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念七小说《挽着王爷到白头》全本在线阅读

好好的进入古墓考个古,醒来却在古代王爷的婚床上。\r\n穿越就穿越呗,怎奈,亲娘不管,亲爹不爱,小三推墙,王爷暴虐,个个排队等她死,都当本奶奶是好欺负的主儿?那就教教你们做人啰。

挽着王爷到白头[完本]
书号:14086
频道:古代言情
作者:念七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本王娶你已经是对你莫大的恩赐,你还敢寻死?”靖王赵睿砚长身挺立于床前,目光宛如寒光冷冰一般凛然,语音亦寒意森森。

  “哗啦”一声,一盆冷水直接泼到床上躺着一身大红嫁衣的苏若清身上。

  苏若清浑身湿透,勉力睁开沉重的眼皮,入目是一个英俊的男子昂然挺立,端的是天人之姿,一身大喜的九章青衣纁裳,潢潢然透出天家贵胄的威仪。

  只是,他锋利的目光恶狠狠地盯着她,目光中怒火滚滚,仿佛顷刻间便有雷霆降下。

  苏若清一惊,倏然睁大了眼睛,她念考古系毕业了去毕业旅行,误入一个迷林好像摔入了一个古墓,脑袋摔在石头上流了很多血,以为自己血流而亡了,怎么会在这里?

  她费力地抬手摸一摸额角,触手光洁如玉,根本没有伤口,而眼前这人衣着言行都似古人……

  苏若清打了一个寒战,惊慌地开口,“这是哪里?你是谁?”

  “跟本王装失忆?”靖王抓住她莹白如玉的手,嘴角斜斜上扬满是恶意的笑,然后,手用力一拉,生生将苏若清的一个手指拉脱臼了。

  “啊!”锥心之痛让苏若清凄厉地惨叫一声,本能地奋然挣扎。

  靖王狠狠将她抵在床上压在身下,手一用力,又生生将她拉脱臼一个手指,轻飘飘地道:“苏容华,想起来了吗?”

  十指连心,一瞬间,苏若清觉得自己要痛死了!

  同时,一些莫名其妙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她的脑袋,她叫苏容华,父亲是邢国公,她被皇帝赐婚嫁给了靖王,今夜是她和靖王成亲的日子。

  手指上剧烈的疼痛和这些记忆,让苏若清不得不承认,她的灵魂貌似占据了一个叫苏容华的姑娘的躯体,一瞬间绝望占据了她整个身心,但疼痛却让她不得不面对现实。

  “我,要,痛,死,了……”苏若清脸色惨白,冷汗直下,语声低弱,手指痛得让苏若清根本无法思考,只求他放过她。

  他漆黑的眼眸里满是不屑和鄙夷,望着她的目光尽是赤裸裸的嘲讽,“你不用急着死,你不配靖王妃的身份,等蓁蓁进了门,本王就让你让出来,到时候本王会让你好好的去死的。”

  苏若清不敢抗辩,忍痛用力咬着牙,冷汗如雨下,一字一句艰难地道:“我,会,听,话的……”

  “明白就好。”靖王目光凉薄如水,手一抬一按将苏若清脱臼的手指复位了回去,刹那又痛得苏若清觉得自己又死了一遍。

  靖王起身嫌弃地掸了掸手,离去前,炯炯目光阴沉沉地瞥一眼她,眼底深处尽是戾气和恨意,那一眼让苏若清觉得一股彻骨的寒凉渗入四肢百骸。

  靖王迈出门槛后,贴身丫鬟蔓莲和嬷嬷等人立时纷涌进来。若绿懂得医术,给苏若清清洗包扎了下,嬷嬷含着泪收拾床榻,蔓莲伺候苏若清沐浴更衣。

  蔓莲泪水盈满眼眶,“王妃,您何苦想不开,奴婢千防万防,只怕王府的人对您下毒手,不敢让您碰半点他们的吃食,哪晓得您自己竟然会想不开……若不是催吐及时……”

  她泣不成声,抬袖拭泪,悲伤地垂下了头。

  “我没有自尽……我也不晓得怎么回事……”苏若清揉了揉额角,尽是无奈。

  在这些不属于她的记忆中,明明苏容华没有自杀,为什么靖王会说她自杀呢?而且苏容华真的死了,如果不是靖王,那么是谁杀死苏容华的呢?

  她那所谓的父亲邢国公跟靖王是政敌,邢国公掌握军政大权简在帝心,但不知为什么突然她被赐婚给了靖王。

  传言靖王同他表妹温蓁蓁两情相悦,所以她占据了靖王妃的位置,靖王肯定是恨死了她的。

  蔓莲闻言,猛地抬头望着她,惊愕地睁大了杏眼,“那是谁竟敢对您下手?我们去告诉国公爷和夫人!”

  苏若清拧眉思虑片刻,罢了罢手,“此事需从长计议,你们不要担心,我不会再让这样的事发生了。”

  见苏若清手受伤,又十分疲倦的样子,蔓莲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轻声细语,小心翼翼地道:“王妃,明日还要入宫觐见,沐浴完了赶紧睡一会吧。”

  “嗯……”

  第二日,入宫时辰到了后,苏若清出门,看到府里沿途所有带红的东西全府都撤下了,处处洁白的素纱飘扬,素净得像是守孝。

  蔓莲瞧了很难受,没忍住,道:“据说是府里的表姑娘性情高洁,不大喜欢红啊绿的,王爷就连夜叫人……”

  苏若清不由的笑了,这开场倒是十分契合所谓的婚姻是就坟墓呀。

  将将出了自己住的乐安堂,就看到遥遥的回廊下,靖王站在台阶下,一个身形单薄的姑娘站在台阶上,两个人四目相对,背后一池荷花开得纤纤袅袅。

  晨光勾勒出那姑娘高挑窈窕的轮廓,长长的裙摆委地如花开,细腰盈盈不堪一握,叫人担忧若是一阵风吹来会将她吹折了。

  靖王温柔地看着她,宛然她是羸弱不堪的雪人,目光浓烈点都会把她看化了。他动作轻柔地替她拢了拢袖子,温声道:“外边日头烈,你莫要站在外头,回屋里去吧。”

  “砚哥哥,你去宫里,我总是提心吊胆的,你要早点回来。”那姑娘的声音温柔若三月柳絮飞花,叫人骨头都酥了三分。

  “嗯,你回屋吧。”靖王很有耐性地哄道。

  苏若清静静地立在月洞门边,瞧一瞧将将翻个鱼肚白的天际,也不晓的日头怎么个烈法。

  那两人依依惜别,靖王大步走了过来,看都没看苏若清一眼,苏若清只觉得一阵冷冽的风拂面而过。

  苏若清正在想要不要跟上去,不知道一个人从什么地方窜出来,吓了苏若清一跳。

  那是一个清癯的中年男子,双眼炯炯有神,他对着苏若清行了个礼,“王妃,我是府里的管家叶笙箫,王妃身子不适就好好在家休养,不用进宫觐见了,殿下已经帮王妃向宫里递话了。”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挽着王爷到白头 或书号:14086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