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资料 > TAG标签 | RSS订阅

[花语书坊]萌妻太甜总裁宠上瘾小说 顾欢北冥墨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17-08-01 01:00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点击:

作者琉璃盏写的小说,挺不错的一本霸道总裁类都市言情小说,很适合喜欢总裁书籍的女生阅读哦。萌妻太甜,总裁宠上瘾小说书号1971全本连载,小编精选花语书坊(huayushufang)第108~110章节给读者提前免费阅读,看萌妻太甜总裁宠上瘾小说主角顾欢,北冥墨,江慧心,李鼎盛,亦枫,楚云峰的故事。。。北冥墨刚结束完一场冗长的会议,就已是傍晚时分了。。。
 
 
108章终成伤
“随便北冥夫人怎么说吧。”顾欢只觉得再和江慧心纠缠下去,自己迟早会崩溃,“北冥夫人放心,既然我当年签了协议,就没想过还能要回孩子。只要程程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长大,我就心满意足了……”
 
她一开始的确是这么想的,只是每每看到程程那忧伤的眼,便忍不住拥孩子入怀,恨不得带孩子离开北冥家这个伤心地……
 
当然这些她是不可能对江慧心说的。
 
“这点顾小姐放心!”江慧心说得笃定,“程程生在大富之家,当然会健健康康快快乐乐成长了!”
 
顾欢苦涩一笑。
 
刘翠赶忙补道,“顾小姐没听明白吗?我们夫人承诺你,一定会对程程小少爷好的。也希望顾小姐能记住当年你签的一纸协议!所以,你可以放心离开二少爷了!”
 
顾欢微微眯了眯眸子,没想到五年前的那纸协议,终究成了此刻的伤。
 
她拼命忍住那股酸楚,“那敢问夫人,
 
要我如何离开?”
 
江慧心依旧举止优雅的细品了一口咖啡,看了一眼刘翠。
 
刘翠连忙反应道,“夫人的意思,是要你离开A市,永远不再回来。”
 
顾欢心里一咯噔!下意识的摇头,“不可能!这太荒唐了,我父母还在这边,我的根也在这里……”
 
况且,洋洋才刚适应A市,生活才刚刚稳定下来,她不想又带着孩子颠沛流离。
 
另一方面,她可以不跟北冥墨争程程,她也没有立场争。可私心里,她并不想离开程程,不想这辈子就此不相见……
 
“顾小姐!”刘翠打断她的话语,“你不离开A市,让夫人如何放心?”
 
“不管你和墨是什么关系,顾小姐,我要的是没有后患!”江慧心拧了拧细秀的眉头,“墨还有大好前途,他的婚姻甚至决定着很多人的命运!岂容你这般女子瞎搅和?而你的存在,就像个定时炸弹,保不准哪天,墨就知道了你的身份,届时,你让墨怎么办?让墨的妻子情可以堪?!”
 
江慧心最后那一句,墨的妻子情可以堪,直戳顾欢的心底!
 
她喉头一紧,眸光定住,“即便是这样,可北冥夫人赶我离开A市,未免也太强人所难!”
 
“呵呵。”江慧心看了顾欢一阵儿,突然笑了,“顾小姐果然不出我意料,不愿意离开A市。既然这样,那么,只有另一个法子了。”
 
顾欢心底一紧,有些诧异,竟觉得江慧心这个笑容令人背脊发寒。
 
江慧心优雅的抚过额角,冷冷看了一眼顾欢,淡淡的吐出一句——
 
“那就尽快找个人嫁了吧。”
 
江慧心一语惊鸿!
 
顾欢心尖一颤!
 
看着江慧心优雅的神情,她好半晌才噎嚅道,“北冥夫人的意思,是逼我成婚?”
 
江慧心淡漠的点点头,“顾小姐,你别怪我狠心。现在你不仅和墨纠缠不清,又和亦枫暧。昧不明,他们毕竟是叔侄的关系,我不希望因为你闹出什么不光彩的事情来。身为北冥家主母,我有责任维护这个家族的荣誉。而你一天不嫁人,又不肯离开A市,我是断断不会安心的。刘翠——”
 
“是,夫人。”刘翠赶忙又从包里掏出一叠资料,递到顾欢面前,“顾小姐,这里有很多对象供你挑选,你放心吧,他们个个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绝对配得上你。”
 
当一摞夹杂着各种男子的照片呈现在顾欢的眼前时,她愣怔了。
 
“看来北冥夫人是有备而来。”
 
“这个当然。我不做没把握的事。”
 
顾欢指尖扫过这一摞摞的照片,江慧心心思细密,她不敢想象倘若有天她发现洋洋的存在,又会做出什么来?
 
