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话斋小说《若得一世不留白》全本在线阅读

残月是枯死的美人。\r\n相遇于不经意之间,偶然开启了那个书中的巧字,指尖摸索过的画笔被搁置在梦中黑暗的尽头。\r\n“你我之间,没有谁对不起谁,有的大概只是不合适罢了。”\r\n“你不知道你是谁,那好,我告诉你,你是顾留白,我一个人的顾留白。”\r\n末了,上天安排给你我的道路究竟是还有没有交汇的一天

若得一世不留白[完本]
书号:12931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话斋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我叫陈静,一个普通的名字,一个普通的人。我在青岛经营着一家大不小画廊,离栈桥不远,开门就能吹到海风,听到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



  画廊里有我自己的作品,也有我收藏的画作,我原以为我可以永远沉静的生活下去,就像我的名字一样。



  那天,是我在毕业之后第一次见到那个人,和许多年以前一样,带着一点点栗色的头发剪得干净利落,修长的身形在地上拉出长长的影子,深邃立体的五官精致的像教堂上天使的壁画,那个失掉一条肋骨的亚当。



  “好久不见。”他说,眉宇间仿佛散落了一地的阳光。



  “好久不见。”我想我那时候已经紧张的连声音都不对了,对了自己向来都是这么懦弱,就算是打起勇气也带了几分特意的尖锐,就像很久之前蹲在一般收拾画材的时候。



  “这幅画,多少钱?”



  我顺着他指的看过去……



  “不好意思,非卖品,这只是拿来展示的。”我努力把那种名为紧张的情绪压下去,换一副严肃的模样,但是我觉得我现在在他的眼里肯定就像是一个小丑,带着可笑的面具,做了愚蠢的事情。



  算了蠢就蠢好了,反正自己都蠢了那么多年了,也不在乎那么一会儿了。



  “哦,这样啊,那是不是方便带我去看看作者。”



  “不方便!”意识到自己有些急切,顺手拢了拢头发,我感觉到自己的手指都在微微的颤抖,通过发丝传达给我一个嘲讽“我不知道他在那里。”



  “陈静……”低沉沙哑的声音,我有多久没听到这个声音叫我的名字了。



  “别叫我,门在那边,这里不欢迎你。”



  为什么要回来,既然走了就不要再回来!已经过了那么多年有再深的感情也该淡了,有再大的隐情也不要再说了,听得人都不在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看着他慢慢变得灰败的神色,我意识到我可能有些伤人,但是那又如何,他和那个人之间,我没得选。



  回到家李嫂刚从画室出来,向我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他今天怎么样。”我指了指画室,轻声问到。



  “和以前一样,一直在里面画画,听话的很。”李嫂指了指画室,带着几分和善的笑意,李嫂是我家的保姆。



  我笑着点了点头,让李嫂先去忙。



  进了画室,里面坐着一个年轻人,从后面看只看得到半长的头发。画室里东西虽然多,却并不杂乱,而且收拾的井井有条,他有洁癖,受不了脏乱。



  我从后面环住他的脖子,淡淡的清香一缕缕的往鼻子里面钻,让人心头都有些发痒。



  “回来了…”发音还有些模糊,但是声线却清朗的很,他以前声音很好听的。



  “嗯。”我把头埋在他的脖子里蹭了几下,我很喜欢这样,他也很纵着我。



  突然,他叹了口气,有些无奈,他伸手把画揭下来,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个素描的头像,干净利落的短发,精致而立体的五官,就连那眼角眉梢那一点点的随意都画的栩栩如生。这不能说是画坏了…甚至应该说,画的很好非常好…只是,画的却不是对面放着的石膏头像。



  这几年来,他已经很少画素描头像了…



  “李嫂的饭好了,我们去吃饭吧…”



  “好”他转过来,细碎的刘海有些长了,遮住了眼睛,我伸手撩开,琉璃灰的眸色总显得人有些淡泊,黛色的眉有些远远的,有人说眉淡而远是有福气的。



  我看着他,我的丈夫,我的同门,从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便觉得那人像极了水墨画中那淡淡的一晕,虽不如何抢眼却清雅的让人心折。



  在这个近乎是浮华喧嚣的时代,那里才能养的出这般人物。那次是我第一次为自己选了国画而不是油画而开心。



  他笑,我也跟着笑。



  吃过了饭,他没有回画室,而是坐在一边陪我,他很好,对我很好,只是…他不爱我…



  我和顾留白是不在一起睡的,说到底我同他只是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但是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可以每天看到他照顾他,我还有什么可求得。我不敢奢望他可以忘记那个人,只要他还在就好了。



  “你在想什么?”



