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淑人君子小说《盛宠之窃心凰妃》完整版在线阅读

她是被命运抛弃的女子,欢喜的是,她也不信命。曾有人为她一笑倾天下,可她偏偏不愿做那万凰之凤。他囚禁了她,连同心一起囚禁。为了她,负了天下又如何?他以真心换真情,赌了一生,不知是赢还是输。

盛宠之窃心凰妃[连载]
书号:12992
频道:古代言情
作者:淑人君子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南陵国崇尚天命,开国之初便有大巫师摄政辅国。



  大巫师名琴,逆天道而行,娶妻生女不得善终。后来,南陵国主萧瑜悄悄将琴之女送出王都,任其自生自灭。



  张嫣便是那被送出宫的孤女,身边只跟着一位名唤兰若的姑子。张嫣与兰若本该过着清闲且被人遗忘的日子,万万没想到等到了一纸诏书。



  十六年春,十六年秋,张嫣奉旨入宫那日正好十六岁。



  她眸子泛着水光,柳眉微蹙不知悲喜,樱唇轻启欲说还休,好似受了许多辛苦身形清瘦惹人怜爱。



  张嫣狠狠掐着自己的腿,带着些许哭腔:“臣女见过陛下!”



  萧瑜想起大巫师北冥琴死前的嘱托,不禁有些潸然泪下问:“你过的,可好?”这个人好奇怪啊!她不过就是紧张掐地大腿太疼。



  张嫣不自觉得后退,奈何又被兰若姑姑往前推到帝王跟前。



  张嫣只得乖巧的欠身立在帝王身侧,不敢抬头更不敢说话。不知怎的,萧瑜望着眼前的女娃娃竟生了几分亲切之感。他遣退左右侍从,唯有兰若不肯离开,萧瑜轻笑不怒自威:“你想抗旨?”



  兰若轻拍张嫣肩头两步一回头走出凉亭,片刻回神慌忙,“国主仁德,她不过是十六岁的姑娘。”



  “朕要取她性命你能挡得住?”萧瑜微怒。



  张嫣吓得瘫坐在地上,面无表情也无闲暇去管什么仪态风姿。萧瑜忍不住轻笑,低声问:“怕了吗?”



  点头,过了会儿,她又摇头。



  “哈哈…”,萧瑜被她逗乐,眼下这样的性子多半是随了大巫师那个无法无天的夫人,“朕与你父亲是知音,也是君臣。这些年你过的辛苦,朕会好好补偿你的。”



  张嫣从未见过父亲,也不知被父亲抱在怀里是什么感受?



  她拿起兰若姑姑先前写好的纸条,藏在广袖中,“国主,臣女过得很好。这些年日子过得很平静,说起来,臣女还要多谢陛下仁德。”念着念着,张嫣越发生气,什么仁德不仁德,她吃的用的都是靠着自己能力争取的。



  兰若姑姑太奇怪了,眼前这个国主更是奇怪总说她听不懂的话。



  “朕想要抱抱你。”



  张嫣握紧拳头,拿着小纸条接着念:“臣女不能…不能……”



  “快说。”萧瑜直直的盯着张嫣催促道。



  她越说越着急,看不到袖中藏着的小纸条全靠猜,“臣女不能嫁给陛下,求陛下切莫惦念着补偿臣女。雷霆雨露皆君恩,臣女对陛下感激不尽”,失神之间袖间纸条滚落,眼下连猜也猜不到了,“槽糕,早知道就安心背下便好。”



  萧瑜用手理她额前的碎发,低沉道:“你这鬼丫头在想什么,朕的补偿自然不是要你嫁给朕。”



  “也对,你这年纪都能做我爹爹了。”张嫣松了口气,抓起眼前的糕点往嘴里乱塞。她察觉自己失言,脑子里一团乱,吱吱呜呜也不知说些什么。



  “慢点吃,朕还有许多糕点。”



  不出半刻,张嫣身形不稳,左摇右晃便趴倒在凉亭玉桌上。一手拿糕点,一手轻扶额:“好晕哦,头好晕哦。”



  萧瑜将她抱在怀中,张嫣脚下的纸条滚落在他手中,写的尽然是她刚刚同他讲的那些话。只不过,纸条上写的是:臣女不能留在宫中。



  “真是个可爱的姑娘!”萧瑜抱起她放在榻上,命人去请太医。



  兰若见这姑娘迷糊,贪吃中计,气得恨不得只当没养过她。小纸条写的好好的,可她偏偏不按照计划行事。



  “她无事,等她醒了朕会让人送她去圣女宫。”萧瑜显然不是同兰若商量,他不能任由大巫师唯一的血脉流落民间。



  当日送她出宫本就是为了稳定人心。南陵如今拥有最多的财富,城池有强健的儿郎守护,他派人去将小姑娘寻回来也在情理之中。过几日,待她做了圣女,位居神职也算是继承他父亲的意愿。



  “国主,您忘了大巫师的下场吗?民妇很后悔带她进宫,不祥之人担不起我国的圣女。”兰若清楚的记得十六年前,北冥琴惨死在佞臣的剑下。



  萧瑜握紧拳头,盯着眼前的女人道:“朕没忘。你别以为朕不知你是何人?兰若!”眉眼间红痣虽刻意隐去,仍留着淡红色的疤痕,她俯身道:“民妇知罪。”