不过有一点,顾欢可以肯定,那就是江慧心必定会将洋洋接回北冥家!
 
因为,江慧心绝不可能让北冥墨的血脉流落在外!
 
唇角划过苦涩,她不敢想象连洋洋都失去,会是什么样子?
 
她该如何抉择?
 
眸光闪烁,顾欢深吸几口凉气,对江慧心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北冥夫人,我希望你给我时间考虑一下。”
 
江慧心和善的点点头,“可以。但你必须马上搬出墨的住所,答应我不再见他们父子。”
 
顾欢握紧拳头,指甲几乎嵌入掌心。
 
“可北冥二少现在进了医院,程程……”
 
“程程我会接回北冥家!”江慧心不悦的打断她的话语,“墨那里,我自会给他一个交代。”
 
顾欢身子微颤,脸色苍白,喉头已经有些哽咽。
 
她睨了一眼桌上那只牛皮档案袋,没想到当年这份生子协议,毁了她的爱情,如今,又再次毁掉她仅存的希望……
 
心口一刺,溢出。血来。
 
“好!我马上去收拾东西——”她腾然站起身来,“抱歉,北冥夫人,打扰了!”
 
怕自己会忍。不住嚎啕大哭,她赶忙转身,匆匆离开咖啡馆……
 
刘翠看着顾欢微颤的背影,不禁问着身旁的江慧心,“夫人,二少爷那里,我该怎么交代呢?”
 
江慧心悠长叹息一气,手指抚了抚耳边的发髻,“刘翠,你说这是不是注定的孽债?五年前我若多一份心思,就应该记住那个代。孕的女人就是顾欢。否则,我就可以尽早一刀斩断他们之间的关系,而不是让他们越踩越深……”
 
“夫人,您不必自责。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回乡下……”
 
“罢了。毕竟谁都不知道墨怎么会突然有兴趣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江慧心扬手,制止了刘翠,“不过,幸好!只要墨一天不知道,事情就有补救的余地。你回去,照着顾欢的这份代。孕资料再重做一份,换个女人便行。”
 
“那夫人,换哪个女人呢?”
 
江慧心头疼了,蹙了蹙眉,“是啊,换哪个女人好呢?”
 
“要不,换成裴黛儿小姐?”刘翠提议,“毕竟老爷不是很赞成二少和黛儿小姐的婚事吗,这样就顺水推舟了。”
 
“不好!”江慧心想都没想的拒绝,“黛儿是市长千金,怎么可能会做代。孕这种事情?说不过去!”
 
“也是……”刘翠纠结了,“要不,苏映婉那个明星?”
 
“更不行!”江慧心叹口气,白了刘翠一眼,“老爷子不喜欢那个女人,你这不是给他添乱么?”
 
刘翠挠挠头,没了主张,“那夫人,难不成换一个陌生女人吗?万一要是二少爷真找去了怎么办?”
 
“这——”江慧心犹豫了,“老爷子就中意黛儿一个人,墨要知道程程的生。母,恐怕会节外生枝。”
 
“夫人,该怎么办呀?”
 
“拖吧。为今之计,就只能尽量拖延时间了……这阵子你还是回乡下避避,一切听我的指示,千万别让墨知道你回来了。”
 
“是,夫人!”
 
夜映一品。
 
偌大的真皮沙发里,坐着一大两小。
 
气氛有些凝重。
 
母子三人都不吭声,似是有股淡淡的悲伤,流窜在空气里,顾欢红了眼眶。
 
一向闹腾的洋洋,这次,也萎了。纠结着巴掌大的小。脸儿,鼓着腮帮子看着妈妈。
 
程程一如往昔的安静。安静得几乎令人忘记这孩子还有气息。忧伤,从来不曾在他眸眼里褪去过,只是这一刻,又重重的添了一笔浓郁的色彩。
 
“程程、洋洋,你们奶奶已经知道我是你们的妈妈了,但是还不知道洋洋的存在……”顾欢吐了一气,嗓音发哑,指尖冰凉,“她要我离开你。爸和程程……”
 
