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资料 > TAG标签 | RSS订阅

[文心书阁]情冷君恩一朝为后 主角叫凌天清苏筱筱凌谨遇的小说

时间:2017-08-11 13:01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点击: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

 

作者: 童童

字数: 1496711

"他是冷漠淡情的王,心狠手辣,折磨她生死不能,却不经意间,中了魔障。她原是天真的天才少女,恨他强夺,却无可奈何的被烙上他的印记。那芙蓉帐暖,那夜夜恩泽,那爱恨交织的囚禁,让她无法逃脱……他要侵占的,是全部身心;而他给的,却是柏拉图的爱;她无枝可依,只能在欲望中浮沉。凤身天定,一朝为后。她恨他强夺折磨,夜夜囚禁。他不言不语不动声色,只将她扔到龙床,囚在身边,恨她不懂君心,日日索取……"

 

情冷君恩:一朝为后文心书阁书号:323

 

微信搜索公众号:wenxinshuge,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书号获取全部章节

 

 

 

 

 

 

 
 
 
第1章 堕入地狱
 
 
 

王城,帝都。

花发西园,草薰南陌,韶光明媚,正是人间四月天。

凌天清被捆在龙床上,白净的脸上,血污已被洗净,露出一张明秀可爱的脸蛋。

这一刻,她的绝望大于小女孩家家的羞涩。

而一直端坐在椅子上的俊美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那双墨玉般的眼里,深藏着令人恐惧的暗黑风暴和绝对的控制权。

“叔叔,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犯法的?我的律师一定会让你坐牢!”凌天清虽然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可她还是不相信,还是试图改变这一切。

男人穿着明黄色的龙袍,浑身上下都充满着骇人的气势。

他的年纪并不大,眉目凌厉如画,只因为至尊的身份,让那张原本应该青春飞扬的脸,蕴含着令人猜不透深浅的力量,和上位者不容任何人忤逆的气势。

“现在放了我,我可以考虑不起诉你。”凌天清放软姿态,又哄又骗,希望能逃出一劫。

她很想哭,还有一个月就是十四岁的生日,原本想在生日那天拿到斯德哥金奖作为礼物,可一转眼,她就来到这么莫名其妙的空间,真够狗血!

俊美的让人不敢逼视的年轻男人,依旧坐在椅子上,目光平静如无风无浪的大海,看着床上不断挣扎、不断说着他听不懂的名词的少女。

大晟王朝,喜好养生修炼之术。

在那些喜好房中术的人眼中,十四岁的少女,是上上补品。

她的身体如同紧紧包裹的花骨朵,嫩绿中透着一点红。

凌谨遇的眼神,不带丝毫感情,从她幼嫩白皙的身体掠过,眼前的一幕虽令人血脉贲张,但在他眼中,仿佛如同窗外普通的景色。

“我真的不是苏将军的女儿,我是从另一个时空穿越过来的!”凌天清拼命挣扎着,哇哇大叫的抗议,“我只知道苏小小是钱塘名妓,什么将军之女……”

椅子上的俊秀男人,一直平静的让人害怕的脸上,眼神终于有些些许的变化。

名妓?呵,这个出路倒是不错。

凌天清的声音慢慢小下去,她的嗓子哑了,太累了,不但累,还很怕……

这个嗜血的魔君,让她第一次真切的看到生命的消亡。

那些温热的血喷洒在她的脸上,仿佛是硫酸,将她的十四年骄傲明媚的过去腐蚀销毁,让她明白,在这个世界,只有他,能够生杀予夺。

但是,不甘心……她不愿意相信,作为新世纪的神童小天才,会沦为罪臣之女。

她试图解释,但是这些愚钝封建的人,全都认定她在装疯卖傻。

事实上,将军府的小女儿,据说精神不太正常,木讷而白痴,疯疯癫癫。

可是,她不是苏小小啊,她是凌天清,被人称为天才神童的凌天清!

她有着骄傲的身世,爷爷是军区政委,父母是研究院的教授。

而她幼时读万家书,八岁拿到奥数冠军,十岁研究金融学,十一岁发表了关于时空分子的论文,同时获得钢琴公主称号,十二岁被名牌大学破格录取,十三岁就在各大学府举办个人讲座……

她一直都是同龄人的榜样,被选入天才研究所里学习,接触的都是当代最高科技最顶尖最能代表智慧结晶的东西……

如果是穿越到未来,她一定能很快适应,可惜,老天不开眼,居然让她来到茹毛饮血的世界……

更惨的是,自己的这张脸,和一个罪臣之女极为相似,刚来到这个世界就沦为阶下囚,不给她发挥自己聪明才智的机会。

而且,她的姓氏都要被剥夺,只因,犯了这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的姓。

椅子上的男人终于站起身,他非常的高,身材挺拔。

据凌天清的目测,至少有一米八五以上的身高,要是放在现代,完全是一个美男模特。

但是在这里,他的相貌和身材似乎是次要的,最耀眼夺目的,是他的身份--大晟天朝国君,万人仰慕敬畏的王。

 
 
 

 

 

 

 

 

 
 
 
第2章 叔叔你谁呀?
 
