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资料 > TAG标签 | RSS订阅

[花语书坊]阴婚魂不守舍小说全文连载 樊音死鬼阎王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17-07-19 00:32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点击:

  作者赞美死亡写的小说,挺不错的一本悬疑鬼故事类恐怖小说,很适合喜欢恐怖书籍的男生女生阅读哦。阴婚,魂不守舍小说书号1938全本连载,小编精选花语书坊(huayushufang)第241~243章节给读者提前免费阅读,看阴婚,魂不守舍小说主角樊音,死鬼阎王的故事。。。李言承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做这行的,没点能掐会算的本事,还吃得起饭吗?”。。。

  第241章:回来就回来了呗

    死鬼阎王摊开手,手里出现了一块白玉方形牌子,上面有个‘令’字,只有手掌大小。他把令牌丢给了李言承,李言承身形一闪就不见了。我就犯嘀咕了,我之前没令牌,是怎么去到西山的?奇了怪了……

    九夜表情有些复杂,时不时的看向我,我心里有些想笑,他肯定是在担心死鬼阎王什么都想起来之后找我们麻烦,把仇人当朋友,估计到时候死鬼阎王也会觉得蛋疼。

    “阎君,近日位于第一层炼狱的曲涟刑满,可以转世了。”九夜突然又说道。

    这么说来,曲涟的魂魄应该是早就在地狱了,只是渡村后山山洞里的尸身里还留了一缕残魂而已,能转世也好……

    死鬼阎王又恢复了‘王式瘫’:“你看着来……”死鬼阎王还真是清闲,什么都不管,都让手下人去做。我突然想到了余良也在第一层炼狱:“那个,我有事儿要去找我小姑姑,九夜,咱们一起走吧。”

    死鬼阎王不满:“谁准你走了?你小姑姑是谁?”我耐着性子解释道:“我小姑姑早年嫁给白淼了啊,你多半不记得,我等会儿就回来。你先找个小丫鬟伺候着哈,听话。”

    我的语气俨然就是对一个小孩子,死鬼阎王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再用这种语气跟本王说话,有你好受的……”

    我吐了吐舌头拽着九夜就走,出了阎王殿之后,九夜挣开了我的手:“小娘娘,你胆子也忒大了些,等阎君恢复全部记忆,知道你骗他,你就完了!其他的你还能开开玩笑,李言承是谁啊?阎君的死敌啊!”

    我不以为然:“他们为什么是死敌啊?是以前有什么仇怨,还是……因为嫣儿啊?”我这是在试探。

    九夜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大概是因为嫣儿姑娘而起,后来,便就水到渠成,什么事儿都对着干了。小娘娘,你怎的知道嫣儿姑娘的事儿?阎君告诉你的?”

    我笑了笑说道:“他说过一些吧,李言承也说过一些。”我这话当然是假的,他们会告诉我才怪,我只是知道有嫣儿这个人而已。

    我还想问点什么出来,我认为九夜知道得应该不少,但是他已经没打算跟我继续这个话题了,转移了话锋:“小娘娘,属下要去炼狱了,就不送你去白淼大人的府邸了。”

    我摇头:“不,我也是去炼狱,不是去白淼那里。”九夜有些疑惑:“你去那里做什么?”我说道:“找个熟人,怎么?不可以?”

    九夜忙说道:“那倒不是,只是属下害怕小娘娘有个什么闪失,炼狱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我撇嘴:“又不是没去过,不是还有你在吗?怕什么?”

    九夜没说话,我跟着他一起到了地狱所在的断崖,下面就是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他站定说道:“小娘娘,你要找谁?属下帮你带上来,你万不可不下去。”

    我说道:“我找余良。”九夜楞了一下:“余良?他就是你说的熟人?小娘娘,属下多句嘴,余良先前逃出地府,才抓回来没多久,你还是三思而后行。”

    我摇头:“我就问他点事儿,没大碍,我在这里等着,你动作快点。”

    九夜没再说什么,纵身飞下了断崖。我想问的是余良一直想在我身体里找到的东西究竟是什么,趁着死鬼阎王还没完全恢复记忆,我要弄清楚。我还是觉得死鬼阎王有些事情瞒着我,并且骗了我。

    过了一会儿,九夜上来了,但只带着曲涟的魂魄,没有见到余良。我有些奇怪:“余良呢?”

