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YY小说]《我曾深深爱过你》现言小说更新最新章节104章

叶潇潇,从小智商超群,跳级、国家特殊人才培养27岁医学博士毕业,却不包括在23岁最美好的年华遇见他。他楚景深,是她叶潇潇的软肋。他楚景深,让她叶潇潇的情商为零。他楚景深,更是她叶潇潇闺蜜的初恋男友,为了掩盖这一切,她忍得心肝脾肺肾都疼了。楚景深,我闺蜜回来了,我要把你还给她。叶潇潇装作一切都不在乎的模样,低着头,却不敢看楚景深的眸子低声说道。好,很好。楚景深翘着二郎腿,慢条斯理点燃一根烟,但叶潇潇,你记住,这辈子,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发送 10592 可获取本书所有章节。


我曾深深爱过你(连载)
书号:10592
频道:女频
类型:现言
章节数:104章
在线阅读平台:YY小说微信公众号

“潇潇,明天我就要回国了。”

“记得你要来接机哦。”

“潇潇,求你一定要帮我哦,帮我把楚景深追回来。”

听着电话那头雀跃的声音,叶潇潇面露尴尬之色,弱弱地应了声“好”,赶紧挂断电话。

白皙的指节紧紧握着电话,不知道是因为冷气的缘故,竟然泛起淡淡的青色,叶潇潇将整个身子埋在双膝之间,脸色煞白。

冯婉儿要回来了。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炸在叶潇潇的耳旁,轰地她整个大脑嗡嗡作响。

冯婉儿,是楚景深的初恋女友。这四年,她如同一个影子一般粘在楚景深身旁,见不得光。

是床伴?

还是炮友?

哪怕是他楚景深挥之则来,呼之则去的一条狗,只要是能够陪在他楚景深身边,她叶潇潇也甘之若饴。

但,正牌女友要回来了。

一想到这,叶潇潇便觉头痛欲裂,心更如同被人硬生生刀割一道口子一般,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层层沁出,扶着盥洗室的一角,忍着麻木的下肢,踉踉跄跄地站起身来。

打开水龙头调到最小的水流,叶潇潇双手捧起,待到水溢出手掌落在盥洗盆,神思这才回来一些,径直朝脸上泼来,一股清凉之意,顿时让自己清醒大半,而流干眼泪的双眸好似也舒心一些。

收拾妥当,冲着镜子牵了牵唇角,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叶潇潇这才蹑手蹑脚地朝卧室走去。掀开被子的一角,轻轻滑落进去,力道至轻至柔,连同呼吸都屏住。

可未曾想,却仍旧吵醒了身旁的男人。

楚景深的睡眠一直很浅,而这窸窸窣窣的声音如同躁狂的小鼓一般落在心头,竟让他有些烦乱,剑眉微蹙,不悦地转过身,低声沉道:“怎么这么久?”

叶潇潇还未开口应答,身子便被一个狠厉的力道硬生生拽了过去,只听“砰”的一声,头本能地撞进楚景深的怀中,竟有些生疼。

“怎么这么凉?”楚景深拂过怀中人的后背,凉意沁入指尖,剑眉不禁拧着一起,声音低低沉沉,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却随手将空调关上。

听着“滴”的一声空调遥控器关掉的声音,叶潇潇心头闪过一丝窃喜:他还是关心自己的。抬起双眸,静静地开着面前这个英俊的男人,爱慕四年的男人,欲言又止。

楚景深看到怀中的人,湛蓝色的双眸略过一丝暗意,径直道:“有话就说。”

叶潇潇双手捏着睡裙的一角,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头道:“冯婉儿快回来了。”

良久,楚景深未说话。

整个空气中静谧一片,连同一个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可叶潇潇却能明显感觉到,后背上的大手怔然的模样。

“呲!”

身边的睡裙被刀割个口子。

只觉一双大手三下两下将睡裙撕个残缺,随手一扔,力道之大,速度之快,让叶潇潇心惊胆战,抬起惊恐的双眸,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头顶的男人传来不悦的声音:“与你我无关。”

说完,楚景深捏起叶潇潇的下巴,径直点下去。

叶潇潇只觉整个心灵全然被包裹起来,狠厉的力道夹杂着阵阵怒意席卷而来,连同呼吸都急促起来,随之而来,便是一股血腥沁入口腔。

不好,唇被咬破了。

楚景深!

叶潇潇扭动着身子,极力挣扎,却不料楚景深哪给她机会,整个身子被禁锢起来,双手被一只大手抓住,径直略过头顶,没有丝毫动弹的余地。

她,知道为什么他会生气。

可随之手臂传来的疼痛沿着神经窜入心头,叶潇潇拼命地摇着头。

“你不喜欢这样?”楚景深看着身边的人痛苦的表情,唇角划过一丝讥讽的笑,她越是难受,他便越是肆意狂笑。

锋利的言语,如同把把利刃,剐地叶潇潇千疮百孔,屈辱的泪水沿着眼角滑落,湿了枕头,呜呜咽咽道:“求求你,我胳膊痛。”

见状,楚景深这才满意了些,一手撑在床上,一边俯身子子,沿着那含苞待放的美丽女人一路向上,在那白皙的脖颈处稍作停留,便径直陡至耳旁,轻声道,“那这样呢?”

