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小说连载]超级兵王在花都小说 秦少虎燕雪娇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17-05-31 21:53来源:未知 作者:monsoon 点击:

黑道兵王小说,超级兵王在花都第16章~20章连载中,看秦少虎与燕雪娇是如何闯花都。。。我叫秦少虎,一个才华与武力集于一身的完美男人!!!
 
 
第16章 扑朔迷离
“你找死了!”霍无雪深感羞辱,欲冲上前和秦少虎拼命的时候,燕雪娇挡在了面前阻止住了。
 
“他是干什么的?”霍无雪问燕雪娇,刚才的交手,她才知道秦少虎比她以为的又要高出了一大截,已经不只是高手范畴,而是绝顶高手了。
 
“他?”燕雪娇仔细的想了想,才想起秦少虎的身份来,“卖煎饼的。”
 
“卖煎饼的?”霍无雪完全不信,“你开什么玩笑,一个卖煎饼的这么高武功?”
 
秦少虎问:“谁规定卖煎饼就不可以会很高的武功?”
 
霍无雪从牙缝里吐出三个字:“算你狠!”
 
然后打电话叫支援来,但不是叫来对付秦少虎,而是将胡文生一干人带回去。其实她心里是有算计的。
 
大约十来分钟的样子,赶来了十多个警察,七手八脚的将胡文生等人抬走,接下来,意外的情况发生了。
 
霍无雪对着秦少虎一声娇喝:“把他给我拷起来!”
 
警察马上取下手铐走向秦少虎。
 
秦少虎喊了声“且慢”,然后看着霍无雪问:“你凭什么拷我?”
 
“凭什么?”霍无雪冷冷一笑,“你想知道吗?行,我就让你死个明白吧。你明白我刚才为什么突然对你动手吗?就是为了试探你的武功,事实证明你是武功高手。”
 
秦少虎问:“那又怎样?”
 
“那又怎样?”霍无雪问,“你知道法律上有一种说法叫做防卫过当吗?你遇到攻击,进行反抗没错,可你明知道自己举手投足具有强大的杀伤力,会造成严重后果,却不懂控制,将多人打成重伤,就是防卫过当,已经触犯了刑法!怎么,你想抗法吗?”
 
法律,秦少虎懂,霍无雪说的确实如此,他只能一声长叹,说:“算你狠。”
 
然后把双手伸了出去。
 
他生来就是个叛逆之人,被霍无雪如此算计,心中确实气愤,以他往常的脾气,非得跟霍无雪大闹一场。但现在他不能,因为他的神秘身份,“逆天”组织的全球追杀令,和成千上万的杀手,正满世界的找他。
 
低调点好,料想霍无雪也没法用那什么防卫过当的罪名将他怎样,周玄武自然会想法替他周旋,即便不靠周玄武,他自己也随时都能脱困。
 
见秦少虎被戴上手铐,燕雪娇急了起来,拉着霍无雪说:“他是为了救我,打伤这些恶棍也是应该的,你怎么能抓他?”
 
霍无雪说:“我刚才说得很明白了,他防卫过当,就是触犯了法律。”
 
燕雪娇有些生气起来:“我不管什么过当不过当,总之他是为了救我,你要抓他,咱们这朋友就没得做了!”
 
霍无雪问:“你跟他认识多久了,难道他在你心里,比我重要?”
 
燕雪娇说:“现在不是看谁重要,是看道理,别说将那些王八蛋打伤,我还恨不得杀了他们呢,我觉得他就是对的。”
 
霍无雪说:“法和理各是一回事,理是道德标准,法才是秩序标准。”
 
“狗屁的秩序标准。”燕雪娇愤然反驳,“你忘记你的外号叫小魔女了,那些惹到你的男人,不是死了就是残了,难道你没防卫过当?你有完全按照法律的程序来?”
 
霍无雪被问得无言以对。
 
秦少虎在那里感动得稀里糊涂的,从燕雪娇的着急和对霍无雪的生气看得出,燕雪娇对他可是实实在在的关心,确实是个好女孩。
 
最终,燕雪娇还放出一句狠话:“反正,你今天如果非得要抓他的话,咱们不但朋友没得做,我会想一切办法帮他的!”
 
“行了,实话跟你说了吧,今天抓他,不只是这件事,还有另外的案子牵连,所以,雪娇你就不要趟这浑水了。”被燕雪娇逼得没法,霍无雪只好说了实话。
 
“另外的案子?”燕雪娇吃惊,“什么案子?”
 
