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久离小说《原来你早已爱我至深》完整版在线阅读

我们一起经历过懵懂无知,经历过缠绵无期,经历过魂牵梦绕,也经历过擦肩而过,渐行渐远,饱尝离别之苦,相思之痛,当与你重逢之日,我才知晓,原来你早已爱我至深

原来你早已爱我至深[连载]
书号:13454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久离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听说了吗?萧氏集团总裁萧擎翰的未婚妻死在手术台上了。”



  



  “据说是冉家的大小姐冉子茉给她做的手术。”



  



  “一个阑尾炎手术也能死人?这医生的解刨课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听说是不小心切到了动脉,哎!可怜董雨只有24岁,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身后那群人激烈的讨论声伴随着酒吧里喧闹的音乐传入萧擎翰的耳中,一双眸子中的寒意渐浓。灌下最后一杯烈酒之后,他毅然转身离去。



  



  吧台对面的侍者不禁松了一口气,这已经是今晚的第五瓶了……



  



  “喂,冉子茉到了没有?”



  



  “您放心,萧总,都安排好了。”电话对面传来助理唯唯诺诺的声音。



  



  萧擎翰挂了电话,面色一点点阴沉下来,快步向旁边的酒店走去。



  



  “砰”的一声房间门被打开,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冉子茉一个激灵,忍着头部钻心的疼痛强撑着虚弱的身体从沙发上歪歪扭扭地站了起来。



  



  门口的萧擎翰高大伟岸,面若冰霜,因为愤怒,脸部的肌肉线条都已经开始明朗起来。



  



  借着微弱的灯光,他黑色眸子里的神情已经变得晦暗不明,只是看了他一眼,冉子茉美丽的面孔已经被吓得花容失色。



  



  “冉子茉,给我脱!”他用脚大力地踹上身后的门,走近她。因为遏制不住内心的怒火,萧擎翰俊毅的脸已经开始有些扭曲。



  



  “不,擎翰哥,你听我说,不是我,不是……”冉子茉猛烈地摇着头,眸子中写满了惊悚。



  



  “整个手术室的人都一口咬定是你,你还敢狡辩?”萧擎翰一把掐住了她白皙的天鹅颈。



  



  “我……”冉子茉眼前一片昏花,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脑中浮现出冉光辉青筋暴露的毒恶面孔。



  



  “你以为你的亲母亲是个什么货色?她当初怀着你嫁给了我,谁知道你是哪里来的野种。”



  



  “不要脸,你和你妈一样都是下流的小三,**的**,让你去替你妹妹子萱顶罪,那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你敢说出去一个字,我让你那半瘫痪的外公死无葬身之地!”



  



  冉子茉筱地睁开双眼,两行晶莹的泪珠顺着她的精美的小脸滑落下来。



  



  萧擎翰一把甩开她,嘴角挂上了一丝讽刺的魅笑。



  



  她慢慢地转过身,低着头,背对着他,开始犹豫着褪去自己的衣物……



  



  像是在接受命运的审判一样。



  



  “冉子茉,你不是偷偷你喜欢我很久了吗?还装什么装?把你浪荡的样子拿出来吧!”



  



  萧擎翰重重地将她压在了身下,粗鲁地分开她的双腿,让她以最羞耻的方式面对着他。



  



  冉子茉的脸霎时一片苍白,这个男人,她从十六岁开始就悄悄地爱上了他,喜欢了六年,可惜无论她怎么付出,怎么努力,他的眼中只有董玉。



  



  “**,知道为什么我爱董玉吗?因为她从小失去双亲,单纯善良,没有像你一样深沉的心机,一边和董玉当姐妹一边觊觎着她的男人。”



  



  “她当初学医就是为了治好我的脑膜瘤,我的命就是她给的。”



  



  萧擎翰满眼血红,在她胸前的**上使劲掐了一把,刺眼的血印顿时弥漫开来。



  



  冉子茉顿时彻骨寒心,生生逼回了双眼中噙着的泪水,指节已经发白的双手渐渐松开了因为紧张而抓住的床单,褶皱顿时在床上蔓延开来。



  



  当初是董玉求她隐姓埋名为萧擎翰做的开颅手术……



  



  “说,你是不是故意害死了她!”



  



  萧擎翰身下一沉,没有任何前戏地长驱直入,冉子茉痛得每一根头发都在叫嚣。



  



  她紧咬着自己的双唇,长长的睫毛痛苦地颤抖着,偏过头不再看他,用坚韧的玉体承受着萧擎翰一波又一波的侵袭……



  



  萧擎翰看着刺目的鲜血顺着她的嘴角缓缓流下,有刹那的失神,这和他预想的场景可不一样,身下的人极力隐忍着钻心的疼痛,眼睛里面空洞而又绝望,恍惚间,他甚至有了想放过她的想法。



  



  不!是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害死了那个自幼和他青梅竹马的心***。



  



  他要毁掉她的一生,血债血偿!在体内酒精的作用下,萧擎翰加速了**的动作,用大手捏住了她因为疼痛而埋向枕头里的下巴。



  



  萧擎翰停止动作,一把将她拉起来,扯住她的头发,“***的装什么死鱼!”



  



  冉子茉因为疼痛忍不住咝咝抽气。



  



  “冉子茉,听说最疼爱你的人就是你外公?”



  



  “不……你不要动他,不要……”冉子茉瞪大双眼,眸中一片慌乱惊恐。



  



  “那就好好伺候我!”



  



  她将双腿分开滑落在他的身体两侧,两肩高耸,头垂了下来,生涩地在他身上摇晃起来,黑色的发丝扫过他坚实的胸膛。



  



  萧擎翰紧紧扶着她圆滑的**,用力掐向自己的身体。



  



  “说,你浪不浪!”



  



  “……”



  



  “说!”



  



  冉子茉感觉体内的硕大瞬间又膨胀了些,被填满的花径好像要撑破一般,酸痛夹杂着一丝**像电流一样走遍全身,他又加速了身下的动作。



  



  “浪……”她咬着唇嘤咛出声。



  



  萧擎翰冷峻邪肆的脸挂起一丝满意的邪笑。



  



  “冉子茉,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萧擎翰的手中玩物,这一生,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原来你早已爱我至深 或书号:1345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