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资料 > TAG标签 | RSS订阅

[YY小说]总裁请轻点小说连载 乔楚司少轻点宠司屹川免费阅读

时间:2017-06-19 22:59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点击:

 
1
第1章 一场不怀好意的梦

金秋十月,午后的阳光正烈。

乔楚从医院出来,一身的憔悴疲倦。

突然,乔楚的眼前一黑,一块黑布从天而降,还没有来得及挣扎叫喊,就觉得四肢无力,失去了知觉。

乔楚的意识模模糊糊之间,觉得有股陌生的气息笼罩在她的周身。

强烈的男性气息压迫着她……

就像做了一场不怀好意的梦。

等到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乔楚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

她很快看到,床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他盯着她的目光,阴沉沉的,仿佛要吞噬她一般的冰寒。

男人长得十分俊美,乔楚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一瞬间被惊艳到了,连害怕都忘记,只顾怔怔愣愣地看着他。

此时此刻,她以为自己在做梦。

“谁派你来的?”男人开口了,低沉的磁性很是吸引人:“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这个声音一出,仿佛倾泄一室的清辉,却让乔楚的神智瞬间拉回现实。

乔楚动一动身体,更加觉得全身像被车轮辗过一般,浑身酸痛。

心脏骤然地猛缩,下沉,也感觉到了害怕和绝望。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气息,还有陌生的冷酷男人,彻底把她吓傻了。

慌乱地抱紧身体,乔楚缩到床的最里边,警惕地望着对面那个好看到过分的男人。

乔楚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的喉咙嘶哑,声音颤抖得厉害,“你是什么人?”

司屹川起身,一步步走到乔楚面前。

他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压迫和侵略感,乔楚意识到,这是个十分危险的男人。

司屹川却不给她冷静的机会,“哗啦”一下拉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单。

身体上青一块紫一块,足见昨晚的战状有多激烈。

他的目光暗沉,伸手握住乔楚的下巴,残忍地重复那句问话:“谁派你来的?”

乔楚拼命地摇头。

司屹川的声音更冷:“老实点,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我的手段。”

乔楚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她低头想避开男人可怕的眼神,却一下瞥见床单上的落红!

一瞬间天旋地转,心痛得眼泪瞬间就飙了出来。

神智崩溃,乔楚语无伦次地说:“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快走开!!”

司屹川皱眉。

这个女人所表现出来的无助惶恐,完全不像装出来的。

难道,她也是被迫的一方?

想到这里,司屹川的眼底越发冰寒。

胆敢在他的酒水里动手脚,不管对方是谁,怕是已经活得不耐烦了!

门外突然被推开,一群娱乐记者峰拥而进。

司屹川神色一动,拉过床被从头到脚裹紧乔楚,把她抱进怀里。

即使隔着被单,司屹川仍然感觉到怀里的女人,柔软得不可思议。

“咔嚓咔嚓”的闪光灯亮起,娱记们只拍到司屹川阴寒的脸,以及他怀里那个完全看不到脸的“女人”。

“司少,请问您怀里抱着的女人,是谁?”

“她是您心爱的女人吗?为什么要这么保护着她?”

“司少夫人已经过世多年,您是否打算再娶?”

“司少夫人过世后,司家内定替补的新少夫人,不是司少夫人的妹妹白玫吗?难道您怀里这位,就是白玫白小姐?”

记者的问题像炮弹一样,不停轰炸司屹川,仿佛不问到一两条有用的信息,就不肯罢休。

司屹川向来低调神秘,这么难得地碰到他传这种绯闻,自然要尽可能地挖掘他的隐秘。

乔楚颤抖地缩在司屹川的怀里,不敢吭声,陌生的男性气息充斥她的鼻息,却让陷在黑暗里的她,觉得莫名安心。

乔楚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他一定会保护好她。

“首先,白玫只是我已逝妻子的妹妹,不是什么内定的司少夫人。”司屹川冷笑,利得像鹰的目光扫过在场的记者,“其次——谁给你们的胆子?敢来我这里挖料?滚出去!”

