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半梨花小说《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全本在线阅读

家中惊变过后,我在爷爷留下的黑玉里面解封了一只厉鬼。\r\n他说他受爷爷恩泽,这一世会护我周全。\r\n我丫这是做梦吧?\r\n我屏气凝神之后想要逃跑,却发现一切都是枉然。\r\n既然如此……\r\n你要听我的话,宠我,保护我。\r\n还要帮我寻找爷爷去世的秘密……\r\n惊天的阴谋逐渐浮现。\r\n我与厉鬼的纠缠也藕断丝连。\r\n

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完本]
书号:12904
频道:悬疑
作者:半梨花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最近京城动静挺大,任家的两个当家人因为一场车祸死的不明不白,那个任家的二老爷可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早早和自己的大哥分了家,如今任家败了,也不想着怎么挽救,反而还想着和自己的小辈争财产,趁着对方悲痛之中,家中的主心骨又没了,连哄带骗的把家产夺了过来,他的名声也就此坏了,京城那些受过任家恩惠的,每个人出点力,才让他从牙缝中吐点东西,一些老人一听他的名号,连连摆手,这人做事可不地道。



  任家历代最擅长占卜和相术,特别是任老爷子,看人的面相能知人善恶,摸骨知其体虚实,任家时也就是任老爷子的大儿子,任子安的父亲,一手占卜之术可以算出身边所有人的命运,唯独算不出自己和父亲会死于非命,算不出自己唯一的女儿对相术和占卜毫无天赋,再简单的手相任子安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任老爷子和仁家时对此毫无办法,两人都想着在有生之年,让任子安能够安稳的活在他们的庇护下,却没想到两人的生命截止在一场车祸,独留任子安一人,当年任老爷子为在这京城中闯下一片天地,手段也都不清不楚的,为他人改命,延寿不惜伤他人性命,最后闹得家破人亡的事也做过一些。而任家时生在京城红旗下,可谓是根正苗红,为人正派,结交了不少了挚友,若不是如此,在这两位死后,任子安别说任家财产,就连这两人的骨灰都落不到。



  任子安坐在地毯上发呆。



  她以后的路该怎么走,难道真的就让任家就此败落吗?可是当初祖父和父亲失望的眼神任子安不是没看过,她是真的走了不了他们的路子。



  还有那个任望继,想到这,任子安古怪一笑,她绝不相信这场车祸与他没关系,任家这两位死后,最得意的是谁,任家那么大的产业他一人独吞也不怕撑死,一张空白支票就想撇清关系,他想的未免也太简单了。



  她面无表情的分别把两罐骨灰从小箱子里拿了出来,小心翼翼放在卧室里提前做好的的供台上,闭眼,双手合十,各拜三拜。



  她是祖父和父亲血脉唯一的延续,任家不能就这样败落在一个小人手里。



  转身回到客厅,跪坐在木箱面前,低头一看,木箱里根本没剩多少东西,只有一封信和一块黑玉,任子安心中一阵怨恨与委屈,难道祖父父亲辛辛苦苦大半辈子,就剩下这点?任子安深吸两口气,压下鼻中的酸涩,颤抖着手从木箱中拿出信,信封上竖写着:任子安亲启。任子安眨了眨眼睛,拆开信封,上面笔迹苍劲有力,刚健而又不失风骨:



  吾孙:



  世间轮回,终归于尘土,任家风光几世,终要承受这因果报应,可怜吾孙,是任家连累你了。命难改,你莫强求,也莫抱怨,祖父定当护你周全。这黑石,你且收好,以指心血喂石。接下来,就看你造化了。



  任子安拿着信纸从上到下看了好几遍,终究没有理解信上的内容,难不成,祖父和父亲的死是他们自己早就预料到的?难道这场车祸另有隐情?任子安从来没有如此憎恨自己从不插手任家之事,否则,也不至于落的现在两眼一抹黑的地步。



  任子安翻过信纸,只见背面一行潦草大字,像是在仓促之中匆忙添上去的:



  女儿爸爸爱你照你祖父的话做



  任子安心中一搅,死死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标点符号都来不及加,当时的情况是如何凶险,祖父和父亲是不是就命丧于此劫。