 
 

两步便走到了龙床边,凌谨遇居高临下的看着脸色惨白的小丫头,唇边渐渐浮起一丝残忍而冰冷的微笑。

他缓缓俯身,凑到她的耳边,修长有力的手,扣住惊慌想躲避的那张稚嫩却透着古灵精怪的脸,薄唇缓缓吐出五个字来:“本王就是法!”

他的声音温和动听,但是藏着可怕的力量--不允许别人质疑和反抗的力量。

看着她乌黑灵活的眼睛,凌谨遇那抹笑容顿消,扣着她下巴的手,缓缓移到她的脖子,另一只手,狠狠按住她胸口。

“不准碰我,你这个死变态、杀人狂!”受到袭击,凌天清忘记了这个男人至尊的身份,又痛又羞愤的大骂起来。

“杀人狂?”凌谨遇的手指突然收紧,看着吃痛又被扼住咽喉说不出话来的少女,冰雪般冷漠俊逸的脸贴近她,声音依旧悦耳温和,“可知你父亲活埋我军将士多少人?”

凌天清的脸很快就憋红,泛着紫色,她脖子脆弱的骨头,根本经不起他的怒火。

只要他稍稍用力,她这条小命,就会玩完。

但,凌谨遇不会让她死。

至少现在不会。

“二十万大军,只回来了两万人。”凌谨遇一直平静如深海的黑眸,猛然掀起狂风骇浪,“苍悠山下,活活埋我十六万兵士,十六万鲜活的人命……”

还剩下四万,死伤一半,最终只剩两万人……

凌天清说不出话来,也无法呼吸,耳边的声音越来越遥远,她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王城的北边,有一处庞大的府邸,比起帝都四侯,这里显然更加气派,不属于皇亲国戚的府邸。

这便是将军府。

楼榭水亭,碧瓦琉璃,气势仅仅次于王宫的将军府。

只是和以前的将军府相比,今天的府里,充满了可怕的杀气。

入眼处,血流成河,惨叫声连连响起,甚是可怕。

一个面容如冰雪般冷酷静默的俊美男人,站在侍卫丛中,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无情的看着一个个生命消逝。

两个侍卫拖出一个老妈子,还有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少女。

让人跌破眼镜的是,外面惨叫声一片,血腥冲天,那个白白嫩嫩娇娇软软的少女居然在呼呼大睡。

人人都说苏将军有个傻女儿,看来不假。

将少女提到龙章凤姿的冷峻男人面前,侍卫恭恭敬敬的跪下:“王上,此乃罪臣幼女,苏筱筱。”

老妈子已经吓得脸色惨白,不断的哆嗦,而少女依旧呼呼大睡。

“唤醒她。”冷漠好听却带着威严的声音响起,身着龙袍年轻男人淡淡说道。

一桶水,兜头泼下,酣睡的少女皱了皱鼻子,费力的睁开眼睛。

凌谨遇看见耀眼的阳光从树梢筛落,撒在她的眼底。

那是一双极亮的眸,如天边的启明星,哪怕刚刚被唤醒有些茫然,也没有任何痴傻的呆滞。

凌天清皱起眉,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身高绝对压死她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他逆光而站,阳光从他的背后散落。

风,从众人之间穿过,拂到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男人身上,似乎亦感受到一丝龙威,微微停顿,旋儿转身,拂到一脸迷茫的少女脸上。

凌谨遇看见少女迷惑的眼神,紧接着小脸上的怒气。

“你们在搞什么?COS?拍戏?导演在哪里?谁是负责人?是谁把我带到这里当群众演员?你们知不知道我的时间多宝贵?上帝,这一定是恶作剧,我的衣服,叔叔,请不要挡着我的路……”

凌天清看着自己稀奇古怪的衣服,和浑身的水,恨不得马上把负责人找过来。

再看眼前这个挡在她面前的“叔叔”,长的那么好看,或许是新捧的男星,否则这么俊美的脸蛋,她不会没印象。

凌谨遇听着她嘴里一串串奇怪的名词,脸上的神情没有一丝变化,不动声色的看着少女。

周围的侍卫都是经过层层历练挑选出的精英,却被小女孩的举动吓傻了。

她是罪臣之女,竟然敢在王上面前大声喧哗。

而且,她刚才喊什么?

叔叔?

她喊当今天子为“叔叔”?

果然痴傻了!