娱记们立即噤若寒蝉。

他们最初收到司屹川开房的消息时,以为能第一时间挖到猛料,都兴奋得忘记了对方的身份。

司屹川是什么人?

江城最有权有势,随便跺跺脚,都能让江城颤上三颤的男人。

真是冲昏头了才敢在这种男人身上撩虎须。

没能拍到那个女人的样子,娱记们有不甘心。

但转念一想,就算真拍到了,只要司屹川说一句“不准”,哪家报社敢报道这些资料?

还是赶紧离开,别让司少记住他们的名字。

娱记们打定主意后,纷纷收起相机,逃也似地离开司少的房间。

司屹川这才放开乔楚,让她穿好衣服,并安排底下的人护送她安全离开酒店。

末了警告她,这件事不准传扬出去。乔楚巴不得这件事永远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最后,司屹川承诺道:“既然你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孩,无意中卷进这种事里,我会把事情查清楚,给你一个说法。”

乔楚知道,这个男人大约也是不得已,才会跟她发生这种关系。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个可怕的酒店的。

回家后,乔楚把自己关在浴室里,一遍遍地冲洗身体。

她觉得自己很脏。跟了钟少铭一年多,结婚又六个月,可是少铭总是表现得特别忙,从来没有碰过她。

她一直都想把最美好的自己,交给丈夫。没想到,美好纯洁的心愿,却瞬间被击得粉碎。

反复地在水里泡了几个小时,她才肯起来。 刚穿好衣服走出客厅,就看到丈夫钟少铭已经回来了。

 
2
第2章 如临大敌

乔楚下意识地拢紧衣襟,却发现他的身旁,依偎着一个娇滴滴的漂亮女人。

二人姿态十分亲密。

来不及反应,钟少铭向她递出一份离婚协议,冷淡地说:“我们离婚吧。”

乔楚懵了,以为丈夫在开玩笑,她呆呆地说:“少铭,你在干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钟少铭看着乔楚随意的着装,还有她凌乱没有整理好的发型,显得素颜朝天的脸更加憔悴。

衣领下的脖子,更是露出那几点曖昧的青紫。

钟少铭看了一眼,然后厌恶地拧起眉心说:“小允怀了我的孩子,我要对她负责。”

乔楚脸色煞白,立即看向钟少钟身旁的女人。

任小允在钟少铭看不见的角落,挑起眉毛挑衅地看着乔楚。

“怀了你的孩子?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不同意,我不同意离婚!”

乔楚咬住嘴唇霍地站起来,狠狠地挥开了离婚协议。

被甩到四处飘散的离婚协议书,落在她的眼里,成了尖锐伤人的刺。

他们还处在新婚期,为什么她的丈夫会突然提出离婚?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她的丈夫,会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

乔楚很快想到,结婚以来,钟少铭从来没有碰过她。

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女人?

在今天以前,乔楚从没有往别的方面想过。毕竟钟少铭是个有钱有势的豪门少爷,而自己只是一个穷困的单亲女孩。

豪门少爷如果不是真心喜欢灰姑娘,完全没有道理娶她进门。

一直以为,钟少铭是真心喜爱她的。

“乔楚,小允跟我的时候,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孩。”钟少铭盯着乔楚的脖颈,英俊的脸上布满鄙夷,高高在上地请求她:“我不能辜负了小允,你成全我们。”

“我成全你?我成全你,谁来成全我啊,我才是你名义上的妻子啊。”

看到乔楚这般,任小允瑟瑟发抖地躲到了钟少铭的身后,像只受惊的小绵羊。

反倒显得面目狰狞的乔楚,更像个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看了一眼钟少铭,在看了一眼乔楚,任小允这才小声讨好地说:“楚楚姐,是我对不起你,求求你看在我怀了少铭孩子的份上,就成全我们吧,你这么年轻漂亮,将来一定能找个更好的归宿。”

尽管她装得这么可怜,可乔楚还是从她的眼底看到了卑劣。

钟少铭悄然握住任小允的手,让她别怕。

这一幕落在乔楚眼里,更加刺激了她原本已经崩溃的神智。

可是不管再伤心难受,丈夫牵住的手,变成了别的女孩。

不能这样!