霍无雪说:“什么案子可不能说,事关机密。”
 
燕雪娇不信:“我了解他,他是好人,不可能有什么案子,肯定就是你找的一个借口,是不是?”
 
“你了解他,是好人?”霍无雪问,“你觉得一个卖煎饼的能有高强的武功,还有和地痞斗殴的胆量?你真以为他是一个卖煎饼的这么简单?”
 
燕雪娇被问到了,说实话,她也不信,她一开始就觉得秦少虎像谜。她的目光落在秦少虎脸上,又问了一句:“你真的只是一个卖煎饼的?”
 
秦少虎说:“你都看见我在卖煎饼,难道你还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燕雪娇说:“反正,如果你撒谎骗我的话,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的,我生平最讨厌别人对我撒谎了,你现在对我坦白还来得及!”
 
秦少虎只是一笑,没有说什么,转身就往外面走了。即便燕雪娇真要和他绝交,他也不可能说自己的身份出来,这个秘密在他心里早已修好一座坟墓,深深地埋下了。只是,他感到有些疑惑的是,霍无雪说他牵扯到另外的案子,说他不只是一个卖煎饼的这么简单,霍无雪到底知道了什么?
 
他又到底牵扯进了什么样的案子,使得霍无雪这个小魔女亲自出马对付他?
 
刚才和霍无雪的交手,他完全能够相信,霍无雪确实名不虚传,虽然他还是占到了上风,可他是什么人?华夏最绝密影子特种部队里的头号战将,高手中的高手,用出神入化来形容他的身手,一点也不为过。
 
和多少高手过招,他都是随心所欲轻描淡写,但霍无雪出手,不但让他小心应付,还差点吃了亏。而且,他也看得出来,霍无雪还有真本事没露出来。真正的高手,不到要命的时候,不会使出惊世骇俗的杀手锏。
 
管它的,到时候见机行事吧,先看霍无雪出什么牌再说。
 
燕雪娇跟着一起回了警局,先为胡帅的绑架案做了笔录,然后霍无雪便让她回去,她把霍无雪喊到了一边,很担心地问:“秦少虎真的犯了其他的案子吗?”
 
霍无雪回答得很肯定:“当然,要不然我干嘛抓他。怎么,你就那么喜欢他,已经开始关心他了?”
 
“嗯……”燕雪娇有些走神,应了声,又赶紧否认,“不是,我们是朋友,我觉得他是个好人。”
 
“好人?”霍无雪嘲讽一笑,“也许吧,但作为朋友,我劝你最好离他远点。”
 
燕雪娇问:“为什么?”
 
霍无雪说:“他的人品毋庸置疑,一个烂字概括一切。所以他不会适合你,不会带给你幸福,只会给你带来无穷的麻烦,甚至灾难。还是回到你的凤巢里去吧,不要在外流浪了。这世界和人心之险恶,不是你这位大小姐一眼看得明白的。”
 
说完,她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只留下了呆呆的燕雪娇,在那里站得橡根树桩。
 
第17章 狂风暴雨针
蜀东刑警大队,审讯室。
 
秦少虎被悬空吊着,身子在半空里晃晃荡荡的,霍无雪就站在他的面前,表情一如既往的冰冷,目光锋芒地盯在他脸上,一语不发。
 
屋里没有第二个人,将秦少虎吊上去之后,霍无雪便让所有警察都退去了,并且叮嘱,没有她的允许,不让任何人打扰!
 
她有这个权力,因为她是蜀东刑警大队的副队长,一个在全华夏警界都很例外的人物,二十四岁,就做到了市级刑警副队长,超出常规的提拔任用。但她的职位,得到最上级的首肯,因为她是警界的福尔摩斯,破大案要案无数。
 
“其实,你真不该把我吊这么高。”还是秦少虎先说话。
 
霍无雪很霸道:“我就把你吊这么高又怎么了?”
 
秦少虎说:“其实,也不怎么,只是我有个习惯,在楼上或者某些高处的时候,就喜欢往下看,往往很容易看见女人的胸,会看得特别完整。你虽然穿着衬衫,但从上往下看,还是能看到你的一双兔子,很白,很大,之间的沟壑很深。”
 
霍无雪回过目光,发现从上往下的话,确实看得见,顿时恼羞成怒,骂了声:“你是在找死了。”
 
抬腿就是一脚,蹬中秦少虎的腹部,一股气就从秦少虎喉咙里喷了出来。
 
打是打了,但霍无雪还是不敢让秦少虎继续看到她的隐秘,赶紧地把绳子放低一些,让秦少虎的脚恰好踩不到地的样子,然后又猛地一拳击向秦少虎的肚子。
 
双手被吊着,身子还被悬着,又是面对霍无雪这种顶级高手,秦少虎本想用脚去反击,但却被霍无雪用另外一只手给挡了回去,那一拳还是结结实实的击在他的腹部。
 
发出了“嘭”地一声响。
 
秦少虎咬着牙,没有哼一声,霍无雪退了开,之前用脚蹬,她没有感觉出来,但用拳头击打在秦少虎肚子上的时候,她显然的感觉到了,秦少虎的腹肌好坚硬,好结实,或者说很可怕,竟然能挨她一拳没事。
 
就算是一块砖头,也能被她击成砖粉的!
 
