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良歌小说《太子妃不识字》完整版在线阅读

目不识丁的李拂欢为寻找失散多年的弟弟独行江湖,遇到了温润如玉的大将军齐些,竟是个满身仇恨的邻国遗孤?遇到了风趣幽默的茶商江帛,竟是邻国的太子?\r\n 弟弟也找到了,怎么就成皇帝了?\r\n “欢欢,你若觉得自己是个灾祸,那便让我深陷其中吧,若你害不死我,那余生,你可就是我的了。”\r\n “我是个灾祸,但我也是个有尊严的克星,我只克人,不克驴,你放心罢,你很安全。”\r\n

太子妃不识字[连载]
书号:13131
频道:古代言情
作者:良歌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暮霭沉沉,候鸟栖霞,川城最美的时候,大抵就是黄昏渐逝,胧月初露的时候。

天色眷笼,街头巷尾便已灯火通明。偶有一缕白软的炊烟袅袅迎向空中胧月,闹市花灯如昼,丞江水面缓缓飘着画舫,俊秀的姑娘在此抚琴吹笛,笑容清浅,身段娇柔。

我着了一身粗布麻衣,顶着猪肉荣的头巾一步三晃的畅行在这川城的美景中,目光落在画舫姑娘的身上,一一掠过她们的素手、柳腰、酥胸、香肩。

画舫上的姑娘察觉了我灼热的目光,不禁厌烦的转了个身,不再给我瞧。我郁闷的挠挠头,低头瞅了瞅自己的行头,俨然一副市井泼皮的样子,怪不得美人不理我咧。

江畔卖河灯的周婶瞧见我来了,打趣道,“小李啊,又出来瞅姑娘啊,别瞅了,没有哪家的闺女愿意跟你,我上次给你介绍的张寡妇虽然带着个娃子,但手艺活样样精巧,你说你咋还挑挑拣拣的。”

我不耐烦的挥挥手,打断她的喋喋不休,掏了掏耳朵,挺了挺腰板,瞧也不瞧她,径直阔步朝前走去,说道,“我才不要张寡妇,算命的说我今年命犯桃花,有顶美顶美的美人等着我,你个妇道人家,我才不跟你唠。”

周婶嗤笑了一声,如同川城所有的人一般,笑我痴癫,讽我落魄。我才不与她们计较,老姜头说了,我小时候吃的所有苦,都是为了长大享福用的。

老姜头说,我是个大福星,能给别人带来好运。

她们才不会懂咧。

画舫传来阵阵丝竹悦耳,我虽不识大字,也不精通韵律,但好东西还是分的出来的,小曲儿声声悠扬,直教人听了舒坦。画舫旁偶尔飘过三三两两的荷花灯,虽然小巧,但玲珑精致的,可讨喜了。

我穿梭在人群中,越过护栏跳到江畔边,一盏河灯飘过,我便使劲儿划水,试图将河灯划到我的脚下。都说河灯载着愿望,那不介意多载一个吧,反正我的愿望也不沉。

不知河灯离我太远还是我划不动水流,竟眼瞅着那河灯离我越来越远,我有些着急,踢了鞋子朝水中走了一步,小心翼翼伸手去够河灯。江水淹没了我的小腿,夜晚的水,还是凉的有些刺骨。

我用力伸手,却还是够不到面前的河灯,咬咬牙,鼓足了勇气又往前一步,月朗星稀花灯如昼的江面,还是黑的让人迷茫。

突然,我脚下的细沙突然开始流失,身体失去了重心,我心下一惊,拼命的往后仰,于是前俯后仰的两三次,终究还是扑进了江里。

江水冲进了我的鼻喉,面前漆黑,我的手在水中挥舞,试图抓住什么足以逃生的东西,脑袋疼的沉沉难醒。

透过江水望向江面,许多人惊呼朝江畔跑来,招呼着下水救人,可是一个个都袖手旁观。川城人的冷漠,我并不是第一次体会。

我心想,完了完了,这次要死了。

怎么办!老姜头的医馆还指望着我给他吃饭呢!没了我他吃不了怎么办!完了,铁定要浪费了。

我的身体一直往下沉,离水面越来越远,我可以看到自己吐的泡泡,不成方圆,却也模糊了那一张张冷漠的脸。

再见了,美丽而又残忍的川城。

我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梦中大火蔓延,火舌跳动,吞噬了李家村诸多面如土色的乡亲,我带着李盏逃啊,逃啊,跑的气结头眩,跑的目茫无望。

