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徒画小说《三界小主管》完整版在线阅读

韩芝笯出过两次车祸,失去了记忆,所以,十六岁以前的事全都不记得。\r\n六年后。\r\n一根凤凰翎,引出北海王长子之死,同时,也牵扯出她不为人知的“三魂七魄”之迷。\r\n是谁断定她的未来承受不起过去的喜悲?她韩芝笯冠“梦”之姓,受“幻”之名,自己的责任,自己担待得起。\r\n当记忆回归,那段尘封两千年的时空过往再度浮出水面,魂魄深处,执念苏醒,从此,除了“侍神之名”,她不再有任何羁绊。

三界小主管[连载]
书号:13057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徒画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韩芝笯坐在骊山“女娲殿”外的台阶上,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此刻,她已经在这里独自静坐一个多小时了。



  “唉……”她深沉地叹出第38次泄气,今年的大学生就业形势真是严峻到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



  从大四第一学期伊始,她着手准备简历,9月下旬,开始奔走于西安各大高校的招聘会,中铁、中建、陕建、陕能、葛洲坝、华电重工……只有没来招聘会的领导,没有她不塞简历的单位。但她就以这般锲而不舍、死缠烂打的小强精神,到现在第二学期四月中旬,依然还是个无业游民。



  韩芝笯摘下紫色眼镜,揉了揉两个睛明穴,又重新戴上,看着手上的简历。



  韩芝笯,女,陕西省渭南市大荔县人,身高1.57米,体重43kg,22岁,西安科技大学2015届毕业生,主修工程管理。专业技能证书,已考过(不用纠结,真的只是考过而已);校内外荣誉,最佳创新女青年(又名“创妖新榜女青年”);业余特长,读书写字(一般没什么特点,又想胡歪歪显摆的人都这么写)。



  说来,韩芝笯考不过证拿不到校内外荣誉并不是因为她笨或者不够努力,相反,她非常聪明,非常努力。



  韩芝笯出过两次车祸,十六岁以前的事全都不记得,苏醒那一刻,别说认人了,简直就像刚出生的婴儿,冷热无感,喜怒不觉,吃穿困难,行动艰难,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可就是这样,她却在两年之内完成小初高十二年的学业,并以不低的成绩考进西安科技大学,其智商和学习能力可窥一斑。



  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她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是个异类。



  一个能看见“异世”妖魔鬼怪的异类。



  每次考试,她不是被妖怪掳走,就是在被妖怪掳走的路上,总之场场缺考,次次交白卷,如此,她怎能考证拿荣誉,不被劝退已经是学校仁慈了。



  韩芝笯瞅着那寥寥无几的字眼,居然有些忍俊不禁。



  她会叫“韩芝笯”,是由于她一出生,首先被抱到的地方不是在屋外焦急等候的老爸那里,而是正在桌前拜土地神的爷爷那里。她爷爷一瞅她,当即暴跳如雷,就跟灭绝师太看到周芷若私通张无忌似的,手起青筋,空劈瓷像,连桌子也一块劈成了两半,还目眦尽裂着嚷嚷要溺了她,还好被连滚带爬跑过来看孩子的老爸拦了下来。



  之后,爷爷便给她起名叫“韩祇(qí)奴”,要她一辈子都当土地神的奴隶。老爸老妈一听,火冒三丈。谁希望自己的孩子生来就给人当奴隶?甭管是给土地神当还是土地主当。可碍于爷爷年纪大,只能妥协。不过,妈妈折中了一下,给“祇”换了个音,读“祇(zhǐ )”,又把名字换了两个字,爷爷同意了,于是,韩芝笯的名字就这么波折而拗口地诞生了。



  韩芝笯知道,自己虽然是爷爷带大的,但是爷爷根本不喜欢她。可到底有多不喜欢她,她也是去年“建大双选会”才知道的。



  随着我们国家主席对教育事业的高度重视与大力支持,中国的大学毕业生与日俱增,并且连创新高,终于使国民教育又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这也使每年的“大学生就业招聘会”成功晋升为继“奥运会”、“世界杯”、“中国春运”之后的第四大世界级运动会。而对于建筑行业的毕业生来说,“建大双选会”无疑是最考验人的体力、耐力、智力、魄力,以及竞争最惨无人道,过程最能暴露人性劣根的比赛。



