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紫狼蝶小说《系统农女:猎户强宠小娘子》全本在线阅读

苦逼穿越,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农家女。\r\n\r\n为了吃饱穿暖,她撸起袖子加油干,没想到捡了个宝盒,教她造大棚,种鲜蔬。\r\n\r\n但是,光享受福利可不行,还要完成任务,帮宝盒升级。\r\n\r\n五级是个木宝盒,十五级变为铁宝盒…\r\n\r\n任务越变态,福利越诱人。\r\n\r\n就这样,她种田耕地,放牧种树,凭着自己的双手改变命运,只是,她难得大发两次善心,怎么就给自己招惹来个麻烦的小毛头。\r\n\r\n莫名成了孩儿他娘也就算了,为啥她又莫名和那个有名无实的猎户夫君生米成熟饭?\r\n\r\n我说这位大哥,咱有话好说,宝盒没说过,假戏真做也是我的任务之一啊\r\n\r\n

系统农女:猎户强宠小娘子[完本]
书号:13332
频道:古代言情
作者:紫狼蝶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寒冬腊月,数九寒天。



天上的雪片子大把大把往下掉,灰蒙蒙的天上刺骨的寒风嗖嗖刮过。



王蓉,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王二丫。



此刻正两手揣在袖子里面,郁闷的蹲在一棵掉光了叶子的大树底下,身上啪嗒啪嗒往下滴着水,整个人呈现崩溃加懵逼的冰火两重天状态。



苍了天了,能不能来个人告诉她,这是个虾米情况!



她好端端的逛着街,那个杀千刀的商场吊灯居然掉了,掉就掉吧,还正好砸她身上了!



九层楼高啊!



当时她就不省人事了,这也就算了,睁眼的那一瞬间,连口气都还没来得及喘,先呛了一大口冰水,人也控制不住的往下沉。



求生的本能让她下意识挣扎,谁知越挣扎沉的越快,好在她头脑还有那么一丝清醒,又曾经学过游泳,于是她憋着最后一口,本能的开始划动四肢。



可水底下又冷又暗,她无头苍蝇似的一番乱撞,却根本找不到出路。



眼看她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忽然见水底下有金光一闪,正好照到了她头顶,王蓉向上一看,正好看到一大块冰窟窿,她二话不说,拼着最后一口气朝那个冰窟窿游去。



老天有眼,到底还是叫她游了出来。



等她终于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后,整个人已经是这样一副鬼样子了。



低头看看自己,一件破破烂烂满是补丁的旧袄子,像个落汤鸡一样,在冷飕飕的雪地里面瑟瑟发抖。



而在她身边,一个约莫五六岁大的小丫头,此刻正呜呜的低头哭着。



那个黑乎乎的冰窟窿还不停往外咕咚咕咚的冒着水,看着十分瘆人。



“二姐,二姐你怎么样了?你说句话呀,你别吓我!”王小丫睁着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六神无主的晃了晃王蓉。



二姐被救上来之后就是这样一副呆乎乎的样子,好像丢了神一样。



不会……是脑子被水淹坏了吧!



越想越害怕,王小丫冰凉的小手紧紧抓住王蓉的胳膊。



可王蓉哪有那个心思回答她?



她自己都还搞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呢!



缩着身子蹲在树根下,王蓉感觉自己脑袋里就跟装了浆糊一样,许多陌生的记忆乱七八糟搅和在一起,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偏偏身边的小丫头还哭个没完没了,把嗓子都哭哑了,小脸也不知是冻得还是急的,涨了个通红。



王蓉一阵心烦意乱,暴脾气噌一下顶上来,正欲发作,一扭头,却瞧见小丫头穿着一身比她还破还旧的破棉袄,恰好一阵寒风吹过,那单薄瘦弱的小身子狠狠抖了一下,下意识往王蓉身边缩了缩,嘴唇都冻紫了。



王蓉骨子里那股母性便莫名其妙的被激发了。



“别哭,二姐没事。”



