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乐呵呵小说《倾世灵医》全本在线阅读

原是丞相府嫡出女,本该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却遭命运玩弄。非但不入父母眼,更是欺辱凌虐受不断,以至奴仆不耻。不起眼的白灵烟,却因当年被人栽赃,一夜臭名响遍大江南北,惹得丞相大怒。险些送命却被老夫人救下,最终被丢弃边远亲戚家。受尽人间折磨,最终回到相府,再次遭遇奸人阴谋陷害,情况又会有什么转变呢?

倾世灵医[完本]
书号:13167
频道:玄幻
作者:乐呵呵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白灵烟见马二嫂东倒西歪的回来,立马放下手上的东西向她手上扶去。











“啪....

你这个扫把星,自打你来我家过后我就没好气受,什么都给你败光了。”马二嫂每次输钱遭殃的都是白灵烟。











白灵烟缩着头,缓慢的向马二嫂的脚下爬去,马二嫂却是一脚狠狠的往她肚子上踹去,顺手抓起条大棍,一举一落的白灵烟的身上反复着。微颤的双手紧紧抓着地面,咬着唇,泪水和地面的尘土染脏了白灵烟娇小的脸,眼中的无助又人何人懂。











马二嫂的无情,却让白灵烟心灰意更冷,原是丞相府嫡出女,本该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却遭命运玩弄。非但不入父母眼,更是欺辱凌虐受不断,以至奴仆不耻。不起眼的白灵烟,却因当年被人栽赃,一夜臭名响遍大江南北,惹得丞相大怒。险些送命却被老夫人救下,最终被丢弃边远亲戚家。让她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开始丞相府的人还会每年定时给马二嫂银子,近几年丞相府连屁都不放一个给她,马二嫂也就只能拿白灵烟当来苦力抵一些钱,拿她当出气筒,想尽法子的折磨她。











这样的生活,白灵烟早就厌倦了,她抓在手中的沙土挥向马二嫂的眼睛。与其每天都过着这样的日子白灵烟宁愿被她的乱棍打死。











“哎呀,你这死丫头,造反了不成。”被沙土刺伤眼睛的马二嫂愤,怒之下乱棍向白灵烟挥去,高高举起的大棍,冰冷的落到了白灵烟的脑门,连续不断的敲打着。等她的睁眼看到的是在地上一动不动,满身是血的白灵烟,她的心里也紧张了起来。











“姑娘..姑娘....醒醒啊,醒醒。”白灵烟感觉

感觉脑子沉沉的,前世她是药物才女,还是手术高手,本来正在做药物研究的她,突然被人打了一棍。











等她醒来以后却看见自己的未婚夫正匍匐在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身上,两人一丝不挂的相拥着,见自己醒了过来,两人用那种淫荡下流的笑容对着自己,没有一丝的羞耻。所谓妹妹竟放荡的呻吟着。任由对方的挑衅,享受着对方带来的快感。











白灵烟怎么也没有想到对自己疼爱有加的他,此刻会当着自己的面做出这么放荡的事情。一时没法转过弯来,气的直往宾馆外冲去。却不料被前面急行的大货车碾过

,冰冷而无情。











如果还能遇到他们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只是白灵烟不明白,此刻她是在哪里,叫她的人又是谁。白灵烟努力的睁开自己沉重的眼皮,透过眼缝她看到的是一个头发全白的老者,面容祥和,身穿古装,脚微瘸,背驼的厉害。











“可算醒了。”

白灵烟环视了眼这个古朴的木屋,下意识的感觉自己是穿越了。因为马二嫂怕自己把白灵烟打死的事传到丞相府,便偷偷的将白灵烟拖到深山林里,却碰巧遇到了外出采药的肴殇。



  “姑娘想必今日我们有缘,这东西就赠与你,想必以后对你有帮助的,好好保护着它,

  