“上帝到底在搞什么鬼!”凌天清忍不住想翻白眼,她没忘记自己还要赶飞机去参加时空分子论文比赛。

“拜托让一让,要是误了飞机,你们得专机送我去旧金山。”

凌天清爬起来,没时间和他们多解释,随意的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匆匆往外走去。

她最近忙的日夜颠倒,肯定是cos党的人把她拖过来当死尸,于小雪真是太过分了,她都说了最近很忙,没时间陪她玩COS……

 
 
 

 

 

 

 

 

 
 
 
第3章 修罗场
 
 
 

不过这个剧组看上去还不错,不管是男主角的颜,还是道具服装,十分精良。

嗯,从这些细节上就知道这部剧一定会红。

男主那张脸,足够吸粉了。

“铿”!一声清脆的拔剑出鞘的声音,凌天清停下脚步。

剑身反射着明晃晃的阳光,映照在稚气未脱的女生眼底。

凌厉的杀气,从剑体一丝丝的散发出来。

凌谨遇的近身侍卫--墨阳,已经拔剑。

凌天清脸色终于变了,她小心的伸手,摸向寒光闪闪的宝剑。

不是道具,是真的剑……

吹发可断的宝剑。

凌天清转过身,抬头看着那个比她高太多的男子。

这一次,她很认真的端详。

落满阳光的明黄色衣袍的俊秀男人,不是一般男明星可比的,因为他的身上……凌天清有着精细思维却偶尔迟钝的大脑,终于浮上四个字来:王者之气!

那个站在侍卫中冷漠的年轻人,有着绝对的霸道的帝王之气。

无论是眼神,还是姿态。

她见过太多的上位者,包括各国领导。

这个人身上,散发着比他们还要强烈的气息--统治气息。

凌谨遇也静静的看着这个刚才醒来后就满不在乎急急忙忙的少女。

虽然穿着这个朝代的衣服,但她的那双眼睛……

直直盯着他,没有避让,没有畏惧,只有阳光跳跃的那双眼睛……很特别。

“小姐,快点走……”

外面突然冲进来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仆人的装扮,但是身手异常的敏捷。

事实上,将军府里的每个人,都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可是,这个受伤的仆人,还没有冲到凌天清的面前,一只腿便没了,扑倒在地。

一个年轻的侍卫剑上滴着血,满脸兴味的表情。

“白衣。”另一个稍微沉稳点的年轻侍卫似乎有些不满这么残忍的作法,他举步上前,在快要昏死过去的仆人的喉咙处轻轻一划。

血,在三秒后激射而出,凌天清噔噔噔后退三步,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杀人……杀人了……”看着那汩汩流出的鲜血,凌天清喃喃的说道。

这不是在拍戏。

血腥味,越发浓厚的弥漫开来。

在阳光温暖花香四溢的院子里,显得格外……可怕。

“小姐。”老妈子颤巍巍的声音响起,立刻冲过去,扶住凌天清。

“呀……别碰我!”凌天清吓坏了,她第一次看见真实的杀人场景。

无论是不是天才,她都只是十三岁的少女,无法承受这样血腥的场景。

不过,更血腥的还在后面。

扶着她的老妈子,突然身子一僵,漫天的血光从她脖颈处冲出,眨眼间,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被一柄快剑斩掉了脑袋。

血糊住了眼睛,凌天清在血光中,看到了一颗头颅,滚到明黄色龙袍的男人脚下。

视线缓缓的上移,凌天清看见那个嗜血的魔君,对自己慢慢绽出一抹很温和的笑容。

那笑容,可谓倾国倾城。

她的眼一翻,在一片血腥味中,昏过去。

那一个上午,将军府的四百六十二口人,只留下了三个活口。

凌天清幸运的成为其中之一。

她从小到大都是幸运的,无论是考试,还是比赛,无论有几千人几万人还是几亿人,她都是能够坚持到最后一关。

如果杀人也算淘汰的话,很明显,她又晋级了。

凌天清讨厌这样恶俗的桥段,穿越?她可是研究时空分子的成员之一,为什么会遇到这么无厘头的事情?

而且,还是穿越到这个完全陌生的王朝。

更悲惨的是,她被认定是将军府的小女儿,被囚禁在暴君的身边。

她想念妈妈做的红烧鱼,想念墨西哥的草地,想念那群没心没肺的同学,想念中央公园的巨大摩天轮……

这个宫殿很冷,青石板之间杂草丛生,里面收拾的虽然整洁,却没有一丝的人味道……名副其实的冷宫。

但凌天清却喜欢极了这个冷宫。

只要能够逃离暴君的身边,被送到多么孤僻安静的地方都没关系。

那天晚上,她晕的很及时。

等她醒来后,就被扔在这个荒芜的宫殿里,身边,有两个小宫女和两个侍童伺候。

小宫女和侍童的年纪都不大,十四五岁的模样,模样清秀,比较讨喜。

能挑选入宫的侍卫和婢女,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每个人都是相貌端正,手脚敏捷,心思玲珑。

只是,陪伴凌天清的四个人,是受罚最多的宫人。

也就是说,这四个人是整个后宫里,手脚最笨,心眼不够灵活的loser……

但是对凌天清来说,有人相陪就足够了,因为她需要朋友,更需要了解这里的一切。


未完待续...
 
关注“文心书阁”微信公众号:wenxinshuge,微信回复书号或书名,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文心书阁,原创精品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小说,即点即看。
 
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送3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文心书阁小说官网:http://www.wenxinshuge.com


Tag:
(责任编辑:monsoo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