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言晓川小说《施主,你节操掉了》全本在线阅读

她一步步抵近,气势逼人:“小师父,色即是空,今晚陪睡如何?”\r\n释念端坐榻上,扯破的衣裳半搭肩头,平静地瞧她:“外头草木皆兵的,荣王想抓你把柄,皇后想将你嫁给冷面都督,某些朝臣及众纨绔等着看你倒霉,你还有心情让小僧陪夜?”\r\n“真出了事,你还能跑了?你和尚不急,让我这庙急?”\t\r\n“世事因果相循,真叫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视线在她身上下滑,嘴角蓦地轻抬,面露狡黠:“然此波,非彼波也。”\r\n……

施主,你节操掉了[完本]
书号:13539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言晓川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渊国,长泰十八年,初秋某夜,夜风微凉,月光如白练,洒满当街。

  凉陌川身穿一袭轻便黑衣,黑巾遮面,月下,上乘的丝质衣料淡光轻抹,身形灵巧似脱兔,见首不见尾地出没在房脊屋瓦之间。

  她必须在丑时前去城东水云亭一趟,见一个宿命中的人。

  这缘自十天前,钦天监一帮算命的给她掐了个命道:世女太岁当头,十日后丑寅交替,福星降于水天龙阁,或可解忧。

  城东水云亭,是圣上外出常临之地,因为沾了龙气,又得了个“水天龙阁”这拗口的名字。

  她并不迷信,无奈老头们盛情难却,当今圣上得知此事后也是乐见其成的,大笔一挥,批了个“准”字。

  别管她出门为何穿得像贼,放着宽敞的街道不走反而飞人家屋顶,纯属个人爱好。

  此刻大概丑时,京城早已进入宵禁,临安街更显死寂,仿佛被一双无形而巨力的大手,扼住了生的脉搏。

  “嗖!”

  凉陌川身在临安街最高的一处屋顶,却有一支冷箭当面射来,那怒箭气势如虹,流星似的直破夜空!凉陌川眼中一凛,就地拔身而起,身姿翻动如云海蛟龙,险险与贴面的飞箭交错,竟不知何时出手,将看似绝无可能抓住的飞箭,稳巧地捏在了手心。

  端箭眼下,借着昏白月色,箭身上,阴刻“少钦司”三个红色宋体字映入眼帘。

  如画眉目微微一动,英气的刀形眉天然雕饰,又不似男子般生硬刚坚,染上独属少女的柔软,美得恰如其分;长睫下,一双墨眸星辰大海,浓睫轻拾,不见底的深邃自现。

  寻着箭来的方向看去,一名黑衣人遥站在一座府院雕着祥瑞异兽的檐角,手中金色大弓凛凛生寒,隔着三家院落不止,他眼中杀意依旧清晰。

  刑部尚书府?凉陌川心间一沉,只顾往目标赶路,不想已快到了刑部李添翼府邸。

  少钦卫的箭……看来她是不小心撞进了别人的圈套内,只怕要碍着人家办事,所以对方便提前送上一支冷箭,算免费送她一程了。

  就在凉陌川与黑衣人对视时,忽听一阵机械哗哗哗的轻响,附近的房顶上——尤其是尚书府,趴满了手持弓弩的黑衣人!

  对面黑衣人双目如虎狼窥伺,扬起的右手正要落下,以发布血洗李府满门的指令。

  包括无意闯入的凉陌川。

  凉陌川轻巧地将手上长箭抛起,看似玩兴,实则横腿如飓风一扫,刚劲的腿风带动屋瓦响作,几乎要被这强劲的腿风掀飞,箭支闪电疾射,动静皆在刹那间。

  黑衣人完全不备,指令还未下达,那凶戾一箭便洞穿了他的右肘!

  凉陌川双眉一敛脚下生风,忽向那方飞窜过去!

  “杀!”被穿了肘的黑衣人捂着伤处怒道,四下埋伏的黑衣人顿时暴起,约四十数人分两路行动,一队乱箭开路直闯尚书府,渗入各间见人便杀;一队约十数,连弩不断击发,用箭支布成天罗地网,陷凉陌川于必死之地。

  她腿风一扫,瓦片齐飞,乱瓦在她前方布成一面赖以避难的墙,只这霎时,黑衣人犹自分神,她便已逃出他们的视线,潜入了尚书府的某座单院。

  尚书府内惊叫连天,血光飞溅,洒在本是明净的窗格,地上流开了一条条血河,随着地砖缝隙,刺目地向远处蜿蜒而去,似乎也要将那轮皎白苍凉的月色染红。

  慌忙逃窜的人群纷纷成为刀下亡魂,少钦卫向来以冷血残酷著称,长刀一起一落翻飞地痛快,哪管死在刀下的是人是畜。

  尚书府死亡过半,不过眨眼之间。

  单院显得悄然,不见一盏灯明,朔朔阴森之气不寒而栗,院中一棵逾十年龄的桂花树正值怒放,香气袭人。

  耳轮微动,她人岿然不动,袖中一滑一枚铜板落在指中,不动声色间倏然扬起。

  一记闷哼——准备从身后偷袭她的一名黑衣人胸口中着,铜板深没在黑衣人的左胸要害,当场倒地身亡。

  前院有刀剑相斫的声音,听着很是激烈,是尚书府的院卫正在组织反击。

  此间单院除了一名黑衣人不幸死在她手上之外全无动静,想必无人入住,凉陌川来意是能救几个是几个,不便停驻,刚抬脚经过桂花树下,忽听枝上有“沙沙”的异动声。

  她猛一抬眼,目光凝练,另一枚铜板已然在食、中二指上蓄势待发……

  “啊——”树上有人失足。

  仰面看去,一个人形黑影慌乱地挥着四肢从树桠中疾速落下,凉陌川面无表情静静上观——发善心出手接他一把?否则他这一摔,那张应该还算俊俏的脸必然平了……接了,他的脸保住而她本就不怎么突的胸部会不会被砸扁?算了,举手之劳罢了,接一下也没什么。