虽然王蓉还在消化“自己穿越了”这个很难接受的现实,但小丫头的哭声实在搅得她心乱,本来能想明白的事情一下子也都想不明白了,索性伸手搂过她,拍着她后背安慰了她几句。



等她稍稍平静了些,王蓉才定下心来,重新开始梳理脑袋里那团乱糟糟的记忆。



王二丫,这个土得掉渣的名字就是属于她的。



家中世代贫农,从爷爷的爷爷那辈开始就住在王家村中,从没走出过这片山沟沟。



毫无疑问的是,这是一个穷得不能更穷的家庭,家中一共十一口人,耕着两亩薄地,挤在三间黄土和稻草堆起来的破屋里,冬天漏风,夏天漏雨,连勉强温饱都成问题。



王二丫作为二女儿,在她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而她身边这个,是她最小的妹妹,王小丫。



大哥王大柱,和他们的爹王老爹一样,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憨厚本分,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几年前娶了一房媳妇,姓张,是村里一户秀才家的女儿,生了一个儿子,小名大胖,刚满一周岁,如今是王家最大的宝贝疙瘩。



二哥王二柱,体弱多病,是个出了名的药罐子,农活什么的更干不动,后来经同村人介绍,娶了邻村赵家屯一个姓赵的姑娘,两人多年无子,如今家里那些家务活大部分都由这位二嫂来张罗。



三哥王三柱,是王家唯一的读书人,两年前好不容易考上了秀才,后来就给自己改了个文绉绉的名字叫“王安邦”,左邻右舍都觉得他有出息,他自己也清高的不行,总爱在人前咬文嚼字的。



可在王二丫看来,他那个所谓的“秀才”名号,除了说出去好听点,屁用处都没有,也就是在这种穷乡僻壤,人们才会把他当回事。



至于她的大姐王大丫,那也和他们的娘王大娘一样,是典型的农村妇女,大字不识一个,但却有双灵巧的手,不仅在家务活上是一把好手,还时常编些草鞋麻席帮家里增加收入。只是她最近到了该出嫁的年纪,家里人已经在托人给她寻摸婆家了。



王二丫今年十四岁,干干瘪瘪的身材,一看就是常年营养不良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原主从会走路开始,就已经学会帮家里分担活计了,看她粗糙的小手就知道,肯定没少辛苦。



王蓉越想越郁闷。



同样是穿越,别人穿越,动不动就是什么丞相家的大小姐啦,将军家的千金啦,运气好了开个金手指,从此便彻底走上人生巅峰。



她倒好,一个二十五岁亭亭玉立的商学院高材生,却沦落到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能有什么钱途!



亏得她出生的时候赶上射雕英雄传播的正火热,她老爹听男主角天天“蓉儿”“蓉儿”的叫着,就专门给她取名叫王蓉,希望她能像黄蓉那样聪明伶俐,人见人爱。



可事实证明,不是叫了“蓉儿”,就可以有像黄蓉那样开了挂的人生。



“二姐,你说句话呀,你别吓我!”虽然王蓉一再强调自己没事,可王小丫看她蹲在树底下一动不动,两眼发直,整个人像丢了魂儿似的,还以为她冻出了好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住了她,细弱的声音颤颤发着抖。



王二丫哀怨的瞅了她一眼,长长叹了口气。



事已至此,除了既来之则安之还能有什么办法,不管怎样,先找个地方把湿衣服换掉才是要紧,以她如今这个家的条件,可轻易生不起病。



“行了,别嚎了,我只是在想事情。走吧,咱们先回家再说。”起身动了动僵硬的双腿,王蓉的手脚还有脸全都已经冻麻,完全没有知觉了。



随手牵上王小丫,正要转头离开,王小丫却拉住了她,怯怯的问:“咱就这么回去?”



王蓉无语:“不然嘞?”



王小丫小心地指指不远处的那只空竹篮,欲言又止地提醒:“那咱咋跟大嫂交代?”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系统农女:猎户强宠小娘子 或书号:13332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