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麻仓洛小说《嫡女归来:冷王盛宠小医妃》全本在线阅读

前世,为了一块玉佩,伪善长姐和假情夫君联手布局,刚出生的孩子被他们一刀刀刺死,而她也仅仅因为长姐一句好奇而含冤沉潭!\r\n\r\n谢琬琰不甘! 重来一次,她发誓必要那对奸夫淫妇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r\n\r\n可是…… 为什么杀人不眨眼的异姓王总是跟在她屁股后面,看遍了她所有的恶行,却从不向他人透露只字? 甚至,有时候,某人貌似还从旁协助她。\r\n\r\n就在谢琬琰思索着要不要杀人灭口时。 某王宠溺一笑,“娘子想怎么对我都行,为夫生是娘子的人,死是娘子的鬼。”\r\n\r\n

嫡女归来:冷王盛宠小医妃[完本]
书号:13330
频道:古代言情
作者:麻仓洛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二王爷府。



“嬷嬷,这生产之日快到了,你说孩子生得像我,还是像王爷多一些?”



百花盛开芳香扑鼻的花园之中,女子满怀期待的说道,手护着圆滚滚的肚子,脸上幸福的神采毫不掩饰。



身穿藏青色衣裳的方嬷嬷听见这问话,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不屑,“回王妃,奴婢不知道。”



谢琬琰并没有在意方嬷嬷的神态,她双手合在胸前,虔诚地祈祷。



她觉得呀,肯定是像她多一点,最好还像一点娘亲。



她的娘亲瑶华长公主最是和善美好了,她希望呀,自己这胎是个女儿,性格呢,就和娘亲差不多,多惹人爱呀!



她这么想着,娇声笑了起来,活脱脱的一个幸福的小女人。



“对了嬷嬷,我今日还没有见过王爷呢,他是不是在书房,我们去找他吧!”谢琬琰突然说道。



方嬷嬷神色一紧,貌似大小姐刚刚过来……



她出声劝阻道,“郡主,这万一叨扰了王爷办公就不好了。”



谢琬琰完全没有注意到方嬷嬷称呼的转变,她有些迟疑,“嬷嬷说的也有道理……”



王爷对她如此好,在她及笄礼上一次意外被流氓看光了身子,被宾客发现沦为众人笑柄之时,她的亲生父亲要把她送去道院了结残生,是王爷挺身而出,不顾流言蜚语,依旧履行了婚约,把她迎入府中。



华风,这个她最爱的男人。



谢琬琰想到往事,她又忍不住露出幸福的笑容。



突然,她的脸色一变,肚子突然剧烈的抽搐起来,孩子的脚在狠狠的踢着她的肚皮,水迹顺着腿部流了下来——



她要生了!



方嬷嬷的神色倒是没有多大的变化,她平淡的吩咐,“把郡主送进产房。”



早生晚生都一样,迟早要死的。



宽敞的房间之中,谢琬琰满头大汗,她能感受得到,自己的孩子快要降生了,她更加用力——



“哇!”



响亮的哭声响起,谢琬琰身子一松,她的鬓发已经被汗水打湿,狼狈得不成样子,可是她的脸上,却挂着一个喜悦慈爱的笑容。



“嬷嬷,给我看一看孩子。”



方嬷嬷抱着渐渐停止了啼哭的孩子,并没有抱给谢琬琰,反而是朝门外行了个礼,“王爷,王妃。”



什么王妃?她不是在这吗?



谢琬琰有点疑惑,不过乏力的她并没有想太多,催促道,“嬷嬷,给我看一看孩子。”



方嬷嬷却还是没有动弹,这让谢琬琰心生不妙的预感。



门槛跨过一只精致的绣花鞋,硕大的珍珠缀在鞋尖,折射出明亮的光芒,“妹妹,姐姐来看你了。”



娇媚的女声响起,一名妆容精致的女子随即出现在谢琬琰的眼前,产房扑鼻的血腥味让女子忍不住以帕捂鼻,眼露厌恶,脖颈上朵朵红痕绽放,诱人妩媚。



谢琬琰看在眼里,她心里不妙的预感愈来愈深,下体的疼痛让她回过几分理智,“姐姐,嬷嬷怎么不把孩子让我看一看?”



“一个通奸生下的贱种,有什么好看的呢?”谢玉娇慢条斯理的说道,留得两寸长的红色指甲紧紧掐住了婴孩的脸颊,孩子受疼,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长姐脖颈暧昧的红痕,和往日勃然相反的态度,以及方才方嬷嬷对门外那一声恭敬的王爷王妃,谢琬琰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的手紧紧攥着床上垫着的被褥,她艰难的撑起一个笑容,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不会的,不会的,长姐从小到大最是疼爱她了,王爷也是一心一意爱护她。



不会的...



“姐姐,你把孩子弄疼了。”



谢玉娇突然笑了起来,脸上得意极了,她扯开了华丽的外裳,指着上边如红梅一般朵朵盛开的红痕笑道,“妹妹,方才王爷甚是热情呢,你和下人私通的事情,姐姐都知道了,没关系,姐姐今后啊,会替妹妹好生照顾王爷的!”



谢琬琰无法再自欺欺人了,她看向谢玉娇脖颈上的红痕,简直要刺瞎了她的眼眸,身下似乎有液体流出,房中的血腥味越加浓郁。



“我没有私通,那是王爷的孩子!”一出声,她才发觉自己的声线早已嘶哑。



一个是她一心敬重的长姐,一个是爱慕的丈夫。



他们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噗。”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谢玉娇朝门外唤道,“王爷,您亲自进来和妹妹说罢。”



让最爱的人亲手赐予伤害,这是多么难过又痛苦的事情啊!谢玉娇想着。



谢琬琰抬头看去,昨夜还在海誓山盟的郎君,此时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冷酷,无情,甚至厌恶的望着她,仿佛她是什么脏东西一般。



华风缓缓开口说道,“和下人私通的孽种,还不快给我处理掉?”



