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本王来也小说《浴火狂妃:腹黑王爷的宠妻》完整版在线阅读

身怀六甲,多年恩爱夫君变成刽子手。为了讨娶她的亲妹,竟丧心病狂的害死了她腹中亲儿。她以太师千金身份归来,誓要放干他们的血祭奠失去的亲人,绝不手软。她功于心计,步步为营,百密一疏的是某腹黑王爷怎么天天在眼前晃悠?

浴火狂妃:腹黑王爷的宠妻[连载]
书号:12907
频道:古代言情
作者:本王来也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紫竹国宗人府内。



  清冷的月光照在女人一张惨白的脸上。她的左脸被烙铁烫伤,烧焦的皮肉还挂在脸上很是可怖。女人被一根铁链吊在牢房内。衣衫破碎,周身鞭痕累累。



  天色渐白,身边活动了一夜的老鼠蟑螂也昏昏欲睡,窸窣之声越来越小。黎明前的黑暗,这一刻似静谧的黄泉。



  下一秒,有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仿佛黄泉路上的勾魂使者。牢房的门被打开,狱卒手里握着鞭子,杀气腾腾的。



  “快点开始吧,完事儿还能回去睡个回笼觉。”



  “真是晦气!每天都要这么早起来处理这个活死人。偏偏上面有令还不许弄死了!”两个正在执行鞭刑的狱卒互相抱怨着挥起了鞭子。



  一年多来,日日如此。鞭刑五十,隔三差五再来两个嬷嬷掌嘴二十。再不然就是几月前月忆晴按耐不住的那个晚上,亲手烧红了烙铁,将滚烫的烙铁按在了她精致的面颊上。



  狱卒见被吊着的女人只是呆呆的睁着眼,嘴里连半个声音都没发出,手里的劲儿又狠狠加重了几分。



  她,月夕颜,是月子峰御史的大女儿。那个亲手将烙铁印在了月夕颜脸上的便是月夕颜同父异母的妹妹,这个妹妹是她一生的噩梦,若不是这个好妹妹,她月夕颜也不会落到今日这步田地。



  月夕颜的母亲柳容竹是月子峰亲姨母的女儿,两人自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后因门第悬殊无奈只能做了妾室。正妻上官盼是太尉上官云霆的爱女,也是月忆晴的生母。上官盼是个控制欲强又心狠手辣的女人,好在父亲多年来一直有心护着,她们母女二人倒也一直相安无事。



  后来到了婚嫁的年纪,月夕颜无奈被皇帝看中,指婚给了他的第四子傅天辰。



  婚后也一直是和如琴瑟,画眉举案。傅天辰由于战功出色,广得善缘,备受皇帝青睐,地位自然也是无人能及,后来如愿登基坐上龙椅。



  本以为日子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可是那一天,傅天辰怒气冲冲的来到她的房间,一巴掌将怀胎六月的她扇倒在地。



  月夕颜的嘴角带着血,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傅天辰原本淡漠的眸子里杀气腾腾,“毒妇,竟连一个婴孩都不肯放过!”月夕颜满眼的迷惑,道“皇上,你这话什么意思?”



  傅天辰恶狠狠的一把抓起她来,咬牙切齿:“贱人,若不是你在药中做了手脚,朕的浩轩怎可能因为小小风寒就失了性命!你还说不是你,冰梅可是你的贴身侍女,她难逃自责留下遗书上吊自尽了!忆晴现在伤心欲绝,卧床不起。你个贱人却还在狡辩!”傅天辰说着抽出腰间的佩剑,寒气逼人的长剑直指她的眉心:“你害了我的浩轩,朕要你母子二人去为他陪葬。”



  月夕颜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素日里对自己温柔体贴的傅天辰,觉得好陌生。男人往日里的温柔体贴全部化作幻影。素日里深邃温情的眸子里像要喷出火来,好像这目光就可以把她扒皮抽筋。



  月夕颜眼底哀戚蔓延:“不是我做的,我自然不会承认。浩轩是你的儿子,难道我肚子里就不是你的孩子吗!?浩轩死了是他命薄,为什么要牵连到我的孩子!?”