乔楚死死地瞪着任小允:“你一早就知道少铭有家室的对不对?为什么还要来破坏我们?你还故意怀了少铭的孩子,你让我怎么成全你?”

任小允往后躲了躲,不敢吭声。

钟少铭越发地不耐烦,直接挡到了二人的中间说道:“乔楚,事已至此,你爽快地签字,我们好聚好散,算是放彼此一条生路。”

让我放你们一条生路?那谁放我一条生路?我已经这么爱你,你却让我离开你?

乔楚是多么骄傲的女孩子?她觉得这种时候,应该拼死捍卫自已最后的尊严,来一句:“放弃我你会后悔一辈子。”然后甩手离开这个家门。

可是她的喉咙里仿佛有什么要迸裂而出,痛得几乎失声,只想低下头来,苦苦地哀求丈夫,求他不要离婚。

刚被陌生男人夺去了第一次,乔楚真的不希望这个时候,又失去了丈夫。

眼泪流了一脸,钟少铭决绝的神色让她的心都碎了。

出于一种爱的本能,乔楚抓住钟少铭的手,卑微地问:“少铭,到底发生什么事?为什么你会这样?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我改好不好?我们一直都这么相爱,你不要这样。”

钟少铭甩开她的手,眼底升腾起厌恶,看着她,就像看一堆垃圾。

“乔楚,我当初是看你可怜,才娶你进门,认识你以来,我替你那个住院的病鬼妈妈花了不少钱,从来没有说过什么。”钟少铭嘲弄地说:“你在我身上得到的,已经超出你本身的价值。现在我要离婚你却这么死皮赖脸,会让我连最后一丝好感都磨掉的。”

任小允也跟着说:“楚楚姐,你不要这个样子,是我对不起你,这件事不怪少铭,都怪我……”

“你闭嘴!”乔楚瞪着任小允,一把推了过去,“你这个贱人!!没有资格在这里说话!”

任小允措不及防,被推了一个踉跄。

钟少铭大喊道,“乔楚,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乔楚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的弱不禁风。

正在她不知所错的时候,只听到任小允说道,“楚楚姐,是我错了,你如果生气,或者心里堵得慌,那你冲我来吧,少铭是无辜的,我肚子里面的孩子也是无辜的啊。”

任小允说完,突然抓住心口的衣襟,大口地呼吸,小脸煞白煞白的,像是动了胎气。

“少铭,我心痛!肚子也痛。”

“小允!”钟少铭顿时紧张起来,立即抱起任小允,柔声安慰她:“不要怕,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乔楚心痛地已经无法呼吸了,看着从前深爱自己的丈夫,这般温柔的对待别人,她的心仿佛在这一刻都死了。

不过任小允说得对,她或许不是无辜的,可是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无辜的啊。

乔楚追了出去,看着苍白的任小允,她有些诺诺的问道,“你,你没事吧。”

“ 滚。”钟少铭直接吼道。

任小允立即朝钟少铭的怀里躲进去一点,还冲着乔楚眨了眨眼睛。

钟少铭骂完,一把毫不留情地推开了乔楚。

愤怒的钟少铭力道太大,乔楚被推得跌到地上。

头部撞到桌椅一角,疼得她的眼睛都跟着痛起来。

看着任小允的眨眼,在看着钟少铭对待自己的态度,她再一次泪眼婆娑地想起了,以前他不会这般对待自己的。

不应该是这样的,少铭不能在她面前抱着另一个女人,还对她露出这种厌恶的表情。

不能。

不能这样。

可是,钟少铭抱着任小允,居高临下地看着乔楚,他的眼神冰冷得几乎要吞噬她,“你不准再靠近小允!”

“少铭。”乔楚喊道。

钟少铭似乎也死心了,没想到乔楚会这么狠,这么对待一个怀了孩子的孕妇。

离开之前,钟少铭冷冷地对她说:“小允的心脏不好,现在又是个孕妇,如此这般她还是坚持要陪我来一起面对,早知道你这么不讲理,心肠这么狠,我不会让她一起来,你最好祈求小允没事,否则我不会轻饶你。”

砰!

