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冬鸢小说《自梳女》全本在线阅读

自梳女就是不嫁人的女人,自给自足,不靠男人,自梳发髻以明志。不过,我所说的自梳女并非这种,而是梳给不属于阳间的人看的,警示他们不要来找我……

自梳女[完本]
书号:6310
频道:悬疑
作者:冬鸢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我出生那天,老黄历写着七月十五,中元节,日值已死,诸事不宜。

看相的人说我是百鬼送子,刑克双亲。

三岁那年父母因车祸双亡,我自小由奶奶带大。九岁那年得了一场重病,高烧三天不退,奶奶还以为我活不了了,或许我命硬,居然扛过来了。自此能看到一些不属于人间的东西,而且时不时生病。

十二岁那年,我做了自梳女。

自梳女就是不嫁人的女人,靠养蚕为生,不靠男人,自梳发髻以明志。不过,我所说的自梳女并非这种,而是梳给不属于阳间的人看的,警示他们不要来找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我从此很少生病,并且再也看不到阴魂鬼影了。

乡间盛传我是会带来厄运的女娃,所以大部分时间我都是自己一个人呆着,准确来说是家里建造的密室。

奶奶说那是我爸生前建的,里面放着各种古书,天文地理,道家五术,无所不包。

山里的日子枯燥冗长,又没人和我玩,我就靠着看这些书长大。奶奶并不介意我看这些书,可能是因为她不认识字吧,可一旦我问起爸爸是干什么的,奶奶总是三缄其口。

奶奶是个神婆,专职白事,我一有空就会帮她折烧给死人用的冥钱元宝。不过真的到了举办白事的时候,奶奶是不许我看的。

只有那一次是例外……

那一天事出突然,村长三更半夜带人运来了一个死人,说在奶奶这里放置几天。

因为人很多,狗也在狂吠,把我吵醒了。我躲在帘幕后面,看到奶奶掀开白布,底下赫然是一个打得多处瘀伤脸部严重变形的人。

我吓得心脏噗通乱跳,依稀认出那是村子里的二流子,叫张莽,是个不务正业的莽汉。邋邋遢遢,时不时藏在角落,突然跳出来掏出那活儿吓妇女。

平时我又讨厌他又怕他,这会儿死了,样子恐怖,更叫人害怕。

奶奶披了件大衣,看见张莽的尸体傻了眼,“村长,这,怎么回事?”

村长坐在竹椅上,大口喘气,兀自指着尸体骂道:“这二流子,白天里把李富贵家七岁的闺女招弟拖到后山奸杀了,被大伙逮住,一顿乱揍,一个没留神把他给打死了。”

本来我还有点可怜他,但一想起李家那小女孩,才四五岁,扎两条小辫子,脸蛋红扑扑的,非常可爱,却被这禽兽不如的家伙给残忍虐杀,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甚至还有几分觉得村长他们打得好,这种人留在世上也是祸害。

奶奶有点犹豫,毕竟人命关天,不报给公安总觉得不妥。

村长叼了根烟,不耐烦道:“放心,死了个二流子而已,有什么事公会担着。你胡乱给他做场法事,明儿就拉去火葬了。”

十几年前,法制还没普遍,边远山区都是乡公会说了算。

奶奶见话说到这份上,只好答应了,送走村长等人之后,开始准备东西给张莽做场简单的法事。

我自小就害怕这些东西,不敢多看,立马躲回自己的被窝。

越想睡反而越睡不着,我在床上煎鱼一样翻来侧去,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听到奶奶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回去睡觉了。大厅的白烛亮着,光从门缝溢出。

如果张开眼睛,大致可以看到黑暗中室内的轮廓。

突然,叮叮的声音响起,很像是飞蛾撞在毛玻璃上的声音。

我揉了揉眼睛,却见毛玻璃后边有一个人影,但影影绰绰,看不真切。

“奶奶?”我叫了一声,有时奶奶睡觉之前会进房看看我。

那人没应。

我大着胆子,站起来,想要看看窗外的到底是什么。

就在我打开窗子的时候,窗外那人突然把脸凑近,毛玻璃上出现一个人影的阴影,那轮廓简直就像从水底看到的尸体,透着诡异的死亡气息。他的一只手按在玻璃上,瘆人的掌印四周有血流下……

我吓得张大嘴巴,却叫喊不出声音,每个毛孔都渗透了寒意。

我忙捂住自己的嘴,用被子盖住自己的头脸。过了好一会儿,才敢再看。此时,却再也看不到人影。好像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仿佛一切都只是我的幻觉。

我自小多病,常常看到虚幻的鬼影。奶奶找道士看了,说我是被百鬼缠身,长此下去恐怕会死于非命。

于是奶奶在一位高人的指点下,让我做了阴间的自梳女,梳起头发,自此不理阴间事,鬼神莫近,代价是守贞终生,不可以为任何一个男人流泪。

说来也奇怪,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阴魂缠着我了,因为它们是看不见我的。

肯定是这样,那鬼影就是张莽!他知道我在房间,却不知道我的确切位置,可又不甘心,徘徊着不肯离去。

哼,生前作恶多端,人人嫌弃,死了还想多害一个人垫背吗?

