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莫染小说《秀才的农家俏媳》完整版在线阅读

  癌症死后,一觉醒来,居然变成了一个被骗婚撞墙的新娘子?\r\n“这是……穿越了?”\r\n“秀才又有什么了不起,开荒种树摘果子,种出一片黄金来?”\r\n“那个县令大人,你今儿怎么又迷路了?我家可不是做向导的。”

秀才的农家俏媳[连载]
书号:14142
频道:古代言情
作者:莫染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靖安王朝年,太常湖辖区设有两府:青莲府、水泽府。两府并称为江南玉米之乡。而白竹村就处于两府之间,隶属青莲府。

往日里,这座乡野小村落日出而耕,日落而出,喧而不闹,今天却已经闹出了天。

“……佘大夫没在家……”

“……佘大夫没在家?这可咋整!”妇人一叠的念着:“都怪那乔家小子,明知香穗是个烈性子,还非逼着人寻死。”

旁里有人搭话,“考中秀才就忘恩负义了,模样长得周周正正的,哪知是这么个人。槐花姐你也莫气,赶早把人送到城里去,好歹先留下一条命。”

那妇人“哎哎”叹息着去了,几个树下闲坐缝衣打扇的妇人窃窃交谈起来。

“花轿都临门了,闹出这一趟子事。好好的喜事眼见着要闹成白事了,都是造孽啊!”

“也是孟家不尽心,不是自家孩子,看得自然轻淡。”

“姚香穗这丫头,脾气也太拧了,左右忍过这一茬,也好过两家做成仇人,还赔了自己性命。”

“呔,事不落自己头上,你当然这般说!本来的秀才娘子变成了妾,前一个是主子后一个是个玩意儿,轻贱成这样,哪能忍住这口气。”

几人说讨着,意见各不相同的争论起来。小村无大事,出了这一个,姚香穗的大名那是无人不知了。

几个拉轿的轿夫围着一青衣年轻后生站着,最终不耐催促着。

“乔二公子,这人还抬不抬?”

乔楠博一张脸青黑,浑身冒着生人勿侵的冷气。

“还抬什么抬,人都要死了,添晦气!”乔家远亲夏采荷乔楠博的表亲婶子嫌恶起身,“都家去,死了还要多出副棺材钱,她姚香穗志气高,这门亲辱没她了,改日楠小子叫你爹娘走一趟,退了干净。也别弄得好像我们占了她多大便宜似的。”

房里板子拼凑的木板床,身穿素麻色衣裳的女子直挺挺的竖着。

外头那戳心窝子的话,一声高过一声的往屋里渗进来。

趴在床头的两个小人儿,一抽一抽的耸动身子,大眼睛里的泪吧嗒吧嗒落进衣襟子里。

“大哥那头不好交代……”乔楠博还想争取一下,可姚香穗这事闹的动静太大,他也不敢做这个主。万一人半路上真没了,他落个两边不讨好。

“有什么交代不得的,就说她姚香穗不乐意,要同他拼命,你看他可舍得他香穗妹妹。”

这一通捎打带抹黑,说得乔楠博怔怔然。自觉脑子愚笨竟没想通这其中关窍。至于那床上躺着的人,他也只是多了几分同情。做出这事的是他大哥,他感恩姚家的好,却并不觉得应该为此背负上什么。

“走走走,都走!别脏了我白竹村的地!”姚槐花刚叫了几个人过来,听到院子里乔家人的话,心凉了半截腰杆。

她一发话,同村的人全都拢了来。大有他们不走今儿就走不成的架势,逼得夏采荷骂骂咧咧,直悔不该来这遭,白竹村的人都是蛮子土匪,不讲道理。

姚槐花急着救人,轰走坝头村的船,一行人往小木屋里去。

姚香穗做了一场梦,她梦见她成了一个古代丧父去母的小村姑,一手拉扯着两个弟弟妹妹,在姑母亲人的接济下艰难讨生活。

可不对啊,她明明在现代有父有母,除了工作忙碌中生了场难治的疾病,并没有什么不如意。

大脑活动得有些费力,身上如压了无数层的水压,厚重的全身无力。这种不适对她来说不难忍,漫长的化疗期间,什么痛苦没吃过?她的性子早已被磨平。因而在此时还有心思思索,若是渡过今天,她又赚了一天。

坝头村,乔家宅院。

大红花轿经河道边的大路上,吹吹打打,扬起一路的鸟雀人群观望。

乔楠博遥遥望着走陆路骑大马的红衣男子,情绪如涟漪波动荡开。

船支泊岸,上头侯着的人帮着栓绳,嘴里欢欢喜喜的喊着:“乔二,快把你小嫂子接出来,叫我们大伙儿都瞧瞧!”

岸上哄笑一片,夏采荷攀着小子们的手臂登上岸,嘴里嗔骂:“莫胡闹,沈家人在上头,你们乔婶子听到不揭你们皮!”

心里暗骂着,这些个人就是来惹事的。乔家一次娶俩,享齐人之福,多少有些不光彩。生米煮成熟饭了倒还好,可那姚香穗撞了一头血,生死不知,乔家这事做的就有些强逼的味道了。

轿夫下来,轿子未落岸却朝着镇上划去,众人七嘴八舌。

“你家小嫂子没进门呐!”

轿夫中有人道:“那是空轿,进哪子门。”

人群中“哗”的说嚷开了,追问:“出了什么事?”

去迎亲的人你说一段他说一段,把姚香穗拒婚撞墙的事给学了学。

“怎么临上轿子改主意了?”用头撞墙见血了,不吉利。姚家这不是给乔家抹黑吗?

“乔晋文如今是秀才老爷,名下20亩免税田呢,她姚香穗来这一出,莫不是嫌弃卖身钱太少?她也不想想,和沈家大小姐相比,她一个一无长物的乡下丫头,给乔秀才提鞋都是美差了!还推三阻四,真是个不知惜福的。”

说话这人生了张巧嘴,愣是说得乔家占了几分道理,反显得那姚香穗不识好歹。

也有那趁机凑热闹的,“可惜我家没丫头,不然能有姚家什么事啊!”

众人笑闹一堆,直说不要脸,即是有丫头,那乔大爷也是瞧不上的。

乔家乔晋文身穿大红喜袍,还不知这一头的事,他喜气洋洋的下马踢轿门,听了喜娘一堆的吉祥话,伸手把新娘子牵出花轿。锣鼓敲唢呐宣天,欢天喜地自不必言说。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秀才的农家俏媳 或书号:14142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