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狐狸小说《孽缘总裁精灵妻》完整版在线阅读

嘉旭自愿代孕,生下了一个六斤八两的男婴,可是结局也只能是分离。孩子被带走,而孩子的父亲苏群,又记得她是谁?也许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r\n命运总是如此,早已经注定好了的,他和她总有着剪不断的联系。

孽缘总裁精灵妻[连载]
书号:14204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狐狸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时值晋江的冬天,冷、湿。终于熬到了晚上,夜幕降临,晋江最繁华的中心地带凯悦酒店里正躺着一个女人,不对,现在应该还是姑娘,只不过姑娘现在身上只有一件传统的内衣包裹着自己的隐私。



嘉旭第一次感觉到原来灯光是这么的刺眼,吹弹可破的肌肤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乌黑的披肩发洒在枕头上。嘉旭颤抖的咬着嘴唇,两只手无处可放下意识地抓紧床单,一颗年轻的心砰砰的跳动,让人害怕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而是明知道要发生什么事自己却不能干些什么,好像一只放在案板上的鱼肉一般。



但是嘉旭的确不是强迫的,为了这次机会,嘉旭买了平时舍不得穿的内衣和化妆品,笨拙的化妆技术让自己通过粼粼筛选,这让嘉旭想到了好友征兵体检的场景。



而嘉旭的任务就是代孕母亲,自己的身体连同初夜以一张彩票的价格卖给了一个不知道长的什么样的有钱人,对,只要有钱就可以。



房间里的空调散发出阵阵暖气,但是嘉旭总是觉得这不是暖气而是冷气,浑身上下感到一阵的颤抖。直到这个时候嘉旭才有闲工夫想对方会不会是一个体重超过二百,挺着啤酒肚一脸酒糟的老头,虽然有些小后悔,但是现实的压迫感不得不让嘉旭老老实实地呆在床上等待男人的临幸。



嘉旭在心里暗暗给自己鼓劲儿,怕什么,反正会有五百万的,有了这些钱父亲就不会因为交不起住院费而徘徊在生死线和住院处的门外了,嘉旭咬咬牙,这么有钱应该是个很绅士的上流社会的人吧。



终于,男人洗好澡披着浴巾进来,手里端着半杯红酒,缓慢的抿了一口看着嘉旭,好像是在品位美酒,也好像是在品位女人。稍息,男人解开白条衬衣,领口镶着一圈叫不上名的碎钻。



苏群解着衬衣扣子看着嘉旭,没想到居然走到了这一步,但也只是例行公事为苏家添个孩子,这样自己的位置才能坐牢,至于真爱什么的,苏群貌似从来不知道,因为从记事起就接受着不同的教育方式,不读书后面临的是如履薄冰的商场和家族事业。



苏群做完了“热身工作”,慢慢的靠近这个大腿紧闭浑身颤抖的女人,然后,然后……豁地掀开了裹在嘉旭身上的纤维,一具完美的肉体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苏群用一只手在嘉旭的脸上慢慢划过,好像是在检查嘉旭的皮肤,对于面前的女人,苏群好像只是把她当做出来坐台的小姐一样——都是出来卖的。



嘉旭握紧拳头不敢说话。苏群的嘴唇啄着嘉旭的两片小嘴唇,到现在苏群才看清楚这个女人,一双惊慌失措的眼睛好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白兔紧紧地盯着自己的胸口。苏群不得不承认手下人的靠谱,苏群想罢压上了这具柔软。然后是惊涛骇浪,粗重的喘息声、咬紧牙关的声音……事后一朵绽放的玫瑰躺在雪白的床单上,映衬着主人的肌肤。



苏群再次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才有心思关心一下刚才在自己身体下挣扎的女人,究竟是有多爱钱才出卖自己年轻的身体,而自己究竟是应该觉得庆幸还是罪恶,当然,罪恶这个词语在苏群的字典里貌似已经是经常被拿出来搜索的关键字了。



是夜,苏群没有对这个陌生人留情,一共狠狠地要了嘉旭八次。清晨醒来的时候,嘉旭忍着下体的疼痛扶起身体。苏群已经穿好了衣服,回头没有嘉旭想象中的那样,既不是一句关怀也不是嘱托,甚至不是一脸猥琐的笑容,而是一个图白眼随后是一句,“哼!”