我心中又怒又怕。

“明空,这么晚还开着灯干嘛呀?”门外响起奶奶的声音。

我心有余悸,但不想奶奶担心,说没事,马上就睡。

我关了灯,用被子捂住头脸,生怕鬼影去而复返,担惊受怕的,哪还睡得着。万幸的是,之后那鬼影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我迷迷糊糊中睡了过去。

第二天,还在酣睡的我突然被外面的呼喊议论声吵醒。

我穿好衣服便出看了,只见大厅多了一口棺材,里面躺着的自然是张莽的尸体。旁边站了好几个壮汉,原来是给张莽入棺抬去火化。

奶奶做好法事之后,四个男人拿起锤子在棺材的四角钉下一枚铜钉,然后搭好绳子,穿过粗木抗在肩上。

“起棺!”

旁边的一个老先生点燃鞭炮,往门口一抛,噼里啪啦一阵红纸纷飞。

四个壮汉大喝一声“起”,只听见绳子嘎吱嘎吱地响,棺材却纹丝不动。

奶奶脸色顿时一沉,“你们这些人也忒不像话,抬棺红包都收了,还不舍得出点力吗?”

大汉苦着脸道:“不是我们不出力,是这棺材太重了……”

奶奶不信,一具死尸能有多重?又叫了两人过来帮忙抬,六个男人脸都憋红了,然而还是抬不起来。

“回魂压棺?”奶奶脸色都变了,喃喃道。

我突然想起,爸爸的藏书中有一卷说过回魂压棺,意思是鬼魂要是生前有心愿未了,或者遭受了放不下的冤屈,他的棺材就会特别沉重,此乃不祥的征兆,听之任之的话,该户人家三个月之内必有血光之灾。

敢情张莽昨夜不是想害我,而是有求于我?

我是不怕,反正阴魂没法看到我的存在,我只是担心奶奶,毕竟她已经六十多岁了,要是被张莽阴魂不散缠着的话,难保不会出事。

我神推鬼使地走到棺材旁边,摸了摸棺材板,小声道:“你放心去吧,我会还你一个清白的。”

话音刚落,之前死活都抬不起的棺材居然被抬起来了!

奶奶听不见我说话,虽然感到奇怪,但也怕夜长梦多,赶紧招呼众人抬棺上山。到了傍晚时分才回来,一回来就气势汹汹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见瞒不过她,只好将做昨天的事情说出。

“你啊你,一个女娃子啥事不懂,答应他干嘛,这不是引火上身吗?”奶奶气急败坏道。

我默然无语,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冤孽啊,你爹是这样,你也是这样。早晚你连命也给搭进去。”奶奶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又叹道,“哎,奶奶都一把年纪了,多活几年少活几年又有什么区别呢,哪值得你为了我这样做。”

我这么做的缘故,固然是因为奶奶,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过不了自己的良心……

“奶奶,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弱弱道。

“能怎么办,答应了人的事尚且不能失信,何况是鬼。我瞧这里头肯定有冤情,不然张莽的尸体不会这样。咱们尽管尽尽人事,可以的话就还他一个清白。”

第二天,奶奶带着我来到李富贵家。

李家挂出了白灯笼,开门的是个小女孩,十二岁左右,是出事女孩的姐姐。

一个中年妇女,大了肚子,她便是女孩的妈妈了,叫梁玉兰。此时正坐在堂前择菜,神情冷寡,也难怪,女孩养到了这么大发生了这样的事,做父母的怎么会不难过呢。

我大着胆子,叫了一声。她应了一声,脸上有掩不住的伤感和憔悴。

一番寒暄之后,奶奶问了李招弟的事,用试探性的语气说这事儿会不会另有隐情。

梁玉兰立马变得躁动起来,推说要养胎,然后就把我们撵了过去。

我和奶奶都莫名其妙的,奶奶说可能是因为怀了孕的缘故吧,而且还发生了这样的事,难怪她脾气会如此喜怒无常。

一时间,奶奶也一筹莫展。

“奶奶,不如我们去看看招弟的尸体?”我大着胆子道。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自梳女 或书号:631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