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王者荣耀赛事]冠军侧影:移动电竞在成都

来源:封面新闻

原作者:记者 蔡世奇 实习生 冯露曦



提起国内的电竞城市,很多人都会想起上海。


这里聚集着大部分的电竞领域的知名俱乐部、解说、以及主播,电竞产业上海一城独大的局面维持了很多年。


但移动电竞时代的到来,让其他城市有了机会。



2018年3月,《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正式推行东西对抗的分区制度,东部赛区的主场定在了上海,而西部赛区的主场,则选在了《王者荣耀》的诞生地成都。


东西对抗的赛制落地后,原本征战KPL的十几支战队被均匀划分到了两个赛区,分到西部的俱乐部纷纷从上海搬迁到成都。与东西分区赛制同时登上KPL舞台的Hero久竞俱乐部,在搬到成都的这一年里,收获了春、秋两个赛季以及冬季冠军杯的三座冠军奖杯,给成都这座与电竞素有渊源的城市,带来了久违的电竞荣誉和激情。


这一年里,扎根成都的电竞冠军和他的西部伙伴们,改变了很多人,改变着这座城,也被反过来改变着。


做饭阿姨:多了一大群孩子


从2018年3月至今,兰姨已经为Hero久竞俱乐部的选手们做了一年的饭。


兰姨40多岁,成都本地人,经家里表姐介绍来到Hero久竞俱乐部担任主厨,也就是俗称的“做饭阿姨”。



兰姨原本在自家经营的饭馆当厨师,“自家创业”做了3年左右。


经营饭馆时,兰姨和家人要进行从内到外的管理,事事亲力亲为让兰姨觉得很累。


到了电竞俱乐部,大多数的事务都有专人负责,兰姨只要负责为选手们做好饭菜,根据大家的口味调整菜谱就好,连买菜都由公司专人打理和分配,各司其职的工作模式让她觉得很省心。


包括兰姨在内,Hero久竞共有三位厨师,她们都是成都本地人。


兰姨会像家长一样为选手们操心,并苦口婆心地告诫他们,要多吃些有营养的、健康的菜。一般晚上没事的时候,她就开始琢磨第二天的饭菜,有时候也会和选手们交流,询问有没有想吃的菜,并观察餐桌上哪些菜最受欢迎,她会考虑多做几次,然后联系后勤预定食材。


和俱乐部其他工作人员相比,兰姨应该是赛训组成员以外,和选手交流最多的人。除了询问饭菜是否可口等问题外,兰姨还经常叮嘱选手们打完训练赛早点休息,“睡觉前别老是聊个没完”。



“他们每次走,我都会像提醒自己家的孩子一样,要他们带好身份证。”兰姨说。


每天上午九点左右,兰姨都会习惯性地蹲在训练基地所在别墅的厨房里,检查后勤送来的食材是否新鲜,这是她下厨工作的开始。


到了十点左右,清点、检查完后勤送来的肉和菜后,兰姨和另两位厨师会一同为选手们做饭。


在冬天,兰姨穿着自己标志性的亮皮底裤搭配花棉袄和高领毛衣,她总是把头发高高地扎起,她说这样洗菜做饭时才不至于掉落发丝。



每天,“做饭阿姨”们都会忙活到12点左右才能准备好全部的饭菜,守着选手们都吃完饭,她们才会去吃自己提前预留好的饭菜。


刚到俱乐部时,兰姨并不知道《王者荣耀》和电竞是什么,只是觉得租用别墅的工作环境以及每天捧着手机的工作方式很另类,是自己从来没听说过的“工作”。随着和俱乐部的其他工作人员以及选手的熟悉,兰姨慢慢明白了电竞是一种新兴的职业,规范化的管理制度让她工作得很安逸,也就有空去了解自己所在公司的“业务”和成绩。