反应快,力量大,抗击打能力超强,霍无雪看着秦少虎,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我想,我确定你是谁了!”
 
“是吗?你确定我是谁了?”秦少虎心里虽有些虚,但表面上还吊儿郎当的,“难道我们曾经青梅竹马过,你终于想起来了?”
 
“很好,你终于逼得我忍无可忍了!”话音落,霍无雪突然之间出手如风,瞬息之间变幻了数种手法。
 
秦少虎只感觉身体的多个部位被针刺一般钻心的疼,而当霍无雪退开之后,他才发现,他身上果然被插了许多根针,而且都插在要害的穴位上。
 
霍无雪一脸冷傲,带着幸灾乐祸。
 
秦少虎只感觉痛楚至插针的地方如潮水一样蔓延开来,遍布全身的神经,如同被无数虫子撕咬一般,痛得他那强壮的身躯如同筛糠般颤抖不止,但他咬紧牙齿,绝不哼出声来,他还就不信霍无雪能让他死!
 
汗珠开始从额角渗出,大颗的从脸上滚落。
 
秦少虎的牙齿咬得“咯咯”地响,额角青筋暴露,而那些痛楚竟然从四面八方汇聚成一点,变成利剑一般,直插向心脏!
 
“我草,我们有仇吗,这么整我?”秦少虎喊叫起来,说说话能缓解一些痛楚,其实叫唤可以更好的释放痛楚,但秦少虎觉得那还是丢人了点。
 
霍无雪说:“没仇,我只是公事公办。”
 
“公事公办?”秦少虎问,“我犯什么法了?”
 
霍无雪说:“你犯的法太多了,没法一一说出,但这番痛苦,是对你口无遮拦的惩罚,受过这狂风暴雨针的人,会有三种结局,一种是猝死,一种是强忍至休克,一种是忍到极致变成疯子,看你的造化了!”
 
秦少虎说:“这是警局,你这就是在滥用私刑,我要告你!”
 
“告我?”霍无雪冷笑,“我只能这样告诉你,我不知道对多少人用过你说的所谓私刑,有些人死了,有些人残了,而我还好端端的在这里,知道为什么吗?”
 
秦少虎问:“为什么?”
 
霍无雪说:“因为我始终在理,始终站在正义的一方,而且我还是警界的特殊人物,我被授予特权,如果是重案大案,有必要的特殊情况下,可以使用非常手段。现在你如果主动说出你的身份,我马上就可以停手,如若不然,这苦头你是吃不完了。”
 
“我身份就是农民而已,说好听点叫待业青年,我还有什么身份了?”秦少虎确实想不出霍无雪究竟知道了他的什么,但摸着良心说,他绝不是一个罪犯,难道?
 
霍无雪见他不承认,便说:“行,如果你能再熬过十分钟,就由我来告诉你答案吧。”
 
说完还拿出手机看了时间,晚上二十二点二十八分。
 
十分钟过去,汗水已经打湿了秦少虎全身,但秦少虎没有死,没有休克,也没有疯,让霍无雪又一次忍不住赞:“果然好毅力,好体力。”
 
说着,用非常神速的手法去掉了秦少虎身上的针。
 
“现在,让我来告诉你是谁吧。”霍无雪目光犀利地盯在秦少虎脸上,“你有一个外号,叫狼侠,我没说错吧。”
 
狼侠?秦少虎心中一惊,原来是这茬,他当即就装糊涂:“狼瞎?什么意思?确实有朋友说我是一只狼,还是色狼,但无论眼睛还是心里,都亮着呢,一点不瞎。”
 
霍无雪说:“跟我装糊涂对你没好处的,进了这里的,无论是人,还是神,都不可能耗得过我,明白吗?”
 
秦少虎说:“我不装糊涂,但你得先跟我说这狼瞎是什么意思啊?”
 
