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米耳小说《乱江山:心系毒妃》完整版在线阅读

我是杀手,有心无情,他是帝王,有情无心。\r\n我以为我这一生一世都要刀尖舔血,浪迹天涯,魂断一人刀下。\r\n他以为他那一生一世都要开疆扩土,泽被苍生,亡于帝王座上。\r\n哪知我拿走了他的情,他偷走了我的心,从此:\r\n我成了一个被拘于皇城之中的杀手,他成了一个折服于美人膝下的君王。\r\n江山天下纷纷乱乱,我与他都少了半边,好在:\r\n我分了半颗心给他,他分了半份情给我。\r\n

乱江山:心系毒妃[连载]
书号:12950
频道:古代言情
作者:米耳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我叫北堂静,是一名杀手,现在我要杀一个女人,她叫上官嫣然。听说她今天要路过一条官道,而我现在就等在这里,等着取她的性命。



  这条官道虽是官道,但是人烟稀少,官道上布满了沙土,偏又刮着大风,我现在可不是像话本中描述的大侠手中拿着锋利的快刀站在官道中央,在沙土中任长发飞扬,而是安静的埋伏在一旁的草丛中,嘴里啃着不小心吃到的地上的泥,耐着性子等着上官嫣然的马车经过。



  就在我拔掉前面草丛的第十三朵小花的时候,前面的官道上终于传来了声响,看着眼前迎着飞扬尘土的简陋马车,若不是我看见了马车角落的上官家族的家徽,我也许真的会错过这次刺杀的目标,什么时候香叶国御史大夫的庶女会穷到出门坐着车身都是破洞且吱嘎摇晃的马车,并且随身只带了一个车夫和一个奶妈,即使香叶国是小国,也不至于这般贫困潦倒。



  我眯着眼睛看着马车离我越靠越近,心里默默的数着:三!这上官嫣然看来在家里的处境很差,也许死了是种解脱。二!这草丛里的蚊子真大,下次再杀人需要蹲草丛一定要带一些驱蚊的药水。一!倒!



  随着我的默数结束,官道上“啪”的一声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溅起的尘土迷花了我的眼睛,我连忙将手帕挡在眼睛前面,顶着漫天的尘土向那辆马车走去,果然我的毒药的效果还是一贯的好,就连拉车的马都已经倒在地上没有了声息。



  马车中的奶娘和小姐倒在一团,若不是这上官嫣然今年芳龄十六,正是花骨朵一样的年纪,就凭这俩人身上穿的打着补丁的衣服,我还真分不出哪个是御史家的千金小姐,这御史大夫未免对女儿太苛待了些。



  锁定了上官嫣然的身份,抽出了上官嫣然头上主人让我拿的蝴蝶穿花绕金钗,这上官嫣然浑身上下也就这钗子像是大户人家小姐戴的,寒酸成这样性命却值十两黄金,不知是庆幸还是悲哀,我费力的拖起上官嫣然的胳膊把她向一旁的草丛拉去,这官道上虽说人烟稀少,但是保不齐会冲出一个英雄救美的公子哥,这年头大家看的话本多了,多多少少都做着英雄的梦。



  我好不容易将这上官嫣然拖到草丛里,草丛中潜伏已久的蚊子狠狠的咬了我一口,我无奈的看着自己手上的红包,果断的掏出身上的匕首对着上官嫣然白皙水嫩的小脸划去,没带防蚊的药水,要速战速决,主人让我杀人毁尸,这上官嫣然的脸便是留不得了。



  小心的让鲜血避开我黑色的裙摆,即使黑色沾了血迹看不太出来,但是我恶心那个味道,这味道比鱼腥气要重了许多,看着上官嫣然被我划得乱七八糟的小脸,就是亲妈站在这里也认不出来,我才转身缓缓的向远方走去,迎着漫天的沙土去领我的十两黄金,当然,还要清洗一下我被沙土洗涤过的长发和衣服。



  回到我居住的客栈里,缓缓地擦洗掉满身的尘土,将黑色的纱裙换掉,我拿起了柜子中最鲜艳的繁复的红色纱裙缓缓穿上,站到镜子面前开始上妆,点朱唇,柳叶眉,珊瑚珠串攒的簪子插在鬓上,看着镜子中自己最妖艳的颜色,我很是满意,纵然没有倾国倾城的姿色,但是自己描绘出的颜色也带着几分惑人的味道。



  我轻轻的在镜子前转了个圈,看着纱裙在空中摆出的涟漪,笑着走出了客栈,我是个杀手,生命随时会画上休止符的杀手,母亲说话多的杀手往往已经成了白骨,所以我是一个喜欢沉默的杀手,但是我还年轻,所以我是一个叛逆的杀手,偏偏要穿上最张扬的衣服醒目的站在人群里,即使我是杀手。



  反正繁复的裙摆并不阻挡我取人的性命,我擅长的是毒,无声无息,不易察觉,最干净最令人痛苦的毒,而现在我手中拿着那枚蝴蝶穿花绕金钗去取我的十两黄金。



  穿过繁复的街道和拥挤的人群,我来到一个庭院的边角,轻轻地扣了几下门,就有一个小童跑过来开门,将我恭敬的让了进去,我漫步走在庭院中,并不着急去见我的主人,难得在这天龙国的都城里有这么僻静的去处,而主人他又有意让我觉得受到了尊重,即使我只是一个卑贱的杀手,我又怎么会浪费他的这番好意。



  恩,这朵牡丹的颜色开的真正,美的就像是绣娘绣出来的假花,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它摘下放在房间的花瓶中慢慢的欣赏,或是踩在脚下将这样的美丽缓缓地碾碎,我的手控制不住想要伸向这朵牡丹。



