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我叫乔伊小说《爱情翩翩而来》全本在线阅读

【夏颜篇】
他们都说我是红颜祸水,祸害了玉树临风天下无双的龙家兄弟。
【林清涧篇】
多年前的一次抛弃,多年后,换来他无休无止的折磨。
我说:“如果不快乐,不如不在一起吧。”
他低低道:“可以再为我抽一支烟吗。我想看你抽烟了。”
【黎雪婵篇】
成为江屹同父异母弟弟女友的第一天,江屹把我强.暴。
我们一开始就没什么美好的相遇,自然,也不会有好的结局……

爱情翩翩而来[完本]
书号:13754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我叫乔伊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十岁的时候我爸妈破产了,之后我们举家迁回老家江城,也是那一年我认识龙睿。

龙睿和我一个班,也是三年级一班,初到班级的时候龙睿很不喜欢我,我看到他对着我的短发嗤之以鼻。

后来也是如此,他没少给我脸色看,还是到了后两年我们的关系才有所缓和,他开始给我讲笑话、讲鬼故事,当然,也会为了让我陪他一起留校故意骚扰我不让我背书。无可否认,那是我认为我们最快乐的时光,最清澈、最无害、最无忧无虑与美好。

后来我们分开,他上了中学,我还在之前的小学读六年级,因为那时候有得选择,可以提前上中学读六年级,我也不知道他会去。

这一分隔就是一年,我们没有丝毫联系,就连我也怀疑,学生时代的友谊真就这样脆弱,分开了,就再也无法继续了。

再见的时候隔了一年的光景,无法预料到彼此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我能肯定的是,我与龙睿之间疏远了。

他似乎交往了女朋友,见我绕道走,甚至颠覆最初见我模样——不是嗤之以鼻,而是一种近乎冷漠的疏离。就像两个互不相识的陌生人,就像我们之间没有那些过去。

我想起曾经他给我讲鬼故事,讲冷笑话,陪我一起留堂,逗我笑,突然就哭了。

之后的两年我越发默默无闻,父母的生意屡遭挫败,家庭四处外债,可以说,我的生活没那么富足,自然也不好与同学比较,自然更自卑。

团体活动我尽量不参加,花钱的更是不予考虑,我就像个自闭症患者,离开了、也讨厌群居的生活,自然我这样的人是不讨喜的,我看着别的同学早恋,炫富,乱来,一心只祈求着快快度过这初中三年甚至快快度过这青春岁月。

龙睿大概谈了不少女朋友,每次听人说起他的事都是哪个女生被甩了,哪个又被睡了……

龙睿只随团体活动,他在校园里勾结了两个年级的好哥儿们自成一派,曾多次与校老大对抗,最后也成为了学生团体的领军人物,到哪儿都是小弟张罗着,甚至时刻带着刀什家伙,说个不好听的,老师领导都管不了。

初三的时候我与龙睿同班,通常情况下班级里也是混乱不堪,只有体育运动的时候才让人觉得赞赏。

我们班的篮球赛成了全校最大的看点,每次龙睿回来,总是伴随着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而身后跟着的那些男生,有的汗流浃背,有的袒胸露背展露着自己发达的肌肉,那叫一个惹眼。

龙睿总是走在最前,一副散散漫漫却又脚步轻快的样子,我从没看他流汗——后来才知道,他从不打篮球。他似乎特别注意自己,衣服勤快换洗,总是香喷喷的散发着好闻的味道,而座位上从来不会出现垃圾,稍有灰尘也忙叫人来清理,我以为他有洁癖,可又听人说,他只对自己如此,从不管别人。而洁癖是不止对自己,对身边人也是一样苛刻的。

几年空白时间,我感觉我们隔得很远了,我想,我从来都不了解他。

同班那半年我们依旧像两个陌生人,没有说半句话,同学之间必定会有什么交集是假的,事实证明一个人你可以大半年不与他往来,说上一句话。后来期末考临近的时候我们的座位调近了一些,老师说,是为了舒缓考前紧张的气氛,也为了大家可以更好的学习。他与一向跟我来往亲密的女朋友调到了一起,我则坐在他们隔一个走廊的位置。

龙睿时常跟林清涧说话,我也不好上前找她,慢慢的我感觉我和林清涧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了,我以为龙睿要追求林清涧,没想到突然有一天林清涧跟我说,“他想追李雨倩,问我出主意。”

“哦……”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一时间,心里又有些怪怪的,说不上为什么。

就连一个相处没多久的转学生只一眼都可以确定要追求,那我呢?我这么多年,算什么?