这是不留那孩子的意思了,谢玉娇心中一喜,她还担心华风会心慈手软呢!她扔给方嬷嬷一把匕首,“喏,用这个了结了孽种的命吧。”



匕首闪亮的刀尖让谢琬琰心慌意乱,她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撑起虚弱无力的身躯,“不,我没有私通,王爷,那是你的亲生孩子啊!”



他怎么能亲口说出这么残忍的命令呢?



她手一滑,整个人滑落在地上,鲜红的血迹渗透了厚重的地毯。



她根本就没有私通,这一点,华风最是清楚不过了!



可是华风,像个局外人,冷冷的站在了一旁,对婴孩受痛的惨叫声置之不闻。



那是他的亲生骨肉啊!



谢琬琰红了双眼,婴孩的惨叫让她心如刀割,她恨不得飞过去把方嬷嬷手里的刀给踢飞,可是她毫无力气,浑身都在疼痛,只能用最大的力气慢慢的爬过去。



她的孩子在哭啊!



哭得这么惨!



一双绣鞋停在了谢琬琰的面前,“你是不是觉得很痛苦?痛苦就对了,看见你这么凄惨,我的这颗心啊,那叫一个欢快那叫一个开心。”



凭什么她当了多年的庶女,明明她的母亲和父亲才是相爱的,可是却被一个长公主占据了正室之位?凭什么谢琬琰一出生就被封为郡主,享受无数荣华,而她要被耻笑成妾生子?



无数的不甘让谢玉娇的脸看起来有些扭曲,不过下一秒她就露出了如花笑颜,再高贵的郡主,现在不也是被她耍得团团转,在她脚下哭泣?



方嬷嬷怀里的孩子停止了气息,她把手里的死婴扔向了谢琬琰,眼里带着清晰的得意,所谓的郡主也不过如此。



血肉模糊的婴孩让谢琬琰再也支撑不住,一口血从喉咙喷了出来,这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骨肉,却被这些人给生生杀死!



不——她的孩子一定还没有死!一定还有救!



她要找大夫!



她放下了所有尊严,红着眼眶哀求道,“长姐,王爷,求你们了,救一救他。”



她怀里的婴孩分明已经停止了呼吸——



“妹妹,你不是最爱医术了吗,你自己去治呀!”谢玉娇笑得张扬。



华风不耐,直接一脚把她怀里的孩子踹飞,撞在墙上,那片墙角顿时染上了一片红色,血腥又残忍,让人触目惊心。



谢琬琰痛到简直无法呼吸,她嘶哑着声音道,“虎毒不食子,华风,你好狠的心!”



他们在她沦为笑柄的时候第一个出来护着她,可是却在她最幸福的时候如此待她,像早已编织好的美梦,一下子打破碎,还碎得一塌糊涂。



咯咯的笑声响起,在充满了血腥的房间之中格外的阴森,“想知道为什么吗?我的好妹妹,你在及笄礼上,那个流氓的安排,可是我和王爷亲手做的呢!”



什么?



谢琬琰是瑶华长公主之女,生来就被封为郡主,风光无限,生母早逝,后母长姐对她慈爱极了,她也真心的接纳他们,并未作出半点对不起的事情,甚至还帮了她们不少——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十五岁及笄礼上所发生的一切,是她的噩梦,她原本以为这是一场意外,结果竟是她最亲近信任的人一手策划的!



这个她一心敬重的长姐,一心爱慕的丈夫,是把她推入深渊的罪魁祸首!就连她刚刚出世的孩子,也活活死在她们的手中!



谢玉娇似乎越来越开心了,她依偎在华风的怀里,“因为你抢了我的嫡女之位啊,你的娘亲,那个高高在上的长公主抢了我娘的正室之位!害我从小就被人家耻笑出身,哦对了,想必那个高贵的长公主殿下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的死因是丈夫和姐妹一手策划的呢,也是她活该,居然和姨娘称姐道妹,真是蠢到了家!”



她的娘亲居然是被父亲和后母害死的?



他们怎么敢!怎么敢!



谢琬琰胸腔气血翻腾,直接吐出一口血。



“行了,凤佩已经到手,留着她也无用了。”华风皱眉,仿佛不愿意呆在这个充满血腥味的屋子里。



那凤佩是娘亲的遗物,能掌管娘亲手下的皇室暗卫,原来所有的疼爱,所有的海誓山盟恩爱缠绵,全都是为了一块凤佩而做出的假象!



谢玉娇笑得娇媚,她靠在男人的胸膛上撒娇道,“妹妹做出通奸这种事情,就得承受这份苦果不是?正好给姐姐提供一个乐子,姐姐还没有见过沉塘呢。”



刚刚生产完虚弱的谢琬琰被方嬷嬷大力的扣住双手,她红着眼,一字一句掷地有声的恨道,“谢玉娇,华风,杀母之仇,毁儿之恨,来生我必千百倍偿还给你们!”



冰冷的水逐渐浸过她的耳鼻,谢琬琰拼命的瞪大眼,看着在岸上相依偎的奸夫淫妇,一滴眼泪从红透了的眼眶滑落,和冰凉的水融为了一体。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嫡女归来:冷王盛宠小医妃 或书号:1333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