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蓉焉小说《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全本在线阅读

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r\n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r\n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r\n他疼她,宠她,爱她,护她,她慢慢记起了她怀过的孩子,他送过的青梅。\r\n直到,另一个女人领着缩小版的他回归。\r\n是她,还是,她?\r\n她留下离婚契书伤心逃离,他却追上她单膝跪地:“顾以沫,我要的是你,一直都是你!”\r\n当最后一刻真相揭晓,谁才是谁的劫数,谁才是谁的替身?\r\n有一种情深温柔了岁月,有一个名字惊艳了时光。\r\n第一眼看到你,我便知道,你是我的地老天荒。\r\n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完本]
书号:13799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蓉焉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黑夜,像一只巨大猛兽,随时准备着将世间万物吞噬入腹。



  天价的豪华游轮上,喧嚣已歇,曲终人散,完全被黑暗笼罩着,如同一片死水。



  女子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骤然响起,打破一片死寂,却如泥牛入海,完全被湮没在黑暗里,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痛,撕心裂肺的痛!



  顾以沫痛得满身冷汗,意识豁然清醒,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在黑暗里死命地睁开眼。



  做为一个成年人,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正经历着什么。



  愤怒羞辱的火焰瞬间就将她整个烧得几乎要爆炸开来,跟这个男人同归于尽。



  “你是谁?放开我!”顾以沫奋力想要出手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推开,可是手臂却被男人大力按压着,让她半点也动弹不得。



  前所未有的无力感伴随着惊慌和恐惧被黑暗的夜色无限放大,顾以沫觉得自己全身都在颤栗,可是男女力气的悬殊却叫她无能无力。



  “滚开!你滚开!”



  “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顾以沫撕裂般沉痛又怨恨的嗓音骤然响起,她紧抠着床单的纤细手指死死蜷起,细长的指尖刺破了掌心,血肉模糊一片,可是她却感觉不到半点疼痛。



  当她的力气全部用尽,顾以沫停止了挣扎,紧紧闭起眸子,死死咬着唇,即便唇角都咬破了也不许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心底充斥着冰冷的死寂,现在的她,就是一条砧板上的鱼,被这个男人宰割吞吃着,连渣都不剩……



  这一晚,这个男人要了她一次又一次,直到她生生痛死过去。



  再次睁开双眸,顾以沫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拆散了重组一般,每一处的骨节都是涩痛耐难。她稍稍动了动身子,赫然发现自己不着寸缕地窝在一个陌生男人怀里,男人修长有力的手臂横揽在她腰间,偌大的房间里仍旧弥漫着荷尔蒙的气息——爱,妹得让人作呕。



  顾以沫强撑着坐了起来,一下就看到了男人熟睡中的脸。



  他的存在,仿佛就是为了证明造物的神奇一般,世间所有的光芒似乎都被他压走,天地万物都因这张脸而失色。



  即便她看到的只是一个侧面,面庞的弧度都像是刀雕斧刻一般完美。



  “你这个衣冠禽兽,脱了衣服就真变成了禽兽!”



  顾以沫恨恨咬了咬牙,扯过一条薄被遮住自己,强忍疼痛下床。



  视线掠过床头的台灯,她立即扯掉了电源,操起台灯就往男人头上砸去!



  她要跟这个禽兽同归于尽!



  只是,沉浸在仇恨里的顾以沫不知道,就在她抓起台灯的瞬间,男人紧闭的双眸已经倏然睁开,一只大手一下就握上了台灯。



  他一个翻转,身子已经快速坐起,而她手里的台灯,已经牢牢握在男人手里。



  一双幽暗深遂的黑眸赫然撞进她的眼中,强大的压迫感瞬间将她整个人笼罩起来,让她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醒来的男人除却俊美无俦的完美,更增加了久居上位的凌厉气场,就像一个久居上位的帝王,世间万物都须跪倒在他的脚下,对他顶礼膜拜。



  此刻,他幽深如夜的眸子微微眯着望着,眼底一片阴鸷冷冽。



  “顾以沫,你想谋杀亲夫?”男人望着她,唇角勾起一抹妖孽的笑意,这笑却不达眼底,眼眸深处的阴鸷和冷冽让忍不住瑟瑟发抖。



  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顾以沫怎么会害一个禽兽?



  她死死咬着牙,用尽全身的力气想把台灯抢回来,可是男人的力气大过她太多,她只能跟他对峙着,娇嫩微肿的唇瓣中吐出的话语愤懑至极,也恼怒至极:“我再跟你说最后一遍!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人,不是,不是!不是!”



  夜景琛无所谓地偏唇冷笑,丢了台灯,大手一下扣住顾以沫精巧的下颌,将她桎梏在自己身前,另一只手在她纤细的腰肢上撩拨,强大的气场带着不容置疑的霸道和狂妄,“我说你是,你就是!”



  “无耻!”顾以沫被捏着下巴,从齿缝中吐出两个冰冷的字眼。



  她拼命地挣脱男人的大手,想要逃离男人的魔爪,可是男人的大手却再次一拦,抱着她的身子一个翻转,把她压到了身子底下。



  “这么急不可耐,想要去哪儿?”男人的气息肆意地在她的小脸上喷洒,就像一只无形的手撩动着人的心弦,“嗯?你这个抛夫弃女的女人!”



  顾以沫懒得再给他一个眼神,只是恨得咬牙,对他的恶趣味嗤之以鼻。



  顾以沫偏头咬牙:“你管不着!”



  话落,她猛地一怔,倏地看像他,眼底一片惊异。



  她现在才意识男人话里的重点,她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急切地说道:“你说我给你生过女儿,可是我明明是第一次!你应该能感觉到,还有……”



  她微微侧眸,看向两人身底凌乱的床单。如果证明她是第一次,是不是她就能摆脱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了?



  “还有什么?你以为你还能有落红?”夜景琛似乎故意放开了她,让她正对着床的方向,整个床单都呈现在顾以沫眼中。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慌乱和死寂一瞬间真满了顾以沫的双眼,看着床单仍旧一片雪白,她不敢置信地摇着头,上前一步死死抓着床单,一寸一雨抚过那片雪白,可是最终都没有发现一丁点的血迹。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或书号:13799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