  电光火石间诸念叠起,可毕竟助人是件快乐且高尚的事,想到此处,她还是果断地抬脚,以她的上乘轻功,不着痕迹已贴地飘开了四五步。

  她总归不能多管闲事,妨碍人家直线降落和大地亲吻的壮举着实缺德。

  既然接一下也没什么,那就不接了吧。

  树上掉落的那人四平八稳地烙在了地砖上,“卟”地一声闷响,溅起阵阵灰尘。

  凉陌川要事在身,本不想在天外来客身上多费时间,将将转身时,忽然停下了步子。

  那人想必摔得不轻,但没发出一声哀号,蜗牛般弓身爬着,虽然慢了点,他倒爬地认真,直到一只纤柔白皙的玉手,轻轻放在了他头顶。

  他一侧首,迎视上去。

  斜月的淡淡光华映在他脸上,少年眼中波光潋滟,灿若繁星,若能将“瞬间”这个短到无可触摸的时间量三等分,则他的第一瞬微乱,第二瞬沉定,第三瞬释然,无论哪种心情,从他眼中看着,皆是这世上不可多得的良辰美景。

  凉陌川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眼睛,而在此刻这双眼中已不见一丝不安,仿佛连那第一瞬的些许慌乱都是他的伪装,暗夜凶杀,危机四伏,她又是一身和少钦卫并无明显区别的黑衣装束,在这种情况下他仍镇定自若,内心不可谓不强大,不由令她好奇与欣赏。

  而他入仓的剑眉,就在她惬意欣赏他时,不着痕迹地拧了起来,那双眼微不可察地又亮了些,亮得璀璨夺目,美得摄人心魄,却又……超然世外。

  能不超然世外么,头上滑不溜秋一根毛也没,他竟然是个和尚。

  “方才小僧见你杀了黑衣人,看来施主并不是杀手,那么施主此番前来必是相救这人家,小僧见施主身手不凡,恳请施主……”

  “好事人人都得做,我尤其喜欢。”凉陌川笑意飞扬,爽快地应道,顺便在和尚如凝脂般吹弹可破叫人不忍一弹的脸上弹了弹,当即拉着他脚下一点,飞出单院直奔杀场。

  疏星朗月,凉意入胸怀,她的黑色衣袂在风中舒展自如,含蓄衬托出女子娇俏玲珑的身形,他的手,在触及她令人怦然的腰肢曲线时,因唯恐亵渎忽而惊缩,若非她仍牵着他的另一只手,只怕他又要从空中摔落一次了。

  “施主……”他面有不解,刚想发问时,逢她回眸一笑。

  这一笑直达眼底,沉凝如最深夜中的皎洁之月,这一笑惊为天人,眼角轻扬,竟睥睨了世间风华。

  他亦扬起嘴角,迎着她的笑靥与风的方向,任风中她大舒大展的长发,披在他的脸颊。

  尚书府步步杀机,无情的杀戮,刀砍在肉的裂肤声,惊心绝望的痛呼……

  两人来到尖叫迭起的女眷内宅,黑衣黑面的少钦卫屠杀正欢,杀手一刀刀落,人命一条条殒,凉陌川人尚未落地暗器已在手,“唰唰唰”三声连响,三击之下两名黑衣人纷纷中招,一死一伤。

  落下内宅院中,她头也不回对和尚吩咐:“在我三步以内我保你平安。”

  “知道!”和尚应得毫不拖泥带水,时间紧迫,每一分毫都攸关性命,他不能举浮屠刀斩混天魔,断不能在时机上再有一刻耽误,拖累别人。

  应该是铜板用尽,她身子一闪,灵巧地逼近少钦卫,强猛力度与幼嫩肤泽完全不吻合的手掌格、挡、劈、削,三两下缴了少钦卫的长刀,夺刀在手的刹那间她手腕一转,撩起刀刃。

  由下而上,面前的少钦卫开膛破肚。

  尸体倒在和尚的眼下,和尚垂眸掩下瞳中幽深神色,默默合十,念声:“阿(死)弥(得)陀(真)佛(惨)”。

  他的“阿弥陀佛”念完,另一具少钦卫尸体倒在了他的身侧。

  “就算你是和尚,遇到了敌人也要在念阿弥陀佛的同时,给他一刀。”凉陌川百忙之中还不忘一面砍人一面说教。

  转眼,四五名少钦卫已死在了她的手中。

  “咣当”一声,是人倒在门前的声音,与凉陌川约有五六步之距。

  一身血色的美妇人奄奄一息地依在门框,似用尽了所有力量指向房廊西面:“救救……我的孩子……”

  内宅的少钦卫除尽,只有两名被这惨绝人寰的一幕幕吓傻的丫环呆立,凉陌川顾不得太多,只匆匆道:“自己找地方藏起来,自己救自己!”她想也不想,朝着携孩子逃走的那名少钦卫追杀而去:“和尚,跟上!”

  在逃的少钦卫怀中抱的正是美妇人的儿子,才岁余的男孩,孩子浑然不觉这座昌荣繁盛的刑部尚书府血光盈天,正遭受灭顶之灾,连他的命也岌岌可危,傻傻地睡得香甜。

  稚子何辜?

  准备离开的少钦卫只顾抱孩子开逃,忽觉身旁一阵狂风卷过,接着腰间一松,身下一凉……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施主,你节操掉了 或书号:13539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