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梦筱宸小说《夜半惊婚:棺人好难缠》全本在线阅读

我叫白瑾,生于阴历九月九,命格属九,为鬼命,被高人断言活不过十九岁。为了活命,无奈下,和鬼结了冥婚。却没想到,因为冥婚,我被卷入了更大的危险中……

夜半惊婚:棺人好难缠[完本]
书号:13536
频道:悬疑
作者:梦筱宸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我全身僵硬的躺在漆黑的棺材里,耳边是梵音的唱喏,好像就在耳畔。

  我努力的想要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又感觉,那些声音,距离我很遥远。

  恍惚间,声音越来越远,渐渐的消失,一声悄然的轻叹,“阿瑾,我的妻,你该来找我了……”

  他是谁?

  我还没有结婚,他怎么会说我是他的妻?

  很想问他,是不是搞错了。

  可是,我说不出一句话,声音梗在喉咙里,透出唇瓣的,却是一声犹如邀请的轻吟。

  黑暗中,我看不到他的脸,但他身上的气息,那么的清楚,他低语了一句,恍恍惚惚中,我没有听清,紧接着,身上的衣服,被一双冰凉的手解开。

  灵活的手,不断在我的身上游走,点点冰凉,和我滚烫的体温就像两个极端,一路划过,引起阵阵战栗。

  冰凉柔软的唇,轻咬在我的唇瓣,灵舌长驱直入,纠缠住我不断躲避的舌头,不断允吸。

  他就像要掠夺尽我最后一丝空气般,让我的大脑越发的昏沉,好像身在云端。

  僵硬的身体完全瘫软,融化成水般,软在他的手中,任他翻来覆去的揉捏。

  他的吻很温柔,我惊慌恐惧的情绪,在他的抚慰下,慢慢的平静下来,被他挑逗的动情,心底涌起一阵又一阵的渴求。

  柔软的身子,开始主动迎合他的手。

  他松开我的唇,贴在我的耳畔,低魅的说道:“这么快就受不了了?”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听出他的戏虐,顿时羞的想要藏起来。

  却被他按住的身子,“别动……”

  他的一句话,让我真的不敢再动,他分开了我的腿,冰凉的手,去揉捏那一丁点的敏感。

  我的脊椎似乎有一道电流涌过,头皮发麻,嘴里不受控制的发出羞涩的声音,让我自己听的都难为情,身子因为刺激太大,而不断的战栗,想要躲,腰却被他桎梏着,不能移动分毫。

  “你,是我的……”

  ……

  睁开眼,伸手拉开床头的台灯。

  我大口的喘息着,心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身上似乎还残留着梦中的那种羞耻的感觉,内1裤上湿濡一片……

  真是奇了怪了,好好的,我为什么要做这种春1梦?还无比的真实,真实到,现在从梦里醒过来,梦中的感觉,还在。

  难道是思春了?

  可是那也要正常一点啊,在棺材里,跟一个不知道是人还是鬼的家伙做那种事!

  我缓了口气,看了一眼墙上的表。

  三点三十分。

  再有一个多小时,天就要亮了。

  我没有了一点睡意,穿着睡衣,坐起来,抱着膝盖,默默发呆。

  我叫白瑾,今年十八岁,从小父母出车祸离世,跟在爷爷身边长大。

  打小,其他的小朋友都不喜欢和我玩,看到我还会远远的躲开。

  因为,我的爷爷是卖棺材的。

  爷爷卖了一辈子的棺材,四村八乡都有名。

  这其中,还有一个原因,爷爷他,不仅是开棺材铺的,同时还有一个神秘的身份——镇尸匠!

