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甲乙明堂小说《恶魔宝宝嚣张妈咪》全本在线阅读

二十岁的谷燕真出自盗墓世家,一次盗墓她碰见了一只绝美的粽子,可谁能料到竟然起尸了,还对她这样又那样。谷燕真可不想被一具冰尸这样那样那样又这样,就算他生前长得再帅那也不行啊!

恶魔宝宝嚣张妈咪[完本]
书号:14203
频道:悬疑
作者:甲乙明堂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谷燕真在一条深长的石道里跑,后面有几个粽子沉重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墓穴里显的非常诡异……

二十岁的谷燕真出自盗墓世家!身高162,体重98,美丽这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她的外貌,皮肤如玉,五官极为精致,双眸含情,总是微微带着一脸笑意的她是同辈中的传奇性人物。为人从来不卖弄聪明,好家世,和漂亮外表,总是过着同年人眼中最危险刺激的生活,却又不会夸张宣扬,自恋自大。俨然是同辈中的偶像。

“呼~~呼~~”此时谷燕真喘着粗气,双脚上像绑着石头,狼狈不堪一脚一脚艰难的迈出、踩下,再迈出、再踩下……

她早就跑不动了,之所以还在前进,完全是出于求生的本能。

该死的,身后那沉重的渐渐靠近的声音,实在让谷燕真无法停下半秒。

谷燕真一手握着赤金匕首一手紧紧攥着手电,在这距离地面超过二三十米的地下墓室里,被黑暗与石头包裹下的狭长墓道中,默默挑战着人体极限。

手电的光在墓道里随着谷燕真跑步的踏踏声一高一低,落在谷燕真身后黑暗洞壁上的影子忽长忽短,十分诡异。

……粽子大爷,能不能歇会儿,容我喘口气?……

谷燕真心里暗暗叫苦,两只脚都快失去知觉了,随时都有罢工的可能,要是这节骨眼上罢工,她多半只能给粽子大爷当口粮了。

她是家传,这几年能下地的时候,就几乎在墓里混过来,什么样不可解释的事件没看过?粽子也见了不止一回,但身后这位道行深的多,枪打不动,粽子中的极品。今天这墓葬里肯定有什么异数。

唉,要不是眼看着家里的伙计被这位粽子大爷一伸手穿膛破肚,谷燕真一定会将黑驴蹄子塞进粽子大爷的嘴里去。

但想到粽子大爷那双手,谷燕真就一阵阵心里发毛。

那哪里是手啊!比王麻子剪刀还利索。

什么叫削铁如泥,谷燕真觉得粽子大爷的手非常符合那个标准。

一伸一缩,一个活生生的人……报销了。

那简直是在切豆腐嘛!

谷燕真就是有再大的胆儿,也不敢在同伴被冲散后,一个人单挑这种极品粽子大爷啊!

“咚……咚……咚……”沉重而很有节奏的声音,貌似有靠近的迹象。

谷燕真身形一紧,费力的加快速度,只紧了两步,又恢复了龟速。

谷燕真上气不接下气,心里直骂:他大爷的缺心眼儿了啊!不但缺心眼,还死心眼儿,一根筋。她真想停下来给粽子大爷上上课,以伤害别人为目标的坚持是非常不道德地。

想归想,谷燕真可不敢真那么干,她可不想身子被穿个窟窿。

谷燕真抬起手电往前面照了照,深不见底的黑暗,根本看不到尽头。

好歹也是倒斗三大家族之一谷家的人,这要是逃命被累死,做鬼都少脸子。

横竖一死,还不如拼上一回,枪打不死粽子大爷,就用赤金匕首。这可不是普通的东西,也是在古墓里淘出来的宝贝。不仅快,而且对粽子比其它武器更有杀伤力。

果然,粽子大爷非常配合,不到三分钟就到了。不过,粽子大爷也是奇怪,距离谷燕真不足十步的时候,不动了。

“呃?……”谷燕真一愣,心道:行,您大驾,您不过来,我过去,我迎接您老人家。

谷燕真这会儿脑血沸腾,在持续十几个钟头的墓下活动后,又被狂追了一个多钟头,早就累惨了。

只想快点解决掉这位粽子大爷,这么想着,谷燕真也行动了。

前一秒还连手都不愿意抬起,这一时,却成了身轻的燕子,在墓道里左右变幻着位置向粽子靠近。

见粽子大爷空洞的目光跟着谷燕真左右摆动,谷燕真心里那个高兴啊!