湿热的气息窜入耳际,陡然之间放射到全身的神经,叶潇潇整个身子战栗起来,求饶道:“不要……”

却似是娇嗔,让叶潇潇自己都心头一颤。

果然,她是喜欢这样的。

四年了,楚景深对她的身子早已熟透,包括她的每个神经点。

在她耳旁轻轻呵了呵气,唇角划过一丝满意的笑,还未等叶潇潇反应过来,楚景深拨弄开她那耳旁的碎发,湿润的香水气味在耳旁来回游走,一张一弛,一上一下,配合着身体强壮有力的爆发,叶潇潇胳膊和小腿已经青紫。

“不要……”

“求求你……”

叶潇潇的整个身子疼得躬了起来,身体的热度也被点燃起来,身边又疼又难受,不断求饶,却激起了楚景深更进一步的想教育她。

陡然间,一条湿润的气息进入她娇俏的耳中,不断翻搅,叶潇潇更是无所适从,双手本能地捏住床单,嘴中嘤嘤宁宁求饶道:“不要……”

“不喜欢么?”

“看你的样子,很是享受?”

他的眼眸冰冷的发暗,身边的灼热也无法抵消。一次次狠狠的凝视着,仿佛这样的凝视,可以让他那颗微微抽痛的心好受一些!

“冯婉儿”三个字,彻底激怒了楚景深,他似一头草原上的雄狮,在身边可怜娇弱的绵羊身边肆意蹂躏,纠缠,甚至是折磨她。

时隔四年,身边这个故作怯怯的女人还打算一直欺瞒他么?她究竟是怎么若无其事的提起婉儿的名字?他倒要看看她可以装多久!

直到将她折腾地筋疲力尽,将她送入昏睡之中,这才满意地走到一边,将那冷冷的目光彻底转移开她的胳膊。

整个身子火辣辣的疼,如同火灼一般,叶潇潇蜷缩在一角,扯过被子的一角盖在胳膊上,却丝毫缓解不了那蚀骨的麻木疼痛。

直到身旁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叶潇潇才任由眼泪流下来。

是夜,她一夜未眠,哭了整夜。

而身旁的男人,貌似,从未睡得如此好。

清晨,叶潇潇顶着两个核桃大小的肿眼,将所有的衣服、生活用品收拾妥当,打包放在次卧中。

熬了些清淡的粥,下楼买了两屉蟹黄包。

这是她和楚景深二人最爱吃的早餐。

亦或是她为他做的最后一次。

“在干什么?”楚景深裹了条浴巾,双手抱胸,整个身子斜斜地倚靠在门框旁,看着穿着围裙,忙碌的身影道。

闻言,叶潇潇身形一怔,却丝毫不敢回头,一手拿勺,一手端起碗,盛粥,心中早已慌乱万分,却手中的惩罚却丝毫不敢抖动,生怕被看穿。

楚景深悠悠然走了过来,径直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翘起二郎腿,端过粥,舀了一口,慢条斯理道:“不错。”

一口接一口,整碗粥快要见底,这才抬起头,眼神微眯,睥睨道:“哭过了?”

叶潇潇摇摇头,心中满是苦涩,努力牵起唇角,将胸腔之中的委屈硬生生压了下去,这才解释道:“没有。”

“那你解释解释,东西都打包收拾好了,是怎么回事?”楚景深身子倚靠在座椅的后背上,静静凝视着面前的女人,她双手捏在裤缝线上,不知所措的模样,骗地了谁。

“最近科室比较忙,不巧的是又有人请假。”叶潇潇似是被揭穿一般,急忙将手抽了回来,放在身后,继续道,“所以,主任让上72小时,所以这几天我会暂时住在单位。”

“是么?”楚景深唇角荡漾出抹抹讥讽的笑,“从你上班这半年来,我就没见过你们上过72。”

“更何况,你们急诊科的节奏,适合上72么?”

“不会猝死么?”

这一连串的疑问,似是这四年了,楚景深对自己一次性说过最多的话。

似是疑问,却全部带着无比的肯定。

可无论如何,叶潇潇也想保留最后的颜面,她不希望自己似一条哈巴狗一般,被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于是,深深吸了一口气,鼓起这四年来的勇气,叶潇潇解释道:“确实是科里的安排。”

信不信由你。

楚景深眸色微怔,认识她四年,一直是低眉顺目的模样,今天这个样子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一股怒意不禁爬上心头,似是为了激起面前这个女人更大的不悦,冷冷继续道:“冯婉儿回来,你可以继续住在这。”

一字一句,如同一把利刃插入叶潇潇的心头,顿时血流如注。

叶潇潇唇角划过一丝嘲讽的笑,未转头,径直开口道:“谢谢,不必了。”说完,看也不敢看楚景深一眼,绕过桌子,大步走入次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门、反锁。

“咚——咚——咚”。

只听三声低沉的敲门声。

“叶潇潇,你记住,今天你出了这个门,休想再回来。”楚景深冷着脸,湛蓝色的眸子迸发出阴鸷的冷厉,见门里没有应道,继续道,“那便滚回你的狗窝。”

随着那冷厉的言语落闭,叶潇潇整个身子再也支撑不住,沿着洁白的门滑落,跌坐在地。

“砰!”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听到重重的摔门声,叶潇潇忐忑的心这才好些,拍了拍跳脱的胸脯,踉踉跄跄站起身来,拖着行李,滚出这个居住了四年的房子。

这个小区,是富人聚居的高档公寓,房价均在十万一平,对于叶潇潇这个从小地方来的人来说,带着拒人千里的陌生感。

曾经,因为自己深爱的人,即使万分自卑,叶潇潇也会克服,甚至在无数个寒冷的夜晚,因为楚景深的存在,她都觉得无比温暖。

然而,今天,这一切都会物是人非。

叶潇潇仰起头,将满眶的泪水硬生生憋了回去,拖起行李箱、转身,毅然决然离开,头未再回。

走出这扇门,叶潇潇心中骤然晃过一丝怅然若失,踏出这万劫不复的一步,那她该去往何方?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书名:我曾深深爱过你 或书号:10592 获取本书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