“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了。”霍无雪说,“行,我就耐点心陪你玩吧,狼侠,不是瞎了眼的狼,而是一个江洋大盗,却以侠自居。他喜欢戴着一张狼一样的面具,在夜晚时出现,专门打劫那些有钱有势的人。”
 
“打劫?”秦少虎的声音顿时提高分贝,“你的意思是说我打劫?你可别污蔑我,影响我声誉,找不着媳妇的话可赖你了!”
 
霍无雪说:“你还想狡辩,还想我再用那狂风暴雨针是吧?你以为你耐力够好,十分钟拿不下你,二十分钟拿不下你,你以为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还拿不下你吗?”
 
秦少虎忙争辩:“不是,我是觉得你这警察当得太有点那个,废材了。你就看我这穿着,像是一个经常打劫富豪的人吗?我今天晚上请你那朋友燕雪娇吃了顿海鲜,花了一万多块,还是找我朋友借的,她可以作证。”
 
“一个卖煎饼的,敢请人吃上万一顿的海鲜?一个卖煎饼的,有超高的武功,超强的耐力和抗击打能力?一个卖煎饼的,能轻轻松松的收拾一群恶霸?一个卖煎饼的,被抓起来了还若无其事,有这心理素质?”霍无雪在一连串的质问之后给了一个肯定,“诸多证据显示,你就是一个惯犯。就是那个神出鬼没的狼侠。”
 
秦少虎仍然振振有词:“没听说过高手在民间吗?至于卖煎饼请吃海鲜的事,我从小就任性,与众不同,不可以吗?话说回来,你是警察,难道不知道法律要讲证据,你认为我是那个什么江洋大盗,拿出证据来啊!”
 
他认定这只是霍无雪的怀疑,如果有证据她应该早拿出来了,所以,他一副理直气壮问心无愧的样子。没想到,霍无雪却有她的办法。
 
 
第18章 急中生智
霍无雪将秦少虎从吊绳上放了下来,说:“行,我就来拿证据给你看吧。”
 
证据?秦少虎愣了愣,马上就说:“行,拿出来啊,让我心服口服死得瞑目,别客气。”
 
霍无雪说:“走吧,带我去你住的地方。”
 
住的地方?秦少虎心里一颤,霍无雪要搜查他住的地方?那怎么行!他的密码箱里可真藏着狼面具,还有夜行衣,包括一些刀子之类的武器。只要一搜,他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但霍无雪身为刑警大队副队长,他又是抢劫嫌疑人,要搜他的住处,他能拒绝得了吗?
 
好在他是秦少虎,难不倒他。脑子一转,当即爽快地答应了:“行,你要搜我的住处,我就带去你去搜好了,只不过,有一点我得提醒你。”
 
“什么?”霍无雪问。
 
秦少虎说:“我是一个单身的男人,和我住一起的还有一个单身的男人,两个单身的男人住在一起,会有些令女生不堪入目的东西,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霍无雪皱了皱眉:“你还有个同伴?行,我去见识见识。”
 
秦少虎当即就带着霍无雪离开了刑警大队,但不是回他住的那个小院,而是去周玄武住的地方,在国贸路的一个小区,电梯房十楼。秦少虎就在门口站着了,霍无雪让他开门,秦少虎把被铐住的手一举:“你这样拷着我怎么开?”
 
霍无雪问:“你钥匙放在什么地方?”
 
秦少虎说:“裤兜里,不过得提醒你,我的裤兜比较深,摸得深入的话恐怕会摸到不该摸的东西。”
 
霍无雪迟疑了下,觉得她去摸一个男人的身上毕竟还是不雅,就干脆替秦少虎打开了手铐,让他自己摸钥匙开门。
 
结果,秦少虎把手往裤兜里一摸,装出慌乱的样子,摸了左边的裤兜再摸右边的,摸了右边的摸后边的,有兜的地方都摸了,才说出一句:“糟糕,肯定是跟那一群王八蛋打架的时候给弄丢了!”
 
其实,是他压根就没钥匙,但如果说这是他住的地方却没有钥匙说不过去,就只好装钥匙弄丢了,而且这个借口还不错,在打斗时弄丢东西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霍无雪也没有怀疑,只是说了句:“你别想跟我玩什么花招,开个门的事情还难不到我。”
 
边说着竟然从包里拿出一个钥匙链,钥匙链上有一截细铁丝,看着秦少虎问了句:“你确定这房子是你住的?如果不是的话,开门开出什么后果来你可得负责!”
 
