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卿罗衣小说《你的温柔比光暖》全本在线阅读

我这一生,都好像受了许白路的控制,再也爱不了别的男人了。我与他,不是情人,不是夫妻,之间没有怨更没有恨,只是住在一起,偶尔也会上床。耳鬓厮磨一日日,我爱他之深,比他后背上的那条疤更甚。

你的温柔比光暖[完本]
书号:13586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卿罗衣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我这一生,都好像受了许白路的控制,再也爱不了别的男人了。

  我与他,不是情人,不是夫妻,之间没有怨更没有恨,只是住在一起,偶尔也会上床。

  耳鬓厮磨一日日,我爱他之深,比他后背上的那条疤更甚。

  每每夜深他来,开门便直接将我抵在门后,撕扯啃咬像发了情的兽,我承受不住几番求饶他便红着眼睛又把我扔回床上。

  锦被翻红浪,巫山云雨急。事毕,许白路会紧紧地搂住我的肩膀,同我说:“我爱你,对不起。”

  我咬他的耳朵:“你也知道我们这样在一起不对吧?但是你又戒不掉我!”

  听我这么说,许白路会把我搂的更紧。

  这段情本就有毒,他戒不掉我,我又何尝能戒得掉他。

  -

  认识许白路那年,是在我妈的婚礼上。她改嫁,穿着婚纱开心的像只蝴蝶一样满场飞,完全不理会我。

  那时,我十岁,正讨人嫌的年纪。

  我用小刀偷偷划破了自己身上的礼服想引起她的注意,结果当场被罚去换衣间待着。

  我蹲在换衣间的沙发上嚎啕大哭,把纸巾丢了满地。

  许白路恰在这时路过,他一身西式礼服穿的十分潇洒帅气,开口的时候迷迭香气味里夹带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显见是刚刚抽过烟。

  “你哭什么?”他问我。

  我不语,反而因为有人来了哭的更凶。

  “你叫什么?”他又问:“饿不饿?渴不渴?”

  过了许久我都没有接他的话,后来听到他自己说:“我叫许白路,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亲自帮你换条新裙子如何?”

  我低头看自己,淡粉色礼服上一道长长的口子蔓延到膝盖,那是我一边哭一边愤怒抠出来的,并且裙摆上面还粘着脏脏的鼻涕纸。

  真是狼狈至极。

  “今天结婚的那个男人是我哥。”

  我知道我妈新嫁的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叫许兆杨,那从继父这边算,眼前的许白路应该是我叔叔。

  许是因为这层亲戚关系,鬼使神差我止了哭,应了他:“好,我叫君笙。”

  许白路把我从沙发上抱到镜子前,等他去找新裙子回来,我已经脱的浑身只剩一条内裤。

  许白路看着镜子里的我,眼睛有一瞬间的尴尬和闪躲,他将裙子套在我头上的时候,我感觉他的手有点抖,我的脸也跟着红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为什么他会手抖我会脸红,但我记住了那天镜子里的我们。

  他比我高一大截。

  他比我大十一岁。

  他是我未来的小叔叔。

  许白路牵着我走回婚礼,牵着我去见他的爸妈和哥哥还有我妈,然后矮下身来扶住我的肩膀,同我说:“君笙,我们是一家人了。”

  我跟着我妈住进许家的别墅,然后每天跟着许白路去上学。

  我读初中时,他已经在读研究生。

  放学后总能看见他在校门口等我,我也总能在同学们各种羡慕嫉妒的目光中,坐进他车子的副驾驶位上。

  “我的车就载过一个女人。”他有天突然说:“就是你,君笙。”

  我心里划过一丝别样的暖流,然后傻乎乎笑问:“所以要我嫁给你吗,小叔叔?”

  许白路朝着我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我暗了眸,当时想的是:他那么帅,应该喜欢漂亮温柔的女生,就像祈雪薇那样的。

  祈雪薇是他的同学,也是他那所大学的校花,我在他运动会上见过,宅男女神范儿,我不喜欢,但我没说,我怕他烦我。

  那段时间,祈雪薇曾经私下找过我,把我约去学校的冰淇淋店,给我点了最贵的冰淇淋、许多蛋挞和小蛋糕,就为了问我一句话:

  “许白路到底喜欢谁?”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你的温柔比光暖 或书号:13586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