  任子安拿着信纸翻来覆去的浏览了好几遍,也找不到多余的信息,深吸几口气,压下心中的苦痛,从木盒中取出黑玉,玉石放在手中温润无比,未经雕琢,形如卵石,拿近看,这黑玉看似通透,却黑的深邃,石心仿若藏了大千世界,莹莹点点,若隐若现。



  任子安把黑石放在手心细细研究一番,犹豫半晌,还是把右手中指递往口中,轻皱眉,狠下心,咬了下去。取指心血不得借助外物,否则血不纯粹,相术预测将大打折扣。



  任子安伸手把血抹在黑玉上,眼见着那抹深红隐入玉中,任子安忽地脑中一阵嗡鸣,眼前一黑倒在地上,她奋力睁着眼睛,可始终摆脱不掉眼前的黑暗,身体动弹动弹不得,只有手指能徒劳的抽动两下。



  任子安此时感觉自己已经仿佛站在垂死的边缘,耳边嘈杂声不断,有狗吠声,婴孩的哭啼,女人的娇笑声,再往后,有汽车的轰鸣声,铁铲铲土声,还有各种窃窃私语声。任子安根本分不出自己是在现实中还是梦中。



  不知过了多久,那些声音消失了,任子安终于清醒过来,尝试着爬起来,仍是头重脚轻,周围的事物都在不断地摇晃,皱着眉,重新躺在地上想再缓会。



  “我已帮你开启天眼。”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任子安猛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但眼前还是在不停地摇晃,头越来越重,眼皮酸涩不堪,不停地往下耷拉,任子安在闭眼前只看见一只白色的衣袖。



  “好宽的袖口,也不怕看见腋窝。”任子安意识消失前喃喃道。



  那人身体一顿,收回迈出的步子,静静的在任子安面前站了半晌,嘴角勾起,“这个丫头倒是有意思。”



  伸手抚上任子安的脸颊,轻轻摩挲,“相貌寻常无奇,不会招揽桃花运,应该好保护吧?”



  没想到,话音落,任子安竟然将手附在了他的手背上,“老公,你可要保护我一辈子啊……”



  “老公?……”那人的手一哆嗦,随即抽离出来,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随即转身化为一道白光,隐在任子安掉落在手边的黑玉中。



  很快听到了任子安的下一句:“这个台词太俗了,男主怎么能忍受……”



  原来她在惦念着昨天看的电视剧。黑玉里的人发出哼的一声,气恼自己方才信以为真。可是,很快反应过来,自己怎么被这么点儿事情左右了心情?



  不由得望向任子安,这女孩子明明很普通啊,貌似也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吧?



  任子安睁开眼,脑中还是懵的,看看四周,发现自己竟睡在地上,猛地坐起来,瞪大眼睛空洞洞的四处看了看,伸手把头发往后一捋,使劲挠了挠,坐在地上慢慢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眼中一片迷惑。



  低头摸出被自己压在身下黑玉,放在眼前,睁着一只眼往里面看。还是莹莹点点,没什么变化,脑中忽然浮现出昨晚在意识消失前的白色袖子,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难道是做梦?



  正想着,一阵冷风飘过,任子安莫名打了个寒噤,正琢磨着室内怎么会有风,又感到一丝寒气萦萦绕绕,终不散去,任子安上下摸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警惕的看向四周,这风绝对不对劲,任子安作为任家后代,从来都不是无鬼神论者。



  半晌,那丝寒气渐渐消失,室内渐渐回温,与此同时一个“人”出现在她面前。



  那人做古装打扮,一身白色长袍,似于古时汉服,宽大的水袖正是昨晚所见,长长的衣摆盖住脚面。那衣物一晃,便暗纹流动,低调奢华,绝不是凡物。



  任子安第一眼注意到对方的衣服,随即又被对方的脸吸引了注意力,任子安在京城中混了那么久,看过的俊男美女绝对不少,再加上现代化妆技术,说是有绝世容颜也不为过。但是再看到对方的容貌,任子安还是忍不住有些晃神。



  与她曾经在电视中看到的雌雄莫辨的美男子不同,这人一头黑发散在腰间,却不显丝毫女气,眉黑如墨,眼中像是那黑玉石心一般,黑的深邃却又星星点点镶嵌其中,肤色像是常年不见阳光的那种苍白。任子安脑中只浮现八个字:眉眼如画,温润如玉。