大门开了又合上,乔楚原本满心的怨恨,随着丈夫的离开而突然变得虚无。她像瞬间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重重地跌坐在地上。

结婚以后,丈夫是她生命里所有的重心,现在重心要离开她,她觉得这个世界突然变得昏天暗地的。

趴在地板上哭了一会,门口突然被大力撞开。

乔楚满怀希望地抬起头,却看到妹妹钟明美站在门口那里,满眼怨毒地看着她。

 
3
第3章 一场噩梦

钟明美是钟少铭的亲妹妹,长得挺漂亮的。

可是一开口,声音却尖锐得像要杀了乔楚一般。

“乔楚,你怎么这么恶毒?小允姐她都怀了身孕,你还刺激她,让她受伤?我告诉你,如果她出事,你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乔楚哑言,半响才挤出一句话来:“我才是你的嫂子,而且你看不出来吗,那个女人是装的。”

钟明美闻言笑了,笑容里是深深的鄙夷:“你很快就不是了,装又怎么样,不装又怎么样,毕竟人家怀了我哥的孩子,不像有些人,都结婚那么久了,都没能生出个蛋来。”

乔楚知道钟明美一直不喜欢她。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子竟然讨厌她到了这种地步?还说出这样的话。

慢慢站起来,乔楚面对着钟明美说,“任小允破坏我的家庭,你为什么还要护着她?”

钟明美哼了一声道,“我早说过,你不配进我们钟家,小允姐跟我哥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今天也算是跟你摊牌了,你最好干脆点签字离婚,否则我们会让你滚得更难看。”

乔楚注意到她说的是“我们”。

“除了你,还有谁?”

钟明美恶毒地说:“反正你马上就要被我哥扫地出门了,我也不怕告诉你。你昨天晚上干的好事,我和小允姐都知道!你如果还想体体面面地离开我哥,就爽快地签字离婚。”

乔楚后退一步,不敢置信:“昨天晚上的事,是你们安排的?”

“你可别说得这么难听,明明是你们自己你情我愿,而且我哥也没有反对这件事,那个男人怎么样,虽说老点胖点也丑了点,但好歹肯碰你。”钟明美恶意地说:“如果你觉得不错,跟我哥离婚后,我可以给你们拉拉线。”

乔楚一震,气得浑身发抖!

明明她醒过来时,看到的是个很年轻的男人?

她们原本,竟然还想用又丑又胖的老男人来羞耻他?

这件事少铭真的也知情吗?

一瞬间,乔楚心里闪过无数假设性,内心翻滚起惊涛骇浪!!

钟明美看到她的脸刷地白了,更加得意放肆道,“小允姐跟我哥的来往,是爸妈默认的,现在小允姐已经怀了哥的孩子,爸妈更不会再让小允姐受半点委屈。你如果还想为难小允姐,我们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这个小姑子,口口声声说的是“小允姐”,叫得多么亲热?

在这一刻,乔楚觉得荒唐不已。

钟家全家上下都不太喜欢她,这些她都清楚。

可她已经与少铭结婚半年,并且自认为,已经尽到了做为一个好儿媳的本分。真的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这么对待她。

直到这一刻,乔楚都不愿相信钟少铭会这样对待她,更不想再与钟明美说半句话,指着门外说:“你出去,我的家不欢迎你。”

钟明美嘲笑地说:“等小允姐从医院回来,这里就不会再是你的家了。”

甩门而去,乔楚立即冲过去,一把将门锁死,身子瘫软,依靠在门上,

疲倦地回忆着今天的一切,简直像做了场恶梦那么恐怖,那么——

猝不及防!

丈夫带回来一个女人,只是简单地说她怀孕了,然后就要跟自己离婚?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这些日子来的相爱,都是假的吗?

乔楚恍恍惚惚地,想破头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丈夫要突然这么对她?

难道,真是像早上少铭说的那样,娶她回来,只是为了可怜她?最可怕的是,少铭竟然允许别的男人来碰她!!