秦少虎说:“放心吧,就是我住的地方。”
 
当下,霍无雪用细铁丝打开门,便看见了屋子很宽敞,装修得也比较豪华,屋里还放着练拳的不倒翁,以及跑步机等等,她在屋子里四处转悠着看了看,四室两厅的,大致可分为客厅,厨房,卧室,书房以及健身房。
 
霍无雪在书房的书架上逐个的看了那些摆放着的书,包括有特种训练,侦探知识,散打技巧等等,还有些关于刑侦逻辑推理的。
 
然后,她的目光就犀利地盯在秦少虎脸上了:“你干什么要看这些书?”
 
“干什么?”秦少虎答,“当然是爱好呗。”
 
“爱好?”霍无雪冷笑一声,“你少忽悠我了,这些书都是专业人员用来提升自己的,而你就是为了更擅长作案吧?”
 
“按照霍警官你的说法,喜欢看鬼故事的人岂不是想死?喜欢看玄幻的岂不是想成仙?”秦少虎轻松反驳。
 
“那行,先撇开这些书不说,你是卖煎饼的,你谋生的工具呢?”霍无雪深入疑点盘查。
 
秦少虎说了在步行街口被西门发财找人将摊子给砸了的事情,如果霍无雪不信的话可以找当地派出所求证。
 
霍无雪说:“即便如此,这间屋子我也没有看出来是一个煎饼小贩住的环境,这生活过得很悠闲,很富足啊。现在,我想你最好能告诉我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使你过上这种够档次的生活?”
 
秦少虎一笑:“很不好意思,这一切都是我那朋友的,我只不过是寄人篱下而已。”
 
“你朋友?”霍无雪问,“他干什么的?”
 
秦少虎说:“开侦探社的。”
 
“开侦探社的?”霍无雪又意外了下,“侦探社叫什么名字?”
 
秦少虎说:“玄武侦探社,听说过吗?”
 
霍无雪皱了皱眉头:“你是说周玄武?”
 
秦少虎也有些意外:“怎么,你认识他吗?”
 
霍无雪说:“蜀东上百家侦探社,这个周玄武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能力,都还可圈可点,算得上是个遵纪守法的人,你真和他是朋友?”
 
秦少虎回答:“绝对是。”
 
霍无雪又疑问:“他的事业做得也不小了,你如果真和他是朋友,又有一身本事,怎么都能跟着他混点出息,不至于沦落到去卖煎饼吧?”
 
“沦落?”秦少虎表示不满,“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喜欢低调,喜欢把自己藏在人群里,靠自己的汗水赚钱养活自己,而且又能方便那些饿肚子的人,很好的工作啊,你这是瞧不起底层人。”
 
霍无雪说:“算了,不跟你废话了,如果你真和周玄武是朋友,喊他来给你担个保,我就可以放了你,否则的话,你的事情照旧很麻烦。”
 
事到如今,面对难缠的霍无雪,秦少虎也只能拿周玄武当挡箭牌了,当即就给周玄武打了电话,直说霍无雪怀疑他是什么狼侠,到家里来搜了,让他回来帮忙担个保。
 
他之所以直说,是让周玄武心里有底,来见霍无雪的时候,能配合着他把这个谎天衣无缝的撒下去,免得被霍无雪逮到什么破绽,霍无雪毕竟是刑警队伍中的精英人物,会有她的火眼金睛。
 
大约二十几分钟,周玄武赶回来了。他一到家,霍无雪就变卦,不是让周玄武担保就放了秦少虎,而是把秦少虎关进了另外一个房间,她说要单独问周玄武问题!她要在秦少虎和周玄武还没有进行商量的情况下进行突审,从而在两个人不一样的回答里找到破绽,确证秦少虎就是那个江洋大盗“狼侠”!
 
虽然秦少虎一直坦然,可从“狼侠”的作案手法之高明,神出鬼没之本事,她以天才刑侦高手的直觉告诉她,秦少虎肯定就是她一直苦心寻找的“狼侠”,尤其是摊上了周玄武这个侦探高手,她就更有理由相信。
 
虽然,周玄武平常为人正派,名声也不错,可这世界有多少东西是表里不一的,多少冠冕堂皇的表面却掩藏着不堪入目的污垢!
 
她一定要揭穿秦少虎就是那个打家劫舍的“狼侠”,将其绳之以法。
 
第19章 追踪器
霍无雪直言要问一些关于秦少虎的问题,让周玄武必须如实回答,否则有什么后果自负,然后开始问了:
 
“你跟秦少虎是很好的朋友吗?”
 
“是。”
 
“他是干什么的?”
 
“卖煎饼。”
 
“卖多久了?”
 
“一个星期的时间吧。”
 
“才卖一个星期的时间,那他以前干什么?”
 