果然没白费力气,粽子大爷能分心,下起手来也容易得手。

眼看着到了跟前,谷燕真心里挺紧张的,但先前的恐慌却是淡了。

只要这一刀子切下去……

眼看着就要得手,却……

“啊!~~”突然,脚下一空,也不知踩了什么机关,谷燕真成了自由落体。

“哎呦!我的屁股~~”谷燕真正扯着嗓子喊的痛快,屁股一痛,着地了。

头顶机关在‘吃’了谷燕真之后,就合上了。

拿手电往四周照了照,谷燕真不由得心里暗喜。

看这样子,是到了主墓室了。

也顾不得屁股跟腿的抗议,一颠一簸的往主墓室里的石棺走去。

一般情况下,贴身陪葬的可都是宝贝中的宝贝。

嘿嘿……这下赚到了,谷燕真想,先捞几样明器,出去了也不枉在生死边上走了一遭。

还好,石棺没有扣死,就是有点沉,谷燕真费力的推开石棺棺盖后,懵了。

谷燕真不觉深吸一口冷气……天啊,怪不得刚才那种极数的粽子都不敢过来,原来粽子祖宗在这。

棺材中的男人尸体完全保持着身前模样,笔挺的剑眉下,一双眼睛轻轻合着,长长的睫毛像两把打着弯儿的扇子,高挺的鼻子还有完美的唇形,每一处都像艺术家的巧夺天工。

红色的长发散在身下,白皙的皮肤在光与黑暗的冲撞反衬下,隐隐烁烁,泛着银白的光,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睡美人。

唯一不同的就是,眼前这位美到极致的人,容貌间透着股坚毅,属于男性的不容忽视的强烈存在。即使双目紧闭,沉睡着,也非常鲜明。

……是西域王子吗?是不是亲吻他,就会苏醒?……

谷燕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在心底好好的检讨一番后,尽量将视线从绝美的俊脸上移开。

……这是什么样的防腐技术呢?……

石棺里没有任何陪葬物,连男子身上也是,除了一件白色印有龙形暗纹的长衫,什么也没有。

谷燕真有些失望,不过,能将尸体保存的这么完好,嘴里肯定含着防腐的宝贝。

比如庇灵珠、长生玉什么的,这些东西可是可遇不可求,价可敌国啊!

可是……

谷燕真伸手几乎贴上男子的脸颊,然后速度收手。好冷……

思想游离一会儿之后,指尖停在男子的嘴唇上,轻轻的描画过男子的唇形。

“抱歉啊!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这玩意儿你留着也没用,给我当见面礼吧!”想到拿出男子嘴里的宝贝,保存完好的男子就会立马变成一堆白骨,谷燕真竟有些下不去手。

“大不了,你投胎做了人,我给你做老婆嘛!”谷燕真下了狠心去掰男子的嘴,要真的嫁给这样的男子,好像也不吃亏。

掰开男子的嘴,谷燕真一手捏着男子的下颌,另一手伸到男子的嘴里,一阵搜刮。

……不对啊!怎么没有?……

“不会在肚子里吧?”老天,祸害这么俊美的男子已经够心疼了,还让她将男子开膛破肚?学粽子大爷?

……也不对,防腐的宝贝都是死后被放进嘴里的,死了的人不会吞咽,宝贝一般还在嘴里,或许滑到喉喽里了吧!……

谷燕真想着也对,就伸手勾住男子的脖子,将男子拉着坐起来。

想让男子低头,拍拍他的后脖子,把宝贝拍出来。

石棺有点高,站在外面受不得力,谷燕真索性卸下包,翻进棺材里面。

这一靠近,谷燕真就有些面红耳燥了,虽然男子是‘死’的。

但他面润唇红,一点都不像死人,跟睡着了一样,还是这么的俊美,零距离的靠近。

谷燕真从来没有跟陌生男子这么亲近的待过。

“花痴啊你!谁你都哈!”谷燕真觉得自己很花痴,连死人都不放过,真是比魔鬼还魔鬼。虽然她这话要说出去,那一大票脑残粉都要吓坏了。

尽量与男子拉开距离,一手拖在男子身前,往男子的后脖子上拍了两把。

“咦?”不会真的吞肚子里了吧?

谷燕真扶男子坐好,为了看的清楚,谷燕真跨坐在男子的腿上,与男子面对面拿着手电筒,掰开男子的嘴,仔细的照到里面看。

……没有唉!“真是奇怪!”看来白折腾了,除非开膛破肚了。

谷燕真嘀咕着,突然一个激灵坐直身子,瞪大了眼睛,正对上男子如血般赤红的双眸。

什么时候……睁开了……

……起……起尸……

谷燕真只觉得头皮发麻,手脚僵硬根本动不了,更别说男子的手已经握住了她的手臂。

……完了完了,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

谷燕真在心里将自己骂了个千百遍,尸变的例子那么多,她居然毫无戒备的钻进人家的棺材里。

这不是自己找死吗?活该啊!活该啊!~~

不过,妈的我还没拿他东西呢,怎么突然就起尸了,事前也不给人家一点反应,我的个小心脏啊!