不!这一切肯定只是一场噩梦。

更重要的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自己的丈夫这样对待自己,整个钟家所有人都这样对待自己。

将脸埋进双腿,肩膀耸动,眼泪再一次无声的落下来。

不知哭了多久,乔楚突然收到医院的通知,说她的母亲病危,让她立即赶过去。

乔楚的妈妈得了癌症,是中期,已经在医院住了很长一段时间。说是通过化疗可以延缓癌细胞的扩散。

经过半年的治疗,妈妈的病已经基本稳定下来。昨天病症恶化,所以乔楚在医院陪了一天一夜。等到主治医生告诉她病情已经稳定下来,她才离开医院的。

为什么又会突然病危?

乔楚风风火火地赶去医院,发现医生和护士已经忙成一片。见她过来,立即告诉她,癌细胞严重恶化,要立即做手术,让她签字。

乔楚不敢拖延,也信得过这位医生,所以很快签了字。

在漫长的等待里,天亮了。

医生出来,高兴地宣布手术成功,乔妈妈的命保住了。

乔楚的脚一软,几乎跪倒在地上。

没有人能知道,这一天一夜里,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丈夫要抛弃她,如果妈妈再出事,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等到医生说可以进去探病的时候,乔楚理了理衣着,面带笑容走进去。

她要妈妈看到的是快乐的她。

乔妈妈悠悠转醒,看着乔楚坐在床边,她艰难地伸出瘦得只剩骨头的手,握住她的手。

“乔乔,辛苦你了。”乔妈妈眼睛红红的,“妈妈没用,连累你跟着我吃苦头。你从小就没有爸爸,跟着我吃了那么多苦头,到现在,还要天天往医院跑,妈妈对不起你。”

“不。”乔楚立即抓住妈妈的手,贴到自己的脸颊上,“只要妈妈没事,女儿这点苦算什么。我知道你才是最痛苦的人,每天受着病痛的折磨。我求求你,无论如何你都要挺下来。我不能失去你。”

乔妈妈无声地流泪。

这样的话题太让人难受,乔妈妈很快转移了话题:“还好你有少铭,妈看着这孩子,不错。”

乔楚心里一紧,不敢吭声。

乔妈妈欣慰地说:“你能嫁给他,妈这辈子算是安心了。”

乔楚有苦说不出,只能陪着笑。

乔妈妈突然定定地看着乔楚,说:“乔乔,经历过这次的病危事件,我觉得有件事,必须要告诉你。否则我不定什么时候两脚一伸,就把这个秘密永远地带进棺材里了。”

乔楚有些生气,急切地说:“妈你在胡说什么!医生说了,只要你积极配合治疗,一定能再活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乔妈妈笑了,“乔乔,你先听我说完。”

乔楚看着妈妈,安静下来。

“其实,你的爸爸没有死,我以前一直都在骗你。”乔妈妈目光悠远,似乎在回忆某些遥远而甜蜜的往事。

 
4
第4章 身世的秘密

乔楚心里震惊,却没有说话,她不愿打断露出这种幸福表情的妈妈。

原来,乔妈妈年轻的时候,爱上一个豪门少爷,还怀了他的孩子。

结果被那公子的长辈逼上门来,给钱让她滚蛋。

事情的结果很简单,乔妈妈离开了那位少爷,并且偷偷生下乔楚。

乔楚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但是脸上却很平静。

经历了婚变,她觉得这世界上,没什么事是永远不可能发生。

“乔乔,你会恨妈妈吗?”乔妈妈看着乔楚,内疚地说:“我一直不敢告诉你真相,是怕你伤心难过。”

“妈,这都些小事。”乔楚抓住妈妈的手,平静地说:“你的病养好了,比什么都重要。”

乔妈妈却固执地说:“你长大了,有些事情,你必须知道,我也不想再瞒着你了,你的爸爸他叫景怡枫,他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他常常出现在杂志和电视上,你可以很容易找到他,他当年对我很好很好,如果他知道有一个你,一定也会像我一样疼爱你的。”

