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罂粟妖妖小说《听闻我曾爱过你》完整版在线阅读

“舅舅,我好看吗?”言无双似乎只是随意地扫了一下,轻轻嗯了一声。\r\n安染趁着换衣服,方婷怡和何离在外面聊的开心,一把拽过言无双进了更衣室。\r\n言无双皱着眉,刚想走就听到安染道,“舅舅,如果你现在出去,我就说你非礼我,我倒要看看何离怎么看你,你的富婆怎么看你!”\r\n言无双回头就看到安染脱了衣服,赤着身子凝眸看着她,眼底满是戏谑,但他知道,安染说得出,就做得到。\r\n“舅舅,你想不想我?”\r\n

听闻我曾爱过你[连载]
书号:14094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罂粟妖妖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阿言,你会对我好一辈子吗?”

  “我发誓,我一定会!”

  话音刚落,女孩儿露出了极痛苦的表情,口中也吐出破碎的呜咽,一阵阵的撞击将人推向云霄……

  那是安染的第一次,给了言无双。在情人节这天,同样,也是安染的生日这天。

  无双无双,举世无双,一如这个名字,言无双确实长得俊美。但与之不符的是,言无双是个坏学生,到底有多坏呢,抽烟,喝酒,打架,收保护费,无恶不作。在学校也是出了名的混混老大。

  安染第一次遇见言无双是在阴暗潮湿的小巷子里,那时几个小混混想要强暴她,将她拖到了这里,当她看到言无双时莫名的,不怕他,反而颤抖着声音向他求救。

  想当然的,也知道这是一起俗的不能再俗的英雄救美的相遇。后来她被继父猥亵,也是言无双带着她逃出来的。

  “阿言,我爱你!未来的未来,什么名牌首饰包包,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一家超市,两个宝宝还有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都会觉得幸福!”

  “傻丫头,我一定会为你支起一片天的,我不会让你受委屈,要你做我超市的老板娘,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18岁的时候,言无双带着安染逃出了家门,与其说是离家出走,不如说是私奔。两个人在20块钱就能住一晚的小旅馆里,互诉情话,相依相偎。

  为了活下去,言无双每天都出去打零工,搬砖头,去高层擦玻璃,他做着最苦最累的活儿却从未抱怨过,因为他对安染说过,他会给她一个超市,会给她一个家!

  19岁的言无双,给了安染一个生活的目标和希望。

  一家超市的老板娘,言无双的老婆,和他的孩儿他娘!

  两个人就这样,虽然穷,但快乐地过着。每天刚起床,安染做饭,然后言无双就会在她身后搂过她,将下巴靠在她的头上,轻声说着,“阿染,给我生个孩子吧!”

  那时候她觉得现在日子还太难,生下孩子也是跟着受苦,所以每次当言无双提到这话她总是微笑着不语。她想再过过,等日子稍微好一点,就为他生孩子,最好还是双胞胎。

  有这么一个长相妖孽的爹,她的孩子,应该不会难看到哪里去。想到这里,她总是情不自禁地笑弯了眼睛。

  开始的时候,安染就是想的这么简单,她坚信,越简单,越幸福。

  后来,她发现她错了。

  因为言无双在三年后,她的生日,情人节那天,带着两个人辛辛苦苦攒下的六万块钱,走了。

  她期待了一天,因为言无双说过,在这天,会给她一个惊喜。当她晚上买完菜回到家时,却看到房东坐在家里,她说,“你男人走了,和一个漂亮的女人,看上去该是个大家小姐,他说让不要去找他。”

  呵,好大的惊喜,可惜,只有惊,没有喜!

  安染不信,她翻遍了整个屋子,二十多平米的地方本也就没什么可藏东西的地方,除了床和电视机,也就剩下了去年她过生日时他送她的戒指,其余什么都没有留下,包括那六万块钱。

  言无双,带着他们辛苦攒下的六万块钱和一个漂亮女人走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后,安染像是傻了一样,手上的菜兜掉落,里面的菜散落地上,稀稀落落。整个人也软软地堆坐在地上,像极了没有灵魂的木偶。

  “安染,你别怪大姨说话难听,无双长得那么好看,确实不该和你在这里委屈一辈子的,他带来的那女人看上去就很有气质,一定是大家族出来的,好像是什么集团的老总,无双踏实肯干,人也足够聪明,跟了她,一定会有大出息的。”听到这话,安染感觉自己仿佛成为了一个笑话,天大的笑话!

  怔愣着依旧没有反应。房东大姨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走了,临走时还说了一句,“马上就月底了,下个月的房租你要交不上,就搬出去吧。”

  言无双,你真狠!将我一个人留在这里,连房租都没有给我续租上,是想让我露宿街头吗。呵呵呵,笑着笑着,嘴里就多了一分苦咸,泣不成声。

  从前,只知道眼泪是咸的,可从未知道过,眼泪,原来也这么苦!

