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巫小颜小说《逃跑鲜妻:傲娇老公使劲撩》全本在线阅读

为报养育之恩,我嫁给一个冷漠霸道的男人,却不成想从那一刻开始我便沦为一枚棋子,他对我百般羞辱,我缺一步步的爱上这个男人。当我打算拿出勇气好好爱的时候,一场精心的阴谋一点点揭露,爱与背叛,恩情与仇恨,将我紧紧缠绕,我伤心离去,多年归来我们再次相遇。\r\n“复嫣然,你还知道回来?”\r\n“对不起,韩先生我跟你不熟。”\r\n“那我们就做熟……”

逃跑鲜妻:傲娇老公使劲撩[完本]
书号:15123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巫小颜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这是你的房间。”

声音的主人有着一双迷人的丹凤眼,就在我盯着自己的手指发呆的功夫,他随手拎起一堆衣物往我脸上一摔,“今天的任务,把这些衣服洗了,所有房间的窗户擦干净。”

这里是全国最繁华的A城,我现在正站在A城最奢华的郊区中最奢华的别墅里,甩给我衣服的男人正是这A城中最奢华的珠宝公司的老板,韩亦宸。

而我,正是今天嫁给了这个奢华的男人作为妻子的“大小姐”,寄人篱下长达十五年的傀儡。

“不要以为你们用计逼迫我娶你,你就真的能够成为少夫人,你这个贱人!”韩亦宸居高临下地走到我面前,以他的身高,捏碎我这个不到一米七的女人应该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他没有说话,只是继续俯视众生一般地盯着我,楼下大厅的落地钟一声声敲打着尴尬。当我忍不了准备低下头时,一双有力的手却毫无预兆地掐住了我的腰。

我不动声色地咬牙忍住从腰间袭来的刺痛感,这家伙,手指头快掐进我的肉里了。

“如果今晚十二点之前,衣服没洗净,或者是窗户上有一颗灰尘,我会有一万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撂下这句威胁,韩亦宸甩开步子走进书房,摆明了要跟我过不去。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一个大小姐要干女佣的事情,我只知道,厌恶这场逼婚的韩亦宸在一个小时之内清空了这幢三层别墅里的二十位女佣和五位大厨,目的就是要我屈服。

我眼睁睁地看着一群一群的佣人从别墅中搬出来,我尴尬地站在门外,个个当我是空气,一个大概还不到二十岁的小女佣,在拎着行李箱路过我旁边时,轻蔑地压低声音:“瞧瞧你这身嫁妆,还不赶我的女仆装好看。”

那一瞬间,我真有种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把她扒了的冲动。

我抱着一堆看上去并不脏的衣服,缓缓地走到地下室的洗衣间中,手洗的扔进大盆,机洗的扔进洗衣机。

现在是下午两点整,带着空荡荡的心情,我开始了新婚第一天的打扫生活,从今天开始,我是韩亦宸的夫人,也是这间别墅的女佣。

我叫复嫣然,八岁没了父母,抚养我长大的林氏在五年前也因董事长林震的入狱而没落,一场大火毁了所有。

养父林震被枪毙后,养母林夫人在百般无奈下,将我嫁给了当年与林氏一起合作过的韩家,十五年的养育之恩让我不得不硬着头皮走进这空无一人的豪宅,抬起头面对韩亦宸的冷嘲热讽。

这场婚姻,没有婚礼,没有嫁妆,没有富人家应该有的白鸽教堂,刚刚在韩家的司机把我扔在别墅门口时,第一次见面的韩亦宸不由分说将一本红色的小册子摔在了我的脸上,意思很明确,这就是他对待这场逼婚的态度。

结婚证打到我的脸,伴随着他身后那群小女佣低低的嘲笑,啪叽一声落到了地上。

忍受吧,复嫣然。

我默默地在心里默念了这六个字,因为在遥远的记忆中,我妈妈曾经温柔地抱着我,对那个我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爸爸说,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对,一切都会过去的。

人在痛苦时,回忆往往能够成为一剂治标不治本的“良药”,就在我面带微笑准备继续擦玻璃的时候,这间房门被一股听上去不怎么友好的外力给推开了。

韩亦宸穿着一套全新的运动服站在门口,双手插进口袋,他的面容似乎是蒙上了一层黑纱,我恍然意识到,原来我发呆了这么久,天早已黑了。

“你不要告诉我,这么几个小时,你只擦了这一间屋子的窗户。”