去年刚到成都时,一些来自江浙的选手不太能吃辣,为了让他们吃好,研究清淡又可口的菜谱让兰姨她们花了不少心思。



三位厨师,现在每天要为Hero久竞的1、2队以及青训队的十余名选手以及教练组备餐,在三位厨师的精心料理下,队里那些最初不太能吃辣的成员,如今也慢慢变成了“四川胃”,有时甚至会主动要求兰姨做点“辣的”。


现在,兰姨闲暇时偶尔也会与自己开餐馆时的同事打牌聊天,自己公司在2018年拿了三个冠军的优秀成绩,也让她感到与有荣焉,是很值得夸耀的谈资。


健身教练:指导与自己的比赛


在和其他战队的比赛中,久哲带领的教练组是Hero久竞的战术大脑,这颗险招频出的大脑指挥着战队的“身体”在赛场做出各类行动,克敌制胜。


而赛场之外,还有一个健身教练组,指导着电竞选手们与自己的比赛。


高强度的电竞赛训,对职业选手们的身体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2018年秋季赛时,KPL联盟开始要求各个俱乐部在日常训练中加入健身环节。


2019农历新年刚过不久,结束假期的Hero久竞的选手们回到成都的基地,开始为2019春季赛备战。



恢复训练后,周一到周五每天上午十点,Hero久竞的选手们会集体前往离训练基地不远的成都大悦城,在那里的一家健身房进行每天的体能训练。


Dora是经常给Hero久竞选手们上团操课的健身教练,根据课程计划,她现在每周大概要给选手们上两次团操课,而其他时间则有其他健身教练如Arvin会给选手们上搏击、有氧之类的健身课程。



最初接触这群年轻的选手们时,Dora觉得这群小伙子的关节灵活性和其他来锻炼的同龄人比稍弱,身体姿态、韧带方面也有较多问题。


在了解到电竞选手每天打训练赛的日常工作状态后,健身教练组针对电竞选手久坐的特性制订了专属课程,希望通过每日坚持的训练计划提高选手们的身体素质,也借此提高电竞赛训的表现。



Dora表示,刚开始健身的时候,选手们都不想动,因为缺乏体育锻炼的人突然参加体力训练,很容易产生抵触心理。


除了生理上的抵触以外,选手们最初还有心理上的茫然感——在电竞赛训场上,每个人都有明确的对手;但在健身房里,选手们找不到“面目清晰”的对手。



经过几个月的坚持训练,选手们已经适应了这种没有具象对手的比赛:他们发现了这场比赛的对手,其实是自己。


“练的多了发现精神头确实比之前好,现在每天练完回来下午打训练赛不容易困了,有时候训练状态好,加赛一场都不会觉得累。”Hero久竞的打野选手康俊龙(久龙)说。虽然还没有练出夸张的肌肉,但他和队友们已经感觉到了自己体能的进步。



Dora本身并不擅长玩游戏,最初也不太了解电竞,但和选手们接触的次数多了,渐渐开始了解了这个新鲜职业。2018年在成都“大魔方”举办的秋季赛总决赛上,Hero久竞成功卫冕。当天Dora的微信朋友圈里也意外地迎来了一小波刷屏,很多喜欢电竞比赛的朋友都在发朋友圈,庆祝Hero久竞把冠军留在了西部主场。“那时候感觉能给他们上课还是蛮荣幸的。”Dora说。



“他们都是在工作日的上午来锻炼,并且坚持了半年多,这样的团体确实是我们从来没接触过的。”健身房负责人说。虽然之前也有一些企业会组织员工来举行团建形式的团体健身课程,但频次都不高,有时间在白天坚持来上团体课程的团体,Hero久竞是头一个。


健身房里有不少会员会对这群有时间白天来上团课的小伙子感到好奇,知道了他们是职业电竞选手后,很多人都会去网上查相关的信息。


“久诚(曹志顺)上我的搏击课时特别认真,休息时我也向他请教过干将(久诚招牌英雄)的使用技巧。”搏击课教练Arvin说。


除了Arvin之外,给Hero久竞上课的健身教练们之中,有一些人原本就是《王者荣耀》的玩家和KPL联赛的粉丝。


如今,他们也可以骄傲地说,“我们也是带过冠军队伍的教练。”