不要让它落入不怀好意之人的手中。”肴殇满意的打量着,将自己包裹的好东西小心的交到白灵烟的手中。











“这是?”白灵烟不明为什么老者要把这东西给她,怎么有种急切要唤醒自己的感觉。但白灵烟捕抓到肴殇给白灵烟东西时的那份不舍,想必这东西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











肴殇没有回答白灵烟,委婉的一笑。白灵烟在床上已经休息了几天,体力方面都恢复的差不多了,肴殇今天急迫的把她叫起也是出于无奈。











“能走吗?”肴殇一旁打理着粮食。











“要去哪里?”白灵烟刚来这个世界对这里没有一点概念,这个身子留下来的记忆也还模糊着。











“头儿,他就住在这。”门外忽然响起了,肴殇早已知道他们会来,只是没预料他们来的如此之快。











肴殇带着白灵烟去毒药室,同时还塞了一个米白色泛金光的药丸到她的嘴里。











“进到最里面去,把这些东西都拿好了。记住,五日之内千万不要出来。有人向你问起肴殇这个人,你就装疯卖傻,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肴殇将白灵烟推入了窖低。把原本放在窖面上的桌子挪回原位。肴殇左右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衣袖,为自己倒了杯水,悠悠的喝着。











那些人见肴殇如此悠哉,久久不敢上前去,虽然肴殇不会武功,但在有些人得眼里他就是个老奸巨猾的老毒物。用毒于无形的他显然是让那些人犹豫了。











“我们主子说了,只要你乖乖的听我们的,跟我们回去,你要什么主子都给你。”带头的陵慕壮起胆子,上前去劝说。











“哦,当真如此?”肴殇在心暗暗的算着,但他还是决定深入虎穴,老命一条没了也罢。倘若可以歼灭那些人也算是值。











“当然,我们主子最讲信用了,轿子我们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就等您老发话了。”陵慕想世上没有几人能不为金山银山和名利所动容,就连大名鼎鼎的神算子也不例外。











“哈哈哈...好,今日老夫高兴呐。”肴殇怎么会不知道他们所谓的信用都是讲给别人听的,只是他不拆穿,让他们难堪罢了。拿起搁置在另一张椅子上包袱,径直的向轿子走去。











人传讨得肴殇的欢喜就相当于讨得世间之珍宝,陵慕他们见肴殇如此欢喜的进了他们的轿子,便都像吃了蜜般,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回去等领奖。



  在轿内的肴殇换上一脸的轻蔑,笑的有些浮夸,有些鬼魅之意。

  

  “领头,这次我们把这个老东西给带回去了,不知道我们家老爷会赏赐我们什么。”

  

  一男子看着得意的看着自己的领头,想着自己的梦寐以求的娇娇小姐。幻想着自己的老爷会把他们娇娇小姐许配给他。

  

  “你就冯做梦了,又在想我娇娇小姐了吧。做梦,那也太离谱了。我想老爷要是一高兴,说不定就赏你几个夜香楼美人给你,这个还差不多。”

  

  男子看着他一脸陶醉的样子忍不住的打击着他,将他生生的拉回现实中。

  

  “好了,别闹了,赶紧赶路吧。要是人跑了,我们都得提着脑袋去见老爷很公子了。”

  

  黑衣的首领看着他们完全没有防卫的说笑着,在一旁提醒着他们任务还没完成不能掉以轻心。

  

  “奇怪,他们怎么还没追上来。都到哪里鬼混去了。”

  

  男子有些奇怪的看了看自己刚刚走过的方向。心里有闷闷的,问着自己的首领。

  









陵慕派几个人留下搜查肴殇的屋子,有意的让他们搜查地面,方才发现在桌下的嵌接的地方,那人用力的按下中间的圆石。在那些人欣喜之余,只见一层层的雾气瞬间的往外喷射。











被雾气喷洒到的皮肤痒痛难忍,一片壮男的倒在地上打滚,没有多久便七孔流血而亡。











白灵烟在地窖内一直细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还以为他们那么快就会抓到自己,原来那个老者还布下了局













只是那老者怎么能那么的淡然,感觉他是先知道这一切将要发生一样。这古人就真的那么厉害?











