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花语书坊]边花小说《天才贤妻难招架》全本在线阅读

前世因一时之差,死在对头赐下的一杯鸩酒中。重生归来的黎礼抛弃最后一丝仁慈之心,立誓改变前生之局,救安家于水深火热之中,本以为自己的重生就是最大的作弊器,可是无意之中,她发现了前世的丈夫和死对头同样重生回来……\r\n三人行,必有我仇人!\r\n死对头还是死对头,但是寡言少语坐怀不乱的丈夫,为何今世如此粘人?还能对她说冷笑话?!\r\n安逸臣:“团子。”\r\n“呵呵,你全家都是团子!”\r\n“嗯,娘子。”\r\n“……”\r\n

天才贤妻难招架[完本]
书号:12707
频道:古代言情
作者:边花
在线阅读平台: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


  “安氏妇人,你可知错?”



  大殿上正中央凤椅上,秦羽非戴着繁重华贵,镶嵌着八颗南海明珠的凤冠,凤袍轻轻一扬,周围站着八个身穿粉红色宫衣的宫女便立刻上前扶着她坐下。



  挺着个硕大的肚子,一只手护着肚子,一只手接过侍言奉上的安胎药,目光冰冷而怜悯的看着一脸苍白,早已没有了之前那么圆润,甚至称的上为消瘦的黎礼。



  苦涩的味道在嘴里蔓延,秦羽非厌恶的皱眉将药碗放在一旁,拿了颗蜜饯放在嘴里,等苦味终于过去了她才继续说道:“企图混淆皇室血脉,实乃大罪,而你明知是错却依旧不改,更是罪无可赦,按照律法,罪可当诛!”



  语气之激烈悲愤,任是谁听见了都会信以为真,可这殿里的人都知道,那只不过是当今皇后为了除掉她的借口。



  谁能站出来,谁又敢站出来与这位争辩?



  黎礼抬头看着秦羽非,这个当今世上最尊贵的女人,似乎没听见她的罪过,又或者不知道这一宗罪会要了她的命,过了一会儿她竟轻轻的笑开了。



  这一笑,消瘦的脸庞竟使她看起来多了一丝清冷之感,丝毫不像是在皇室大牢内待了一个月的犯人。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受,本以为这一刻到来她至少会难受,可直到此时黎礼才知道,恐怕这才是她一生最放松的时刻。



  看着秦羽非的眉头越皱越紧,黎礼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却是答非所问,语气极度淡然,甚至有些冷漠道:“皇后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七个月了吧?”



  秦羽非下意识伸手护住肚子,等她做出这个动作时才想起来这是在她的凤麟宫,没有任何人能伤到她,亦或是伤到她的孩子。



  望着秦羽非紧张的模样,黎礼倒是无所谓的笑开了:“你也不必紧张,我虽心狠,倒也没有心狠到对一个未出世的孩子出手。”



  而这也是她最后悔的,她没想到,好不容易有一次的心软居然导致满盘皆输。



  秦羽非猛的站了起来,额头冒出丝丝冷汗,不知是想起了什么事,连说话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似愤怒,似控诉:“你不狠心?你居然说你不心狠?你若是不心狠,当初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他战死疆场,你明明有机会救他的!”



  眼看着秦羽非越来越激动,侍言连忙扶着她的手,时时注意着她的安危。



  “救他?”黎礼失笑,宛若听见了天大的笑话,朝着愤怒异常的人好一阵挤眉弄眼:“我与他非亲非故,为何要冒着生命危险因他陷入险地?更何况,我当初要是救了他,今日哪里还有你如今的尊容?”



  不得不说,即便是做了别人的阶下囚,就算命在旦夕,黎礼依旧知道怎样才能真正的打人七寸。



  秦羽非的皇后之位,秦羽非的荣华富贵,甚至秦家的盛宠,都是因为没了的那个人。



  要是那个人还活着,现在哪里有秦家猖狂的份?



  秦羽非仿佛被人捏住了命门一般,脸色难看至极,大红色的丹寇已然变了味道,仿佛从地狱中爬出来找人索命的恶鬼,她冷笑一声:“非亲非故,那人乃是你的姐夫,你竟然说干你何事?黎礼,直到今日,本宫才知道,原来你才是最无情的那个人。”



  “也总比你好,他生时不会多看你一眼,他死了你也不会得到,堂堂当今皇后,原竟也是个想要而得不到的女人。”



  最痛的事被人指出来,秦羽非只觉得肚子一抽一抽的直疼,她不由得深吸一口气以缓解抽疼,随即便冷哼道:“本宫不知是谁,成亲十载,丈夫却从没进过她的房门!”



  黎礼扬眉,这得是被她逼到什么地步,竟然拿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对她进行人身攻击?



  她能说其实她一直都不在意吗?



  从未在意过,又怎会难过?



  秦羽非已经没了和她继续耗时间的想法,她知道,就算黎礼狼狈到尘埃里,她也绝对没有办法从她身上得到半点好处。



  侍言得了她的眼神,从一旁拿过早已准备好的鸩酒,弯着腰恭恭敬敬的双手奉在黎礼面前:“安夫人,这是皇后娘娘赏赐下来的,为避免大家都麻烦,您还是喝了吧。”



  秦羽非也看着她:“你若不死,本宫永远也不会安心。”



  就算坐在这个位置上,就算黎礼跪在她脚底下,可她还是有一种在仰视黎礼的错觉。



  她必须要死,在孩子生下来之前。



  “我明白,若我是你,也绝不会让你活着。”



  大势已去,她从不做无谓的挣扎。只是有些遗憾,她这辈子没能完成最想做的事。



  下辈子,如果还能有下辈子……算了吧,能重活一次都是祖坟冒了青烟,又怎么可能再来第二次?



  若真是那样,这世界又哪里有平衡可言?



  黎礼自嘲一笑,再也没半分犹豫,仿若回光返照,苍白的脸有了一丝红润。



  在这么多人怜悯的目光中,她还是看见了她们对她的恐惧,明明此刻她是跪着的,但此时似乎她才是那手握大权的人。



  挑了挑眉头,从侍言的手里利落的伸手将东西接了过来,黎礼送到嘴边时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说道:“皇后,这估计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皇后了,毕竟谁也不知道你能在这位置上坐多久。”



  “还有,其实我一直都没告诉你,在我的老家,只有死人才需要让人跪。”



  噩梦猛然惊醒,黎礼在黑暗中睁开眼,不知是第几次在帐子里注视她白嫩细软肉嘟嘟的小手,直到确认这双手后,她才确信这一切是真的又重新开始了。



  上一辈子,她在皇室大牢里面住了一个月,人瘦了一大圈,纤细的十根指头早已被折磨得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如果不是她认了命在罪状上画了押,又怎么会见得到秦羽非最后一面?



  不过,上辈子的大赢家秦羽非现在也还是个和她年岁一样的五岁小娃娃,看来,她至少十年之内不用担心秦家会闹出什么幺蛾子了。



  既然重生,那她这辈子还想继续跟秦羽非斗,斗个你死我活,斗个谁败谁胜,但是这一次,她不会单打独斗。


=========未完待续======

微信识别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名:天才贤妻难招架 或书号:1270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相关文章