  像韩芝笯这样成绩不足在先,能力失养在后,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一穷二白,无才无德,命里还范太岁的人来说,被虐被欺根本毫无悬念。



  韩芝笯失魂落魄地走在夜晚的大西安街头,表情甚至有些恍惚,待得她重新振作,却看见自己已死去两年的爷爷正在黑暗中恶狠狠地瞪她。



  那会儿,她才想起,当天是11月22日、农历的阴冥节——地府大开鬼门,让还没投胎转世的死鬼回家探亲。



  在漫天飞舞回环的香纸灰烬中,爷爷一身碧色冕服,跟临死前一样,指着她咬牙切齿地骂着:



  “你这个祇之奴如何还在韩家!滚出去、给我滚出去!只要你还跟妖怪纠缠,只要你还待在韩家,韩氏就一天没有宁日,你是个异类!当初就不该留下你!不该留下你!”



  回想起那天的情景,韩芝笯不由慢慢蜷缩起身体,以抵御心脏痉挛传来的阵阵痛苦。



  异类……



  韩芝笯痛得难以呼吸,瑟瑟颤抖起来。她竭力克制着、隐忍着、平复着,直到所有知觉情绪没消磨殆尽,表情再次恢复到安之若素的样子。仿佛、承受恶意的不是自己。



  毕竟、作为“异类”,怎么被对待都理所应当。



  她仰起头,看着空旷的天空,喃喃自语:“一无男票,二无工作,三无钱产,贴上标签,我就是个三无产品,看来,本小姐一出‘科大’校门,面临的不仅仅是失业,还有专门打假打黑灭‘三无’的工商局……”



  春日的骊山分外清宁,旅者不多,虫兽鲜少,植被新醒,风儿静止,阳光洒落其中,只给万物尽染上莹莹的光泽,而不惊搅丝毫涟漪,淑顺周致,让一枝一隅都显示出无与伦比的柔情与曼妙。



  沐浴着这般风光,韩芝笯苦笑,却也没有了忧愁。



  她从口袋中掏出刚刚在“女娲殿”中求来的运势签:芝兰气味,松柏精神,向前程;一步一步,都是神仙境。



  因为找不到工作,现下又无招聘会,她和同病相怜的同学甄洛跑到骊山上散心,在互诉衷肠,悉数各自遭遇的各类应聘窘境时,甄洛心血来潮,要去“女娲殿”求签,自己求完之后,还唆使她也抽一支。



  韩芝笯拗不过,轻摇签筒,直接从中抽出签枝递给青衫老妪。



  老妪看了看,塞给她一张黄纸,说:“二十块”。



  韩芝笯蒙了,找不到工作也罢了,居然还被老道士讹诈,心里很是不爽!



  她怒目圆睁,跟老妪理论:“她摇一次十块,为毛给我要二十啊!”



  老妪笑嫣嫣的,看上去要多无害有多无害。她解释说:“她求的是中签,你的是‘天下第一签,上上上签’,自然贵些。”说着,伸手指着签纸上的文字示意,“看,签文上写着:贰拾元整。这签十年难遇,多少生意人来这里求,摇一个,不是,摇一个,不是,最后要求花大价钱买签文,你这抽一次就中了,以后肯定前途无量,还吝啬这点儿签文费?”



  嘿、抽到好签就有好命?跪求佛神就必得所愿?那人还上学工作干嘛,直接遁入空门,每天摇签筒好了;何况,她一个能看见妖怪的“祇之奴”,什么黑白无常土地公公妙蛙种子没见过,怎么就是没见过神仙佛祖呢?世上真有神仙佛祖?就算有,烧香捐钱的人那么多,人家凭什么在芸芸众生中一眼看中你,从此为你的喜怒哀乐牵肠挂肚。



