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桑小小小说《二嫁狂妃:染指皇叔》全本在线阅读

本应该死掉的情报局首席特工苏如是并没有真正死掉,而是来到了云隐国金銮殿上,成了丞相之女苏如是,并且丑陋不堪!\r\n不过这又如何,原本要被休掉的苏如是反倒休夫,成就了一桩天大的奇闻!\r\n天涯何处无芳草,那个谪仙般的美男子就不错!

二嫁狂妃:染指皇叔[完本]
书号:14190
频道:古代言情
作者:桑小小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苏如是,苏如是……”黑暗中,传来女子悠悠的呼唤声。



她头痛欲裂,蜷缩着身子,不愿动弹。



“苏如是,苏如是……”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好似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你是谁?”苏如是睁开双眸,看着眼前一片无尽的漆黑,有几分迷茫,似乎生平第一次,有了迷惑。



“你是谁……”黑暗中,传来回音,久久没有消散。



“我是谁?”苏如是眉头微蹙,呢喃的问着自己。



她是谁?



她是苏如是。



仅二十八岁,便成为国家情报局的首席特工,她搜集情报一流,伪装能力一流,武力一流,智商一流,几乎是个传奇。



对!



她是苏如是!



她记起来了!



她,应该已经死了。



在执行完任务与Mark在一起时,他朝她开枪,直中太阳穴,在最后清醒的四秒钟内,他说:五年了,终于完成任务,杀了情报局的首席特工。



然后,她便堕入永恒的黑暗。



这里,是地狱?



不,像她这样双手染满鲜血的人,没有资格下地狱。



“苏如是,苏如是……”



那道悠悠的声音继续响起,缓缓将她从思绪中拉回。



…………



云隐国,金銮殿。



金碧辉煌的金銮殿上,高高在上的龙椅之上,倚坐着一名年逾六十的男人,他一身明黄的龙袍。彰显着他尊贵的身份——当今皇帝。



皇帝年过花甲,两鬓早已染上了花白,但却依然精神奕奕,带着一股无言的威慑力,那是与生俱来的皇者风范。



金銮殿上两排,站着几个出色的男子,个个身着锦袍,大概是王爷皇子们,还有几个貌美的年轻女子,大概是公主或者皇子们的妃嫔,他们脸上纷纷挂着看好戏的一抹笑意。



唯有那安静的坐在轮椅上的白衣男子,眼眸内波澜不惊。



金銮殿的中间,正跪着两个今日的主角——四王爷司马信和他的正妃,苏如是。



毫无疑问,这是一出皇家子弟的休妃好戏。



“苏氏妇人,身为本王正妃,却无任何善待之心,反生诡戾,多有过失,今更是因妒忌残害本王侧妃柳氏,此善妒乃七出之条之一!且苏氏嫁入王府三年未所出,这无子乃七出之条之一!苏氏更是一直染有恶疾,才会如此貌丑!谨以此上三条,本王本早该休之,但念及夫妻之情,不忍名言,如今实忍无可忍,一纸休书,将其休之!”



一名小太监,正捏着一张宣纸,尖声的读着上面的内容。



“父皇,儿臣已经写得一清二楚,这等懦弱无用的丑妇,实在令我羞辱,赶紧让儿臣休了这丑妇!”一脸嫌弃之色的锦衣男子恨恨的说着。



高高在上的君王斜眼看了一眼那蹲在地上的女子,眼眸中流露出一抹鄙夷之色,这女人不知貌丑,更是胸无点墨,他不着痕迹的点点头,以表示同意。



他挥挥手,揉了揉额头,表示无意参加这样无趣的事情。



“朕乏了,需要休息。”



那君王淡淡的吐出一句话,便由一群宫女簇拥着离开金銮殿。



而此时,那跪在地上的女子,突然大哭起来,抬起眼露出丑陋不堪的尊容,泪眼婆娑之下,更是难看。



“王爷,臣妾……臣妾没有害……臣妾没有……”



“丑妇!本王看见你就恶心,想起你曾是本王的王妃,本王都恶心!这么丑的人,就不该留在世上,污人眼球!”司马信一脸的嫌弃鄙夷之人。



金銮殿上其他人,也十分同意的点点头。



坐于轮椅之上的白衣男子面目表情的抬眼看了那可怜的红衣女子一眼,眼底没有丝毫的情感,便垂下了眸子,对此他似乎没有任何兴趣。



他如同置身之外的仙人,冷冷看着这一群如小丑般的人上演着一出出戏。



红衣女子瞳孔露出痛苦和悲悸,不堪受辱的她咬了咬牙,再次抬起的眸子里,充满了坚定。



她眸中一暗,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平生第一次,她如此勇敢。



她紧咬着牙,朝那金銮殿上的金柱,飞奔而去!



‘砰’一声撞击声响起!



在众人的惊愕之中,一个纤弱的女子,就这样陨落。



她额头处流出大片大片血,染红了她大半丑颜……



“啊……她死了!”



不知是谁,惊叫一声,众人这才醒悟过来。



“死、死了?”



