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美男不胜收小说《穿越代弟去出嫁:夫君是断袖》全本在线阅读

本以为代嫁新娘遇到一个BT的夫君就已经是大悲剧,却不想她穿越过来更加悲剧。同样的代嫁,她却是代弟弟出价,嫁给一个断袖夫君……更加悲剧的是夫君还是个钻石王老五大帅哥啊。还有比面对一堆美食却一点儿不能吃更悲剧的吗?唉……幸好和他成亲三年后,她可以得到巨额财富。那她就勉为其难,为了钱,虽没有异装癖,也拼了这一把吧!只是,怎么越呆在一起,越觉得,哪里不对劲呢?难道说,她真的对这个性取向有问题的古代帅哥,产生了不能控制的那啥?

穿越代弟去出嫁:夫君是断袖[完本]
书号:13239
频道:古代言情
作者:美男不胜收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LS樱花厨卫分部的小文员宋安喜走在回家的路上。是夜,天色阴沉,偶尔间电闪雷鸣,看样子很快就有一场倾盆暴雨将要到来。拐进一条回家时必须经过的小巷子后,宋安喜加快了脚步。今年二十五岁过了的她虽然长的一般,但好歹也算是一个年轻的女人,这条小巷子经常有小偷小摸的人出没,万一有哪个饥不择食的混球儿,在夜晚看到她孤身一人就想下黑手。那个时候她可就惨喽。

   想着,宋安喜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如果不是穿着高跟鞋她都想跑了,就在这时,天边又一次闪起了耀眼的白光,哗啦一声巨响劈彻天地,宋安喜忍不住抬头看那道闪电,就看见一道绚烂的光芒在自己眼前绽放,接着,她整个人就像被什么东西卷进了一个巨大的洞口中……

   

   悠悠睁开眼,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顶粉色的蚊帐。宋安喜想,她家卧室没有安装粉色的蚊帐啊,又一想,不对啊,她家床上没有蚊帐啊。这时,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的声音在宋安喜耳边响起。

   “我可怜的女儿啊,你好歹算是醒了。”

   宋安喜转过头去,看向那声源。那是一个徐老半娘式的女人,让宋安喜意外的是,那女人头上戴着的发簪啊,梳的发髻都充满了违和感;顺着那半老的女人脖子往下瞧,身上穿着的那间暗绿色的衣服,看着越看越像是卖唐装或者是宋服的店里,那种标准的仿古式衣服。

   “你是……”

   “我可怜的女儿啊,你难道连你的娘亲都不认得了吗?”那半老女人大惊失色的喊道。看那神情,真不太像是骗自己上钩的那种仙人跳之类的玩意儿……

   可这……这是怎么回事啊?宋安喜支撑着坐起来,半老女人抹着眼泪扶着宋安喜,稍微打量了一下这间明显不是自己卧室的屋子,宋安喜愣了,心想,莫不是她穿越啦?

   她下意识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尖,那种钻心的疼痛感让宋安喜叫出声来,引得半老女人大呼小叫的冲外面喊着:来人!来人!小姐自杀啦!

   

   自杀你个妹!

   被从外面冲进来的一大帮人七手八脚按住手脚,用一根粗粗的绳子给在床上绑了个结实后,宋安喜在心底暗自骂道。她现在终于是能确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鬼地方了。穿越!还真是TMD的穿越!她好端端的在二十一世纪的大街上走着呢,那会想到一个雷劈就把自己给劈中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扯进了如今这个时空中。

   被绑得动弹不得的宋安喜连带自己的嘴都给用锦帕给堵上了。还好身边一直坐着那个自称是自己这身体的老妈的女人,后者见宋安喜终于老实了(绑成跟个粽子一样能不老实吗?!),便守着宋安喜又开哭了。她一边哭还一边说,宋安喜听她絮絮叨叨哭哭啼啼半天之后,好歹是了解了自己的处境。

   

   她要嫁人了。

   

   是,她没听错,她的确是要嫁人了。

   

   她宋安喜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穿就穿吧,可老天爷偏偏让她穿到了一个待嫁女人的身体里,而且这女的听样子也是代替别人嫁的。

   本来宋安喜以为自己是一个小丫鬟或者小宫女之类的,什么小姐啊公主啊,她们的老爹不乐意让自家闺女嫁给那某某,于是就随便找了个姿色还算过得去的家伙给代替嫁了得了。反正古代的女人们养在深闺里也没怎么见过人,估计那要娶亲的某某都不知道自家未来媳妇儿长个什么样。这种代替嫁人的骗人招数可行性极高,尤其是在古代。

   但是,当宋安喜断断续续的完整的听完了那半老女人的哭诉之后,她囧了。

   她不是代替一个女的嫁的,她,宋安喜,将要代嫁的,是一男的——

   

   一男人!她一女的要代替一个男人出嫁!!就因为那个不知道姓什么的家伙欠了一屁股债,那债主不知道是不是性取向真有问题,直接说让欠债的把自己儿子给嫁了,就当抵债。能抵债当然最好喽,可欠债的舍不得自己宝贝的独生子,就想了个辙,硬是要自己儿子的双胞胎姐姐代嫁,以此来保住自己家里唯一的传宗接代的男丁!

