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晚来天欲雪小说《邪王追妻:太后不好惹》全本在线阅读

穿越了,穿成太后!太后好啊,整个王朝地位最高的女人,连皇帝都得敬着她。\r\n不必宅斗、宫斗,不用担心婚事,没有糟心婆婆、小姑、妯娌和花心夫君。\r\n天!多完美的米虫生活。\r\n但是!\r\n这世上不只一个王朝,她倒霉催的成了亡国太后,\r\n从此为自己的小命疲于奔波。\r\n旁边还有一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吃掉她的死色胚。\r\n她以为自己找到了可以白首一生的良人,到头来却赔了身心,被他狠狠丢掉。\r\n不过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只为保护他心爱的女人。\r\n“司凤晟,你没有心吗?”\r\n“有,可那不是给你的!”

邪王追妻:太后不好惹[完本]
书号:13808
频道:古代言情
作者:晚来天欲雪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大殷末年,炀帝昏庸,天下大乱。百年战乱不休,纷争多年,齐、楚、拓跋氏三国并立。



  大齐明帝八年,平王兴兵南下,南楚京都沦陷。



  玉梨微昏昏沉沉间,听到周围哭泣哀嚎声不断,引得她头晕脑胀,胸口憋闷,素有起床气的玉梨微不耐烦地大叫:“都他妈闭嘴!”



  她以为自己的声音是高分贝了,然淹没在一众哀泣中,只有离她最近的宫女银屏觉察了。



  银屏惊恐地盯着躺在镶玉小叶紫檀棺木中的玉梨微,依然是去世前的样子,眉眼如画,仿佛只是睡过去了,悄悄松口气,只以为是自己幻听了,娘娘已经去了,怎么可能说话,想到这里不禁悲从中来,泪如泉涌,娘娘倒是一身轻松地走了,她们这些人该怎么办……



  嘈杂的声音不断涌入耳中,玉梨微烦不胜烦,好不容易周末能睡个懒觉,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没有公德心。



  她对睡眠环境向来要求极高,一点杂音也能失眠,所以才忍痛每月省吃俭用咬牙在高档小区租房,这里环境一向很好,房间隔音效果杠杠的,小区住的也都是高水准高收入的精英人才,就算装修一般周末也会停工。



  实在受不了的玉梨微睁眼起身,迷幻地看着眼前古香古色的房间,还有身穿古装的一群人跪在地上哭泣,她有些迷糊,喃喃自语,“难不成我在做梦?”



  银屏眼睛都要瞪出来了,这次她没听错,已经死去的娘娘确实说话了,“诈尸了!诈尸了!”边叫边向外跑去。



  其余哭泣的太监宫女抬头看到坐在棺材上的玉梨微,青天白日顿感阴风阵阵,俱都连滚带爬地跑了。



  玉梨微眼角直抽抽,一个梦而已,不用这么奇葩吧,既然是梦,那还是接着睡吧!本打算躺下接着睡的,可身体虚弱的很,全身乏力,胃更是一阵一阵收缩,这是饿狠了的迹象,如此真实的感觉让她有些不好的预测。



  抬起双手,瞳孔骤缩,这是一双白皙细腻柔弱无骨的双手,芊芊十指和她那双天生骨节粗大的手完全不同,这年头,脸还能整容,可没听说手也能整的啊!



  难道是遇到传说中的穿越了,不会这么衰吧,想当年自己天天盼着穿越也没实现,等自己十年奋斗,省吃俭用好不容易要脱离苦海成为白富美了竟让自己穿了,老天爷你耍我吧!



  跌跌撞撞爬出了棺材,走出房间,刺眼的光线让她瞬间失明,用衣袖遮住阳光,慢慢适应一会儿才缓缓睁开眼,这身体应该好长时间没有见光了。



  耳边响起道宛若琴筝的清越男音,尾音微沉、入耳微凉,玉梨微转头看去,长廊尽头站着一群人,然而所有人在她眼中都是为了陪衬为首男子的。



  一身玄色暗纹挑金锦袍,身披同色大氅,如渊停岳峙一般,沉稳凌利,长眉微微轩起,上天精心描画的狭长黑眸宛若淬了冰的利剑,蕴含着满天星辰,一张脸仿若收拢了天光,皎皎如山间明月,耀眼若九天神袛。



  男子见玉梨微怔怔呆立原地也没在意,他知道自己这身皮囊对女人的吸引,大步走到她面前,如墨黑眸直盯着眼前脸色苍白的女子——的影子。



  刚听属下禀报说南楚太后诈尸了,还以为是南楚又在搞什么幺蛾子,没想到是真的,他可不信什么神鬼之术,难不成此女是诈死想逃,平王长眉微挑,“太后不觉得该好好解释一下吗,嗯?”尾音上挑,惑人心魄,隐藏着无数危险。



  玉梨微浑身一颤,这具身体虚弱至极,方才强撑着走出来,这会儿已到极限,尽管面前的美男实在让人心动,她也顾不上形象了,直接趴在了美男怀中。



  “嗤,太后这是要诱惑本王吗?”狭长深邃的黑眸闪过一抹不屑,南楚这些女人就没有别的招数了吗,平王伸手就要把怀中女子甩出去。



  玉梨微紧紧拽着他衣袖,一时竟挣脱不得,平王不耐烦了,“太后还是……”话未说完戛然而止。



  她她她……竟然吐了!吐在了他身上!



  平王动作僵硬,眼神直愣愣的,似乎还不相信眼前发现的一切。



  吐完的玉梨微总算是舒畅了,胸口不再憋闷,头痛亦缓解不少,眼神清明,看到自己吐在对方胸前的秽物,她有些难为情地笑笑,刚要开口说话,平王却已回神,随着周身气势遽然阴冷下来,同时将玉梨微直接甩了出去。



  玉梨微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浑身剧痛便失去意识了。



  “王爷息怒!”见平王提剑要直接刺死南楚太后,身后一直和木头似的面无表情的盔甲侍卫阻止了平王的杀意,“请王爷以大局为重,南楚太后不能直接死在王爷手中。”意思是可以暗中下手。



  平王动作僵住,死死盯着地上昏迷的女人,半响收回佩剑,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邪王追妻:太后不好惹 或书号:13808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