“妈!”乔楚打断她,“不管当年你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他,我都是你一个人带大的孩子。我不会去找他,你以后也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乔妈妈望着女儿坚定的眼神,泪流满面。

“妈,不要哭了。”乔楚轻轻抱住妈妈的肩膀,低声说:“那个人让你独自承受这些,就不配当我的父亲。你也不要再为他难过,好好养病,七宝在家里可想你了,你要快点养好身体出院。”

七宝是只黑背大狗,当年威风凛凛,曾保护乔楚母女不被人欺负。它现在已经很老了,仍然威风不减。

乔妈妈泣不成声,却坚持地说:“怡枫不是一个坏人,乔乔,你不能怪他。”

“哟,好一个母女情深啊。”

突然一个细细的声音响起,乔楚抬头,就看到任小允站在门口,想要进来的样子。

这个贱女人!

抢走了她的男人。

而且还上演一出动了胎气的好戏码。

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妈妈大病初愈,如果知道钟少铭和自己的事情,乔楚真的不敢想下去了,一看到任小允,她顿时慌了。

乔妈妈疑惑地朝任小允看过去,问乔楚:“这是谁?”

“我的一个朋友。”乔楚快速地说完,就拉着任小允走到外面的走廊拐角处。

“你想干什么?”乔楚死死地抓住任小允的一只手腕,凌厉的目光盯着她:“你不是动了胎气吗?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妈妈的病房?”

“你弄疼我了。”任小允娇滴滴地说:“放手啦。”

乔楚放开她,仍然死盯着她。

任小允摸了摸她还没有隆起的肚子,低低地叹息一声:“你从小是个私生女,肯定知道孩子没有父亲的感觉。我来这里,就是想求求你,让我的孩子出生以后,能有个正常的身份。”

乔楚冷笑:“任小允,你抢走了我的老公,破坏我的家庭,让我什么都没有了,你现在提出来的,你觉得可能吗。”

“如果你不肯答应,我只好到你亲爱的妈妈面前哭诉了。她看起来是个善良的女人,只要我多来哭几次,她肯定会同情我的。”任小允脸上露出不屑,慢慢腾腾地说:“再说,如果你那天晚上做的好事,被你那病鬼妈妈知道,她肯定会站在我这边的。”

乔楚万万没想到,任小允害了她,还敢拿这事来威胁她。

而且敢拿她妈妈的病来威胁她,就不可原谅!

一时火冒三丈,不管她还是不是在生病,乔楚狠力抓住她的肩膀,怒道:“你敢!”

任小允立即换了一副柔弱的表情,低低地说:“乔楚姐,你不要生气,我只是想来看看伯母,我向你道歉,你放开我,好痛!你要再这样,让我动了胎气,少铭真的会杀了你的。”

说到后来,任小允把眼泪都块出来了。

这个贱人,真是会演戏。

乔楚正觉得莫明其妙,身后一股杀气袭来,一只大手抓住她的肩膀朝后扯过去。

乔楚摔倒在地上,连带的连任小允都差点被她扯得摔倒。

钟少铭立即搂住任小允,冷冰冰地对乔楚说:“乔楚!你不要太过分了,小允的身体刚好,你又想对她做什么?你就这么不见得我能有个自己的孩子?”

演戏。

又是演戏!

乔楚终于明白了。

明白任小允刚刚的那一幕不是装出来给自己看的,更是装出来给钟少铭看的。

自己怎么这么傻。

更傻的是自己的丈夫,竟然就这样被一个小女孩耍的团团转。不甘心的乔楚解释道:“我妈妈住在这家医院,她昨天晚上病危,我一直在这里等到天亮,是任小允自己找上门来的。”

钟少铭神色稍缓,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任小允。

任小允立即解释,表情无辜而委屈:“我就是听说乔楚姐的妈妈生病,刚好也住在这里,所以顺道想来看看她。我没想到乔楚姐这么不欢迎我。”