“所以,我们又要分开了,是吗?”程程稚。嫩的嗓音里,有些微颤抖。
 
洋洋气鼓鼓的,“为什么奶奶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拆散我们?妈妈,我不要,我去告诉鸟人爸爸——”
 
“别!”顾欢不。忍。心的拉住洋洋的小手儿,“洋洋乖,妈妈知道你也舍不得。可是妈妈当年承诺过北冥家,永远不可以和你。爸还有程程扯上关系,如果洋洋你去,那么他们也会将你从妈妈身边带走……”
 
“我讨厌这样子!妈妈,我讨厌奶奶!我讨厌他们……”洋洋气得手舞足蹈。
 
顾欢又拉起程程的小手儿,“程程,是妈妈对不起你……不该给了你希望,又让你破灭……”
 
程程摇摇头,晶亮的眸眼里是隐隐的泪光,“妈妈,没事儿,程程能够找到妈妈和弟弟,已经觉得很幸福了。”
 
“小傻。瓜!”顾欢一把将两个孩子搂入怀中,眼泪决堤。
 
“呜哇,北冥司程,虽然我很不爽你闷。蛋的样子,但我还是舍不得你……”
 
“洋洋,以后就只有你和妈妈相依为命了,你不可以再这么淘气,让妈妈操心知道吗?”
 
“呜呜……”
 
“洋洋,期末考试的笔记,我都放在你的书柜抽屉了,你要背好重点,知道吗?”
 
“呜哇……”
 
“还有,赵静宜的情书,我都放你书包了……”
 
“呜哇哇……你不要罗嗦了……你再罗嗦我以后会不习惯没有你的罗嗦了……”
 
 
 
109章北冥二少的领悟
顾欢哽咽,听着两兄弟浓浓不舍的话语,她泪流成河。
 
是她自私了么?硬生生分开兄弟俩的,是她,不是么?
 
她抱紧怀中的孩子……
 
上帝啊,她真的不舍得。也没有勇气再送出去一个!
 
“对不起,程程……”她抱着孩子们泣不成声,“对不起,洋洋……”
 
倘若没有当年那一纸协议,倘若当年怀的不是双生子,倘若她不曾遇过北冥墨,倘若……
 
“妈妈……”“妈妈……呜呜……”
 
孩子们终于放声哭倒在她怀里……
 
北冥墨住院半个月后,终于出院了!
 
一切,又仿佛回到了原点。
 
当他再次回到夜映一品时,除了冷冷清清的空气,再无其它。
 
又像是从前那样,空空荡荡的屋子里,静默得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寂寞得只瞧得见自己的倒影……
 
北冥墨眉心拂过一丝似有若无的拧痕。
 
脑海忽然闪过顾欢那女人张牙舞爪的俏。脸……
 
他曾想象过,半个月不见,他刚到家,她会是什么反应?
 
是拿着锅铲跑出来,一脸嘲笑的对他说:哟,北冥二少终于出院了,没缺胳膊没断腿,德行啊!
 
还是不屑的瞪他两眼,然后直接漠视他的存在?
 
然而,面对空冷安静的房子,他所有的想象原来都只是想象而已!
 
顾欢这女人,真的走了!
 
趁他住院的这段日子,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不留只字片语,甚至不给他一个解释……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
 
北冥墨一屁。股懒散的坐进沙发里,心口忽然空了。
 
手指把。玩着手机,凝望着那个熟悉的号码,始终,始终没有拨出去。
 
……
 
沉凝了许久,他才站起身来,将手机扔进沙发。
 
径直走到酒柜旁,拿出一瓶珍藏多年的伏特加。
 
烈性极强的酒。
 
姿态优雅,一如往昔的冷静自持。
 
慢条斯理的将酒倒进酒杯,然后,端起酒杯,缓缓走向阳台……
 
一边品酒,一品欣赏着窗外的绚丽风景。
 
此刻,就仿佛回到从前那般,岁月宁静、安好。
 
却总觉得,少了什么。
 
……
 
他的人生,不就该是这般么?淡漠冷然。
 
没有女人,没有孩子,就只剩下他独自一人。
 
不知不觉中,几杯烈酒落肚。
 
他有些微醺了。
 
从白天,就这么一直静静喝到夜晚。
 
可是,却觉得有种莫名失落的感觉,仿佛怎么喝,都填不满那层失落感。
 
仿佛怎么喝,都醉不了人那般。
 
清醒得让人,惶恐——
 
哐当 ̄。
 
忽然,一阵玻璃撞墙破碎的声音。
 
那杯还未喝完伏特加酒,沿着墙壁,划过一道斑驳的残滞,粉身碎骨!
 