我慌张地去看墙上的表,惊悚地发现时针和分针已经双双指向数字12,我急忙从坐着的地板上站起来,正欲解释,却见韩亦宸已经慢慢地朝我走来,每一步都带着提刀走向法场执行死刑的味道。

我不由自主地后退,直到后背贴到冰冷的玻璃上。入秋的夜晚很凉,我穿着短袖,手臂接触到玻璃上的寒气,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韩亦宸看着我的反应,薄如刀刃的唇提起了一个性感的弧度。

我默默地在身后握紧了拳头,这个男人,比玻璃上的温度更令人窒息。

“我有没有说过,今晚十二点之前你若是干不完,会发生什么后果?”

解释的话又一次涌到了嘴边,可是就是吐不出一个字,我抿着唇,绞尽脑汁地思考着到底怎样才能让自己全身而退。

没有等到想要的回答,韩亦宸一把握紧了我的手腕,力道之大,我整个人都随着他的动作往前一个踉跄——如他所愿,我整个都跌进了他的怀里。

他的胸膛真的好温暖,我一时被这温暖给蒙住了双眼,韩亦宸冷冷一笑,抓住我的肩膀,用力地往旁边摆满了瓷器和花瓶的书桌上一甩——

一声声陶瓷在木质地板上碎裂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空气,而我的腰正好撞在了锋利的桌角上,疼痛瞬间夺走了我的重心,而恰恰就在最后一个绘着花鸟图案的盘子粉身碎骨的同时,我整个人摔在了所有的碎片上。

后背如同插入了千万只军刀,意识模糊的最后一瞬间,我透过眼角,看到韩亦宸朝我走过来,略带犹豫的脚步有些虚幻,好像每一步都踩在了想象之中。

那一瞬间,无数个画面再次不由分说占领了我的头脑,我看到了记忆中的那场车祸,而爸爸被安全气囊和变形的驾驶位死死地夹住。

当时的我,不知从何来的力气,死命地去撞已经九十度翻转的后车门,邮箱爆炸的最后一刹那,我竟然逃脱了那个熊熊燃烧的车,落入了桥下的河中。

我不能死。

鲜血的流淌的声音很是恐怖,更何况这是我自己的血,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估计是太过诡异,吓到了正蹲在我身边的韩亦宸,“回光返照吗?看来你也不是那么娇气啊。”

我用尽了力量把已经游离的意识给强行拖回来,喘着粗气将自己翻过身,离开那片碎瓷烂瓦。

韩亦宸抓住我的衣领将我拎起来,可我根本站不住,该死,一片陶瓷插进了脚踝,看着险些伤到骨头的碎片,我冷冷一笑,这命,真TMD不值钱。

看着我脚腕上的碎片,韩亦宸叹了口气,不由分说地将我抱起来,慢悠悠地朝我的房间走去,好像自己怀里是一个硕大的熊,而不是一个分分钟在流血的女人。

我死死地抓住手腕,不允许自己没出息地掉眼泪,韩亦宸将我放在我房间的地板上,厌恶地瞅着地面,从刚刚的房间到我房门口,一条长长的血迹一直蔓延到我脚下,看上去无比的脏。

“明早我有客人要来,你立刻去把那道血迹给我擦干净,不然的话,”他转过头,背对着月光,“就不会像今天这样,这么简单就放过你了。”

门锁轻轻地扣上,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像是迷路在沙漠中的行人看到了绿洲那样,如饥似渴地抓起纱布和镊子,从脚腕的伤口开始处理。

对于一个八岁开始就寄人篱下,看尽了脸色过日子的女人来说,如何保命这个课题,被我诠释得淋漓尽致。

我忘记了我那晚是怎么倒在地板上睡着的,我只依稀地记得,好像韩亦宸踹开了我的房门跟我说了些什么,只因为我没有清扫地板上的血迹,然后我就什么都记不清了。

连续不断的高烧让韩亦宸折磨我打扫房间的计划落了个空,我不知道我昏睡了多久,做了多少个噩梦,再清醒过来的时候,我整个人是趴在大床上的。

准备坐起来的那一瞬间,头疼得我差点儿爆粗口,我环视四周,然后看到了敞开的衣柜里那些平平整整的衬衫,恍然大悟。

这好像是韩亦宸的房间,可是——

“混账!我生你有什么用!你干脆离家出走得了!”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逃跑鲜妻:傲娇老公使劲撩 或书号:15123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