  “皇上”一声虚弱的呼唤,月忆晴在丫鬟的搀扶下缓缓而来,傅天辰收起长剑,一把推开挡在身前的月夕颜,疾步走到月忆晴的身边,之前的杀气瞬间变成了如水的温柔,又将自己的翠纹织锦羽缎斗篷解下为她细心系好,而后将她小心的拥在怀里:“你怎么不好好休息,大半夜跑过来,仔细着凉。”



  “咳咳,咳,冰梅的事我听说了,我就是想亲口问一问姐姐。”月忆晴说着红了眼眶:“姐姐,为什么?妹妹若是有什么不对,姐姐尽管处置便是,妹妹定不会有半句怨言,可姐姐你为什么如此心狠手辣要害我的轩儿?他还只是个襁褓中的婴儿。”



  这一问算是坐实了月夕颜的罪名,她冷冷看着眼前的人,不置一词。月忆晴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狠毒,推开傅天辰拥着她的手,缓步走到月夕颜跟前,趁其不备忽然抓住她的手狠狠掐住自己的脖子:“姐…姐,不要”月忆晴惊恐的大叫。



  傅天辰顷刻间来到二人身边,拉开纠缠在一起的姐妹俩,抱稳月忆晴后转头朝着月夕颜就是一脚,月夕颜毫无防备,被这么一踢,摔出去足有半米远。



  月夕颜重重的摔在地上,疼的几近昏厥,口中一阵腥甜,一口鲜血顺着嘴角慢慢溢出。肚子处传来的剧痛惊醒了她,抬眼看向自己腹部时,衣裙上触目惊心的鲜血给了她答案。就这样她眼睁睁看着自己六个月大的孩子流掉了,还没来及多看一眼,就被关进了这不见天日的宗人府里。



  收回思绪,狱卒已经结束了鞭刑,打开了月夕颜头顶锁着她的铁链将她拖了出来。月夕颜被带进了之前自己住的玉明殿里,她抬眼看到自己的亲妹妹月忆晴正面色红润的端坐在那里把玩着手中的茶具。



  听到动静,月忆晴放下手中的茶具,抬手摒退了下人,缓缓走到月夕颜跟前,拿起手帕厌恶的遮了遮鼻子,冷冷一笑:“姐姐,好久不见,今日的鞭刑他们伺候的可还好?”



  月夕颜直直看向她“月忆晴,浩轩不是我害的,他是我的亲侄儿,我怎么可能害他?如果你不信我,大可以直接杀了我!”



  月忆晴闻言轻笑出声:“呵呵,姐姐,事到如今,我对你如实说了吧,也好让你做个明白鬼。我当然知道浩轩不是你害死的。”缓缓叹了口气:“他不姓傅,我是断断不能留他的。若他的死,可以替我除掉你,也不枉我辛苦把他生下来。”



  “你…”月夕颜一时怔住,她缓缓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厉声质问:“若是你认为是我杀了浩轩,你今日这样对我,我不怪你。想素日里我待你不薄,没想到你竟为了陷害我对自己的亲儿子下手!?虎毒尚且不食子,月忆晴你还是人吗?”



  “姐姐,怪只怪你我二人非一母所出,你娘身份卑微却又深得父亲宠爱,又生下了弟弟瑾瑜,我母亲恨毒了你母子三人。她为了打垮你们母女,即使毁掉我,也在所不惜。将我当作棋子送与他人玩乐,只为设计除掉瑾瑜。为了打击你,又把我送上皇上的床。有你和瑾瑜在一天,我就永远要受母亲摆布。而皇上,眼下他虽宠我爱我,可我始终是个那个居你之下的妾室。还有你未出世的孩子,只要你们在一天,我就不可能得到完整的他,更不能堂堂正正的做我的皇后。我虽然不爱他,可也无法容忍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尤其是你!”



  月忆晴斜睨着眼前这个狼狈不堪的女人,眼中露出一丝鄙夷,继续说道:“月夕颜,从小到大,你总是那么优秀,父亲深爱你娘,也疼爱你。你是父亲的骄傲,是月家的掌上明珠,我和我娘一直活在你们的阴影之中。从我出生那刻开始,就注定要与你为敌。所以现在,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必须是我月忆晴。而你,对皇上来说不过是一个毁了容又水性杨花的女人,还有什么资格和我争!哈哈哈…”



  “对了,你还不知道吧。你母亲前日得知瑾瑜的死讯,一时气急攻心,刚有下人来报,今日也去见了阎王。”



  月夕颜瞳孔剧烈的缩了缩,心下有什么东西碎裂开来,她双眼通红,抬起混着血污和黑泥的手,一巴掌打在月忆晴精致的面颊上,“月忆晴,你才是最狠毒的毒妇!那也是你的亲弟弟,你真是禽兽不如!你为了把我踩在脚下,做了那么多坏事,杀了亲儿和弟弟,害了我母亲,还把我未出世的孩子也害死了,你不得好死!我今天就要杀了你为他们报仇!我要将你碎尸万段!”说着就要上前。



  “住手!”傅天辰恰好赶到,见此情景,飞身前来抓住月夕颜的一只胳膊直接将她甩出去,看到月忆晴双颊微红,一侧明显的五指印,将她护在身后,恶狠狠的看着一米外倒在地上的月夕颜,“你这个贱妇,怎敢又来伤害忆晴,真是无可救药!今天我非杀了你不可!”