  “静,你来了!”这声带着严肃和狠辣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摘花之旅,我回头,看向声音的主人,暗紫色的长袍穿在他的身上浑然天成,剑眉黑眸,再配上薄唇黑发,周身冷酷无情的气势,我离得这般远都能感受到一二,天生的王者,天生的野兽,我的主人,天龙国的皇帝:欧阳破。



  我安静的将那枚蝴蝶穿花绕金钗拿在手里,缓缓地伸出手,摊开手心,看着欧阳破。



  欧阳破嫌弃的看着我手中的钗,好像我手里拿的不是精美的钗而是一只死苍蝇,我看见他的薄唇一张一合,带着些许冷漠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这就是那个上官嫣然的信物,这香叶国的御史大夫给自己失散多年的庶女就留下这么一个金钗作为信物,就让人去寻他,呵……”



  我看着手中的钗上那蝴蝶被微风吹得有了些许抖动,暗暗地出神,什么时候把那十两黄金给我,我可一点都不关心那个御史大夫。



  “静,你知道如果一个人背弃了我,我会怎么处置他吗?”带着嗜血气息的欧阳破的声音缓缓地传入我的耳廓,我抬头,有些迷茫的看着他深邃黑暗的眼眸:话题是怎么拐到背叛上面去的,我刚刚出神了很久吗?不会错过我的十两黄金吧!



  欧阳破看着我的眼睛似乎非常满意,勾了勾嘴角说:“有一个下人偷了我的东西,我刚刚抓到他,静说我该怎么做?”说完不等我做出反应,摆了摆手。



  我安静的看着他身边的随从离开,然后带着两个侍卫和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回来,心中冷笑:欧阳破这是要给我一个下马威,每次他要我给他办事的时候都要给我一个下马威,似乎是害怕我反水,这次是砍手砍脚割舌头,还是挖眼睛,我默默的退了几步,我可不想让不相干人的鲜血弄脏我妖艳的红裙。



  果然欧阳破看到我后退之后摆了摆手,那两个侍卫立马将那浑身是血的人的脑袋砍了下来,那人的头颅掉落在地上滚落了好几圈,停留在我裙摆的正前方,瞪大了眼珠看着我,完成的一点都没有美感,手法太低劣,不过还好没有弄脏我的裙摆,我舒了一口气。



  我拎起裙摆小心翼翼的绕过头颅走到欧阳破面前再次伸出了拿着蝴蝶穿花绕金钗的手:“十两黄金。”欧阳破这个时候大概是忘了我是杀手,他的下马威不过是我的家常便饭,母亲说只有缺乏安全感的人才总是炫耀彰显自己的力量,他甚至忘了我不是他的下属,只是和他合作罢了,谁让他的酬金总是那么可观,让我可以忽略他的种种怪癖。



  欧阳破看了一眼随从,那人将一个黄色的布包拿到我面前,我掂了掂重量满意的准备转身离去,酬金到手,只是这金钗……



  “静,我希望你能以上官嫣然的身份去香叶国御史大夫府上,接近香叶国的五公主,杀掉上官嫣然一家。”欧阳破突然开口声音温和了许多。



  我停住想要离开的脚步抬头看向欧阳破:这任务很不容易,伪装成别人,还要接近公主,杀了御史大夫一家,不过越是不容易的任务价码越高,想到黄金我点了点头:“二百两黄金。”



  欧阳破听到我的回答显然舒了一口气。我见状无趣的回头准备完成我接下来的差事,毕竟这个任务有些难了,却突然右手的手腕被人紧紧地抓住,我狠狠地瞪着我手腕上的那只手,拼命抑制想要将那只手砍下来的冲动。



  “静,不要背叛我,也不要离开我。”欧阳破带着温和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我不屑一顾,打个巴掌给个甜枣罢了,看在钱的面子上我会完成任务,不必用这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但是如果他再不松手,我真的会把这只手砍下来,我已经开始想象用玉盒呈这只手的样子和用金盒呈这只手的样子。



  “黄金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别像这次拖泥带水,完成的这么慢。”欧阳破继续说道,松开了手,好吧!我眯着眼睛看着欧阳破的手腕,看在黄金的面子上放过那只手,这只手放在玉盒里一定更为好看些!



  回头,将那朵开的刚好的牡丹花摘下,狠狠地用鞋底碾过,我转身离开了这个庭院,居然说我完成的拖泥带水,我想如果有一天我接到的任务是杀掉欧阳破,我会完成的迅速一些,就像他期盼的那样。



  五天后,我身穿破破烂烂的长裙,脸上用泥水抹的脏兮兮的,头上戴着上官嫣然的蝴蝶穿花绕金钗,看着眼前御史大夫府邸门前的石狮子,低下头酝酿了一下情绪一边哭喊着一边拍响了大门:“爹爹!”



  在我剧烈的捶打大门一段时间后,一个老人打开了大门眼睛里带着戒备和疑惑的看着我,我一边扑到老人的怀里一边放声大哭:“爹爹,爹爹,我是嫣然啊!我终于找到你了。”



  老人先是僵了一下然后抚着我的后背声音里带着惊喜,但是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的说:“你是嫣然小姐,谢天谢地,嫣然小姐,你没有事!”



  我看着不断往门口这边走来的下人紧紧地抓住面前老人的衣服,闭上眼睛一脸虚弱的向后倒去:二百两黄金要的有点少了,早知道要这样演戏应该多要点才是。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乱江山:心系毒妃 或书号:1295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