白灵烟在暗室中走来走去,冥冥中听到有人进来,抓起自己的衣角搓来搓去,不知要往哪里躲才好。











在她着急之余,她听到有人在她的耳边轻言,“别怕,他不会伤害你。”在另一个时代的白灵烟耳朵异常的灵敏,由于电磁波的影响,现世白灵烟拥有千音耳。使她能听到有缘人得心音,还能与极度微小的细胞交流。只可惜她现在功力危浅使不出这些。











白灵烟抬眼看着天仙般的男子不免有几分失神,完美的轮廓无不衬托着他的俊美,精美的五官让白灵烟好生极度。只是身上散发的寒气人不自觉的远离,只可远观而不容亵玩。













看着眼前饿狼般的女子,千渡只能无奈的朝她瞪一眼,本想去肴殇哪里找点东西的他,懒得易容就跑进了暗道。











“不得不说,生气的男子一点也不可爱。就像背叛过自己的男人一般惹人厌恶。”来自新世纪的白灵烟不由的在心中赞叹着他的容貌,但此刻却不是她沉迷男色的时候。











想事情想的出神的她下一秒就被千渡用手勾起,将她直直的拎了起来。











“蠢货,肴殇在哪里?”



瞥了眼像小猫一样垂着身子的她,一脸的不耐烦。











“什么!蠢货?”在心里暗暗的想着蠢货之词,白灵烟脸上的鄙夷之意顿时爬起,不得不感叹花瓶就是花瓶。没眼界。既然你说我蠢就蠢给你看!











“啊?肴殇是什么东西?好吃吗?”

千渡的嘴角隐隐的抽动着,他是一个对什么事物都不怎么感兴趣的人,但此刻他却有种想玩的心趣。











“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出去?”白灵烟抬起自己沾满尘土的衣袖,顺手就攀上了千渡的手臂,素来就有洁癖的他哪里忍受的住,一手就把她甩了出去。旧伤还没完全好,这下可好又被摔了淅沥哗啦的,痛得白灵烟直打滚。



  “混蛋!我白灵烟是好欺负的啊?”

虽然以前的白灵烟经常被欺辱,但此白灵烟非彼白灵烟

,她清楚的知道,人善被人欺,你不犯人,人也会有要犯你的时候。

  

  白灵烟气势汹汹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一脸的不悦,摆了摆自己的小拳头,再瞄了瞄眼前的铁面一样冷的男子,白灵烟的身子骨没好气的软了下来。

  

  但又不想服输的白灵烟瞪着寒千渡想从他的身上找到一丝丝的可破之处,但白灵烟却是怎么也没找出他那里有弱点,这让白灵烟有些想抓狂。

  

  “就你一个弱女子,还想翻了天不成?”

  

  寒千渡一脸嫌弃的看着白灵烟,脏巴巴的,跟城门外的乞丐都有的一比。寒千渡从衣袖拿出一块白布,一脸恶心的擦拭着刚刚动过白灵烟的那双手。

  

  “你!至于么?就不信你小时候没把自己弄的满脸是泥过。”

  

  白灵烟在一旁小声的嘀咕着,不屑再去看寒千渡一眼,翘着自己的嘴巴。

  

  “怪卡,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是喜欢把自己喜欢的东西说成是自己讨厌的东西。这种人还真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白灵烟若有若无的在一旁说着,但寒千渡却是对怪卡这个词有些不解,这个词在古代还没有被流传,白灵烟当然没想到寒千渡懂不懂的问题。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肴殇把你仍这里的吧,那个老家伙又要做什么的实验了。”

  

  寒千渡眼里散射着冷意,和玩趣。转头平静的看着白灵烟。

  

  “难道这回是要开始采取人体注毒,施药!”

  

  寒千渡看着白灵烟娇小,又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样子,想拿这个来吓唬吓唬她,让她自己说出肴殇的去向。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倾世灵医 或书号:1316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