  北方的二月,还在处于冬春交际,安染坐在地上,可丝毫感觉不出寒冷,在脑子里想象着那漂亮女人的样子,安染笑了,“阿言,你回来好不好,你不是说要我给你生孩子吗?我答应你,咱们生一个双胞胎,眉毛像你,眼睛像我,你别闹了,快回来好不好!”

  一道春雷乍起,在这孤寒的夜里,平添了无数的冰凉。

  两行清泪,惊碎荆州街边的清冷。

  也是自那天起,安染从不过生日,自然,也不过情人节。

  接下来的几天安染一个人躺在床上,眼睛已经流不出眼泪,只是呆呆地睁大着眼睛,看着这狭塞的小屋,虽然又窄又小,却承载了安染和言无双温馨的三年。

  听说后来安染被她继父找了回去,挨了一顿毒打,后来学会了抽烟喝酒打架,再后来发奋图强考上了京州出名的设计学院,再再后来她找了一个男朋友,家里是开超市的,开得很大。

  只是这些后来都没有言无双的出席。

  “染染,我们结婚吧!”

  “何离,你知道的,我不爱你,所以……”

  没等安染说完,就被打断了,“没关系,我爱你就可以了,我会给你幸福的。”

  信誓旦旦的样子有些刺眼,这句话,很耳熟,言无双也曾经说过。

  看着安染寡淡的神情,何离有些着急,双手扶上安染的肩,随后看着安染又怯怯地收回了手,虽然两个人已经在一起四年了,但安染从不让他碰她,许是染染有洁癖吧,何离这么安慰自己。

  随后信誓旦旦地道,“我已经跟我妈说过了,我妈说等我结婚就分一家超市给我,到时候你当老板娘,有事的时候你就去忙自己的设计,不忙的时候就来超市看看,享受一下做老板娘的感觉。”

  何离小心翼翼地看着安染,生怕错过了她任何一个反应。

  安染一怔,一家超市,一个男人和两个孩子,多简单的愿望,但对她来说这样简单的事却是如此的奢侈。听何离这么一说,好像曾经的憧憬一下子被填满,心里也有了些异样。

  看着何离闪着光的眼睛,安染情不自禁地点点头。

  “哦哦哦,染染你答应啦,哈哈,我好开心!”何离开心地一把抱起安染转了个圈,安染想挣扎,看着何离兴奋的像个孩子的表情又作罢,只是浑身僵硬着。

  这是言无双走之后得的病,讨厌任何人的触碰,只把自己困在小小的一方天地里,自生自灭。

  很快就到了订婚的日子,何家在京州也算是大户人家,自然来了很多人,反观安家人影就有些寥寥,只来了安染的继父,母亲和同母异父的妹妹。

  人影绰绰,推杯换盏,安染只安静地坐在位子上,不与任何人交际。何妈妈有不满,但都被何离哄着作罢了。

  何离知道安染喜静的性子,就没有为难她,一个人迎合着众位叔叔伯伯的恭喜,仿佛今天就是结婚一样,时不时地眼角望向安染,眼底满是情义。

  只是,有些情义终归错付。

  “这里怎么还空着位子?还有人要来吗?”

  “是啊,那是我舅舅的位子。”见安染难得说了句话,何离兴奋地回答。

  “你还有舅舅?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是抱养的。不过这些年一直在国外,没回来过,也没什么联系,这次也是妈妈提前跟他说了吧。”

  正说着,外面喧闹声起。

  “你们少狗眼看人低,我可是未来何氏集团的丈人,你们得罪了我,不会有好果子吃的。”转眼就看到李时光在外面闹着,因为想把餐桌上的海鲜装进袋子里而被服务员拦下了,而看那边气势汹汹地说着还边将桌上其余的海鲜往袋子里装的样子,桌上的人纷纷无语的看着,仿佛这是一场闹剧,看着李时光的眼神满是鄙夷。

  有谁会相信堂堂何氏集团的丈人会是这么一个德行,安染皱了皱眉,“李时光,你别再丢人了。”

  “我丢人?你个臭丫头,还没嫁进何家就敢跟我这么说话,要不是我供你吃喝,供你上学你能吊到这么好的凯子?现在嫁入豪门就想翻脸不认人?我告诉你,没门!”

  听到李时光把何离称作凯子,何妈妈顿时就冷了脸,本就对这门亲事不是很满意,现下这场面也太不像话,都是面子上的朋友,这李时光,太过分了。

  果然是农村来的,就是上不得台面。想着更是厌恶的不行,刚想发作,就听到外面的一声,“姐姐,干什么动这么大的肝火,发生什么事了?”

  “舅舅。”

  安染回头,看到的却是消失了四年的言无双。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听闻我曾爱过你 或书号:1409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