黑驴蹄子在背包里,而背包在棺材外面搁着,现在就是将黑驴蹄子放到她手里,估计也没那个能耐塞到男子嘴里去。

“不……不好意思,我……走……走错地儿了。”嘴唇打着磕巴,说完话谷燕真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过……男子除了握着谷燕真的双臂,没其他反应,想到这一点,谷燕真琢磨着,有时候尸体的确有这种反应,估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帮他了了心愿,就会松手了。

“我们打个商量,你放我出去,我帮您完成心愿,你看咋样?”谷燕真笑了笑表示自己非常有诚意。当然,得先看是什么心愿了,谷燕真力不所及的,她也没招,关键是‘先放她出去’。

絮絮叨叨说了这么久,男子一直一个造型,文思未动,一双漂亮的黑眼直直的盯着谷燕真。

“咳……呵呵,你的腿麻吗?要不,我先起来?……”谷燕真感觉对着男子自言自语的感觉居然很熟悉,像是很久以前也这么干过。

见男子依然没动,谷燕真抬起了屁股,想掰开扣在手臂上的两只手,跳出石棺。

距离近,起的也猛,居然整张脸撞到男子的额头上。

“对不起,对不起……”谷燕真一边揉自己撞痛的额头,一边连连道歉。

丝毫没注意到,男子因她这一撞,神情丰富了许多。

直到嘴唇被咬住……

……啊!别咬我啊!我还年轻,还不想死啊!……

谷燕真心中大喊,紧闭着双眼,挣扎的同时,也极力扫除着脑子里那些个可怕的景象。

像什么尖尖的舌头上面带着倒刺,穿透后脑……

或是长长的舌头直接伸进她的肚子里,勾去她的心肺当点心……

可是,久久的,都没有预料当中的痛感。

反倒像是……像是在接吻??

谷燕真瞪大了眼睛,虽然她没接过吻,但电视里常有这样的小片段。

……不是吧!先奸后杀?不用这么狠吧?……

这叫个什么事,人家是奸……尸,我是被尸……奸!

果然现在什么事弄个被字就很恐怖。被精神病啊,被死亡啊!

谷燕真一个大力想要推开男子。

呀吆喂啊……要吃就一口咔嚓了,死个痛快……虽然与这么俊美的男子接吻是件挺不错的事,但男子完全没有体温,是‘死’的啊!那宝贝一取出来,就是一堆腐水臭肉,想来就恶心透顶!

谷燕真可不想被一具冰尸这样那样那样又这样,就算他生前长得再帅那也不行啊。

谷燕真使力,男子也使力,只是一个推一个扣着。

一来二去,谷燕真发现自己不但没挣脱,反倒被压到在石棺里。

从起先只针对嘴唇的举动,渐渐的移向了脖子。

……娘的,你咬吧!最好一口气吸干了血,死个痛快!……

想到吸血鬼,僵尸什么的,谷燕真心想:最好一口将脖子咬断,她不想变僵尸去祸害别人啊!

可是,男子突然伸出舌头在谷燕真脖子上轻轻舔了一下。

谷燕真颤抖了!丫的,你个粽子不咬人杀人学那些无聊的文艺青年调情是个什么意思!?

赤红的双眸像是看透了谷燕真的心思,静静的看了谷燕真两秒。

谷燕真只觉得一个激灵,好像有一股电流从脖子那里迅速的传遍全身。

这种感觉谷燕真从未体验过,很奇怪,奇怪到心底一阵阵的燥热起来。

男子不客气的将冷如冰块的手伸进谷燕真的衣服里,被冰凉光滑的手触碰着,谷燕真生生的打了个寒战……

……天啊!

谷燕真虽然未曾经历过,但隐约也知道,那些奇怪的感觉是什么。

但是,谷燕真现在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又被整个扣在石棺里。

完全处于被动,根本没有退路。

“住住住手……”真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背,碰到的居然是个色粽子,谷燕真知道,被色鬼缠身后,会被吸干阳气,然后变成干尸。这种事在爷爷书房里的一本旧书里见过,没想到会被她碰上。

想到男子俊美的容颜是靠吸收人的阳气维持,谷燕真心里一阵心寒。

男子对谷燕真的反抗根本不理会,自顾自的忙活着……

等谷燕真从自己的思想世界里转回来,两人已经裸呈相见了。

“啊~~~~”手电就在石棺里,放在身边,看见男子的裸身,那个巨大冰冷的小弟弟……让谷燕真大受刺激。“哇呀啊呀啊哟……你那货不是小JJ是石头吧石头吧石头吧……我是人类我受不了了啊啊……”

但她的尖叫,很快淹没在噬血的深吻里……

那双本来冷酷之极的血眸里微微闪过一丝笑意……

你妈的,你强抱我还要笑。谷燕真炸毛了,你咬,好我就回咬,妈的,你当我的牙齿是摆设啊。

狠狠的一张嘴,用力的咬住男人的唇,用力的咬,男人微微一动,并没有缩回自己的唇,任着谷燕真用力的咬直到出血,血一直浸渍着两个的唇,从这张嘴里流出那张嘴里,相互的交融着……似乎这鲜血里有一种甜蜜的镇定的东西,让谷燕真微微有点失神了!

但粽子似乎是更兴奋了,他一边用力回咬着,一边将更多的鲜血吸入口中……

这是一场残忍血腥又不失激情的性事,盗墓世家新一代传奇性的年青掌门人被无情的粽子爷凌辱鞭挞着……妈的,那些AVGV都是骗子,这种事情,完全只痛根本没有快乐啊!

也许是这货的那玩意儿尺寸太惊人了吧!

、、、、、、、、、、、、、、、、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恶魔宝宝嚣张妈咪 或书号:14203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