  韩芝笯翻着白眼腹诽,不过,为了避免引起麻烦,她还是忍痛掏出二十元大钞,战战兢兢地递给青衫老妪。



  老妪接过钱,韩芝笯没有松手,两人暗自叫着劲,谁也不肯退让,最终,韩芝笯舍弃钱财,拉着甄洛奔出了大殿。



  甄洛没抽到好签,心里不爽,故意丢下她,自己打车跑了。不过,甄洛走也就算了,居然还带走了她的下午饭,反把装着两人简历及矿泉水的重包丢给她。下山的路漫长崎岖,僻静少人,饥肠辘辘再背着十斤重的包,韩芝笯想想就肝颤。



  “向前程;一步一步,都是神仙境?”韩芝笯自言自语,嘴角不由自主地撇了撇,那表情比活见鬼还惊悚。



  韩芝笯把签纸夹进简历收好,起身理了理蓝色呢衣,然后背上包,拿着喝完的矿泉水瓶,拾级走下去。



  从骊山到“科大”的路有两条,一条大路,进山门需要收费,每天宝马香车、贵胄名媛、老外华人络绎不绝,另一条是小路,但进山门不需要收费,是坐落于山脚下的“科大学子”及当地居民出入骊山的不二之径。



  大路是古来就有的,以前人们拜“女娲”,敬“老君”,上“烽火台”,看“华清池”,走的都是这条路,连张学良“兵谏”蒋介石用的也是这条道,也没人管他们要门票。



  可自从我们国家开始重视历史文化,大力发展旅游业,重新修缮骊山上的建筑时,这条道就变成了大富大贵之人附庸风雅、彰显身份的又一绶带,门票也随之水涨船高。



  俗话说的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门票再高,也拦不住广大人民群众对华夏老祖清微淡远、轻财疏利名誉的至高维护。



  于是,这条小路便应运而生了——它伏于村庄,穿于林隙,夹于果林,嵌于石间,婉转纤弱地依地势勾勒在山体表面,狭窄陡峭,逶迤蜿蜒,要多波折有多波折,要多隐蔽有多隐蔽,充分体现了开路先驱者秉承女娲教旨,恣意随性、低调内敛的行事风格,以及后续追随者前赴后继、义无反顾的忠贞品质。



  韩芝笯也喜欢走这条路,除了因为可以体会鲁迅先生说的“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变成了路”的哲学思想,也因为不用掏45块的学生票钱。更重要的是,在这边,白天东西少;人少,虫少,妖魔鬼怪更少。



  韩芝笯扶住梧桐树干,踩着乱石块堆砌的台阶小心翼翼地攀行向下,从枝繁叶茂的梧桐林穿行到下一条小路。



  骊山的小路虽然崎岖,但风景却秀美非常,这是大路远远比不上的。



  韩芝笯推了推眼镜,惬意地逆着阳光看向纵横交错的树枝,脸上不由露出醇美的笑靥,乌黑秀丽的长发也在此刻难得地印上了明辉。其实,她所期望的,不过如此。



  走了一会儿,韩芝笯看到一处勾臂式的大型垃圾箱。隔着一米远的距离,她气运丹田,抬手巧投,将瓶子投过去。



  瓶子受力,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后,“嘭”的一声,反弹到垃圾箱外面三米的地方。



  “……”韩芝笯脑后倒扣一碗清水阳春面,就像这样(-_-|||)。



  想当年,她也是篮球界的一颗明珠。穿着绿色的球衣,披着貂皮大氅,感觉自己就是樱木花道,带领全村的妖魔鬼怪跟隔壁镇的同学比赛,打得对手落花流水,哭天抢地,求爷爷告奶奶,最后竟然领着家长带着锄头铁锹到她家里来取经,一时间,名声大噪。



  只可惜,初中之后,她就再没有长过个儿,技术也退化了。这也是韩芝笯对自己童年及少女时代唯一的记忆,听爷爷说,她在16岁那年发生过车祸,失忆了。



  唉,真是命途多舛、天妒英才啊。



  “放……放……放进来,饿……饿……”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磕磕绊绊地传过来,随之,一股由各种蔬菜水果、残羹剩饭混合发酵出来的酸腐气味迎面扑来,并以水漫金山的气势迅速致瘫了韩芝笯的五脏六腑,奇经八脉,十二经络,以及意识知觉。



  韩芝笯无力回挡,一翻白眼,直接四脚朝天倒在了地上。



  这口臭,有毒……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三界小主管 或书号:1305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