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上官雪小说《盛世毒妃,庶女要上天》全本在线阅读

相士断言:六女为灾星,乃大凶之兆。\r\n她被父亲送往寺庙十余载,如蝼蚁,任人践踏。\r\n更被亲姐姐害死。\r\n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豪门之女一朝魂穿,再次睁眼,惊才绝艳,冠压帝京。\r\n斗嫡母,揭开嫡姐伪善面具,把欺负她的那些人一个个收拾掉,人生开了外挂。\r\n可偏偏…身后甩不掉一个跟屁虫的王爷。\r\n她怒了:“您贵为亲王,要什么样的美人儿没有,偏跟我过不去,是几个意思?”\r\n某亲王嬉皮笑脸:“就你对胃口,爱妃,我们生包子吧…”\r\n

盛世毒妃,庶女要上天[完本]
书号:12813
频道:古代言情
作者:上官雪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湘国京都——阳城。



  烟花三月,草长莺飞,又是一年春花烂漫时。



  得得得——



  响亮的马蹄声在宽阔的大街上荡漾,铿锵有力,直穿人心。一匹西域进贡的汗血宝马从郝亲王府奔驰而出,直入皇宫,马上的人儿风流俊面,衣袂飘飘,马鞭一扬,顿时风姿飒飒,过正宫门不下马,径直驾向金鸾殿。



  金碧辉煌,琼楼玉宇,湘国的皇宫庄严而肃穆,雕龙缠凤,金尊含珠。朝阳升起,朝堂的奏歌响起,文武大臣们鱼贯而入。



  “有本启奏,无本退班。”太监的尖唱声响起。



  “臣有本启奏,黄河发大水,灾民无处可依,请皇上降旨开仓赈济。”



  “准奏!”邬长俊端坐在龙椅上,皇冠上的十二条琉珠串子遮去了他原本威严的面孔,不过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像有十足的穿透力扫过每位臣子,仿似看透世人的心机。



  “臣有本启奏,逢北炎小国进贡时季,汗血宝马十匹,绸缎三千匹,珠宝八百箱……”



  “朕知道了,回赠北炎使者谷种十石。”邬长俊放在椅扶上的手稍稍一扬,嘴角微微勾起,严肃的脸上终于有那么一点点的笑意。



  ……



  文武大臣们惯例地将奏本呈上,待到朝事属声快结束的时候,一声宝马嘶鸣停在殿外不远,俄而一条潇洒的身影匆匆奔入朝堂。



  “臣弟有事启奏!”一袭金袍,头戴王冠,面郎如玉,急步而步,脸色微赤,皇家气息不减,却多了股钱腥气味。



  在湘国,敢在皇宫中驰马的只有郝亲王邬长君,他是当今皇帝的同胞弟弟,一母所出,自然得宠,无人敢开罪于他,故在朝堂之上,这般嚣张也无文武大臣敢出言劝谏。



  龙椅上的邬长俊眉头愈发地紧蹙出来,他登基三年,用强硬的政治手腕收服文臣武将,唯独对这个弟弟犯头痛。



  “朝堂之上,皇弟注意分寸。”



  言辞十分严厉,目光如炬。



  文武大臣惧怕,但邬长君不以为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臣弟有事启奏,臣弟要退婚!”



  “退婚”二字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扫向了大将军华凌峰,这位华近五旬的武臣面色如铜,面对突如其来的冲击依然是面色不敢。



  说起华凌峰,举国上下,上至期颐老人,下至黄口小儿,众所周知。当年先帝在位,他平乱有功,被封湘国第一大将军,赐为襄昭王。帝君为笼臣心,故将华凌峰刚出生的六女指给自己的皇儿,也就是如今的郝亲王邬长君。



  婚是先帝指的。



  旨意也是先帝颁下的。



  邬长君如此公然退婚,无疑就是抗旨。



  “放肆!你与华家六小姐的婚约是先帝所赐,岂容你说退就退的!”邬长俊一声冷喝,惊得朝堂寂静,下一刻他手掌拍下的龙椅扶手就断成了两截,可见用了多少的力度。



  就连一向嚣张的邬长君也傻了眼,支吾了半晌,很是不耐烦地瞄了一眼一直铜面不敢的华凌峰,“启秉皇兄,并非臣弟有意抗旨,而是华家六女实为灾克之人,若臣弟当真娶进门,岂不是要克死我们邬家人呢。”



  “皇上,郝亲王所说不无道理,据臣所知,华家六女的确是灾克之人。郝亲王身为皇家,若是当真娶了此女,怕是家宅不安。邬氏皇族不稳,并非社稷之福啊。”说这番话的是皇叔邬傲天。



  邬长俊浅浅睨了一眼邬傲天,自是心中有数,邬傲天向来不服华凌峰之功勋,处处与他为难。



  政见不和多有,如今他添上一把油也是自然。



  做为君主,在乎的不是这些,在乎的是如何平衡臣子间的势力,让他们相互制约。



  “噢?真有此事?”帝王故作惊讶,目光扫向了一直平静的华凌峰。



  这会华凌峰才有了动静,走上前来,行礼跪下,“臣不敢有所隐瞒,曾有相士说小女华瑶的确不详。”



  “皇兄,臣弟说得没错吧。”华凌峰一承认,邬长君就紧紧咬住不放,“到时候臣弟娶了华家女儿,可还得了。”



  “皇上三思,此事关系皇家安危,不得不慎重。”邬傲天火上添油。



  “启奏皇上,小女华瑶确不详,又是妾室所生为庶出,本就配不上郝亲王,还望皇上收回旨意,以免皇家龙气受损,大局为重。”众人万万没想到,华凌峰竟主动答应郝亲王退婚。



  比起刚才,邬长俊的面色稍好很多,另一手在椅扶上轻敲了两下,眉头一挑,好似为难,“如此岂不愧对了先帝之意?”



  此问一出,众臣皆寂。



  这话不好接啊,当今皇上狡猾的厉害,他不想背下有违先帝旨意的罪名。



  寂寂之后,第一个开腔的依然是华凌峰,他看来小心翼翼,却是胸有成竹,“微臣曾承蒙先帝之恩,岂能有负先帝。微臣六女确不才,但微臣其他女儿个个品貌出众,定能好生侍奉郝亲王。”



  “如此倒是好主意!”邬长俊眼眸一眯,冷冷扫了一眼华凌峰,“即不有违先帝旨意,又不伤华爱卿之心。朕同意郝亲王退华瑶之婚,不过将来郝亲王正妃定在华家女儿中挑选。”



  “皇上英明。”华凌峰首先拜下,低头那瞬,脸上露出狡猾的笑容。



  邬长君和邬傲天面面相觑,不知这是喜,是忧。



  “退朝!”随着太监的一声尖唱,朝会总算散去。



  内殿中。



  邬长君满腹不服。



  “皇兄为何答应那华凌峰!这婚退了等于没退!”



  “你实话告诉朕,退婚之由为何?到底是华家六女命相不吉?还是其他?以朕所知,你并不信鬼神算命之说!”



  邬长俊依然是那张严肃的脸,端起几上的香茶慢饮。



  邬长君搔了搔脑袋,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都被皇兄看穿了,其实臣弟是听说华家六女丑陋无比,如今还在白云观当道姑,臣弟可不想娶个丑八怪回家。只是皇兄为何答应华凌峰,还要跟华家联姻呢,你不是已经娶了个华家长女为贵妃么?”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盛世毒妃,庶女要上天 或书号:12813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