…………



苏如是只觉得头痛欲裂,被那股呼唤声不断的往前拉,最后,似撞进一个不知名物体之中。



“苏如是!喂!苏如是!你别死啊!苏如是?”



“这,这该如何是好?这要怎么向苏丞相交代!”



“四哥,没有气息了。”



身边的嘈杂声不断响起,让她愈发的头痛了,感觉额头处热辣辣的疼,似有温热的液体一直流下来。



她甩甩头,略带不悦的皱起了眉头,下意识的开口,“闭嘴!吵死人了!”



苏如是双眸精光顿现,眼底带着不耐的怒气,就如此惊悚的蹦跶了起来。



她眸子扫过眼前围着她的一群人,在看清了眼前这一群人后,她皱起了眉头。



眼前围着两个男子,六个女人,纷纷是一身锦衣华袍,盛装打扮,十分古香古色的装扮。



这是什么情况?



一群……古人?



苏如是在这一群人满脸惊愕的注视下,缓缓扶着一旁的金柱站起身子。



她冷静下来,头脑清晰的理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穿越?



脑中第一时间蹦进这个词语。



她平日绝对不会相信的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现在她还真他妈遇上了。



在有意识的最后一刻,她自己最信任的男人Mark杀死,然后陷进了无尽的黑暗中,而后,她听到了有人呼唤她的名字,然后,她有了意识。



醒来睁开眼时,就是这样的情景。



她摸了摸自己额上的伤口,那里正血流如注,而眼前的石柱,沾满了未干的鲜血。



而这殿中,看起来金碧辉煌,大气磅礴,这殿中高高在上的位置,摆置这一张龙椅……



“四哥,没死!”一个青衣华袍的男子一脸惊悚的跳开。



“啊!这丑妇竟然又活了!”一个粉衣少妇一脸的惊慌。



“别,别慌!”司马信吞了吞口水,稳住自己的心情,对着苏如是怒瞪,喝道,“苏如是!你这丑妇,竟不堪被本王休弃,想要以死示人?”



他只当方才是苏如是一时断气,并没有死绝。



苏如是敛下眼眸,眸底有了笑意,只是一瞬间,她便理清了大量的信息。



这具身体的主人,叫苏如是,是个丑妇,更是这个四王爷之妃,噢,准确来说,是个刚被休弃之妃。



而她正是因为不堪被休弃,一头撞死在这石柱上,至于非命,而她,因缘巧合之下,捡了个便宜身子。



那么——既然是重生的生命,她就该,活下去!



眼前的男人一身藏蓝色锦衣华服,袖口处的翻边用金丝绣着朵朵冷梅,脚蹬黑色靴子,身材修长高大。



他长得极为俊秀,肌肤比女人都要水嫩几分,一双桃花眼十分勾人,眼角一抹上挑的弧度更是魅惑万分。



这个男人,一看便知是怎样的风流男子。



苏如是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丑妇,你笑什么!”司马信看着苏如是嘴角那抹怪异的笑容,有些心慌的问道。



不知为何,她的笑容中透着几分让人心寒的冷意。



“臣妾笑什么?莫非王爷不知?”苏如是斜睨着那个被称作四哥的男人,想必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夫君’,既是王爷的妃,那自称臣妾,也没有错。



死去的苏如是,我绝对会为你讨回公道!



苏如是冷笑一声,迈开步伐走向还站在一旁发呆的小太监身前,一把夺过他手中的一张宣纸。



她想,想必这就是什么狗屁休书。



她的眸光在宣纸上扫过一眼,便十分不屑的笑了起来。



七出之条……古代的女人,还真悲哀。



“丑妇,你,你想干什么?”司马信后退几步,不知道眼前这个丑女人突然发了什么疯



好似在瞬间换成了另外一个人,让他觉得十分陌生。



苏如是丑陋无比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恍惚间竟有几分优雅之感。



“王爷,臣妾有几点想要提醒你,其一,这三年无所出可不是臣妾的问题,是王爷的问题;其二,这恶疾之事更是无稽之谈,貌丑与否那怎能算是恶疾?王爷的书,不知读到哪里去了?”



苏如是手中捏着那张休书,目光灼灼的看着司马信,每说一句,就让他越发的心虚。



“其三……王爷说臣妾残害你的妃子,证据何在?”



苏如是咄咄逼人的走近司马信一步,心底翻了个白眼,这厮真他妈不是男人!



她此时及时貌丑无比,但浑身那股慑人的气势没有因此有半分影响。



远远坐在一旁的白衣男子,勾出好看的唇,眼底有了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



“秦王?”站在白衣男子身后的男人望了一眼变得嘈杂的大殿,轻声询问道。



言下之意,自然是询问白衣男子是否要离开。



白衣男子望了那个丑颜的红衣女子一眼,淡漠的眸子上蓄上几分意味不明的趣意,淡淡的点了点头。



他身后的男子得令,便推着白衣男子的轮椅,缓缓朝殿外走去。



“苏如是,你是在质问本王?”司马信袍袖一甩,被苏如是这股咄咄逼人的模样逼得有些气恼。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二嫁狂妃:染指皇叔 或书号:1419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