紧接着,是他急促的脚步声。
 
从沙发上抓起手机,拎起外套。
 
砰 ̄。
 
随着那个伟岸身影的消失,大门被狠狠关上!
 
奢华的房子里,又再次恢复了冷清。
 
而北冥墨这一离开,便再也没有回来过……
 
夜色撩人,月光静好。
 
一辆低调奢华的跑车,缓缓驶入A市老城区那条错综复杂的巷道里。
 
最终,车子熄火,停泊下来。
 
却久久不见有人下车。
 
北冥墨坐在车内,烟雾缭绕。
 
深壑眷眸不时瞟向那栋老旧的房子……
 
灯亮灯灭。
 
突然,他车里的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楚云峰那二货的名字闪烁着。
 
心底一沉,北冥墨接听——
 
“嘿,北冥二,过来玩儿呗!”楚云峰那边嘈杂无比,“你住院这些日子也够闷了,今儿让我们兄弟几个为你庆祝庆祝。”
 
北冥墨瞟了一眼车窗外的老房子,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然后,切断电话。
 
顿了半晌,随即,车子掉头,极速驶离出去……
 
车子在地上划出车轮轨迹,剑鱼般涌。入川流不息的车海之中。
 
然而,北冥二少不知道的是,即便是他在这老旧区里守一夜,也守不出什么来。
 
因为,顾欢搬家了。
 
在和江慧心见面后的第二天,搬离得干干净净……
 
一周后。
 
顾欢坐在了A市颇负盛名的重。庆菜馆里。
 
这已经是她这些日子以来,第11次相亲了。
 
今晚的她,略施脂粉,一袭鹅黄色的小洋裙,将她白。皙的肌肤衬托得别样风情。
 
坐她对面的,是一个戴眼镜的斯文男子。
 
计算机工程师,28岁,硕士毕业,年薪十二万,父母是离休干部,家中独子。
 
“顾小姐,没想到你喜欢吃辣呀?不过未来你可能要戒掉辣椒哦。”
 
“啊?为什么?”顾欢微微一愣,看了眼坐对面的眼镜男,虽然也是西装笔挺,可她怎么看都觉得穿起来像卖保险的。
 
“因为我们家都不吃辣椒啊,况且你嫁进来之后,就要准备怀。孕了,我听人说,孕妇吃多了辣椒不好……”
 
眼镜男显然已经开始规划她和他的未来了。
 
“等等——”顾欢干笑着打断他,“那个,李先生是吧?我们好像还不太了解对方……”
 
“不会啊。刘翠把你的基本情况都跟我说了。”眼镜男推了推鼻梁上厚厚的镜框,继续说道,“顾小姐,虽然你学历是差了点,又是不受宠的私生女,而且还在美国呆过五年,我当然不指望你还是处。女了,但是我爸说了,娶妻求贤,既然你是北冥家老夫人推荐的,就错不到哪儿去。”
 
顾欢脸色一白!眸光里有些许愠色。
 
“可是李先生不觉得,婚姻是两个人一辈子的事,就这么草率决定,以后或许会酿成悲剧。”
 
眼镜男却不以为然,“婚姻嘛,还不就是两个人凑合过日子。做老婆的,在家里安安分分就好,老公在外面难免有应酬,只要不带回家,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辈子不就相安无事了吗?”
 
“我不能接受这样的论调!”顾欢拳头悄悄握紧,“这对女人非常不公平!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应该忠于婚姻!”
 
眼镜男愣怔了一下,看了看顾欢,然后嗤笑一声,“顾小姐,你不是开玩笑的吧?你的意思,是我娶了你,就必须要对你忠诚了?”
 
她指尖一颤,虽然之前的十次相亲,那十个男人都对‘忠诚’二字嗤之以鼻。
 
可既然一场婚姻里,已经没有爱了,那么,最起码应该对彼此‘忠诚’吧,这是她唯一仅剩的坚持了!
 
“是!”顾欢回答得干净利落,“如果李先生不能承诺婚后对妻子忠诚,那么我看我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眼镜男一下子怒红了脸,“顾欢,若不是北冥夫人推荐你,我爸说不能得罪北冥夫人,你以为我会将时间耗在你这种女人身上吗?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我告诉你,像你这样的女人,在美国恐怕早就被人玩。烂了吧,居然还好意思跟我提忠诚?!”
 