    九夜说道:“他说他知道你想问什么,但不会告诉你,他还说,你想得到的答案,其实都无关紧要,没必要去追根究底。”

    我有些无语,真的是这样吗?我看了眼曲涟的魂魄,离开了地狱,还是痴痴呆呆的样子,面无表情,呆滞得很。

    我也只好认了,余良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九夜让人把曲涟的魂魄带走,然后跟我回了阎王殿。刚一踏进殿内,我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云姬和另一个我没见过的女人正围绕在死鬼阎王身边,一个捏肩,一个捶腿,真能享受。

    我脸色变了,九夜脸色也跟着变了,他小声叫到:“阎君?小娘娘回来了。”

    死鬼阎王眼皮都没抬:“回来了就回来了呗。”

    我正想说我要走,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由内而外的感觉到了一阵阵寒意。我是活人,在阴间待太久了,我得回去了。之前是因为在长生池去过,所以没什么反应,现在反应就来了。

    我稳住身形,没摔倒,也没让人看出来:“我想先回阳间了。”

    云姬有些意外:“妹妹不多留些时日?难道是下人伺候得不够周到?”我摇头:“没有,怕我奶奶担心啊,我还没死,一直待在这里做什么?”

    云姬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样啊……那就让九夜送你回去吧。”

    我看了眼死鬼阎王,他竟然没任何反应。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我觉得越来越冷了,那就是阴气入体的感觉吧。算是他默许了,九夜把我送回了阳间的家就走了,我回来的时候阳间是早上,我听见了我奶奶扫院子的声音,扫帚在地上摩擦的声音,我从小听到大,其实这些小细节,都是值得人怀念的,有些东西,总是在不经意间走出了你的生活,也仅仅只能怀念一下了。

    我走到院子里,奶奶见到我的时候楞了一下:“你啥时候回来的哟?你一个大活人,咋的在阴间呆这么久哦?”

    我走过去从她手里拿过扫帚帮她扫地:“没事儿,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刚回来的。”

    她就站在一旁:“你啥时候学会这些的哟?还会去阴间了,阴间是啥样子的?我只是听说过,还没看到(见)过。”

    我就把我在阴间见过的东西都告诉我奶奶了,她自然是深信不疑,她虽然懂一些鬼神啥的,没去过地府,还是知道得比较少。

    这时候,曲林走到了院子里,看见我,他楞了一下:“樊音,你回来了?你见到师父了吗?他也去地府了。”

  第242章:自求多福吧

    我说道:“见到了,他去西山找那个什么……安子玥,好像是安子玥吧?”看来李言承恢复得不错,能自己下地府了,让他教我怎么到阴间去,他却给了我一块石头,也不知道他们这些不借助道具也能去地府的人是怎么做到的。

    “师父在查一个人,那个人好像安子玥认识吧,所以他才去了地府。等师父回来我们就要走了,你跟我们一起吗?”曲林说道。

    我有些发杵:“我跟你们一起干嘛?”在这里的生活虽然无趣,可也安宁。我肚子也渐渐大起来了,天气渐渐转暖了,到时候我凸起的小腹一眼就看得出来,我总不能大着肚子跟他们走南闯北的。

    曲林好像有些失落:“那好吧……”

    中午的时候,李言承就回来了,回来之后就变成李可言了,他们吃过午饭之后就准备走了,走的时候李可言问我:“你不一起走?还真打算在这里窝一辈子?反正你的人生大概也不会太长,你要是想在这里安安宁宁的过完余生,我也就没话说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人话。”

    他顿了顿说道:“你不想知道是谁在那两个倒斗的人子弹上刻的符文吗?能有能耐诛仙杀鬼主的,你就不好奇是什么人吗?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怎么觉得你完全不在乎你家阎王的死活呢?”

    我又翻了个白眼:“在不在乎又不是你说了算的,依你之见,在子弹上刻符文的是谁?你去找那个什么安子玥,不就是为了调查那个人吗?有你去查了,还拉上我做什么?”

    他笑了笑说道:“你该不会以为我是为了阎王去查的吧?”

    也对,他怎么可能为了死鬼阎王去查?死鬼阎王现在的状态,肯定不会去查的,这事儿我脱不开关系,我犹豫了一会儿说道:“行吧,我一起去,你们等我一下,我收拾一下东西。”

    李可言一副得逞的表情,我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跟我奶奶说了一声儿就跟着李可言和曲林走了。

    山路上,李可言一路哼着小曲儿,也不知道哼的是什么调调,不好听也不难听。也不知道他出门是不是捡到钱了,这么开心。

    曲林突然问道:‘师父,那安子玥是什么人啊?怎么会被关在浮屠塔呢?’

    浮屠塔?安子玥不是在西山吗?

    我正纳闷的时候,李可言说道:“那安子玥是上仙,一个以自我为中心,为所欲为的人。死在了一个臭道士的手上,我怀疑就是杀死他的那个臭道士在子弹上刻的符文,手法太像了。安子玥这样的人,天帝反正没辙,就索性把他的元神关在浮屠塔了。”

    我问道:“安子玥不是在西山吗?怎么又在浮屠塔了?”