  “皇上,姐姐只是刚刚知晓家中变故,又想到她未出世的孩子,情绪有点激动而已,您可千万不要怪她。”月忆晴说着就要哭出来。



  “忆晴,你就是太善良了,这个贱人再三的伤害你,你竟然还帮着她说话。”傅天辰拍了拍月忆晴的手,将她拉进自己怀里。



  “皇上,姐姐不是有心的,她只是一时被欲望蒙蔽了心智,您好好和她说,我相信姐姐定会改过自新的。”月忆晴悠悠道。



  傅天辰皱了皱眉,语气不由严肃几分:“忆晴,你总是这样心善,你可知贱人心肠歹毒,你今天为她求情,小心她明日就能将你生吞活剥了!”



  一旁的月夕颜忽然纵声大笑,只觉喉尖一阵腥甜,她重重的咳嗽几声:“真是伉俪情深!傅天辰,你这个负心人,成亲这些年,我为你倾尽所有,为了你,不顾身份,跟去战场为你出谋划策,与士兵同吃同住;为了你,委身照顾灾民,身染瘟疫差点没了性命;为了你,亲自押送粮草到边疆,几次遇到劫匪,险些活不下来;为了给远在千里外的你通风报信,我怀着身孕马不停蹄,最终失去了一个孩儿;先皇太后,也是我苦心服侍在侧,聚敛人心,上下打点…若不是我,你早就死了一百次了!若不是我,江山,王位,你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上吗?今天这一切就是你该给我的回报么!?”



  傅天辰冷笑道:“当初因为父皇母后看重你,朕不得已娶了你,这些年来在他们面前和你扮演夫妻恩爱的戏码。你做的一切,我都记得,但那都是你心甘情愿为朕做的,不是朕求你做的。朕明明深爱忆晴,却顾念旧情,依然留着你,养着你。但是,你一次又一次伤害忆晴,朕不能再容你!”



  这一刻,世界似乎都崩塌了。



  月夕颜觉得自己被埋在黑暗的底处,痛的无法呼吸。



  她抬起头,带着无限恨意的目光停在傅天辰俊秀的脸庞:“好,就算我对你来说一无是处,那么我的孩子呢?他可是你的亲生骨肉,你怎么忍心为了这个贱女人置他于死地!”



  傅天辰望着她,满眼的讥讽“你还好意思提那个孽种?你这个下作的女人,背着朕出去勾三搭四,以为人不知鬼不觉。你做的丑事都被忆晴身边的婢女看到了,忆晴为了替你瞒着朕,还狠心要杀了那个婢女。若不是朕恰好听到,岂不是成了天下的笑话!?你不知羞耻怀了个孽种回来还指望朕替你保密,帮你养着吗?”



  哈哈哈…哈哈哈…



  “月忆晴你这个贱人,你好狠毒的心思啊。”



  月夕颜狂笑不止:“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要了,我只要我的孩子能活过来!我要月忆晴给我的孩子陪葬,我要把你抽筋扒皮,我要你不得好死!”



  “你真是不知悔改!”傅天辰更加的愤怒“真是毒妇,要怪就怪朕,是朕深爱忆晴,执意要娶她做皇后。她还一直跟朕说要朕立你为后,你们姐妹二人陪着朕好好过日子。没想到忆晴这样纯善的人,竟然有你这种毒如蛇蝎的姐姐!”



  他走到月夕颜跟前,狠狠掐住她的脖子:“朕决不允许你这贱人再伤害忆晴分毫!来人,把这贱人舌头割了,拉出去,凌迟处死!尸体拿去喂狗!”



  接着,月夕颜被几个侍卫连拉带拽的拖出去,手脚利索的把她绑在执行柱上,她的心一瞬间又硬如铁石,静如止水。



  “第一刀!”



  “第二刀!”



  “…”



  她竭力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潇洒模样,但灰白的嘴唇止不住的颤抖。



  月夕颜忽然发狂一般大叫:“傅天辰,月忆晴,你们记住,我月夕颜化作厉鬼一定回来把你们碎尸万段!你们等着!等着!”



  月夕颜发狂的叫声,好像带着无穷的穿透力,那凄厉绝望的诅咒在深宫上空久久盘旋…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浴火狂妃:腹黑王爷的宠妻 或书号:1290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