噗 ̄一声。
 
一杯酒水直接泼向眼镜男的脸上!
 
眼镜男猛然站起身来,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臭女人,你竟敢泼我?!”
 
顾欢微米着眸光,一脸淡定,“李先生,看来你这么多年的书白念了,还是回去学学怎么尊重别人吧!”
 
眼镜男恶狠狠的瞪了顾欢两眼,想扬手打她,却又碍于饭馆里还有其他人在场,只好作罢!“顾欢,你别得意!像你这种做了婊。子又要立牌坊的女人我见多了!你给我记着!哼!”
 
说完,眼镜男怒气冲冲,憎恨离去。
 
和之前的十次相亲几乎如出一辙,餐桌前,又剩下顾欢一个人。
 
在离开A市与嫁人的两个选择中,她艰难的选择了后者。
 
可,第11次相亲,仍以失败告终。
 
顾欢刚出重。庆菜馆,刘翠的电话就火急火燎的打过来了。
 
她下意识的拧眉,不得已还是接起——
 
“我说顾小姐,你也太难伺候了吧?我真心怀疑你是不是专程和我们夫人对着干的?”刘翠劈头盖脸就嘲讽过来,“当初代。孕协议可是你自愿签的,没人逼过你,是你自己犯规在先,你怨得了谁?如果你真狠不下心把自己嫁出去,那就离开A市!否则别怪我们夫人不讲情面!”
 
她幽幽叹息,淡漠一笑,“刘助理,就算你要给我介绍对象,起码也介绍个靠谱的吧?连沟通都沟通不了的人,你让我怎么嫁?”
 
“哟,你以为自己多清高呢!难不成还得给你介绍高富帅去?也不照照镜子,你都是孩子的妈了,虽然这点我替你瞒着,但大家心知肚明,你还能嫁什么好货色?”在刘翠眼里,顾欢就是为了五百万甘愿替男人生孩子的女人,没什么可清高的,“我警告你,顾小姐,你别再给我拖拖拉拉了!明晚还有一场相亲,你自己看着办!”
 
 
110章新家新邻居
啪嗒,刘翠挂断了电话。
 
顾欢盯着手机发怔。
 
眼眶里有种莫名的酸涩,她暗暗深吸几口气,才努力没让那些眼泪夺眶而出。
 
挺直腰杆,扬手,她坐上一辆的士,回家……
 
 
狭窄的楼道里,声控灯忽明忽暗。
 
一对男女靠在墙壁里,激。情火。热的拥。吻着……
 
女子的衣服已经滑落在腰。际,露出性。感的内衣,和一大。片雪。白的肌肤……
 
两人不时发出粗。喘。申。吟的声音……
 
挡住了楼道的去路。
 
顾欢顿了顿脚步,清了清嗓音,“抱歉,麻烦让一下——”
 
显然,那个男人并没有让开的意思,反而继续吻着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斜睨了顾欢一眼,拍了拍男子的背膀,将男子推开来。
 
男子一脸不耐的转过背,斜睨了顾欢一眼,顾欢这才看清楚男子的面容。
 
这男人简直可以用赛若桃花四个字来形容!
 
“真是扫兴!”男子噎嚅了一句,然后轻佻的拍了拍那女子的屁。股。
 
那女子妖。娆一笑,再看了看这楼道的环境,皱了皱眉,“云少,下次你要再离家出走,也找个好点儿的落脚地嘛,瞧这里连个楼道都这么窄,又龙蛇混杂的,真是什么人都有!”女子说完还不忘瞥了顾欢一眼,继续道,“要不干脆搬到我那儿去?这里完全不衬你的身份呀!”
 
顾欢下意识的拧眉,当初带洋洋搬到这里来的时候,就是看重这里环境清幽,而且老人家比较多,环境较为单纯。要说这样的地方龙蛇混杂,那A市还真是没去处了。
 
没心情看这两个人打情骂俏,她只好又耐着性子说了声,“对不起,请二位让一下道儿再继续亲热也不迟!”
 