    李可言一脸嫌弃:“浮屠塔最上一层就叫‘西山’,表面看着是塔,里面却是另一番世界,有封印和结界,一般人出不来,不过安子玥嘛,他要是想出来,谁也拦不住。”

    看来李可言本身跟李言承已经很接近了,越来越像同一个人,至少他们各自的记忆在慢慢的合并,李言承的记忆,李可言也拥有了。按照这趋势,过不久李可言也就会变成李言承,到那时候,李可言就不复存在了……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你说一般人出不来,我貌似出来了……我说我去过西山你信不信?”

    李可言白了我一眼:“就你?你先告诉我你怎么进去的,又是怎么出来的。”

    我拿出他给我的那块小石头晃了晃:“我到了阴间就直接在西山,我那时候都不知道那是浮屠塔里,我在那里遇见了一个人,应该就是安子玥,他问我听过‘到了阴曹地府,莫要上西山’这句话没有,我当然没听过,后来他就把我送出来了。本来我是找他问路,怎么才能到阎王殿的,他说西山无路可走。”

    李可言脸色不太好看,气场顿时变了:“我之前不是告诉过你,你想到阴间的哪个地方,心里就得一直默念着吗?”

    有这么严重?别变成李言承吓唬我,好像我很怕似的……

    我无奈:“我当时就是没想起来啊,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现在出来了啊。”

    李言承冷哼:“愚昧!你以为安子玥是什么人?会随便帮你?我此次前去,都差点把命丢在那里。”

    我好像也觉得事态有点严重了,我貌似还答应了那个安子玥要答应他一个条件……安子玥真有那么恐怖吗?的确有那么一刹那我觉得他很危险,不过也就是那一念之间而已。

    我语气缓和了些:“真有那么恐怖?我没觉得啊,西山君看起来还是个大帅比呢……”

    李言承撇下我往前走去:“无可救药,你活这么大,人不可貌相这句话都不懂?”

    我跟曲林对望了一眼追了上去:“你怎么就差点把命搭上了?我看你好好的啊。”

    李言承没好气的说道:“三局棋,定生死。我输一局,断一只手臂,若三局全输,就留命在那里,若我赢一局,就可以问他一个问题。要是我赢两局,就可以全身而退。我总共就问了他两个问题,还断了一只手臂,虽然接上了,但你知道那种痛吗?不只是肉体断臂,魂魄也一起,你当真以为他是吃素的?”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我都不敢直接叫安子玥名字了,西山君这个称呼挺好的……

    “那……你不是比他厉害吗?不然现在也不能好好的站在这里了。其实……我比较担心我自己,因为我答应了他一个条件,虽然现在他还没说要让我做什么,但我总觉得……我很危险……”

    李言承回头瞪了我一眼:“自求多福吧,自己作死,谁拦得住?”

    我无言以对,早知道西山君那么恐怖,我就不作死了。谁知道我偏偏到了浮屠塔的最顶层?还以为就是阴间的山上呢,明明都看得见下面的城镇,没想到竟然是字浮屠塔里。也对,阴间哪有什么云霞?也只有浮屠塔里的另一番世界里才有。

  第243章:鬼孩儿

    不过现在西山君还没找我麻烦,活一天算一天吧。

    等到到了城里,李言承直接带我们去了机场,买了到S市的机票。S市是数一数二的大城市,不知道他要去那里做什么,反正路费他掏的,我也就不怕了,而且我是第一次坐飞机……

    候机厅里,我问他:“你要找的人如果就是当初杀死西山君的人,那他为什么还要跟你玩命啊?他不是应该求之不得吗?”我觉得李言承去找那个人,总不能只是看看对方是谁吧?没准儿就是去找麻烦的。

    李言承瞥了我一眼说道:“他只是让我玩命,可没把自己的元神赌上,他要是想报仇,早就自己动手了,根本不会依仗我。他那个人只有一个优点,就是一般不记仇。”

    我总觉得李言承是夸大其词了:“他当初都被人家杀了,剩个元神,还敢去报仇?你别把他夸得上了天,明明就不是那个人的对手。”

    李言承十分嫌弃的看着我:“他可不是因为打不过才被杀的,是一个赌局,输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你那点脑子自己留着搅浆糊吧。”

    我……

    行,我换个话题:“那我们去S市做什么?你要找的人在S市?我估摸着有能耐诛仙的人,应该是跟你一样的老不死吧?小年轻的没那本事。”

    曲林听我这么说,顿时吓得脸色有些苍白。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本来就是老不死的。

    李言承好像懒得搭理我,沉默了几秒才不耐烦的说道:“我不确定那个人在不在S市,我去S市是办事儿的,别逼我把你丢在这里,不想死就闭嘴。”