“以前在外面,好像是在沿海。”
 
“在沿海干什么?”
 
“他回来卖煎饼,在沿海肯定也是卖煎饼了。”
 
“他有一身厉害的武功,应该不会在你之下,以他的本事,无论做什么,就算是跟着你做侦探,也一定有所作为,他干什么要去卖煎饼?”
 
“这,我也说过他,让他帮我,可他这人就是怪,没钱还任性,学美特斯邦威,不走寻常路,只走他喜欢的路。”
 
“他的武功是从哪里学来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很厉害了。”
 
“你怎么认识他的?”
 
“当年我在部队,而他好像是一个老板的私人保镖,我们因为都爱好武术便认识了,经常一起切磋,后来应该是那老板出了点什么事,大概是因此他看清楚江湖险恶,才宁愿卖煎饼也不愿意靠武功吃饭了吧。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
 
“他是跟你住一起吗?”
 
“是。”
 
“他既然是卖煎饼的,屋子里怎么不见他煎饼的工具?”
 
“前两天他在步行街卖的时候,好像被一伙流氓把东西都给砸了,还没来得及买呢。这事好像还闹到派出所去了。”
 
点点滴滴的,霍无雪起码问了半个小时,没有从周玄武口里问出半点破绽来,周玄武是何其聪明之人,他是绝不会往霍无雪圈子里钻的,稍微有点危险的问题,他马上就以不大清楚而回避,绝不会让霍无雪抓到把柄。
 
霍无雪还心有不甘,对周玄武用心理攻势:“你可得想清楚了,我现在怀疑这个秦少虎跟许多重大案件有牵连,你若包庇他,你和你的侦探社会跟着受牵连,你的一切都会毁于一旦的!”
 
周玄武说:“霍警官放心吧,我是懂法的人,如果我真知道少虎有什么犯法的事情,就算霍警官不问我,我也会主动举报,我闯这点事业也不容易,绝不会不珍惜自己的羽毛。”
 
霍无雪比较满意:“你知道就好,有什么异常发现要随时向我汇报。”
 
周玄武连连说是。
 
盘问结束,霍无雪没有逮着秦少虎的任何把柄,但她还是有些疑惑,觉得以秦少虎的本事,无论做什么都足可出人头地,绝不会去卖煎饼。他这么故意低调,肯定是在掩饰什么。可周玄武的回答和秦少虎的回答都一致,没有什么出入。
 
那么,这会存在两种可能,一种是周玄武实话实说,一种则是和秦少虎有惊人的默契,甚至早有串通,两个人就是同伙。细想下来,这种可能性确实很大,毕竟周玄武是开侦探社的,他有许多探听消息的渠道。
 
霍无雪想了想之后,心中有数,又把秦少虎带回了刑警大队,要了秦少虎的电话,说是做个简单的查看,没有问题之后就会放他离开。
 
但秦少虎注意到,霍无雪拿着他的电话之后就出去了,便知道必有蹊跷。
 
几分钟的时间,霍无雪回来,将电话还给秦少虎,说他可以走了。但在让秦少虎走的时候,又突然想起什么,提到了一件与案子无关的事情,她说燕雪娇是她朋友,警告秦少虎不要对她有什么歹念,否则他会死得很难看。
 
秦少虎嘴里连说“不敢”,心里却在想,关你屁事。
 
离开刑警大队,确定周围一切安全之后,秦少虎迅速的将手机给卸了开,果然,在手机电池下面插卡的地方发现了两个薄片,秦少虎一眼就辨认出来了,一枚薄片是追踪器,一枚薄片则是jiantignqi。
 
靠,真是牛叉啊,要秦少虎不是出自特种部队的高手,有过职业的特工培训,他可就落霍无雪手里了。
 
跟我玩?霍家小姐,你还嫩了点!秦少虎笑了笑,当即找了一处公用电话,给周玄武打了个电话,说了霍无雪在他手机里安装了追踪器和jiantignqi的事情。
 
“那现在怎么办?你若取出来,她就会更加怀疑你。不取出来,你就寸步难行有家不能归了。”周玄武一时也没辙。
 
可秦少虎却显得轻松加愉快:“小菜一碟而已。”
 
周玄武问:“你准备怎么办?”
 