  但这个神秘的身份是干什么的,我并不清楚。

  只知道,那些乡亲们,对他都分外的尊敬,哪家出了什么事,都会来找他。

  小时候我很顽劣,似乎因为爷爷是卖棺材的,我从小胆子就特别大。

  爷爷曾经给我说过很多老辈子的封建思想,让我这个别做,那个别做,我当时正是叛逆,偷偷的,做了不知道多少爷爷明令禁止做的事,但大多都跟爷爷说的不一样,根本一点事都没有。

  不过有一件事,直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

  爷爷不仅卖棺材,还回收棺材,在我七岁那年,爷爷从山里带回了一口巨大的血红石棺。

  血棺那时是放在后院,爷爷一再的叮嘱我,千万不要去碰。我却偷偷的,在他不注意的时候,跑进后院去摸了一下,摸完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晕了过去。

  等我再醒过来,爷爷第一次动手打了我,打得我满地打滚哭喊求饶都不停手。

  打完之后不管我怎么折腾哭喊,态度坚定的把我送去了城里的姑妈家。

  还对我说,在我十九岁之前,不许回村,如果敢回去,他就要打断我的腿。

  爷爷当时的表情,我现在还记忆深刻,不是生气,而是悲痛!

  小时候不懂,可随着年龄的慢慢增长,我开始明白爷爷的心情。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我好想他……

  自从那天做了一个荒诞的春-梦之后,每天晚上,我都会梦到一口血红的石棺。

  那个血棺,就跟当初在后院中看到的血棺,一模一样。

  如果是一次两次,或者偶然,我不会在意,可一连半个月了,每天晚上都重复一样的梦,让我十分的心神不宁。

  受到爷爷的影响,我对那些稀奇古怪的事,也有些迷信,冥冥中觉得,这个梦,是不是和爷爷有关!

  因为,爷爷是卖棺材的啊!

  姑妈一家这几天去旅游,家里只有我一个人,这次再回爷爷家,没有人能阻止。

  收拾了几件行李,背上一个背包,坐上了去老家的车。

  怕爷爷不让我回家,头回去之前,连电话都没有跟他打。就这样,瞒着他,回来了。

  远远的看到位于村北那爷爷的家,我的眼睛忍不住的发酸。

  十一年了,我终于又回来了!

  回到家,没有看到爷爷,不过遇到了小时候一起的玩伴李狗蛋,他跟我说爷爷去邻村收棺材,估计着时间,应该快回来了。

  李狗蛋还和小时候一样热情,拉着我说起小时候的趣事,哄我不断发笑。

  他是陪我一起,在打发时间,等爷爷回来。

  陪了我一会,狗蛋妈有事叫他回家。

  “阿瑾,白爷爷估计快回来了,你自己等他一下,我回去看看,没事再过来陪你。”

  我连忙说:“狗蛋你去忙吧,不用管我,这里是我家,我不会把自己当外人的。”

  “嗯,那阿瑾你先休息会。”李狗蛋站起来,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待着无聊,乡下没有信号,手机也玩不了,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想要给爷爷做顿饭。

  这样他回来就能吃饭了。

  厨房在后院,说干就干,我把外套脱了,准备去做饭。

  那是……

  就在我强压下心中的狂跳,一步步走到厨房门口的那一刹那,我本能地一侧头,正好就看到了那具停在后院的血玉棺材!

  十一年前的血棺,现在还停在爷爷家的后院??!!

  在看到那具棺材的那一刻,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了,整个人就好像中邪了一般,身子不受自己控制地走向后院,不断靠近那具棺材。

  而且在靠近那具棺材的过程中,我整个人的体温也在不断上升,白皙的面庞在短短十几步之后,直接变得通红一片。

  走到那具棺材边,看着棺材上那些神秘却优美的纹路,已经着魔的就好像忘记了当年的事,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上去。

  血棺上传来的冰凉触感,却又隐隐的透着心跳的频率,和我的心脏保持同步。

  鬼使神差的,我咬破了食指,把食指上的血,按在血棺的花纹上。

  “阿瑾!”

  就在我咬破手指碰到棺材的那一刻,身后猛地传来了一声厉喝。

  随着这声厉喝,我整个人浑身就好像被抽空了气力,坠入冰窖之中一般,甚至来不及去反应发出那声厉喝的是谁,眼前一黑,就重重地栽倒在地。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夜半惊婚:棺人好难缠 或书号:13536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