送3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文心书阁小说官网:http://www.wenxinshuge.com


Tag:
(责任编辑:monsoo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