秦少虎说:“我先耍她一耍,然后自有办法。”
 
“耍她?”周玄武忙说,“这可使不得,她的本事比你想象的可能要厉害,你还是不要去碰这根刺的好。”
 
秦少虎说:“没事,我这辈子喜欢跟高手过招,她要有几分本事才好,如果没本事的话,我都不屑理会她。就这样吧,我换手机给你打电话,你逢场作戏,别谈正事就行。”
 
说完挂掉了公用电话,用手机给周玄武打了过去。
 
“哎,玄武,我完蛋了。”
 
“怎么完蛋了?不会你真犯什么案子了吧?”
 
“哪里是犯案子,我是犯案子的人吗?”
 
“那怎么回事?”
 
“我跟你说,我发觉我喜欢上刚才带我来的那个女警官了,超级喜欢的,长得真漂亮,我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生理就有反应,后面发现她性格那么冷,而且还很暴力,我就越是有征服欲啊,我幻想起她若是在身子下挣扎那个场景,就觉得好刺激。”
 
“你真是在作死了哦,你知道她是谁吗?你敢喜欢她?”
 
“她是谁,怎么了?”
 
“她确实长得漂亮,有蜀东警花之称,喜欢她的男人不止你一个。但她同时还有另外一个外号,叫小魔女,她性格孤僻,好像不喜欢男人。惹过她的男人,不是死了就是残了,你说你惹她不是作死是干什么?”
 
“那也没什么嘛,俗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凤流。只要能得到她,我愿意为她死啊,哪怕一次也愿意。你都不知道,我从警局出来,脑子里一直都活跃着她那冷艳的脸庞,傲立的胸,还有亭亭玉立火爆的身材,我感觉都要失控了啊,我甚至都宁愿被她关着,被她虐待,只想靠她近点,感受一下她身上的味道。”
 
“我看你这是着魔了。”
 
“恩,就是,就是,我感觉有点走火入魔了,以后肯定每天晚上我都得失眠,只能想着她的样子幻想有些刺激的情景了,哎,看来是我命中的劫数啊。啪……”
 
秦少虎故意把手机扔在地上,然后捡起来,对着手机听筒吹气,吹得呼呼地响,嘴巴也离听筒远了些:“完了完了,手机好像摔坏了,真倒霉,又得换手机了……”
 
然后,他就挂掉了电话。
 
霍无雪一字不漏的听完了整个聊天,她真是气得差点疯了,没差点把自己的手机给摔掉,她是多么高贵而完美的女神,竟然被秦少虎一个小屌丝给如此的糟践!
 
秦少虎,你真是在作死了!霍无雪把牙齿咬得咯咯响,目光里杀机凌冽。
 
第20章 山雨欲来
秦少虎把电话卡取了出来,将装有jiantignqi和追踪器的电话给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到手机店重新的买了个手机。
 
他故意把电话扔到地上发出响声,就是在告诉霍无雪,他手机坏了,不是他发现追踪器和jiantignqi才换的电话。
 
当然,身为警察,有怀疑的天性,一名杰出的警察,更是面面俱到的怀疑,就让她怀疑去吧,起码秦少虎还是有这点自信,他足够应付霍无雪。
 
只是,他想到了霍无用,还有燕雪娇,而霍无雪跟燕雪娇又是朋友,他和燕雪娇的发展可能会有点麻烦。
 
无论怎么麻烦,他想都是难不倒他秦少虎的。
 
换好电话之后,他给燕雪娇打了个电话,一是向她报平安,二是想说说情话,加深一下彼此的感情。
 
结果,燕雪娇没有接电话。
 
电话一直响着,燕雪娇看着来电显示,很犹豫。晚上被绑架,秦少虎神勇的救了她,本来令她好感动,结果霍无雪突然出现,秦少虎涉案被拘禁,霍无雪告诉她,说秦少虎来历不善,让她离秦少虎越远越好。
 
她希望霍无雪只是在危言耸听,可她的理智告诉她,秦少虎确实太多可疑,而霍无雪是蜀东警界的奇葩,破案能力超强,为人绝对正直,和她又是要好的朋友,绝不会骗她。
 
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结果却是一场欺骗?
 
秦少虎打电话来,燕雪娇终是忍住了,没有接听。但那个时候她突然想,秦少虎能打电话给她,表示已经有自由了,难道是无罪释放了,一切只是误会?
 
她赶紧地打了个电话给霍无雪,问对秦少虎的调查怎么样。
 
霍无雪只问了句:“怎么,你还对他有想法吗?”
 
燕雪娇否认:“说想法就扯远了,只是朋友的关心而已,他刚才给我打了电话,是不是没事了,洗清了嫌疑?”
 