不可否认这是一种多么可笑的自作多情,但那时年轻的心还是让我觉得不公平。

后来听说龙睿放弃了,不追李雨倩了,问及原因,清涧说是龙睿嫌弃人家女孩儿,嫌她已经被以前的年级老大睡过。

“哦……”我忽然就放下心了,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我突然就想,龙睿还不是那种宁滥勿缺的男孩儿,懂得挑剔,挺好,挺好……可冥冥中又有某种莫名的心理因子扰乱着我……

期末考前最后一次测验我被选到了走廊外面,因为要完全模拟期末考试,各学生之间不仅要保持间距还要严格填写考号,否则考试成绩作废,简直就是一场真正的期末考试。那天的天很冷,虽然还没有下雪,但寒冬腊月的风呼呼的搜刮着,还是令人难受,我不止一次跑进教室打热水,然后窝在位置上一动不动,那天很不幸,好事来了,我的肚子一天都很痛。

上半场考完休息,大家都很放松,有的讨论自己的考试答案,有的已经开始侃大山,针对过年怎么玩,陈子峰说着说着突然停下,‘嗳’了一声从后面戳戳我的背问道,“你怎么啦?”

“没什么。”我回一句,又埋头酣睡。

他便不再管我。

捱过了午休,又开始考试,考试的时间太漫长了,我失算了,用了两张卫生棉也无济于事,终于后半场的时候我明显感觉有侧漏,但我不敢出声,别说考试时间不能上厕所,就算有人上厕所,我也不敢,我只有捱着,直到考试结束,老师宣布今天的考试就到这里,大家一窝蜂的都涌进教室里,只有我一个人还呆呆的坐在凳子上,我四下张望,想找清涧来帮忙,却发现她根本没再看我,哪里知道我还在外面,就在我准备慢慢起身,用书本挡住裤子进教室的时候,龙睿出现了,“你怎么还坐这里?”他问我,我吓了一跳,简直要将书本直接扔在地上,我感觉我瞬间脸就红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却突然说,“我帮你搬吧。”然后搬起我的桌子就走了,放在教室里我的位置上,我自个儿搬着凳子,用书挡着后面,慢慢踱进教室,一进教室清涧还问我,“你怎么才来?你刚才去哪儿了?”我有苦难言,陈子峰又从后面戳了戳我,“哎,你怎么才来啊,一直坐外面,外面的风吹得很舒服是吧?”

我一记肃杀让陈子峰噤了声,低声责怪道:“你怎么不出去帮我?我叫你出去帮我搬桌子,你怎么没看见?”

他无奈的摊了摊手,“我没有看见啊……”

我晕头,实在难堪,再悄悄扭头看龙睿一眼,发现他也正若有似无的望着我……

回宿舍将事情讲给清涧听,她也被我雷得不轻。

“那还实在是挺尴尬的……”清涧说。

我蒙头装死:“啊……!那我以后还活不活啦?”

“你真确定他看见啦?”清涧又问我。

“要不然他用那种眼神望我?”我辩解说,“而且,刚刚恰好他就出来了,还帮我搬桌子,哪有那么好?”

“我看你是误会了,我觉得龙睿人挺不错啊。”

我觉得清涧被龙睿洗.脑了,才接触了多长时间,以往对他散漫花花公子的印象就全没了。

第二天我去饮水机装热水,刚好看见龙睿也来,连忙想躲开,却已经撞上了,这还挺尴尬的,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以往同校那几年,十天半月也难有个交集,现在我怕他,却总能遇见他,我去插座那儿给暖手袋充电,刚一充上,龙睿又来了,手上还拿着个暖手袋,我忙躲开,等了一会儿,只见他不耐烦道,“能不能快点儿?”

我正想抽了走掉,暖手袋却‘嘭’的一声!爆炸了。接口处‘呲呲’的冒着青烟,跟会传电一样,我忙伸手打算抽掉,龙睿却拍开我手,自己给我抽开了。

暖水袋是废掉了,这就证明这么冷的考试天,我只有跟冻僵的手为伍了。

“快,给我暖一下。”我讨过清涧的暖水壶,刚坐下,龙睿也来了,他对清涧说道,“林清涧,你暖水壶呢,给我暖一下。”

我有些尴尬的看着清涧,忙将暖水壶主动送上,“呐,在我这里,你拿去吧。”

龙睿看是我,一下扭过头睡到了桌上。

我看着清涧,这什么个意思这是?

清涧却摇摇头,不知道。

期末考很快就到了,考完试,似乎四处都弥漫着轻松的气息,有同学组织爬山,我便去了,那天天很冷,刚刚下了雪,我不知道龙睿会去,否则我也不会去,更因为我相信,他是不屑于这种活动的,而那天,他站在高高的山顶上,俯视着我,我突然就停了脚步,没有再往前。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爱情翩翩而来 或书号:1375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