粉丝:第一次追赛的女孩


电竞早就不是男性的专属,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参与到观赛和讨论中来,KPL也不例外。


在一家知名互联网公司从事销售工作的孔孔,在春熙路的银石广场写字楼里办公。孔孔日常工作主要是约谈客户,她的职场法宝是平易近人的处事方式。


93年的她常笑着称自己是Hero久竞的“妈妈粉”,她说平日接触的客户们一定不知道,看起来偏商务范的自己是个电竞迷妹。



在接触电竞之前,孔孔是个喜欢精致、细腻事物的女孩,她休息时最喜欢和朋友们一起去宽窄巷子附近的小通巷、魁星楼街探店。


除了探店以外,孔孔也喜欢组织朋友聚会,一起玩“狼人杀”、“谁是卧底”等桌游,以及“开黑”玩《王者荣耀》。


平时玩游戏的时候,她比较喜欢走中路,张良、王昭君和貂蝉都是她常用的英雄。


第一次看KPL的比赛是在2018年春季赛,当时孔孔被公司里“王者”段位的同事拉着一起去量子光电竞中心现场观看了一场比赛,现场的氛围深深感染了她。因为租的房子和公司都在太古里附近,从此之后,她便开始了“追赛之旅”,这也是这个女孩持续关注的第一项赛事。



因为自己爱玩中路,Hero久竞的中单法核选手久诚又是当时的新人王,孔孔也就成为了Hero久竞战队的粉丝,“主队”的每一场比赛她都会看,工作忙或者在客场上海的比赛她就会在直播平台上看,但亲临现场和粉丝团坐在一起应援还是孔孔最喜欢的观赛方式。



这一年里,孔孔还去过Hero久竞俱乐部的多场粉丝见面会,近距离接触赛场之外的选手们,让她觉得很有趣,“他们在女生面前都挺腼腆的”孔孔说。


和传统电竞爱好者们喜欢在贴吧热议的习惯不同,孔孔并不怎么逛贴吧,但却养成了早晚耍微博的习惯。孔孔觉得自己的“本命”队伍Hero久竞的粉丝量虽然比不上联盟里早期那批队伍,但很有潜力。2018年Hero久竞达成的三冠成绩,以及教练久哲的犀利战术布置,都让Hero久竞的人气有很大增长,孔孔说陪着喜欢的队伍一起成长,很有幸福感。


为了帮主队提升人气,孔孔和粉丝群里的伙伴们也在做一些努力,比如在“营地”(《王者荣耀》的一款资讯APP)和微博上的相关话题里积极评论等。


相较于粉丝中的学生群体,孔孔自认理性很多,她说自己不会到痴迷的程度。她觉得选手们在场上竞技的状态很热血,很有激情,也让自己多了一些精神寄托——有时候她在工作中压力很大,觉得某个客户可能谈不成了,但想起自己喜欢的队伍在比赛中逆风翻盘,绝地反杀的情景,自己也能咬咬牙坚持下来,把工作完成。


来自东北的孔孔,已经在成都生活了近8年。在孔孔眼里,成都的魅力是其他城市所不能比拟的:这里的工作机会多,传统文化和最新潮流又能很好地交融在城市生活中,这一切都让她觉得很舒适宜居。


“春季赛就要来了,希望能通过这个圈子认识更多一起玩的小伙伴吧,除了约开黑、约看比赛,大家能一起逛逛街看看电影也挺好的。”孔孔说。


裁判:“哭笑不得”的见证者


“电子竞技没有早晨。”KPL西部裁判长熊斐然半开玩笑地说。


这个90后四川小伙,已经坐镇西部主场“量子光电竞中心”一年有余,执裁了数十场比赛,还在2018年夏天作为专业裁判在雅加达执裁了亚运会的AOV(《王者荣耀》海外版)表演赛,见证了中国队夺得金牌。