突然,我手心一空,再回头,却不见了李盏小小的身影。

然后面前一片白茫茫,仿若那年恰开的栀子花,仿若,一人翩翩神圣的白衣袂。一双白皙葱笼的手指握着我脏脏的小手,在洒金兰笺上挥毫两字。

拂欢。

那人说,往后,你就叫拂欢罢。

这梦反复重演,反复到,我都知晓这是一场梦,试图努力看清那人的脸,试图看清我弄丢李盏的地方。

可是,除了大火,和那一纸拂欢,我终究,什么都看不清。

眼角温热,我抬手抹去,努力睁开了眼睛。梦还是模糊,但我却终究要醒。

嗓子有些干裂,脑袋疼痛欲裂,我扶着头挣扎的坐了起来,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赖声赖气道,“老姜头…老姜头…”

“你醒了?”

耳旁突然传来温润的声音,显然不是老姜头,我吓得一激灵,彻底醒了神,瞪大了眼睛瞅着面前突如其来的陌生人。

陌生人是一身戎装青年男子,脸上三分英气七分俊美,眼角狭长邪魅,悠然笑着,竟一时叫我看痴。

我暗暗吞了口口水,算命的说我今年会遇到顶美顶美的人……面前这……真的是准极了!

坏了!早知道这般准我就不该把付的银子再偷回来!回头半仙儿发现银子少了,会不会一气之下跟神仙说把我的美人送走啊!

美人瞧我半天不说话,便又问了一句,“不舒服吗?”

我眨巴眨巴眼,仔细盯着他的脸,生怕错过了他每一刻动人的表情,认真道,“美人,你愿意跟我过日子吗?我会对你好的,老姜头答应将他医馆给我分红,将来你不会吃苦的,跟我走吧!

美人大概从未见过我这般落魄乞丐模样的男子这般着急,我见他一脸为难,又朝他忙摆手,解释道,“不不不,我不是男人!我是女的!我真的是女的!”

他目光波澜不惊,向我笑笑,问道,“你为何要扮男装?”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我没想扮男人,只是没钱买好看的衣裳,这些都是老姜头的衣服。”

美人眉头微蹙,沉默了片刻,便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说,“时辰不早了,既然你无碍且回家去吧,下次莫要一人去江边了,丞江有暗流,河床流失了许多,危险的紧。”

他说着,我便才记起昨日够河灯失足落水,恍然大悟一拍大腿,道,“啊!原来我掉江里了!原来是你救了我!啊,我说我怎么在这儿呢,哎,这是哪里?”

他无奈笑笑,道,“这里是驿馆,你昨夜落水,将你捞起来也无处可去,所以我就将你带回来了。”

我抬头打量了四周,这精致的装潢,这文雅的花草,这柔软的床榻,这怡人的香气,我有些不满,努努嘴,说,“美人我们以后是要过日子的你莫要骗我,这里才不是医馆,老姜头才不舍得花钱买花放窗台!”

他侧目瞥了一眼窗台上的花,又有些伤身的揉了揉眉心,解释道,“这里是驿馆,不是医馆,好了,我该走了,你回家去吧。”

说完,他转身去开门。

我着急道,“哎!美人!你不跟我去过日子了!”

他的手已然打开了门,却木讷停住了,歪头看我,笑的温润,说,“今日我还有事,下次得闲了吧,多谢姑娘美意。”

我一听,乐了。脸一红,扭扭捏捏道,“那成,你先去忙吧,等得闲了我们就过日子。”

他瞧我不胜娇羞的模样,嘴角抽了抽,关门离开了。

待他离开半刻,我方回神,跳下床赤着脚追了出去,边追边嚷,道,“哎!美人!你,你叫啥名儿啊?我叫拂欢,李拂欢!”

阁楼的长廊中,他一身戎装在晨光中格外好看,背影却一僵,立了片刻,才转过身,仔细盯着我,问道,“你说你叫什么?”

“拂欢,李拂欢!”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太子妃不识字 或书号:13131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