结果,霍无雪却说:“他比我想象的可能要厉害和复杂得多,在他背后到底藏着多少的秘密不得而知,但我一定都会掏出来。只是,我必须郑重其事的提醒你,他的人品绝对绝对有问题,你必须远离他,否则会毁了你自己。”
 
她没法说在电话里监听到的秦少虎对她的亵渎,通话都有录音下来,但那也是对她的一种糟践,她不想被人知道,只能这么笼统的提醒燕雪娇,而这样已经足够了,因为燕雪娇了解她,相信她。
 
和霍无雪通完电话,燕雪娇控制着心中那种莫名的难过的情绪,给秦少虎发了个信息: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也不要再联系了。
 
虽然和秦少虎认识不久,可确实投缘,有心动的感觉,玩得也很愉快,寄予好大希望的,现在说断就断,真是很舍不得。可她要的是一段美好的爱情,一个信得过靠得住的男人,她不会拿自己的幸福去放风筝,飞到半空就掉下来了。
 
秦少虎见燕雪娇没接电话,还以为她是睡了,结果燕雪娇却发了这样一个信息过来,他当即又打了个电话过去。
 
燕雪娇犹豫了下之后还是接了,没说话。
 
秦少虎问:“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我是个坏人?”
 
燕雪娇说:“我只是仔细的想了想,觉得我们还是不大适合而已。”
 
“不大适合?”秦少虎再问了一遍,“你是真的觉得不大适合吗?”
 
燕雪娇不知道秦少虎为什么要这么强调,迟疑了下,还是回答了一声:“是”。
 
“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可说,大家当没认识过吧,拜拜。”然后果断的挂掉了电话,对于秦少虎来说,即便他确实喜欢燕雪娇,可燕雪娇如果不值得他喜欢的话,他绝不会厚颜无耻。
 
男人的尊严胜过一切。
 
燕雪娇说和他不大适合,显然有瞧不起他的意思,因为燕雪娇明明是喜欢他的,如果不是因为两个人的身份悬殊,燕雪娇也不会放弃这段本来开始得好好的感情。
 
首富千金又怎么了?他真不稀罕,他这一生,若要财富,垂手可得。以他的本事,随便怎么都能干出一番大事业,但他曾经在“强龙之师”,那是一个出产顶级男人的地方,他杰出了许久,他其实不大喜欢总是那么耀眼,反而习惯低调,把自己藏在人群里,看世间百态,更真实。
 
他点燃了一支烟,吐着大口的烟雾,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便拦了辆的士回住的地方。
 
夜晚看上去和以前一样平常,但已经激流暗涌。
 
燕雪娇在床上辗转反侧,其实她是下定决心和秦少虎断掉关系的,可说不出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隐隐的遗憾。她总觉得,秦少虎是个好人,是个值得信任的人,虽然秦少虎确实有些神秘,可从奋不顾身救她,而且还教训了“老蜈蚣”一伙人来看,秦少虎确实靠谱。
 
她在问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真正喜欢的人,而秦少虎那果断再见的话,像针一样刺中了她,一段本来好好的感情突然结束本来就很伤人。她在想,自己起码应该有确凿的证据才能说出绝交的话来,至少应该先和秦少虎来往着。
 
感情毕竟不是垃圾,不应该始乱终弃。
 
她在想,自己要不要挽回?她越想,越觉得秦少虎不是坏人。她在想,是不是应该跟秦少虎打个电话,说以后大家可以做朋友。但她又觉得有点难以启齿。
 
而就在她内心纠结的时候,秦少虎的命运已经天翻地覆。
 
秦少虎回到了自己租住在临河的那处小院。在外面的巷子口下了车,烟已经燃得只剩下了烟头,秦少虎扔在地上,踩灭了,走进巷子。
 
走着走着,他都准备摸钥匙开门了,突然就停住了脚步。
 
小院的铁门依然关着的,但秦少虎猎鹰一般的目光却在门前洒满了细灰的地上发现了脚印。
 
脚印很淡,而且很不完全,只有脚尖部位,每个脚印的距离在两米左右,一直到大铁门一米的距离就消失没有了。
 
秦少虎暗暗心惊,从这脚印可见,来人可谓是个绝顶的高手。
 
首先,跨步远,落足轻,而且是脚尖着地,可见其人的速度之快,身轻如燕。秦少虎眉头微蹙,会是什么样的高手光顾自己这样一个神秘而不起眼的小院呢?一瞬间,秦少虎脸色陡变,难道?
 
未完待续...
 
↓关注下方“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阅读更多后续精彩情节
 
YY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Tag: 超级兵王闯花都 超级兵王秦少虎 超级兵王在花都 秦少虎燕雪娇小说
(责任编辑:monsoon)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