2018年初,刚刚辞职离开传统行业的熊斐然,看到KPL联盟在招聘裁判的信息,喜欢电竞的他便投递了简历。通过了面试和培训后,熊斐然在3月春季赛时,和崭新的量子光电竞中心一同见证了移动电竞双城格局的正式落地。


KPL的裁判会在比赛开场拎着装有比赛专用手机的金属箱上台发给选手们,并在之后站在选手比赛席后侧监督比赛。



观众们只看到裁判们拎箱子登场时的潇洒,却不知道实际上他们在赛前需要反复检查每一个比赛设备的可靠性,在幕后有大量的准备工作要做。



因为能近距离站在选手背后见证一场场比赛,熊斐然和同事们能捕捉到很多选手们在赛场上的小细节。


但出于职业素养要求,他们在执裁时不能带有个人情绪,所以在观众眼中,裁判们永远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实际上,看到听到很多场上有趣的情景或对话时,熊斐然的内心也会像常人一样有所触动,只是因为站在裁判的位置上,他也只能“哭笑不得”。



他还清晰地记得,2018年春季赛时,西部的YTG战队爆冷战胜强队QGhappy时,YTG的队员路西法哭了出来,说“没想到我们也能战胜QG”;而2018年冬季冠军杯上因为加入了选手们手部操作视角,Hero久竞的尘夏独特的“放置式”操作方式引发了社交网络上观众们的热烈讨论,熊斐然笑称,其实一年前裁判们就已经发现了这一点,只是他们觉得这种内容不适合由裁判对外发声,也就始终“保密”了。


对于自己这份职业的选择,熊斐然表示很满意。虽然作为裁判也要随着赛事升级不断学习,并且接受联盟的考核,但这样一个新兴的职业,对于成都这座城市而言,显得很独特。


“每次我和新认识的朋友做自我介绍时,说自己是做电竞的,是职业比赛裁判,他们眼睛里都会放光。”熊斐然说。



和东部的裁判组同事交流时,熊斐然也会听到一些关于比赛场地和工作环境的对比的声音。成都的西部赛区专用比赛场馆量子光电竞中心位于太古里商圈,是成都最繁华的地段,有着其他地方难以比拟的客流优势,所以在有比赛的日子里,也经常会有一些“自然流量”游客看到场馆门口的热闹,主动过来了解。相比之下,上海的东部赛区比赛场馆显得有些偏远,成都量子光电竞中心便利繁华的地理位置,让很多上海的观众甚至赛事工作人员羡慕不已。



“虽然西部的俱乐部还没有东部老牌战队那样拥有豪华的基地,但是这一年下来西部的观赛氛围正在变得越来越好,我们(量子光电竞中心)在这样的位置,以后可能成都人来看一场职业电竞比赛,会像去电影院看电影一样成为日常,融入到大家的娱乐生活中来。”熊斐然说。


2019年,《DOTA2》的国际邀请赛(TI9)将首次走出北美,在上海举办;而2020年,《英雄联盟》的全球总决赛(S10)也将在中国举办。


接踵而来的电竞大年,将进一步助推中国电竞产业发展。



已经帮助西部夺得三座冠军奖杯的Hero久竞,正在苦练内功为下一座奖杯努力;兰姨们也在精心研究食谱,为刻苦训练的选手们准备更加可口的餐食;Dora和健身教练们,也在督促选手们加强身体锻炼,以更强健的体魄登上赛场;孔孔和粉丝群的伙伴们,依然在为“主队”呐喊助威,他们想看到心爱的选手第四次捧起冠军奖杯;熊斐然和其他裁判,也希望成都能迎来更多专业电竞赛事落地,在移动电竞时代领跑。


更大的浪潮到来之前,他们都在准备着,期待着。
文章来源于投稿 观点不代表官方 禁止转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