  男子面无表情的让任子安上下打量,任子安回过神来,眼中满是警惕。



  “你是谁。”任子安问道。



  “我叫封焰”,那男子踮起脚尖,飘了起来,他怡然自得的站在半空中,似乎地心引力对他毫无作用。任子安这才看清这男子根本没有脚,衣服下摆里只是一道白色的虚影,像是一道没有实体的浓雾,仿若即将消散。



  这一切十分玄幻,任子安却没有太过于惊奇,她从小生活在祖父身边,什么奇异之事没见过。



  “你是鬼。”任子安斩钉截铁地说。鬼无脚,其体飘飘然。



  “是。”



  任子安皱了皱眉,这人真是惜字如金。



  “昨晚的那个人是你?”



  封焰沉默了一会,慢慢道来。



  “你祖父把你托付于我,从今以后我会藏身于这块黑玉之中,适时保护你,你定要随身携带,昨晚我已帮你开天眼,你眼中如今已是另一番场景。”封焰居高临下的看着任子安,眼睛眨都不眨,当然,鬼也没有眨眼的必要。



  “为什么?”任子安也不知道自己问的是什么,封焰所表达的信息太多,她一时消化不了,什么叫托付于他,为什么要开天眼,她又为什么需要保护。任子安想知道得太多太多,却又不知从何问起,眼中满是迷茫。



  任子安迷惑的抬起头,就见封焰委身飘下,宽大的水袖轻易的穿过她的身体,,任子安才发现这人竟是虚体,封焰虚坐在她面前,伸出纤长白皙的手覆在她眼睛上方,任子安闭上眼睛,只感到眼皮一阵凉意。



  只听封焰淡淡道:“天眼随你控制,我修行千年,保护你已足够,条件是帮我收集人间怨气,助我成形。”



  任子安感到眼睛上方的寒意消失,慢慢睁开眼,封焰正把慢慢手收回。修行千年?这可真够老的,她偷偷瞄了一眼封焰俊秀的脸庞,心中疑惑万千。



  “为什么是我?”



  任家子孙并不止她一位,那个所谓的二爷现在更是子孙满堂,并且她样貌才智皆不出挑,天赋更是为所剩无几,却偏偏选中她,若是真的为祖父所托,又为何替她开启天眼,任子安最近遭受的实在是太多太多,她不得不多想一下。



  “天眼开启需要必要的先天条件,你有。”封焰深深的看她一眼。



  “那又为何要保护我,现在也应该没人想要害我了。”祖父和父亲死后,甚至连财产都所剩无几,她又没有任何天赋,对任何人都造成不了威胁,还有谁会把心思花费在她身上。



  任子安脑中一闪,追问道:“是不是和父亲和祖父的死有关?”



  封焰没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任子安顿时就知道他这是默认了,不觉沉默了良久,好像自己也没什么多余的选择。闷闷的问道:“我该怎么做?”



  “这世间冤魂厉鬼何其多,你只需让他们自愿把怨气交给我。”



  “自愿?”让冤魂厉鬼自愿把身上的怨气交出去谈何容易。



  “……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任子安似懂非懂,“封焰,我想知道你有什么本事保护我?”



  “你这是在怀疑我的能力了?”封焰有所不满,忽然伸手施展法力,只见放在茶几上的茶壶飞了起来。



  这本是最简单的法术,任子安却是第一次见,“鬼啊!”吓得花容失色,匆忙起身想要躲在封焰的身后,没想到手抓住封焰胳膊时,竟然抓了个空,她双腿一软,直接向前摔去。



  刚见面就让她受伤,十分不妥当。封焰反应很快,伸手去拉她。任子安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扶自己起来,可是她腿软根本站不住,跌到封焰的怀里。而她的嘴唇恰巧停在对方的水润薄唇上。



  任子安倒是没有什么感觉,毕竟封焰是个虚体。可是封焰能够切切实实感受到任子安唇畔传来的湿润,那白皙的脸颊两朵红云飞上,该死,他暗暗骂了一句,将任子安扶好,化成虚影,进入黑玉中,不肯再出来……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缉拿怨灵:喂饱鬼夫大人 或书号:1290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