  他坐在我对面,医生说他现在还很不稳定,随时有可能再回到以前那种自闭的状态。



  “我们出国去玩吧,我们去日本,去名古屋好不好。”



  他看着我,良久突然笑了“好。”



  他现在根本就不是顾留白,他只是一个很像顾留白的人,就像他再也没办法画工笔,再也没办法在自己的世界挥毫泼墨,他的心病了,而我不是他的良药。



  “你别哭……”



  他似乎有些急了,伸手给我擦泪,我抓住他的手,眼泪掉的愈发凶猛。



  我摇着头,我不知道该不该让齐豫见顾留白,尽管我知道,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可以让顾留白再次回来那个人就是齐豫,可是我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五年前发生的事还历历在目,我该如何说服自己。



  “我不哭,你不要担心。”我伏在他的膝盖上“留白,你想画画吗?”



  声音闷闷的就像我现在的心情。



  “你说什么?”



  “留白你想不想画那样的画。”



  我指着客厅挂着一幅海棠花,色彩潋滟,像是千百年前雨后的那一盆。



  “我想”他脱口而出,但是随即神色又暗下去,像个得不到糖的孩子“可是,你教过我,我笨学不会。”



  我有什么资格教你,我有什么资格……



  “留白不是你不会,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终究我不是那个对的人,有些事不论怎么样我都做不到。算了,不是我的留也留不住,何必在拖累着留白。



  “明天我们去孤儿院吧。”我想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做好了放他离开的准备。



  “好!”



  他很开心,但是,再也拿不起画笔的顾留白怎么会开心……



  时针已经走到凌晨两点。我从床上翻起来,看着自己放在一边的包,手就像不受控制一样打着颤。



  “就当给你一次机会,也给留白一次机会……”



  我拿出包里的名片,齐氏设计总监,齐豫。



  一阵忙音过后,我听到了一道男子低沉的声音。



  “喂……”



  第二天,我起的很早,或者说我根本没有睡着。他也起得很早,我给他收拾好,才带他出的门,他是个很注意自己的人。



  “呐…留白和小朋友玩,我去忙点别的事,嗯?”我将他细碎的刘海撩到一边,他很开心就像个孩子一样的看着我,眼中再也没有了以前的阴郁,我忽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要让他回到之前,再去面对当年的一切。



  “好。”他应着,去找孤儿院的孩子去了,我看着自己已经空掉的手,知道这一放开恐怕就再也抓不到他了。



  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齐豫,他来的很早,我走过去,他完全没有看我,自从留白进来,他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留白。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他的语气带了几分不可思议,夹杂着微微的颤抖,我感觉的到他此时此刻心中的不平静。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顾留白这样已经五年了,五年间他本应该是画坛中最耀眼的那个人,可就是因为眼前的人,他这五年一直都困在自己的世界!



  “医生说,他经历了很可怕的事,他的大脑为了保护自己所以选择封闭了自己。”



  齐豫低下头,声音带了几分痛苦,这些年他不在国内,他什么都不知道。



  “我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没人知道该怎么办。”我看着远方的飞鸟,从教堂上腾空而起,飞向不知名的地方。



  “齐豫,我不是他的良药,所以即便我陪他一辈子,他也只能是这样,你知道吗。”



  “我……”他有些颓然,这些年想来他也不好过。



  齐豫看了看我,我看得到他眼中的悔恨,但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就是悔恨,事情已经发生,伤害也已经造成,你悔恨!又有什么用!



  “你知道吗,我下了多大的决心让你带走他,我没有太多的要求,我求你让他真正的开心起来。”



  我把留白带回来那天陈静跟我说了很多,关于留白的病,关于他的习惯,我看得出来,陈静是真的爱着留白,其实我很佩服陈静,知道自己喜欢谁,知道该怎样去爱他,更知道如何去放手。



  世间所有的故事都会有一个巧合的相遇,当故事发生这些相遇就变成了巧合,没有故事就只是一次平淡的交友过程…所以说无巧不成书,在我看来正是因为成了书,才有了巧。



  北美,国内知名的美术类学院,从这里走出了很多画坛巨匠…他们每一个都在诉说着这所学校的光辉。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若得一世不留白 或书号:12931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