嘉旭梳洗完毕离开酒店,下身的痛楚哪怕是上公交车都会传来,嘉旭活动了一下面部肌肉做出了一个欢快的样子,外面的天空早已是晴空万里。嘉旭推开病房的门,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其实五十多岁算不上是老人,但是在嘉旭父亲这里好像体现的极为的深刻,家庭的重担早就让他太不抬起头,终于现在沦落到抬不起腿的地步了。



“爸!感觉好点了没?”嘉旭走到父亲床前把凌乱的感情抛之脑后,拿起一个苹果自顾自的削了起来。



“旭儿,要不我还是出院吧,咱们哪有钱再住院,该借的亲戚都借了,能不能还上还不一定呢,就是难为你妈妈了。”



嘉旭把苹果递给父亲,“您就安心养病就行,我都上了这么多年学了,还不认识几个有钱的同学么,没事我们关系好着呢,等我毕业了再慢慢还他们。”嘉旭乐呵呵的说着,有钱的同学?有钱的同学谁搭理自己,凡是跟自己合得来的无非都是经济如自己这般凋敝的人群,这就叫物以类聚了。



嘉旭的父亲叹了口气,“借钱也要还,爸爸可不想让你一毕业却不能追求自己的幸福,却要担负起这么大数目的债务。”



嘉旭白了父亲一眼,“看您说的好像我跟喜儿似的,哪有那么惨了。我还有一年毕业,已经有公司跟我签约了,要是按照合同上说的那样,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能还清,再说了不把您的病养好,你怎么看我弟上大学的那一天啊。”关于合同、大学、求职,也许只有嘉旭这种即将面临毕业的人才明白,一切都不是小时候想的那么简单,尽管自己很努力了,但是依旧像是一张废纸飘零在人才市场上。



正说着话,嘉旭的手机嗡嗡的震动开来,嘉旭看了看号码,皱了一下眉头,低声说,“我等一下过去,先挂了。”



嘉旭父亲不明所以的看着嘉旭,“你赶紧去忙你的去吧,这里有医生还有护士,再说我也能自理,不用总是过来跑来跑去的。”



刚出医院门口,嘉旭就看见了焦急的杨姐,一个苏群安插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宋小姐,您怎么这么半天,要是让苏先生知道了又该埋怨我了。”话这么说,人已经上来给嘉旭拉开了卡宴的车门,嘴里还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不过嘉旭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杨姐继续说着,“嘉旭,你可要注意点了,别出个什么乱子,我可是把你当姐妹的,到时候咱俩都逃不了干系,咱俩加起来也不值你肚子里那个小东西来的金贵。”



嘉旭皱皱眉头,“行了,你就别絮叨了。”嘉旭下意识地摸了摸小腹,来了么?



数月之后,一个中六斤八两的男婴诞生在一家贵族医院中,减轻负担的不只是嘉旭的肚子还有心思,终于这份合同算是完成了,嘉旭居然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但是当杨姐把孩子抱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一种揪心的疼开始蔓延,本以为自己是恨这个孩子的,但是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如此的深爱他,但是以后好像就没有见面的机会了,甚至这个孩子长大后也许都不知道会有这么一号妈妈。



嘉旭挤出半个笑容给自己的孩子轻轻地摩挲着他的小脸蛋,一块淤青映入嘉旭的眼帘,嘉旭好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暗暗地记下。



再怎么心酸也好不过现实,再怎么不舍也禁不住时间。贵族医院的接待厅内,杨姐把襁褓里的孩子递给男人。男人从出镜以来好像是第一次露出了一个几度的微笑,随后是冷峻,把一张卡扔给杨姐,“这是另一半尾款给她。”



杨姐嗫嚅的说,“知道了苏先生。”



苏群刚要走,又冷冷的回头看了看杨姐,“这件事要是有别人知道,你知道后果的。”说完自顾自的走了。



杨姐拿着卡不知所措。



苏群刚上车,坐在驾驶位置的卢子峰回头小心地说,“抱回来了?”



苏群没有答话,“去做DNA,约好人了么。”



卢子峰弄了个没趣,只好说,“好了,放心吧。”卢子峰可能是苏群唯一的朋友,其实也不是朋友,只不过是两个人在一起时间长了,没办法谁叫自己是司机呢,尽管卢子峰也会经常开着苏群不同的车去电影学院或者艺校门口兜风。



车子缓缓地发动起来,孩子好像是意识到了正在远离母体,哇哇的哭了起来,还好刚刚出生,音量有限不足以惹怒车上板着脸的男人。



让卢子峰跌破眼睛的是,冷酷的苏群面对孩子时还会显得束手无措,一边笨拙的拍打着孩子,嘴里哼哼着不知道哪国的摇篮曲。



卢子峰想点一根烟,但是没敢,“哎,老大,怎么不把那姑娘一起带上,这样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随后卢子峰就感觉到一股刺痛,只有苏群的眼神才会起到这种作用,“你今天好像是有很多问题?”苏群说道。苏群抱着孩子的手渐渐的握紧,顾淼,你个贱人,对你这么好你还是跟别人跑了是么,你以为除了你我就会孤苦一生,这算是你对我的报复么?苏群的脸色更加冷淡了。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孽缘总裁精灵妻 或书号:1420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