  兰若是大巫师的妻子,瞒天过海却没骗过至高无上的帝王。



  此番见他没有说破,恐也没有要追究的意思。



  “求之不得莫强求,这是民妇想要对国主说的话。况且,我南陵国少一位祸国的圣女并没有什么损失。”



  萧瑜拂袖离开,道:“那便让她醒了自己选吧。”



  话虽如此,萧瑜暗暗派人将张嫣送往圣女宫,“朕做这强人所难之事,终究还是对不起大巫师了。”



  “等你完成最后的任务,你们母女便可以相见相认。”至此,兰若便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她逃避多年,该来的始终避无可避,圣女还是要自己一人走完自己的路。



  圣女宫远离王都,不靠喧嚣,唯一的好处就是清净至极。榻上的人昏迷已半日有余,低声呢喃只有那一句。



  “兰若姑姑…兰若姑姑……”,仿佛她只有握着那双手才稍安心一点。



  张嫣身穿白色纱裙,头戴紫色花环,连身子都散发着淡雅幽长的香气。耳边声音温柔如水,细细道:“圣女,您醒了。”



  她当真是睡了一觉,然后,活在了自己的梦里。张嫣睁开眼睛,低头捂住脸问:“圣女是什么?我为何变成了圣女?我如今又身在何处?”



  九天是服侍圣女的圣侍,住在圣女宫已经三月有余。她们的圣女这般聒噪,恐怕不太合适。她轻声道:“圣女,切莫惊扰神灵。”



  “此处圣女宫,您就是天定的圣女啊!”九天趴在张嫣耳边,尽可能小声回话。



  张嫣怀疑自己耳朵坏掉了,她怎么跟天过不去了呢?去它的劳什子天定圣女,以后还能不能随意的在花间抓蝴蝶了。



  总之,圣女这个事情,她选择拒绝且不愿意每天去神殿跪半天。



  “你告诉我,如何才能出去这里?”这话张嫣问了第三十二遍,圣侍九天耐心耗尽,推辞说要去为她衣裳熏香便犹如出逃一般走远了。



  “这床太软了,我睡不惯。”



  “你们能告诉我,我是如何到这里来的吗?”自然是无人应她,从小抚养她长大的兰若姑姑也不在这里陪着她了。



  那帝王所谓的补偿难道就是一座了无生意的宫殿吗?张嫣承认那日用那些糕点,是她大意轻敌不懂事。



  中午小憩睡醒的时候,张嫣瞧见门口立着个黑影子。



  圣女宫为突显圣女的纯洁,栽种的花都不许开艳丽的颜色。最艳丽的颜色要数她头上所戴花环,听说还是从外面弄进来的,果真是个连花花草草都嫌弃的破宫殿。



  此番,眼前一抹黑,张嫣自然印象深刻。她没来得及穿袜子便跑出去抱着那人的腿,可怜兮兮求着说:“求求你,带我出去吧,好不好?”



  他言语清冷,只说道:“圣女请自重。”



  张嫣哭起来惊天地泣鬼神,抓着他衣角愣是不让那人抬脚。那人气定神闲,望着远方盛开的白莲,不紧不慢甩开她,“那处白莲甚好,圣女可要做个如莲花一样的女子。”



  张嫣被两个圣侍架着,不死心,说出卖身求自由的话。“若公子能救本姑娘出去,他日…他日本姑娘愿意以身相许。”



  他走了,连头都没回便走了。她腿软,气到腿软。



  圣侍松了口气,苦大仇深看着张嫣,她一脸无辜道:“地上凉,扶我回屋。”



  “圣女以后要注意身份,切莫如此任性毁了神灵的重托。您的言行就是上天旨意,你怎么可以说出那样的话”,圣侍视死如归,感觉就像是要被拉去砍头一样,“亵渎神灵,会不得善终!”



  张嫣瞧她如此在意,安慰道:“上天会原谅你我,自求多福吧。”



  她最烦这些上天什么的,上天在头顶好好的不是吗?人做个事情,非要借着上天的名义求得心里那点安稳。



  坚持了半个时辰,她听得耳朵都要生疮了,轻声细语说:“圣女的姐姐们,你们说的话我都记住了。现在,我有些乏了。”



  “圣女莫要这样称呼我们,能侍奉圣女是我等前世修来的福气。”



  这些女子大多正当妙龄,何至于有如此想法?



  她实在是困了,懒得再去说什么,说了也没有人愿意听。张嫣靠着床侧眯着眼小憩,圣侍九天为她盖着薄衫怕她着凉。



  圣侍九天望着张嫣半晌,她大概能懂主子心中所想。



  “圣女,您安心休息吧。我们去外面等候您的神旨”,说完便出去顺带将门关好。过了会儿,圣侍们都颇有眼色的退了出去。



  听到关门声,她睁开眼将圣侍九天盖在身上的薄衫扔在榻上。



  “兰若姑姑你看看,这些人真的烦死了。嫣儿往日是不是也这样烦您,所以您才带着嫣儿进宫见了陛下,让他将我送到这无聊的地方吗?”



  她越想越思念从小陪在自己身边的兰若姑姑,竟不争气的掉眼泪。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盛宠之窃心凰妃 或书号:12992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