“乔楚,你听到了吗?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钟少铭看向乔楚的眼神又冷了几分。

乔楚冷笑。

出奇地,这一次,她竟然冷静下来了。冷静地,连解释都不想解释了。

不等乔楚回应,钟少铭扶着任小允,迅速地带她回病房。

乔楚呆呆地坐在原地。

这个任小允,简直是个演戏高手,又有孩子傍身,她根本斗不过她。

过了好久,她才慢慢从地上站起来,慢慢挪回妈妈的病房。

妈妈对那个任小允很好奇,再三询问,乔楚都快装不下去了。

幸好这时有护士进来派药,妈妈才停止了询问。

妈妈住院的这段时间,乔楚大部分时间都会呆在医院陪伴,但偶尔也需要回家一趟。所以请了二十四小时护工。

乔楚又在医院呆在傍晚,才在妈妈的催促下,回家休息。

坐在车站的长椅上,乔楚恍恍惚惚地想起,认识钟少铭的这一年多以来,他在母亲身上花费的大量钱财。

他曾经,是那么地宠爱着自己。怎么能在她经历了那种耻辱之后,还若无其事地带别的女人进门?

又想起钟明美说的那些话。她原本坚信不疑的心有些动摇起来,难道少铭真的知道任小允对她做的那些事情?

回到家里,宋菲菲的身影突然从家大门旁边的树身后面窜出来,一把抓住乔楚的肩膀。

“乔楚,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啊你?”

乔楚莫明其妙。

宋菲菲把手机拿出来,点开链接,只见上面一个醒目的大标题:司屹川地下情/人曝光,对方竟是有夫之妇。

乔楚毫无心情,立即说:“我不认识这个人,你给我看这个做什么?”

宋菲菲恨铁不成钢地说:“你看下面。”

乔楚拉下去,却见自己的照片赫然跃于屏幕上面——

照片里的自己,神色亲密地依偎在一个陌生男人身边。

那个俊伟不凡的男人,赫然就是昨天晚上与自己发生了亲密关系的司屹川!!

 
5
第5章 第三者

照片下面做了解释,自从司屹川的妻子白兰去世,白兰的妹妹白玫就有意替代司少夫人的位置。

白玫每次在公开场合都有意无意地暗示,司屹川很快就会迎娶她。

而司屹川本人,对这些暗示也从来不作否认。所有人都已经把白玫默认为司家的未来少夫人,现在突然传出司屹川有女人的消息,而且这个女人还是有夫之妇,实在让人跌破眼球。

众娱记们纷纷一边倒,全都在指责这个有夫之妇水性杨花不守妇道,有了丈夫还去当第三者……这种事要放在古代,必定要浸猪笼云云。

宋菲菲说:“司屹川的老婆已经死了将近十年。我翻了翻那时的消息,你都不知道,那时几乎所有报社、节目、网络,铺天盖地都是他的新闻。那轰动的程度,简直比选总统还夸张,现在你沾上这个男人,以后都别想过太平日子了。”

乔楚仿佛被手机烫到手了,立即把手机丢回给宋菲菲。

她强装镇定地说:“这照片一看就是P的,我完全不认识这个男人,哪来的第三者之说?”

她说的是实话,那件事发生之后,她再没有跟那个男人接触过,照片中的亲密行为,绝对是合成的。

宋菲菲拍了拍额头,头痛地说:“我也相信这照片是P的,问题是观众相不相信?你丈夫相不相信?你的婆家人相不相信?”

说起丈夫,乔楚神色一黯,绝望地说:“少铭他,昨天跟我提出离婚了。”

“什么?!”性格火爆的宋菲立即就炸了:“怎么回事?你跟司屹川的事今天早上才曝出来的,怎么昨天就提离婚了?难道……”

她怀疑地看了看乔楚:“难道你,真的给你家钟少铭戴绿帽子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乔楚想起那恶梦般的一幕,有些心虚,恨得直跺脚,“我现在都快要急疯了,你怎么还这样!”

宁菲菲马上说:“好,不说这事,说说你的钟少铭,他怎么回事?放着这么好的老婆不要,提什么离婚?”