那个云少松开女子,笑了笑,“乖了,回去吧。”
 
女子虽然不甘愿,但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然后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昂的离开。
 
顾欢抓紧皮包,想要绕过那男子,谁料,那男子故意不给她让道似的,高大的身躯杵在楼道口。
 
“先生,麻烦让让!”顾欢耐着性子,重申一遍。
 
“云不凡,今天刚搬过来,住你对面。”男子笑着报出自己的名字,依然矗立不动。
 
顾欢挑了挑眉,有些意外的看了眼这个男人,他赛若桃花的脸上笑得一脸轻佻。深吸了口气,她耐着性子,“那么,云先生,请让让!”
 
云不凡耸耸肩,笑容似花儿那般灿烂,“见到新邻居也不打个招呼么,俞欢顾小姐?”
 
她眼神一怔,这男人怎么会叫她这么奇怪的名字?
 
“呵呵,意外吗?”云不凡还笑得一脸得意,“好奇我怎么知道你的名字?”
 
顾欢嘴角抽了抽,镇定的吸口气,“既然云先生不肯让路,那我就不客气了!”然后,她双手用力一推,将云不凡的身子推开一边,挤了过去。
 
匆匆走到自家门前,掏钥匙准备开门。
 
云不凡整了整衣着,笑嘻嘻的跟在她身后。
 
钥匙才插。进锁孔里,咔嚓一声。
 
门被打开来。
 
洋洋天真的小。脸蛋儿,灿烂得似是一个小太阳。
 
“妈妈回来啦?”洋洋又瞧见了顾欢身后的男子,立刻笑问,“咦,不凡叔叔也在呀?”
 
云不凡笑眯眯的点头,“嗨,洋洋还没睡呀?在等你。妈妈回家呀?”
 
顾欢见状,显然已经明白点什么了,“洋洋,妈妈教过你多少回了,不许和陌生人说话,尤其是和这种猥。琐大叔,你就更不能搭理了!”
 
洋洋眨巴眨巴小眼儿,还没吭声。
 
云不凡就接过话来,“嘿,我说俞欢顾,好歹我云不凡也风度翩翩,哪里像个猥。琐大叔了?”
 
顾欢理都不理他,一把抱起儿子,迅速走进屋内。
 
然后当着云不凡的面,‘砰’的一声,将门狠狠关上!
 
云不凡站在门外,纵横情场数年,从3岁-80岁的女性,他就压根儿没失手过!
 
没想到这次居然吃了个闭门羹!他干瞪了两眼紧闭的大门,摸了摸鼻子,灰溜溜的回了对面屋子。
 
顾欢抱着孩子,一边走一边问着洋洋,“云不凡为什么叫我俞欢顾,是不是你告诉他的?”
 
洋洋看了眼紧闭的大门,小手抱着妈妈的脖子,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嘻嘻,不凡叔叔今天刚搬过来呢,送了我们好多好吃的哦……不过妈妈放心,就算他送再多吃的,洋洋也不会出。卖妈妈的!”
 
顾欢好气又好笑的刮了刮洋洋的小鼻子,“算你机灵。”
 
然后,她在储物间看见那堆成小山的一箱箱食品之后,顿觉头皮发麻。揪着洋洋的小耳朵,“老实交代,这次又讹了人家多少,嗯?”
 
“额,没有多少啦。嘿嘿,是那个不凡叔叔自己说的,只要我告诉他,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叫什么名字,每告诉一个,他就送我们一箱吃的……”
 
顾欢倒抽一口冷气,扫了眼那满满堆积的食物,“看那样子你是供出不少人了?”
 
“才木有!”洋洋义正言辞的摇摇头,水灵的眼睛里满是笑意,“我说的都是赵静宜她家人的名字!”
 
“赵静宜?”顾欢拧了拧眉,这个名字,她也听程程说过,好像是那个送情书的小女孩吧,“顾洋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和赵静宜进展到什么阶段了,拉小手了,嗯?”
 
洋洋眨巴眨巴小眼儿,特不屑的回答道,“妈妈,赵静宜都亲我脸颊了,还拉小手儿呢!这年头一个小女娃都比你奔放!”
 
顾欢瞪大眼瞳,然后扬起手,就朝洋洋的小屁。屁上重重拍了下去,“顾洋洋,你小子皮痒了是不是,小小年纪就给我闹作。风问题!拉小手儿都不稀罕了是吧!还亲脸颊了呢!臭小子到底跟谁学的——”
 
“呜哇哇,冤枉啊妈妈,是人家赵静宜亲我的好不好……”
 
“还敢喊冤枉!鸟都没长全呢,就学你。爸好。色了,今晚非抽你一顿不可!”
 