   什么世道啊这是!什么天理啊这是!?

   

   咒骂天地半天却都是无用的宋安喜累了。耳朵听那半老女人哭啊说的也听累了。被绑着这姿势虽然不怎么地,但是好歹也在床上,于是等那半老女人走了她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等再次醒过来时,她赫然发现自己是在一顶摇摇晃晃的大红骄子里坐着。

   宋安喜傻眼了。她悔不当初自己没能在第一时间想办法赶紧跑路,后来又想,跑不了吧,就她那个被绑成粽子的样子,还随时随地屋外面都有人守着,怎么样都跑不了吧。但是现在真落到即将步入不知道跟谁一起的婚姻殿堂,宋安喜就急了。

   可她急也没用,即使是在轿子里,她也是被绑着的,就连嘴里都依然是被堵上的。

   怎么办?宋安喜看了看那木头做的轿子,怒了。用头开始撞轿子里面的东西,没多久,轿帘子被掀开,一个人头伸进来,是个丫鬟模样的小女孩儿,哭丧着脸悲悲戚戚的对宋安喜说:“小姐,您就认命吧。再怎么样您都拗不过老爷的呀。”

   ——我不认命我不认命!凭什么凭什么是我嫁人!我不要嫁给一个喜欢男人的人!

   “白公子不会回来了,小姐您还是就跟着袁堡主好好过日子吧。”

   ——过个屁!我都不认识!那个屁堡主长什么样家里几亩地住在哪儿有没有妻子小妾一大堆,再说了,我一点儿都不稀罕!

   “听夫人说,等再过两三年,袁堡主满意了,就把您给送回来,谁也不知道您嫁过人……”

   ——嫁个屁!誒!等等——小丫头刚才说什么来着,说自己还会被打包送回来?!草!丫的我还是个可包退换的快递呀!

   “再说了,小姐,在家里您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还不如去袁堡主那儿,听说那里可好了,有山、有水、有花、有鸟、还有一个大草场,您不是说过想看看花草水鸟吗,现在不是一个挺好的机会吗,您不期待啊?”

   ——山水花鸟?!你当我什么没见过啊!我可是二十一世纪的当代人!我见过的花鸟虫鱼山川河流比这个世界的任何人都多得多!我稀罕那些东西个屁!我还期待——我期待个鸟啦!

   

   开始在心底大爆粗口有一说一没一骂别人娘的宋安喜被摇摇晃晃的轿子送到了目的地。小丫头帮宋安喜把头上的喜帕给弄得看不出什么问题,把宋安喜嘴中的布给扯出来,一边扯一边说:“小姐,过会儿我就得叫您少爷了。您千万别出声,您若出声,袁堡主就不会让您过门了,老爷的债就还不清了,咱府上都得死翘翘。小姐,您千万忍着,小翠在这里跟您磕头了。”

   自称是小翠的小丫头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跟着,宋安喜听见四个此起彼伏扑通下跪的声音。

   “小姐,我们给您抬着轿子,我们也知道自己抬着的是活下去的希望。小姐,您大慈大悲,给我们一条生路。忍一忍吧。”

   说话的想来是那四个轿夫了。宋安喜刚刚被扯掉嘴里的东西,说话还有点困难,小声的咳嗽了两声,清清喉咙,红盖头下隐约能瞧见那跪着的五个人,一女四男。宋安喜撇嘴,叹气,骂天:“丫的!您看准我好欺负是不是,给我这么一难下的坎儿!”

   “我答应了成吗?起来吧!”宋安喜对那几个人喊道。

   跪着的五个人又冲宋安喜磕了三个响头,接着站起来。

   

   小翠走到宋安喜边上,帮宋安喜解开了绳子。

   “小姐,这三年的时光小翠不能陪您了。您多多保重。”小翠哽咽的声音轻声说道。

   宋安喜黯然,她最烦最恨的就是生离死别,最厌恶的是别无选择,最痛苦的是眼前只有一条绝路,自己还必须笑呵呵的走。

   “那什么,我不是做好事,回去跟那个你家老爷和那夫人说,从今往后,别认我这个女儿。最好呢,直接把我从那个什么族谱里面除名了,我就感谢你们了。这是唯一的条件,一定回去给我带到。”

   “小翠记得了。”小翠点着头。宋安喜自己把轿帘子给放了下来,隔绝了那张对于自己来说依然陌生的脸。

   丫的!从现在开始,自己就真没得选了。谁让自己嘴贱呢,一心软就答应了这种事,脑残了吧!