乔楚更加绝望,“少铭就是在外面有小三了。”

接着把前天发生的事,简单地说了一遍。

听完乔楚所讲,宋菲菲气得脸都绿了,提起鞋子就要冲去医院找钟少铭理论,被乔楚死死拉住。

乔楚说:“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任小允,不知道她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缠上少铭的。你人肪广,帮我打听一下,看看这个女的是什么背景。”

宋菲菲一口答应:“行,包我身上了。”

就在这时,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突然朝她们冲了过来。

为首的女人大波浪淡金色卷发,长得端庄秀雅。可是脸上却是一股火气腾腾的样子,远远地指着乔楚就骂起来:“就是这个賤货,自己有老公还敢勾/引我姐夫。姐妹们,给我撕了她!”

宋菲菲一看要糟糕,拉着乔楚就跑,可惜还是被她们围了起来。

乔楚和宋菲菲寡不敌众,很快被扯得头发散乱,衣衫不整。

女人打架,无非是那几样动作:扯头发,扯衣服,用指甲抓……

落日的余辉把这群女人的身影拉得长长的,看着有点像群魔乱舞。

围观的群众看得不亦乐乎,还纷纷拿出手机来拍照。

最后有个老人家看不过去,报了警,这事才算了了。

等那群女人散开后,乔楚看着宋菲菲一身的狼狈,内疚地说:“对不起,连累你了。”

“什么话嘛。”宋菲菲抓紧她的手,忿忿不平地说:“楚楚,你不要怕,那个女的我认识。她就是司屹川的小姨子白玫,人家司屹川从来都没有承诺过,她会是未来司少夫人,她倒好,真以为自己是正牌老婆了?看我明天不写死她!你等着,我会给你报仇!”

宋菲菲是报社记者,所以才会对一些娱乐事件这么敏感。

乔楚心里酸楚不已。

没想到祸不单行,糟糕的事情一件接一件,怎么就有种没完没了的感觉?

宋菲菲说到做到,以狠辣的笔道讽刺了白玫。却遭到更严重的反击,说她联合乔楚做这么多事,无非就是想帮助乔楚嫁进豪门,好让她也分一杯羹。

这种反击太可怕了,由于乔楚的身份太尴尬,众网民们自然是一面倒地,谴责乔宋二人。

宋菲菲为此差点丢了工作。

这些事后来被网络上传播得到处都是,钟少铭也知道了,觉得钟家的脸面都被丢尽了。

钟少铭在电话里警告乔楚:“既然你没有与我正式离婚,就还是我钟家的人,给我检点些!”

乔楚受了伤害,得不到丈夫的半句安慰,反而被他严厉地责备。放下电话的时候,她以为这已经是世界末日了。

然而,真的黑暗才刚刚开始——

乔楚原本就是受害者,却被白玫联同一群阔太,把乔楚的名声搞得很臭。

而且,天天往她的家门前泼红墨。大大的红字写得到处都是。

什么“騷货”“賤X”“死”……

触目惊心!

今天洗了明天还有,让人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光明,是污浊不堪的。

接二连三遭遇横祸,乔楚觉得快支撑不住了。

现在,乔楚就连上个街,都要乔装打扮。否则被人认出后,就会以正义之神的名义,打击她羞辱她,甚至进行人身攻击。

乔楚原本平静安逸的生活被击得粉碎,她对整个世界几乎失去了信心。

钟少铭对乔楚的忍耐也终于到了极限,最终让人把乔楚的行旅收拾出来,丢到外面大马路上,让她不准再进家门。并且让她等着法院的传票,她不但要与他离婚,更加分不到一分财产。

乔楚心灰意冷,沉默地搬回她以前住的院子。

那是妈妈留给她的唯一住所。

这些天,乔楚根本不敢去医院,怕那群阔太会闹到医院去。医生说过妈妈的病情虽然稳定了,但不能受到刺激,否则后果很严重。

但是隔得太久不去看妈妈,又怕她起疑心。如果让她自己问出真相,后果岂不是更糟糕?

 
未完待续...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回复:总裁请轻点,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YY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YY小说官网:http://www.yyxscn.com/


Tag: 总裁请轻点小说 乔楚司少轻点宠 总裁请轻点乔楚 乔楚司屹川免费
(责任编辑:monsoo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