“哇哇哇,妈妈不要……人家不喜欢赵静宜了,人家决定要甩掉她了……”
 
“……还学会甩人了!”
 
“隔壁班新转来的女生比赵静宜还漂亮呀……”
 
“哟喂,还喜新厌旧了是吧!更该打!”
 
“呜哇,妈妈饶命……”
 
……
 
夜色朦胧。
 
北冥墨的车子缓缓驶入北冥家大宅。
 
佣人们赶紧迎上前去,“二少爷,您回来了。”
 
大家惊奇的发现,自从二少爷出院以后,回北冥家的日子似乎越来越多了。
 
北冥墨冷淡的点点头,从车里钻出来后,径直步入大厅,上楼。
 
在路过程程的房间时,他下意识的顿了顿脚步,轻轻拧开门把——
 
房间里,亮着昏黄的壁灯。
 
程程的房子,清冷安宁得一如他的屋子。
 
大床铺上,程程安安静静的窝在被子里,似是睡着了,枕头旁还散落着一本儿童漫画。
 
但手指还是情不自禁的将那本儿童漫画拿起来一看,《喜羊羊与灰太狼》。
 
这是什么?北冥墨不自觉的拧眉,他的儿子不该看这种没营养的低级书……
 
然而,他还是翻开了第一页,却意外见到一串字迹,一看便知出自孩童之手。有些汉字甚至还不会写,用拼音代替,歪歪扭扭的写着——
 
【希-wang:qi-si-程做一只快乐的喜羊羊,爸爸要像灰太狼那样。
 
落笔处:顾洋洋送给qi-si-程的礼物。】
 
显然,北冥司程这个名字,顾洋洋不会写。
 
顾洋洋是谁?
 
竟然让他儿子做一只羊,让他却做一只狼!
 
狼能生出羊来么?这明显违背科学啊!
 
北冥墨眉心深锁,瞥了一眼睡着的程程。
 
嗟,这小子都交了些什么弱智儿童朋友?
 
虽然不悦,但他还是破天荒的替儿子盖了一下被子。
 
然后熄灯,静悄悄的步出房间……
 
翌日一早。
 
北冥老爷子和北冥夫人一大早便出去锻炼身体了。
 
北冥大少北冥飞远和兰念在A市有独立的房子,所以平时不住这里。
 
北冥三少北冥晏就像没脚的小鸟儿,三天两头不回家是常有的事。
 
只不过,平时甚少回来的北冥二少,这阵子却难得日日归家。
 
精致的餐厅里。
 
北冥墨坐在餐桌主。席位上,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听着今早的财经报道。
 
程程则穿得整整洁洁,坐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吃着早餐。
 
两父子,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程程很珍惜和爸爸这样共进早餐的机会,所以吃早餐的速度,比平常慢了许多。
 
北冥墨睨了一眼安静的小家伙,问道——
 
“现在课程念得怎么样了?”
 
“小学课程念完了。”程程回答得乖巧。五岁就念完小学课程,这是什么概念?
 
但在北冥墨眼里却再平常不过。
 
他沉凝的挑了挑唇,“下半年送你出国念书,你准备一下。”
 
程程一愣,扬起乌黑的眼瞳,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父亲,“出国?”
 
北冥墨点点头,仍是一脸冷静。
 
程程小眉头皱了起来,“爸爸,我可不可以不出国?”
 
北冥墨斜睨了一眼儿子,然后拿起湿巾,优雅的擦拭了一下嘴角,冷声问道,“理由?”
 
程程白。皙的小。脸蛋上,光彩一下子就黯淡下来。
 
“我不想离开这里,不想离开爷爷奶奶,不想离开爸爸……不想离开……我的朋友……”程程越说越小声。
 
“朋友?”北冥墨冷然挑眉,想起昨夜在儿子床头看见的那本儿童漫画,眉头不禁蹙紧,“顾洋洋?”
 
小说《萌妻太甜,总裁宠上瘾》已上线微信花语书坊(huayushufang)连载,书号:1971,作者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

未完待续...
 
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微信回复书号:1971,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花语书坊,女生精品原创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原创小说,女频新书一网打尽。
 
每天花语书坊微信阅读,送3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花语书坊小说官网:http://www.huayushufang.com



Tag: 萌妻太甜 蜜宠小萌妻北冥墨 带孕成婚顾欢 总裁宠上瘾小说
(责任编辑:monsoo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