   

   轿子又被抬起来,摇了小半天,昏昏沉沉的宋安喜感觉到轿子停了。跟着,红色的世界被一道亮光照进来,被人已经掀了红盖头的宋安喜微睁着眼睛,一张端正的过分的脸进入了她的视线。

   就算是曾经被电影、电视剧、影视海报、PS图像等等东西给熏陶了二十几年的宋安喜,也会在看到这张脸的时候发出惊艳的叹息。

   那张脸,即便是演员或者是模特,也不见得会端正到这种地步。

   高挺的鼻梁,形状如线条般优美的嘴唇,清晰得似乎是有人专门用画笔和刀斧进行雕琢过的脸庞,眼睛中带着的那种淡淡的清冷之感,让人不愿意靠近又想要触碰的复杂心情,在那一瞬间由这张脸完全带给了宋安喜无法忽视的冲击。

   “秦忆,你还好吧?”脸的主人的声音像大提琴的浑厚纯粹的低音,听着实在是入心入肺。

   宋安喜回过神来,点点头。她终于知道自己这具身体所代替的那个家伙叫什么名字了,秦忆是吧,丫的,刚才那自称是这身体娘的家伙叫了半天小萝小萝的,也就是说自己叫秦萝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字。

   “还记得我吗?我们曾经见过两面。”

   “不好意思,我不太记得了。”故意把声音压了一下,听起来像是个男子的声音,宋安喜摇着头表示自己不认识眼前这帅哥。心里则在狂呼,帅锅,告诉我,告诉我吧!你是哪位!有没有房子?有没有存款?有没有股票车子海外资金或者有钱地老爸——

   “呵呵,也是,那时你年纪尚轻,当是不记得的。我姓袁,单名一个朗。朗朗乾坤的朗。你可以叫我袁朗也可以称呼我为相公。随你。”袁朗微微的笑起来,当他一笑的时候,那眉眼之间的冷冽一下子没了,就仿佛是春风拂过了冬水,让看着的人都能心一颤儿一颤儿的。好喜欢。

   “我扶你出来。”

   一只手伸了过来,宋安喜吞了口口水,看着那只怎么看都觉得十分完美的手,觉得喉咙有点发干。她把手搭在那手上,温热的触碰让宋安喜心跳加速脸上发红。

   

   就像踩在棉花地上的感觉,宋安喜高一脚低一脚的走在其实非常平整的石板路上。她活了这么久,在一个寻常的肢体接触十分频繁的社会里,和男人的牵手、皮肤的偶尔触碰,甚至是与曾经的男友的接吻,这样的事她都经历过。按道理说她是不应该有仿佛是遇到了国家领导人那样的紧张感。可事实上她的确在手和那好看到不行的袁朗的手相碰的时候,觉得自己只剩下说不出的紧张。

   这是不正常的。

   宋安喜想。即使是跟自己曾经交往了两年多的初恋男友,她也没有这样的感觉,难道说,一穿越她就碰到了让自己心动的人吗?不可能!她又不是一个标准的花痴。

   

   “到了。秦忆,以后这里就是你我共同居住的地方。我们进去吧。”

   宋安喜抬起头,一下子张大了嘴巴,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她的面前,一栋大概只能属于欧洲中世纪的贵族们才有能力和资格居住的城堡立在那儿。就好像是《哈利·波特》里的魔法学校霍格沃茨那样的建筑风格,静静的屹立于天地间,让宋安喜有种窒息的错觉。

   丫的!

   这都是个什么世界啊!?怎么随便一个什么堡主都这么有品位!竟然给弄个中欧时代的建筑物出来做居所。有才!真是太有才了!

   

   惊叹不已的宋安喜被袁朗领着慢慢踏进了堪称城堡的建筑物中。不像是宋安喜在故宫看到的那些个建筑的风格,让从来没有出过国的宋安喜大饱眼福了。

   她看看这看看那,偶尔间再瞟一眼身边的帅哥,看的是那个不亦乐乎心醉神迷。真觉得老天爷其实对自己确实不薄,把这样的好东西塞给了自己。虽然她是代嫁,但谁规定代嫁就不能跟被欺骗的帅哥试一试。万一成了呢?

   不过好像有点东西她没有考虑到。

   嘶……是什么呢?

   噢……宋安喜想到了!

   是男人!

   眼前这帅哥似乎喜欢的,点名要娶的,是个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男人!

   也就是说,这帅哥其实是个——GAY!

   丫的!老天爷,您对我也太好了!男人的性取向实在是太不可琢磨了!能怎么办?可以怎么办啊!?她又不是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轻易把一男人给由GAY变成直男啊?!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穿越代弟去出嫁:夫君是断袖 或书号:13239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