    我才不怕他把我丢在这里,回家的钱我还是有的。

    上了飞机之后我就开始打瞌睡,座位是三人连坐的,普通舱,我的座位在中间,左手边是曲林,右手边是李言承。本来我是想坐在窗子边的,还想看看云层,但是看李言承那一副‘熟人勿理生人勿近’的表情,我就没敢说话。

    我打瞌睡的时候头不小心往右边偏了一下,靠在了李言承的肩头,还好及时醒了,他没搭理我,我也没搭理他。我坐正了身体继续打瞌睡,把座椅调整了一下,然后就睡了过去。

    其实飞机上睡得并不怎么安稳,有时候受气流影响,机身会抖动几下,睡着了都给颠醒了。

    手机上飞机之后就关机了,无聊得紧,又没什么可玩的,要坐好几个小时的飞机呢。

    “师父……我觉得这里面有点怪怪的……我可以开天眼吗?”曲林突然小声的说道。

    李言承闭着眼没动:“什么事儿等下了飞机再说,不然飞机上所有人都得死。”

    他们这么一说,我就警觉了起来,我环顾了一下机舱内,果然在前面机舱口的位置上看见了一个正在打瞌睡的十五六岁的男生身上坐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儿。那个小女孩儿很明显不是人,手里拿着一个前些年已经过时的玩偶把玩。

    好像察觉到有人在看她,那个小女孩儿突然转过了头来,本来还以为是个可爱的小萝莉,结果差点没把我吓死,她的大眼不是水汪汪,连瞳孔都没有,只有眼白,眼睛里面还在往外渗着血水,白得发青的脸真的是要多让人反胃有多让人反胃。

    “别管闲事!”那个女孩儿凶神恶煞的给我来了这么一句。

    我移开了视线,装作没看见,小逼崽子,等下了飞机姐姐再教你做人,现在就让你再嚣张一会儿。

    我时不时的看那个小鬼孩儿一眼,直到下了飞机,取完行李的时候我正好看见了那个男生一个人戴着耳机拖着行李箱往机场外走。那个小鬼孩儿就坐在他的行李箱上,两条小腿还不停的晃动,脸不那么吓人了,恢复了正常,身上还穿着可爱的洋娃娃装,但我一点也不觉得她可爱。

    我看她的时候,她也在看着我,一边抚摸着怀里的洋娃娃,一边挑衅的看着我。还真以为我不敢把她怎么样是吧?

    出了机场,那个男生好像要打车,就站在公路边等着。那个小鬼孩儿从行李箱上跳了下来,围着那个男生转圈圈,好像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

    李言承好像全程没察觉似的,还站在了那个男生的旁边,曲林没开天眼,自然也看不见,跟着站在了李言承的旁边,好几次那个小鬼孩儿转圈圈的时候都碰到了曲林的手,曲林似乎也有些察觉,但可能没想到实际情况。

    我正要过去的时候,那个小鬼孩儿怒喝道:“你别过来!你要是敢过来,我就把你的朋友全都推到马路中央被车撞死!”

    把我朋友都推到马路中央撞死?是说的李言承跟曲林吗?行啊,去啊,看谁弄死谁,我还就不信李言承真的不知道。

    我试探着靠近了一步,那个小鬼孩儿竟然直接一把把曲林往马路中央推去,曲林猝不及防,直接跌跌撞撞的朝马路中央扑去,一辆车正好开过来,司机脸都吓白了,还好李言承一把把曲林给拽了回来。

    有惊无险,倒是吓傻了旁人。我没想到这小鬼孩儿真的这么心狠手辣,李言承开始训曲林了,曲林当然觉得自己冤,一个劲的解释是有人推他,最后被李言承赏了一记栗板。

    我现在只想把那小逼崽子给捏死,最后那个男生打车走了,那个小鬼孩儿也跟着上了车,我气不过,文李言承:“你瞎啊?看不见那小崽子?”

    李言承淡淡的说道:“迟早收拾她,着什么急?知道什么叫欲速则不达吗?”

    还欲速则不达,回头上哪儿找去?我看了眼那男生坐的车,已经开远了,那小鬼孩儿还在透过后车玻璃对我做鬼脸。

    我气得有点火气上头,那男生看着瘦巴巴的样子,哪里经得起那玩意儿这么缠着?迟早得死翘翘,一条人命啊。

《阴婚,魂不守舍》已上线微信花语书坊(huayushufang)连载,书号:1938,作者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

 
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微信回复书号:1938,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花语书坊,女生精品原创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原创小说,女频新书一网打尽。
 
每天花语书坊微信阅读,送30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花语书坊小说官网:http://www.huayushufang.com


Tag: 阴婚,魂不守舍小说 阴婚魂不守舍樊音 阴婚死鬼阎王 阴婚魂不守舍小说
(责任编辑:monsoo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