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归尘小说《追婚大少不节制》全本在线阅读

如愿和心爱的男人结婚,婚后却遭遇了天翻地覆的变化;\r\n遇到向朝爵对于顾鸾清来说是一场意外;\r\n她没想到,意外最后反倒成了自己的救赎;\r\n顾鸾清:“向朝爵,你到底喜欢我什么?”\r\n向朝爵:“嗯,摸着有肉,抱着舒服,算吗?”\r\n顾鸾清:……\r\n你丫的流氓!!!

追婚大少不节制[完本]
书号:12806
频道:现代言情
作者:归尘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顾鸾清加班修稿过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一进门她的“好丈夫”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暧.昧的声音,不乱扭动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瞬间呈现在了她的眼前。

她丈夫晏城怀蜜色的背脊和女人缠.绕在他腰间修长大白腿,都尽数落在了顾鸾清的眼里,格外的刺眼异常!

门响的一瞬,顾鸾清愣在门口,沙发上纠.缠的两个人影也就此分开。

晏城怀不慌不忙的起身,柳欣慈扯过衣服勉强遮住自己,她阴阳怪气的冷哼一声,狠狠的翻着白眼,剜了顾鸾清一眼:“扫兴。”

晏城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顾鸾清,满满的都是报复过后的快感,他看着顾鸾清变.态似的笑容异常灿烂:“回来了?要不要一起?”

他朝着他的情.妇柳欣慈扬了扬下巴,毫不客气的邀请他的老婆顾鸾清一起玩。

“呵呵……?”顾鸾清冷笑,她看着晏城怀,一反常态的怯懦,冷声质问晏城怀:“要不要叫家里的人都来围观,或者都一起,叫你妈,你妹妹一起,再不够,把你的亲朋好友都叫上,你想怎么玩都可以。”

顾鸾清冷冷的看着晏城怀,她手心捏的紧紧的,死死的盯着晏城怀和他的情.妇柳欣慈。

“你说什么?!”晏城怀猛地扫掉茶几上的水杯,他站起身来,看着顾鸾清厉声咆哮。

顾鸾清看着他冷冷的笑,异常冷静的笑:“穿好你的裤子再说话。”

晏城怀脸色一变,低头看着自己的裸落,他狠狠的瞪了瞪眼睛,随手拿起睡袍围在下身,然后抬头继续盯着顾鸾清,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问她:“我问你,你刚才说什么?”

“没说什么。耳朵被其他的女人咬出毛病了吗?”顾鸾清径直往屋里走,晏城怀大步上前,拦住顾鸾清的去路,他一把扯住顾鸾清的胳膊。

顾鸾清反手挣扎,疯狂的挣扎,“放开我!你的手脏!恶心!猥琐,肮脏不堪的男人。”

挣扎中,顾鸾清的指甲划伤晏城怀的胳膊。

晏城怀闷哼一声,一个反手,狠狠地抽到了顾鸾清的脸上。

顾鸾清被打翻在地。

她捂着脸,半跪在地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沙发上的柳欣慈,她眼睛盯着顾鸾清狼狈的模样,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你敢挠我?”晏城怀看着胳膊上的划伤咬牙切齿,血道子很深,顾鸾清的指甲够锋利。

“挠你又怎么样?你在家里和情.妇乱搞,你怎么不把你家里人都叫过来围观,或者像你说的那样,一起啊?叫你妈,你妹妹——”顾鸾清起身,眼睛死死的盯着晏城怀。

“你敢侮辱我?侮辱我妈,我妹妹?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晏城怀愤怒的举起手臂,扬起巴掌,朝着顾鸾清的脸上又打了过去。

顾鸾清闪身一躲,抓起手中的包砸向晏城怀的手,她右手拎包砸向晏城怀的头,左手飞速的扫着茶几上的东西,烟灰缸、水果、水果盘齐齐飞向晏城怀的脸,柳欣慈也被波及。

柳欣慈抓着胸.前遮挡裸.体的连衣裙,躲闪着,夸张矫情的嗷嗷乱叫着。

趁着晏城怀手忙脚乱之际,顾鸾清转身就跑。

门砰的一声关起来,晏城怀的哀嚎声也从门里传了出来。

晏城怀见顾鸾清跑了,他手忙脚乱的来抓顾鸾清,顾鸾清仓皇中飞速关门,挫伤了晏城怀的手。

“成怀!”柳欣慈矫揉造作的喊了一声,胡乱将睡袍套在身上,飞快的跑向晏城怀,她抓起他的手,一脸关切的看着他,“成怀,你没事吧?”

柳欣慈抓着晏城怀的手指温柔的吹气。

“我没事。”晏城怀咬牙切齿,瞪着眼睛看着那扇门,那扇刚刚被狠狠地顾鸾清关起来的门。

*****

捂着脸上的巴掌印,顾鸾清开车出了小区,车子飞速的向着医院驶去。

顾鸾清去医院却不是为了看自己脸上的红肿,而是为了看人。

白色的床单上,一位老人家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他鬓角上似乎又多了不少白头发。

顾鸾清站在病房门口,目光哀伤的看着她的父亲。

她后悔,非常的后悔,后悔不肯听父亲的话。

顾鸾清的脑海里,又浮现起晏城怀向自己求婚时的浪漫场景,还有晏城怀到自己家里提亲,拜访自己父亲,却遭到冷遇时的情景,那个时候她的父亲坚决的反对她和晏城怀在一起。

可那时的顾鸾清是市长千金,母亲早逝,父亲又忙,对她愧疚,因此把她娇惯的恣意任性,她不顾父亲的反对,坚决要和晏城怀在一起。

她绝食抗议,又哭又闹,最后她爸爸心疼她,还是松了口,她得以顺利的和晏城怀结婚。

可她和晏城怀结婚不久,她父亲就因为一场意外,受到了重创,成为了植物人。

植物人怎么能再继续做市长?

市长下台,留下一堆无人收拾打理审批的事情,新上任的市长无心管这些事情,忙着树立自己的丰功伟绩。

这些事情,直接导致众多项目受损,产生巨额欠款,顾鸾清因此被这些人迁怒,受到了所有人的排挤和打压。

而她的丈夫晏城怀,这时的态度也变了。

他再也不是那个对她唯命是从,优雅绅士的学长,再也不是那个帅气又体贴的丈夫。

晏城怀态度大变,结果就是他们夫妻二人彻底失和。

顾鸾清家世背景一瞬间崩塌以后,才知道原来以前有那么多人靠近她,和她要好,只不过是看中了她的身份而已。

就连她最亲近的丈夫也不过如此。

对她最好的只有她的父亲而已,可是她却伤了他的心,现在她后悔了,却什么都晚了。

她说什么,她父亲都听不见了。

或许他听得见,但是顾鸾清怎么忍心把这些讲给他不能清醒的父亲听,他听得见却醒不过来,也什么都做不了。如果他知道她所遭受的一切,他该有多心疼。

不知不觉中,靠在门口遥望病房的顾鸾清已经是泪流满面。

她用手背抹了抹眼泪,回过头时却觉得眼前一黑,身子沉沉的,瞬间朝下倒了下去。

本以为自己会重重的跌倒在地上,摔的胳膊腿全都青红乌紫的顾鸾清,却落进了一双结实的臂弯里。

“小姐,你没事吧?”男人冷酷低沉的嗓音在顾鸾清耳边响起。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追婚大少不节制 或书号:12806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